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破除610绑架、救度世人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二零一零年五月的一天,一位常人朋友惊慌的来我家说:“快把法轮功书,资料藏好,610要搞你去学习班(洗脑班)。”于是我就去找单位书记,书记说:“这事我本人一点不知,如果是这样,这社会真要完了。”到了七月份,果真来了一伙人找我单位书记要我去洗脑班。当时被书记一番话挡了回去。书记说:“你们要的人工作好,为人处事好,如果这样,我如何向大家解释?”

到了十月份,我刚办好儿子的婚事,书记无可奈何的对我说:“为你法轮功的事已尽了最大努力,为你的事多次受上级斥责、训骂。现在只要你在这几份东西(所谓的悔过书)签上个名,就不去洗脑班了,否则他们就来抓你。”同时书记一再解释这所谓的几书不是他写的,是上级要他抄的,要我原谅他。我说:“书记,你是个好人,为我的信仰而承受委屈,请相信有付出定会有回报;我们同事多年,你知道我的为人,从不做对不起良心的事,这个字我决不会签,恶人也休想绑架我,请书记坚信,历史的这一页总有一天会过去,万万不可给自己人生留下污迹。”

接下来我通知门卫,请门卫见到警车来不要开大门,通知我后再开门。门卫是早已知道大法真相者,我相信他会帮助我。十一月份的一天,派出所、政法委等一行人不穿制服,不开警车,穿着便衣开着一辆黑色轿车来了,当时我正在课堂,他们不敢冒犯,刚下课,书记惊慌的对我说:“他们来了。”一边手指着他们在会议室。当时我的第一念是:“请师父加持弟子,给弟子智慧。”同时发正念锁定他们:“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我平和而坚定的走進会议室说:“你们好,我们能相见也是缘份。”可他们三人坐着如木桩,一点反应也没有,个个拉着黑色的脸。书记向我介绍他们每个人的职务,我丝毫没听见,只是一个劲向他们发正念,约两分钟后,其中一人(此后这人成了我们的好友,维护法轮功)开始发话,问我家成员、职业,说我真有福。我立即抓住“有福”二字向他们导入真相,我说:“我确实有福,福是从何而来?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正的,人生几十年,人在这复杂的人群中做事,讲话要对得起良心,重道德,人才会有福。二零零一年单位将炼法轮功者下岗,我失去经济来源,儿子正读高中,长身体时期,三元钱的盒饭也吃不起,只能吃1.5元钱的盒饭,几个月也吃不上半斤肉,我自己经常是二角钱的空心菜就是一顿饭,在如此艰难中,我走在路上见到钱也不去捡……”我讲的话,一是揭露邪恶,一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做人的高尚品质。中午下班时间到了,我说:“我请客,这样有更多时间我们能更多的交谈,更多了解。”他们一伙一声不吭上了小黑轿车跑了。我十分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加持。从此以后这几人再也不干扰我了,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

