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王新春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中,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王新春一家只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曾十多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监控、被勒索钱财、身份证被扣押。王新春在他二十六岁时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脚,终身残疾,只能用膝盖走路。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曾十多次被邪党官员毒打折磨,王新春的父母也多次被非法拘留迫害。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的照片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的照片

2011年12月28日这一天是王新春一家最悲伤的日子。王新春的父亲王凤岐躺在床上眼中流着泪水,凄凉地望着儿子离开了人世。王新春泪如泉涌,双膝跪在父亲遗体旁,轻轻地用手合上了父亲微睁的双目,用毛巾擦干父亲脸上泪水,他失去了一位最亲最爱照顾他生活的亲人。

王新春,男,现年三十六周岁,是丰茂林场青年,原居住在丰茂林场,房改后现居住金山屯区玫瑰小区3号楼4单元101室。金山屯公安局、610、丰沟派出所、丰茂林场互相勾结限制王新春的人身自由。迫害初期邪恶怕被曝光,只要王新春离开家门就被堵截殴打。公安局610主任肖静宇、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场长高庆国、王长岐、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张传臣、曾多次对王新春行恶。其中邪警王守民、张传臣毒打次数最多。王新春对这些迫害他的警察不计不恨,始终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向他们讲述法轮功真相,真心希望他们能有未来。

父亲在恶警们骚扰惊吓中含冤离世

父亲王凤岐
父亲王凤岐
王新春的母亲王桂香
母亲王桂香

2011年10月26日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脚的王新春去伊春买电动车充电器时,被伊春区红升派出所孙海波、李和林、等数名邪警无理的绑架,被非法审讯逼供,被非法搜身,手机被抢走。被非法关押数小时后晚九点多才被释放回家。

伊春610张虎给金山屯公安局打电话,金山屯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唆使丰沟派出所邪警高健、王守民在晚上5点多非法抄家。邪警高健向王新春的父母亲索要真相传单小册子等。王新春的父亲高声大喊说:没有!从此老人家惊吓过度再也没有说过话。在两名邪警的骚扰威胁恐吓中王新春的父亲突然失去语言能力、身体不能动了,两个月便含冤离开了人世。

王凤岐终年60岁,原是丰茂林场老工人。自丰茂建场以来他就生活在这大山里。自青壮年时代起每天他都是迎着朝阳上山打带、刨穴、栽树、抚育。冬天顶着严寒踏着白皑皑的积雪在大山里清林打枝叶、采伐等。由于长年在深山里干活,风吹雨淋,便患上了风湿病,经常全身出冷汗。但是他很坚强。几十年来他都是那么勤劳,干起活来他矮小的身躯显得那么坚强有力。望着这一片片茂盛的大森林不知他流下了多少辛勤的汗水。这里的山山岭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就是这样一位善良、朴实的林场老工人在中共邪警的骚扰、惊吓迫害中离开了人世。

参与迫害的有:

伊春红升派出所:孙海波、李和林、伊春610张虎
金山屯区公安局丁德志、丰沟出所高健、王守民、闵长春

修炼法轮功全家受益

王新春从小家里生活很困难。他与妹妹上学仅靠几十元的工资维持生活。王新春十九岁毕业后患上了胰腺癌,妹妹只好毕业上班挣钱,父母到处寻医为他治病。中医西医都用只能维持现状。不见好转,全家为他的病很苦恼。

九八年春天王新春去大娘家,大娘就向其弘法说: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学法轮功著作《转法轮(卷二)》,并手抄大法书《精進要旨》,通过学法修炼,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近三个月修炼,困惑他多年的胰腺癌、腹水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王新春能干重活了,全家人都很高兴。他的父母看见儿子变化,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功了,数月他父亲多年的风湿病也没了,身体恢复了健康。从此全家人都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功。

王新春从小受父母抽烟的不良影响从4岁就开始了抽烟。修炼后全家人都戒掉了烟瘾,父亲还戒掉了几十年的酒瘾。法轮大法给这一家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全新的人生。

王新春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

99年7月中共利用媒体对法轮功大肆栽赃陷害,并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王新春与其他大法学员还对中共抱有希望,本着《宪法》规定的,公民有信仰于上访的权利,7月22日与林场几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向领导人讲述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可是还没到信访办就被北京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被政保科张兴国非法审讯。非法搜身 ,四百多元钱被抢走,身份证被扣押,非法拘留在看守所里被站班的田伟刁难,15天后被放回家。

