解读网络流行语 认清中共真面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网络流行语顾名思义就是在网络里流行的语言。特点是很短的词句涵盖很多很深的内涵,使不能明说的话隐喻的表现出来。在中共的流氓暴政下,这样的流行语层出不穷。笔者将这些流行语归为三类。

一、关于邪党不顾民生艰难的事实,一味歌功自己的

比如最近比较邪党喉舌央视笑话式的新闻“你幸福吗?”,被采访人以“我姓曾”回答,看似答非所问的回答红遍网络,“你幸福吗?”这个关乎民生的问题,让被问者不好回答,说真话吧,谁都知道在中国大陆说句实话会招来麻烦甚至是牢狱之灾;说假话吧又觉得对不起自己,还要给邪党涂脂抹粉心有不甘。生活在中国的老百姓生不起、死不起、病不起、学上不起、房买不起;毒大米、毒奶、地沟油、毒药品……比比皆是;水污染、空气污染、生态化环境恶劣;红十字、免外债、纸校车、文字狱、审讯死;桥断路塌、玩弄司法、挥霍公款、改籍移民、贪污腐败、强拆民房、强占土地,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活着都被称为奇迹,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在后续的采访中才出现一个十八岁大学生在被央视骚扰访问“您遇到最坏的事呢?”时回答:“接受你的采访,队被人插了。”邪党问“你幸福吗?”并不是真的关心老百姓的生活现状,它从来不在优化民生方面做任何投入或者真为民生考虑,它所关注的、热衷的是怎么样从老百姓身上榨取更多的利益,这是沽名钓誉的作秀、这是堂皇的强暴民意,人人心知肚明,人家懒得回答,还偏偏要人回答,这能让人不感觉厌恶吗?

一些论坛借此题发挥,很多网友跟帖说:“我姓×”。有网友跟帖说竟然还有人看《新闻联播》,有人说:宁可相信母鸡打鸣公鸡下蛋,也不相信《新闻联播》说实话。没有一个帖子表达自己生活在中共暴政下幸福。

二、关于法制腐败类

网友借助网络表达对时政或者各种社会乱象的不满,往往得到这样的回帖 “开门,查水表”、“你被七十三了”,意思就是公安上门抓人了,或者你已经被监视了,在中国说实话就会招来被绑架之祸。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河北省电话设备厂和六一零一帮人以查水表为名,骗开法轮功学员崔秀英家门,象穷凶极恶的土匪一样,将其连拉带拽绑架走,吓得崔秀英三岁的小外孙哇哇大哭。崔秀英直接被送到了臭名昭著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

法轮功学员杨雪艳,女,今年四十岁,家住青岛市市北区夹岭沟小区。与朋友合作开办中、小学生美术班。中共邪恶之徒以查水表电表为名,闯进其家非法查抄、绑架杨雪艳。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高碧珍说:我虽然离开了黑窝,但在家也不得安宁,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可能。武昌六一零、中南派出所、小东门东民主路社区(包括原社区)仍然对我跟踪、蹲坑、上门骚扰、抄家、有名或匿名电话骚扰、电话诱骗,多次按门铃干扰,假装查户口、查水表、查煤气表干扰等,其目的是再次绑架我。

在中国大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坚持讲真相而被邪党迫害致死的已有三千多人,几十万人遭绑架、抄家、罚款。“查水表”、“被七十三条”、“被跨省”、“被自杀”、“被精神病”、“躲猫猫”、“噩梦死”……这些充满杀气的词语背后,都有一个、几个或多个血腥的迫害案例。使用这些词语表达的是公众对邪党司法领域现状强烈不满,在中共邪党的暴政之下,法律沦落为打人的棍子、杀人的凶器。

三、关于禁锢思想、钳制言论类

周厉王“卫巫监谤” 国人只能“道路以目”,敢怒不敢言。中共在禁锢思想、钳制言论方面比起周厉王有过之而无不及。“文化大革命”对几十万右派迫害就是例子。无论多么人命关天的事,无论多么重大的事实为证,中共也不许人说实话。“打酱油”之说就是人们担心因言获罪,但对道义、良心不想忽视,而又不能畅快的表达己见的术语。诸如此类还有“被和谐”、“被涨工资”等等。