二零一一年约三月份,教育处长特来我单位与我谈话,要我在所谓的“保证书”等几书上签字,否则去洗脑班。我要书记将所谓几书摆出来,让大家都看看,我追问:“说法轮功是×教,请大家说说‘邪’在哪里?”说出事实,处长等一伙只是笑,回答不上来。书记赶紧将所谓几书拿走,害怕我抢去撕毁。处长笑着说:巩老师(代称)是不签字的,我们交不了差,那只有送巩老师去洗脑班,我也以幽默的语气说:“社会上多少坏人坏事当官者不管,却请我好人去什么洗脑班,天大的笑话。”立即我严肃对他们说:“如果谁敢对我好人下手,我一定会通过互联网向全球呼吁,将恶人曝光于全世界!”处长说:“互联网早已封锁。”我说:“若上不了网,我则打个背包進深山老林,我不畏吃苦,刚毅的个性你们是知道的。”处长说:“你还拿着国家的工资(意思是停我工资)。”我说:“我为社会、人民奉献几十年,这份工资是我的报酬,劳动所得,不是谁的供养。”处长无话再说了,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最后我和蔼的对处长说:“今天你在官位上如能帮助我们好人,善一定会有善报,请将目光放长远。”处长点头肯定,当我举步回家时,处长的目光和善而坚定,我知道她内心已明白了修炼法轮功者是真正的好人。此后她再没有干扰我而是保护着我。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市区610等部门共十余人来我单位要见我,可我当时没有悟到救他们机会又来了,表现出的是常人的傲骨,坚决避而不见,这气坏了他们一伙。六月份市610通知区610,再次要绑架我去所谓洗脑班,区610主任立即把情况通知了我儿子,我儿子又打电话给我的同修:请娘尽快到山区躲起来。此时我的正念又上来了,一定要去面对他们,我有师父保护,有何畏惧的?我坚定正念,一早就去了区教育处,处长见到我立即解释说:“不是我们要见你,而是上级(指610)。”我坚定的说:“谁要找我,今天我必须见谁。”处长一听赶紧说:“那好,我给‘上级’电话。”电话接通,处长将我的话说了一遍,并说:“你们上次去见的老师,她外出不在家(此时处长向我使眼色,意思是维护我而给他们点面子才说谎)”你们要见巩老师那就来吧,巩老师在我办公室等着呢。”对方电话一时答不上话,也许是被我突然的出击惊呆了,过了一会后才回答:“等我们来电话吧。”约近一个小时,来电话说区派辆车,将巩老师送来。”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区政法委主任兼610头头,教育处一领导,本人及驾驶员)向市610驶去。临走时,教育处长叮嘱:“要陪好巩老师,要顺利返回。”

在途中,区610主任说:“有信仰就是好,我新年期间和老娘一同上庙烧香磕头拜佛。”教育处的一人总夸我皮肤好,脸上白白净净,一点皱纹没有,说炼功就是好。车快到市政府大楼时:区610主任对我说:“我们要统一口径:上次他们去见你,就说外出不在家。”我笑笑没表态,心想:我既不说假话,也不会影响你们。

進了市610办公室我们坐下,喝水,几句客套话就進入主题:一人凶狠的问:“谁是巩老师?”我从沙发站起来回答“我是。”对方一伙从我脸看到脚说:“巩老师真精神,哪像快六十岁的人。”陪我来的人立即附和:“就是,就是,巩老师身体真好!”接下来是沉默,也许他们想到他们家中的老娘能像我就好了。

这时对方态度变得温和起来,问:“巩老师,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不直接回答他们,笑着说:“从你们的问话中,你们并不完全知道法轮功。”我开始讲法轮功是什么,我紧扣真、善、忍为中心,修去人的执著去说,他们听得也很入心,又问:“法轮功书你还看吗?”

我仍不直接回答,采取反问方式揭露邪恶,我说:“你们还记得二零零零年及前后大量收缴烧毁法轮功书籍的事吧,自那时以后,哪家出版社敢再出版法轮功的书呢?如果你们今天想搞到一本看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他们个个点头说:“是、是。”市610一人又问:“你们同一住区的法轮功某某从监狱回来了,你是否去看他了?”

我仍借题揭露邪恶,我严肃的反问:“如果你们与某某住同一大院,你与大院的人都知道某某是位非常好的人,是冤坐了八年的牢狱,你们是去看看他,还是不去看望他?若去看望他,用何语言安慰,有何语言能抹去他内心的血和泪?更痛苦的是:他健壮的父母都在这八年内相续去世,做儿子的他未能给自己的父母送终,这种打击,痛苦有几人能承受得了?”此时他们人人脸色深沉,似乎都感到悲哀,“当然我坚信某某会由自己坚强的意志去面对这八年不该发生的一切。”他们个个点头,承认我说的对。

很快到了中午下班时间,市610一人开始“总结”性讲话,可她说些什么,我一点没听,眼睛紧盯着对方,一个劲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当我们三人起身返回时,市610一伙与我们握着手,直到将我们送上了电梯才离开,我知道他们内心已明白了很多,从此再没有提洗脑班的事了。我也要感谢明白真相的区里陪同我的俩位领导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帮助我销毁了市610邪恶因素。

个人经历,希望同修们能指正我的不足之处。帮助同修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