自7.20后丰茂林场王长岐和书记谢永辉安排林场工人李作金每天给他发工资监控法轮功学员家,每天还用小本做记录看谁去法轮功学员家或看谁出门。2000年2月4日正是这年的大年三十,王新春去别人家修电视,被丰茂林场李洪果骗到丰茂车间,书记谢永辉又将王新春绑架到金山屯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里被狱警与犯人折磨迫害,被逼迫哈腰两手后背抬起,半蹲两手抬起,端水盆姿势折磨。狱警田伟用鞋底打手心手背,还被罚站码坐等迫害。王新春被非法拘留三多月,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二千八百元钱后才被放回家。

参与迫害的有:金山屯政保科张兴国,丰茂林场长王长岐,书记谢永辉,恶人李作金、李洪果,看守所田伟。

王新春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在王新春被非法关押期间,丰茂林场、丰沟派出所互相勾结经常到他家骚扰,有时还把他的父母绑架到车间利用人逼迫他放弃修炼。

2000年4月8日,王新春与母亲还有几位林场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林场封锁了各个交通路口堵截法轮功学员。王新春与几位在廊坊被绑架,被关押在廊坊看守所逼迫干苦力,扛黄豆袋子,每天都干到半夜12点多,数天后被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被丰茂林场非法搜身,将几位法轮功学员的五百元钱抢走。

丰茂王长岐、谢永辉、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对几位法轮功学员毒打折磨迫害。王守民用竹地板擦杆毒打法轮功学员,打了一上午,地板擦子头都打碎了,每个法轮功学员屁股上都被打成紫黑色的硬块。后公安副局长孟宪华到看守所嚣张的吼叫到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饭,只给面汤喝,看守所的第一顿饭里的面汤还有铁锈,被毒打罚站、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等各种方式迫害,王新春和王继斌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伊春劳教所迫害。

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场长王长岐向王新春父亲以王新春为名勒索500元。

在伊春劳教所每天被强迫码小凳,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录像,狱警王世玉还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大法师父,逼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等,王新春坚定修炼拒绝看录像,拒绝写所谓三书,经常被罚站,每次都罚站半夜12点左右,劳教所杨春祚,逼迫王新春放弃修炼,王新春说:修大法一修到底,打人是犯法,杨春祚说:不打你就让你站着。从那天开始狱警们就逼迫王新春在监室门口离墙站着,不给吃的并且还有两个犯人轮番看守,只要一闭眼睛就开打,第三天才给一碗糊糊粥,不给水喝,被强迫罚站5天5夜,站的腿肿的都脱不了裤子,最后上面来检查的才停止了罚站。

还有一次王新春与另外的两名大法学员被狱警用塑料袋套在头上,喘不上来气窒息,恶警还逼迫三人弯腰,一个头插到前面人的裤裆里排开蹶裤裆,还有两手后背并用针刺手背,用木板打手背,被折磨三天两条腿肿得都抬不起来了,手肿得像馒头,还被逼迫头插到桌子底下受折磨,狱警们还指使犯人(人称铁拳)毒打法轮功学员。王新春的腰部被打得青紫喘气都费力。

劳教所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干苦力打雪糕棒,完不成任务不许睡觉,还被加期,还被迫做奴工扛水泥搬砖种地等。在劳教所里吃的是苞米糠,粘得都合不上牙,咽又咽不下去,土豆不洗还带泥土和沙子,做的菜,还都被犯人抢吃了,吃饭限制5分钟,根本就吃不饱,在吃饱不饱的情况下还被逼迫做奴工。

王新春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在告知非法加期时,王新春因吃不饱又被酷刑折磨迫害造成身体虚弱,昏倒在地。

三队狱警教导员程长青还用手铐铐住王新春的手腕放在背靠椅子上,用脚猛踩手铐,后来又被吊在窗户上,2001年9月24日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

参与迫害的有: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场长王长岐、邪警王守民、公安局孟宪华、崔玉中

伊春劳教所所长杨春祚,王世玉,薛万州,一队的队长张国林、三队队长崔景山、教导员程长青。

王新春被迫害失去双脚

为了让当地百姓明白法轮功真相,不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在2002年1月8日王新春去丰沟林场散发法轮功真相。被丰沟派出所王薇与另一邪警绑架。王新春走脱后,却遭到邪警的非法追击,原公安局长崔玉中调动了几十名警察将山包围。王新春被追后不慎掉到河里,鞋与棉裤全湿透了冻结了冰。

王新春在大山里被追了3天两夜,到了一位住户家。给他们讲述了自己被邪警追赶的经过,全家人都同情他。善良的女主人还为他热了一碗面条,后来女邪警王薇与另一名男邪警边海塘闯进,进屋抓住王新春拳打脚踢,女主人气愤地并制止说:人都冻这样就别打了。邪警们还非法搜身抢走了王新春的四十多元钱、bp机和帽子。