“翻墙”就是突破邪党的网络封锁,看外面的真实资讯。一开始邪党对此很忌讳,绝不敢提这个词,但是随着破网软件的广为流传,“翻墙”成为上网的时尚,邪党再也瞒不住了。

“临时工”不再是临时性打工者的称谓,某些恶性的事件一旦被曝光,网友一致猜测肯定是“临时工”所为,豆腐渣工程带来的灾难,则往往推给风雨雷电、“超载”。往往中共公布的结果无出其右,所以“临时工”、“超载”等等成了推脱责任的流行语。

二零零七年以来,类似八月份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坍塌事件已经发生了三十九起,平均每年坍塌六点五座大桥,破了世界纪录。中共处理事件的方式不是为了避免灾难再次发生,而是赶快推卸责任,其中三十六起事故是官员和施工单位相互勾结包庇,将责任推给农民工违规,货车超载和自然灾害等。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地震,死于坍塌的豆腐渣校舍的孩子们流了无数血,邪党不许冤死的孩子父母为孩子们伸张正义、不许民众谈论,媒体对此一起消声。致使悲剧重演,今年九月七日的云南彝良才5.6级的地震,竟然也死了不少孩子,坍塌的校舍竟达五百余所之多;甬温动车事故、频频坍塌的大桥、楼房……血的教训和损失永远是民众的。

辽宁某地警察打死抗拒拆迁的农民,此事在网上引起众多网友愤慨,某网站数以二十万记的网友跟帖表达对被杀农民的同情,对中共强制暴力拆迁的极大不满。这么强烈的民意,邪党充耳不闻,还把这些跟帖连同新闻稿在这些网站撤销。

民意曾被贤明的君主当成国家的基础,比喻为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水。倾听民意顺应民意是政权稳固的保障。一个执政党不允许别人说话本身就是心虚的表现。中共从来就崇尚暴力,对于百姓的呼声根本不管不顾。由此引发的群体事件越来越多。据新唐人电视台报道,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号,在网上能查到有图片的群体抗议事件就有二十八起。某省为十八大维稳动用六万名警察。

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令世人愤慨,出现了许多民众签名按手印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事例。限于篇幅这里只能举一个例子: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河北沧州泊头市周官屯村的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又名王小东,男,四十二岁,大学毕业,原小学教师),无故遭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抄家。王晓东被抓后,家中仅留下一个七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母艰难度日。本村及邻村三百多户村民出于义愤,联名出具请愿书、由周官屯村村干部加盖了村民委员会的公章,要求当局释放王晓东。当局不顾事实和民意,执意迫害,于是河北民众二次为王晓东签名按手印反迫害。

据参与征签的一名当地人讲述,民众了解真相的过程中,表达的很多话语和正气令人深受感动。一位任职多年的中共书记听完介绍营救泊头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事件始末,这位书记很郑重的签署了名字按了手印。他还说:“我知道共产党很快就完蛋了,我早就想三退呢,今天遇到你们了,正好帮我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一位镇政府的官员听了江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和征签营救王晓东的事情,他说:“已经有好几位大法学员给我讲过这方面的真相了,我已经看过了《九评》,并且经常上互联网,共产党确实是太腐败了,不可救药了,你们的真相资料说的都是真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也明确表态要退出邪党,并在征签书上签名按了手印。

一位当地农民听完征签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后,直率的说:“我早就听说‘真善忍’、大法好、大法是救人的,这回可算碰到你们了,快帮我退出邪党的少先队吧,谢谢你们大法弟子了。”并在征签表上签名按了手印。

在讲真相时遇到一位年轻的瓦工,年轻人明白真相后,举着拳头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爽快地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在征签书上签名按了手印。
……

最近有一个非常时尚的说法:“通宿看帖子,等天亮”,后面往往有回帖说:“快天亮了”。 民意如此,天意亦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石头,五二零零零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字迹清晰,似浮雕突出石面,而且“亡”字特别大。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科院地质学家十五人,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该“藏字石”距今二点七亿年,其字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凿。上天已给中共敲响了灭亡的丧钟,借用巨石传达天意。

“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早已在民间流传甚广,迄今为止已有一亿二千六百民众选择退出邪党,“你三退(退党、团、队)了吗?”的流行语正风靡大陆,愿闻者认清中共本质,保得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