王新春被劫持到丰沟派出所,王新春在大山里被恶警追了两天三夜又冷又饿,掉进河里双脚已冻成了冰,但还能走路,脚里还是热乎乎的,女邪警王薇指使姓边的邪警从火炉上烧的热水倒入盆中,抓住王新春的双脚就往热水盆里按,他还讽刺地说,你看我们公安对你多好,还给你热脚。邪警王薇说:我家有个亲戚也冻了,回来后就把放进冷水缸里缓冰。王薇知道冻后必须用冷水缓。王新春的双脚用热水处理后便失去了知觉站不起来了。邪警们还不放人,1月11日早8点区610公安局和丰沟派出所数名邪警对王新春打耳光,侮辱谩骂。被非法审讯,还强迫拽着手按手印。晚上5点多钟邪警们看王新春双脚肿起大泡,为了推卸责任才把王新春押回家。

回家后用烫水处理过的双脚发炎流黄水,并散发着臭味,经过十一个月痛苦的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的烂没了。年仅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就这样被中共迫害失去了双脚造成终生残疾,至今伤口还渗水没有愈合。

参与迫害的有:原公安局长崔玉中、原丰沟派出所王薇、邪警边海塘、王守民、闵长春

王新春的母亲被非法劳教两次

王新春的母亲王桂香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善良的老人。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中她不为强暴,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绑架迫害。

2000年4月8日,法轮功学员王桂香去北京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不要被中共谎言所蒙骗。王桂香在南岔火车站被丰茂书记谢永辉绑架,被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公安局副局长孟宪华对她毒打折磨,迫害一个晚上。被非法审讯酷刑折磨,家被抄。当时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公安局孟宪华到看守所大骂法轮功学员,还下令不给吃饱。每天两顿饭,每顿一碗面汤,还不许家人送吃的,王桂香和其他大法学员都被饿得皮包骨。王桂香在监室里的走廊被长时间罚站,三天憋尿不许方便,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政保科张兴国就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公安大厅软禁一夜,第二天再给写个非法拘留票子,再把法轮功学员关到看守所继续迫害。王桂香被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后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5百元,丰茂林场又勒索一千元钱后才放回家。

王桂香的家多次被抢劫,被勒索的钱都是借的,家里生活很困难。王桂香到几十里外的山上林场给工人做饭挣钱维持生活。2000年十二月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去山上林场当着装车的面对王桂香施暴,连踢带打,抓住王桂香胳膊往车里拽。王新春被绑架到看守所数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恶的劳教所,首先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狱警用伪善的面孔来蒙骗法轮功学员,目的是使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三书,狱警们涨工资邀功请赏。但王桂香不被伪善所迷惑,坚定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

王桂香被非法劳教一年后被放回到家,王新春回家5个月后,儿子王新春双脚被公安局邪警迫害致残需要她照顾。在2002年五月六日金山屯刑警队与丰沟派出所数名邪警非法闯进王桂香家抄家,邪警们对她连扯带拽摁到警车里,被劫持到奋斗派出所。邪警们对她刑讯逼供,晚上邪警们用手铐铐上,用绳子捆在凳子上,白天继续逼供,不配合就戴上手铐逼迫哈腰头朝下折磨,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6天后再次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所的狱警们撕去了伪善的面纱,暴露出邪恶的本质,它们所谓的搞攻坚战,所谓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迫害。

狱警们首先给剃鬼头进行人格上的侮辱,邪警们将王桂香的头发剃光后用电棍电脸部与胸部,还用布条系3个大疙瘩塞到嘴里,两条布带系在脑后面迫害。还经常的被恶警们拳打脚踢。王桂香被折磨迫害几个月后恶警看她还不放弃信仰,就把她绑架到地下室强迫蹲刑,腿被蹲的麻木都不能走路了,邪警们就把她拖到楼上。三九天天气寒冷,恶警们将她棉衣棉裤全部扒光,拿起装满二十多斤的大壶从头顶往下浇凉水,连续浇了两壶凉水后对她威胁,逼迫放弃修炼,王桂香在残酷的迫害中坚定修炼,就被恶警们强迫蹲刑毒打。邪警刘微拿电棍电她的胸部电了几十分钟,王桂香被蹲的都脚脖子都破了肉都露出来了,还被奴役劳动,分牙签和筷子,完不成任务就借机迫害。晚上恶警们还指使犯人折磨迫害。邪恶之徒将王桂香眼睛用胶布粘上、把小板凳放在她头顶上,板凳掉了就开打。王桂香被恶警与犯人折磨了三百二十六天。

王桂香的眼睛被迫害的看不清东西模糊,脚与腿发麻至今走路不灵便吃力。

参与迫害的狱警:牛晓云、魏强、王舟、刘伟
金山屯政保科张兴国、公安局孟宪华
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
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闵长春、

王新春的父亲被绑架 邪警王守民称“公安是国匪”

王新春的双脚被迫害致残后,向公检法等国家政府部门大量的邮控告、检举信,希望有关部门能还他一个公道。然而没有任何部门追查恶人,却遭到了邪党官员的打击报复。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闵长春、张传臣、610肖静宇等数名邪警非法闯进王新春家非法抄家,将所有的笔、纸、通信的地址,信封全撕了,还骂骂咧咧的把录音机、收音机抢走,还踢坏了家用电器。

邪警将正在去捡柴禾的王新春的父亲王凤岐堵截绑架到丰茂林场逼供迫害,打嘴巴子,逼迫说出是谁给邮的信,并把父亲身上的钥匙抢走后到家非法抄家。

邪警王守民对王新春施暴,用脚猛踢他的胸部和已残的双脚,致使伤口面积扩大,裤子上、垫子上全是血,炕上还流了两滩血,王守民见状怕出现危险担责任,赶紧擦血迹。邪警王守民声称“公安是土匪即国匪”。

邪警们走后,王新春顶着大雪爬到外面,去要他的父亲。邪警不放他的父亲,还把王新春押回家用锁头锁在屋里,不许他出去,到了下午他的父亲还没放回,王新春把后窗户的塑料布撬开,把窗户打开再次爬到场部去要他的父亲。

有一个和王新春要好的朋友经常去看望王新春,下午三点左右邪警王守民、闵长春等恶警将这个朋友绑架到丰沟派出所逼供,用搬凳子打后腰,用枪把子打小腿,身体被摆姿势折磨迫害,恐吓他不许再去王新春家里。邪警的迫害曝光,丰茂保安董术华指派没活干的工人监控堵截王新春的家人。

参与迫害的有:王守民、闵长春、董术华、肖静宇

王新春的人身自由被侵犯屡遭毒打

多年来王新春的人身自由受到侵犯。他出门办事无数次的被恶警们与邪党官员的非法搜身绑架毒打。

2004年5月16日,法轮功学员王新春手摇轮椅到三十里外的金山屯办事,中午从110恶警车下来4、5个邪警强行搜身,并把王新春绑架到公安局连踢带打,邪警们还把他的手摇轮椅的三个轮胎放了气,扣押在公安局政保科的库里,王新春被押回家。

五月十八日王新春用膝盖爬着到丰茂林场要轮椅,保安董术华和薛森林打嘴巴,还残暴的用铁锹把打。

七月二十六日王新春去金山屯人大控告恶人,并要求归还轮椅,路途中被公安局邪警孙大波绑架到警车上拉回家。

9月27日王新春手摇轮椅在丰茂林场的公路上被原场长高庆国指使恶人王凤全迫害,对王新春拳打脚踢,连人带轮椅踢进近两米深的有石头的沟里。王凤全跳入深沟继续毒打,大约打了半个多小时左右,王新春鼻子被打出血身体打得青紫、多处受伤,本已康复的双脚被打出血,王新春兜里的手表被踢坏了,轮椅被砸扭曲变形。

数天后王新春去场部找到高庆国要求王凤全对他造成的人身伤害给一个合理的说法,高庆国不但不给解决还指使手下张雨坤继续毒打。

参与迫害的有:丰茂林场董术华、薛森林、王凤全、张雨坤、高庆国、金山屯公安局110孙大波

王新春索要被勒索的钱遭毒打 父母被绑架逼供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日被迫害双脚致残的王新春去丰茂林场向场长高庆国索要500元钱(注:王新春在二零零零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被林场勒索的钱),场长高庆国、书记陈重不但不给还对王新春行恶,刘广民、薛森林、吴建民、张成山等对王新春拳打脚踢,把衣服和裤子撕破。高庆国指使刘广民、薛森林、吴建民、张成山等恶人们抓住王新春胳膊腿的抬起来后就往棺材那边走去,声称将王新春扔棺材里捆上。正巧伊春市里来人到林场检查,恶人们才没有实施。第二天王新春再次去场部要钱,不但被毒打,恶人还企图抢走当初开的五百元的收据。

王新春去伊春信访办上访反映自己被迫害的情况,被伊春信访办以越级上访为由拒之门外,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王新春去金山屯信访办和民政途中被丰茂高庆国拽上车押回家。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王新春再次向高庆国索要500元钱,被高庆国用脚猛踢,上午陈重对他连拖带拽,又踢又打,下午恶人刘广民用暖瓶里的热水往王新春身上浇,还用手掐王新春脖子约一分钟,还用打火机烧王新春护膝的带子,用地板拖打王新春左脑部位,刘广民还凶狠的用扫帚猛打王新春的头部、太阳穴两侧和王新春双脚断茬,致使残脚流血不止。

二月二日王新春再次去林场、董术华往外拖王新春、边拖边拳打脚踢,高庆国用脚猛踢,并用后背椅子砸王新春的双肩和后背,致使王新春身体上多处受伤,刘广民还往王新春身上弹烟灰。

二零零五年王新春受迫害的事实在互联网上曝光后,中共对王新春疯狂打击报复。

三月十九日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公安局610肖静宇、陈咏梅、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等数名邪警非法闯入王新春家非法抄家,绑架了他的母亲王桂香被劫持到丰茂车间审讯逼供。王新春手摇轮椅去场部要他的母亲,被邪警王守民从轮椅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嘴角被打出血,致残的双脚被踢得直流鲜血。

下午一点左右邪警王守民再次非法闯入王新春家将王新春父亲绑架到车间审讯逼供,王新春到场部要父亲又被邪警王守民毒打、凶狠的用拳打他的脸部,王新春被打的鼻扣出血。王守民还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轮椅。

王新春的父亲被非法关押数小时被邪警们的恐吓、威胁610主任肖静宇逼问是谁给上的网。

参与迫害的有:丰茂高庆国、陈重、谢永辉、薛森林、吴建民、张成山、董术华、刘广民
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张传臣、刘广民
公安局副局董德林、610主任肖静宇、陈咏梅

汇款被扣押 父亲控告被非法拘留

在王新春双脚被中共迫害致残的前几年里,多次被金山屯公安局、区610、丰茂林场勒索钱财。多次被非法抄家,家贫如洗。母亲王桂香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王新春由父亲照顾,当时没有经济来源没有钱买粮,父子俩每天吃土豆和大白菜充饥,生化的很苦外地的法轮功学员知道他们的艰难后,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有的给汇款,有的给邮衣物,但是汇款和衣物邮包都被丰茂林场和丰沟派出所扣押。

在二零零五年王新春知道的就有两笔汇款和邮包被扣押,王新春的父亲王凤岐到邮局追查,发现汇款和邮包都被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的司机薛森林领走,王凤岐追向薛森林要这两笔钱,薛说交给丰茂林场高玉洁了。高玉洁与金山屯610互相勾结扣押汇款是违法犯罪行为,王凤岐为了维护自己财物不受侵犯去法院控告,可邪党法院拒绝受理。

2005年4月丰茂林场、金山屯610、金山屯公安局互相勾结无理的将王凤岐非法拘留15天。法院公安局作为执法机关,理应惩凶治恶、为民伸张正义,可邪党法院、公安却执法犯法,打击善良,充分暴露了中共的阴险邪恶的流氓本性。如今这两笔汇款和邮包还被邪党官员扣押。

参与迫害的有:丰茂高庆国、薛森林、高玉洁、
参与单位有;丰茂林场、公安局、法院王新春

王新春学修鞋谋生 被酷刑迫害

几年来王新春的父母多次被绑架迫害,身心受到摧残。母亲在劳教所里酷刑迫害,两腿发麻,走路很吃力,父亲到了退休年龄没钱交所谓的养老保险不给开支,全家人没有生活来源,每月仅60元低保维持生活,身体被迫害致残的王新春要用勤劳的双手撑起家庭生活。

二零零五年四月王新春在朋友的介绍下,在金山屯区认识了一位修鞋师傅,王新春在朋友的帮助下借了钱,准备买修鞋用的工具,和修鞋的用品,王新春到鞋店学修鞋仅有几天的时间里丰茂林场发现他没在家,场长高庆国下令手下的人四处寻找王新春的去向,邪党官员们害怕世人知道王新春受迫害经历,不许王新春离开林场,限制王新春的人身自由。

四月九日金山屯公安局610主任肖静宇等数名恶警非法闯进鞋店,将王新春与修鞋师傅绑架,修鞋师傅被非法关押了数小时,邪警肖静宇、王守民对王新春行恶连踢带打,逼问王新春是怎么来到金山屯修鞋的?脚烂掉是怎么上网的?王新春不说,两恶警猛踢王新春双脚残茬处,致使伤口扩大,鲜血直流,当天下午邪警肖静宇、王守民、杨大伟再次对王新春行恶、连踢带打被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看守所李军非法搜身,抢走了王新春借的卖修鞋用品的180元钱。狱警杨长山用腰带抽打王新春。

王新春为了抗议被非法关押,就不吃饭,要吃饭只有回家才吃饭,王新春被非法关押到第四天时,在金山屯公安局崔玉中指使下,王新春被拖进大铁架子里,邪警王守民、杨大伟把王新春的双手双腿抻开,铐在大铁架子的铁环上,没有脚铐不住,邪警王守民就用铝线捆住大腿拴在铁环上,把人大字型伸开,头被固定,人动弹不得,邪警王守民凶恶的用脚猛踢王新春的头部、胸腹两肋等部位。身体被踢得青肿头部起了大包,王新春被铐在大铁架子上五天五夜,邪警们往王新春身体里输不明药物,每天连续输了7、8瓶,致使身体发抖,第二天就开始强行灌食,插鼻管,用牙撑子把最撑开非常难受,从嘴里往下插管,最后还是没插进去,又从鼻子里往里插,整个脸都是血,邪警们还往鼻子里插管灌食,灌进多些就吐多些,最后王新春被迫害的吐黑水,昏迷失去知觉,邪警们怕担责任才停止了酷刑,第十天将王新春抬回家。

四月十九日王新春在丰茂林场的大街上邪警王守民凶狠的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肚子和胸部,将其踢倒在地。

七月一日王新春在公路旁用膝盖站着,丰茂副场长刘广民从轿车上下来问干啥去,王新春说在路上站一会,刘广民说不行,便从车里下来对王新春连踢带打,踢到公路旁的深沟里,王新春艰难的从沟里爬上来,又被刘广民一脚踢在后背上再次踢倒在沟里。

七月5日王新春再次到金山屯鞋店学修鞋,七月七日清晨六点多,丰茂书记陈重、场长高庆国等人来到鞋店门口,高庆国给丰沟派出所打电话、丰沟邪警闵长春、王守民等人将王新春拖上车绑架到看守所,看守所不收,邪警们就把王新春押回家,王新春下车时,邪警闵长春、王守民、杨大伟、边打边说你再上金山屯修鞋就不行,去一次打一次,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王新春用膝盖走在回家的路上,丰沟派出所闵长春、恶警王守民、杨大伟从警车上跳下来对王新春施暴拳打脚踢,脸被恶警毒打又红又紫,杨大伟非法搜身,将王新春仅有的一百八十四元准备买粮的钱和一块手表抢走,事后王新春找其索要,被杨大伟毒打与辱骂,王新春致残的双脚再次被踢得渗出鲜血。

参与迫害的有:金山屯公安局长崔玉中、610肖静宇、看守所李军、杨长山
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杨大伟
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刘广民、陈重
参与迫害单位:金山屯公安局、610、看守所、丰沟派出所、丰茂林场

王新春修家电被多次骚扰

王新春天资聪明,自中学时代就对电器感兴趣,家里的小型电器坏了,就拆开研究修理,通过不断的摸索,电视机、电饭煲等家电他都会修理了。他就在山上林场为乡亲们修理,挣点微薄收入来维持生计,为了谋生王新春到地区学修鞋酷刑迫害,王新春在林场修理家电和去外地进货又被骚扰。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上午,王新春去鹤岗市电子城进货,购买修理电视机的仪器。在电子城有几个人看见他用膝盖走路便围着他问:脚哪里去了?王新春讲述了被迫害的经过,人们同情地告诉他去上告,那个便衣出去后,一个小时后金山屯610肖静宇、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还有伊春的恶警闯进电子城、恐吓卖货的人不许卖给王新春货,否则就罚款5千元,王新春没买到货却被恶警们劫持回丰茂林场。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王新春去民政局上访,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残、学修鞋谋生被酷刑折磨、修理家电公安局又限制进货,全家只有60元生活费,一袋大米都不能买到(大米80元一袋),需要民政给予资助,工作人员推脱说“我们这不能直接接待你,叫你们的林场往上报”等推诿之词。王新春去残联,在去残联的路上,被奋斗派出所张爱民构陷,王新春拄着双拐,艰难的来到残联楼梯口下雨工作人员说话,公安局610肖静宇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闯进将王新春推下楼劫回丰茂,

下午王新春在家里给邻居修电视,二点左右,公安局610肖静宇,丰茂林场书记陈重等数名恶警非法闯进王新春家里,其中有一男一女上边610的,进屋后就支上录像机开始非法录像,王新春质问他们:你们自己介绍一下自己,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非法录像,目的是什么,是不是又要造假啊?那女的站在录像机的后面傲慢地说:你有什么需要。王新春义正词严地正告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好人,把非法勒索我家的钱财归还给我,要做好人的权利。没有人正面答复。

2008年三月十一日,王新春去抗大林场修理,被大昆仑派出所牛力君构陷。牛力君伙同金山屯610肖静宇,陈咏梅等数名恶警强行把王新春押往大昆仑派出所,非法拘禁。王新春的卫星接收机和降频器被抢走,随后肖静宇伙同金山屯有线电视台王玉峰、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非法闯进王新春家非法抄家,将75厘米卫星天线和接收机等物品抢走。下午四点左右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刘广民、将王新春押回家。王守民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身体。

四月二日早八点左右,王新春去看守所有线电视台索要被非法抢走的物品,王玉峰说,我说了不算,610说给就给,下午王新春到公安局610找肖静宇,肖静宇与另一警察不容说话,又拖又拽将王新春拽到门外对王新春施暴拳打脚踢。走廊里办事的民众说,公安局怎么打人呢?恶警肖静宇才住手。

参与迫害的有:公安局610肖静宇、陈咏梅、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刘广民、奋斗派出所的张爱民、丰茂林场书记陈重、大昆仑派出所的牛力君、金山屯有线电视台的王玉峰等。

修理部的电脑被抢 王新春再次被酷刑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晚五点左右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张传臣、郭恢、高健、高树国数名恶警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就非法闯进王新春家,无任何理由将王新春连踢带打拖拽到恶警车上,被绑架到金山屯看守所前院迫害。

随后丰沟派出所闵长春、为首的数名恶警再次闯进王新春家非法抄家抢劫,并对王新春父母进行威胁恐吓,恶警们将王新春家电修理部的两个电脑和维修中的多种数据线DVD等物品非法侵略抢走。

公安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世臣、张立国、奋斗派出所王学刚、数名恶警将王新春围上摁倒在地后一拥而上。踩头、踩腿、踩胳膊、并把胳膊反背过去用手铐反铐上、恶警们有的用脚、有的用拳头凶狠地毒打头部、脸部、前后背等各个部位、对王新春的身体暴力摧残,致使王新春头晕目眩,身体多处受伤,又青又紫又肿。

恶警陶绪伟拳脚一起上,用脚后跟猛踢双肩,还残忍地用穿着大皮鞋的双脚踩住王新春被迫害已残的双脚断茬的伤口用力揉搓,致使王新春双脚断茬处伤口渗出鲜红的血,王新春痛苦钻心,直冒冷汗,陶绪伟还往往王新春前胸后背塞雪、倒冷水和啤酒,恶警陶绪伟凶狠的拿4ⅹ8ⅹ80厘米的方子猛打王新春的头和脸、肩后背等部位,还用火烧脸并不断辱骂。王新春被毒打折磨迫害一夜后,陶绪伟与另一名恶警猛拽王新春用手铐反铐过去的胳膊用力拖,拖出去几十米远,拖到看守所的大门口后,把门打开冻,还不断的往王新春的前胸后背灌雪,还浇凉水。北方的十二月天寒地冻,北风刺骨,王新春的脸手身体部位被冻得肿起来,衣服上被恶警们倒的凉水啤酒都冻成冰。

第二天晚上恶警王学刚、张立国、孙立龙、对王新春继续施暴迫害。他们边喝酒边拳打脚踢,猛打头部及身体部位还不断的谩骂,还继续往前胸后背灌雪,倒啤酒,王新春被毒打和冻身体直发抖,王学刚、张立国再次给其上后背铐,然后再用力再抬胳膊猛拽折磨。

王新春被连续折磨三天三夜,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天天去观察。王新春被迫害得脸、头部青紫变形肿大、四肢与身体多处受伤,肩膀与后背都肿起老高,手腕周围全是伤,手背又红又紫,又肿的象馒头,王新春疼痛难忍痛苦不堪生活不能自理。

三天后十二月十一日,王新春被放回家。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指使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郭恢、高健、高树国、刘清林、大昆仑派出所张文革、金山派出所张晓光、奋斗派出所杨长山、数名恶警全天二十四小时在王新春家寸步不离轮流非法监控。(注:王家住人的仅一个房间,晚上王家三人住在炕上,恶警就坐在室内的凳子上监控)。不许王家人与任何人接触,不许告诉人们被迫害的真相,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严重的干扰了王家的正常生活,半个月后王新春的身体基本消肿恶警们才离开。

王新春家里是一个家电修理部,他自学成才,在维修家电中遇到难题他就查找电脑资料解决难题,电脑是他修理中不可缺少的一个查资料和书数据的重要工具,公安抢走了电脑使修理部的生意无法正常接经营。没有经济来源,使他生活再次陷入绝境。

王新春修炼法轮功后原本有一健康的身体,双脚被中共迫害致残后失去正常劳动能力,政府理应给予经济补偿,而邪党政府不但不给补偿还继续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王新春为了谋生到金山屯区修鞋,邪党政府害怕世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将王新春非法拘留酷刑折磨,丰沟派出所杨大伟恐吓王新春说你在去金山屯修鞋就不行,去一次打一次。王新春凭自己的本事在丰茂林场修理电器,可电脑被抢走,又遭到酷刑折磨迫害。对于一个身体残疾的人中共却如此的歹毒、凶狠残忍折磨,这充分暴露了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王新春为人纯朴和善,他修理家电时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对生活有困难的他只收成本费,乡亲们都很信任他。

参与迫害的有:公安局长车明新、副局长丁德志、
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张传臣、郭恢、高健、高树国、刘清林、
刑警队: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世臣、张立国、
奋斗派出所:王学刚、杨长山
大昆仑派出所:张文革、
金山派出所:张晓光

王新春被非法软禁 丰沟派出所张传臣抢钱

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金山屯邪党法院对非法关押酷刑迫害的张培训等数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冤判。邪党政府怕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去合法旁听,便指使派出所的恶警下街道扮演小偷流氓盯梢监控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晚上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高健将丰茂林场的消防车停在王新春家的大门口非法监控。第二天王新春出门办事,被恶警王守民、高健阻拦不许出家门并恐吓说,你的电动车不想要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六点多,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王守民与丰茂林场邢铁祥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非法闯进王新春家无任何理由非法抄家,里外乱翻,并威胁王的母亲王桂香。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金山屯区邪党法院严密封锁消息,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在伊春区法院非法开庭,对被酷刑迫害的李起凤等数名法轮功学员判重刑迫害,邪党公安害怕法轮功学员去伊春旁听。一大早就在客车站堵截法轮功学员。

九月九日早六点多王新春准备去伊春购买家电配件,他刚上车就被非法监控的丰沟派出所高健构陷,数分钟后丰沟派出所张传臣与高健将王新春从客车上连拉带拽的,拽下车,又被塞到恶警车里。被绑架到丰茂林场非法软禁,又被非法搜身,王新春准备上货的二百三十七元钱还有手机mp3等物品抢走,张传臣用矿泉水瓶打王新春的头部,王被非法软禁十二个多小时才放回家。

十三日王新春骑着电动车,到丰沟派出所索要被抢的钱与物品,恶警张传臣不给,还对王新春又推又拽侮辱谩骂。至今被张传臣非法抢走的二百多元钱还有手机物品仍没有归还。

参与迫害的有: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王守民、高健、丰茂林场邢铁祥。

金山屯邪党官员对王新春一家犯下的罪恶

1999年7.20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半个月。

2000年2月4日正是这年的大年三十,王新春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看守所数十天被政保科张兴国向王新春父亲勒索二千八百元钱。

2000年4月8日,王新春与母亲王桂香去北京上访,在金山屯被非法关押,王新春被非法劳教,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抢劫身上的钱财4百多元,谢永辉、场长王长歧向王新春的父亲勒索五百元钱,王桂香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5百元钱,后又被丰茂书记谢永辉、场长王长歧勒索一千元钱。

公安局政保科张兴国,丰茂书记谢永辉、场长王长歧触犯了国家法律敲诈勒索罪。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王新春在丰沟派出所被非法搜身所长王薇指使手下边海棠抢走四十元钱与BP机。

二零零五年王新春的朋友给他从外地汇来的两笔汇款,丰茂场长高庆国指使司机薛森林取出这两笔汇款的钱,王新春的父亲找薛森林索要,薛说交给丰茂卫生员高玉洁了,而高玉洁说交给公安局610了。

二零零五年,四月九王新春在金山屯修鞋店学修鞋,被绑架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10天,看守所恶警李军抢走,王新春一百八十元钱说是交伙食费了,可王新春始终滴水没进啊。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王新春在丰茂林场回家路上,被丰沟派出所杨大伟、王守民、非法搜身抢走一百八十四元钱和一块手表。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王新春被非法抄家,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郭恢、高健、高树国、抢走王新春修理家电用的两个电脑。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被非法软禁在丰茂林场车间被非法搜身丰沟派出所抢走237元钱,还有手机、mp3。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王新春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王守民再次抢走王新春的手机。

原丰沟派出所王薇、丰茂林场高庆国、薛森林、高玉洁、金山屯看守所李军、丰沟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张传臣、郭恢、高健、高树国、触犯了国家刑法抢劫财物罪。

对王新春殴打行恶造成人身伤害罪的有:

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孟宪华、孙大波、
丰沟派出所王薇、闵长春、王守民、杨大伟、张传臣、高健、郭恢、
丰茂林场:王长歧、谢永辉、高庆国、陈重、刘广民、薛森林、王凤全、董术华、张雨坤、吴建民、张成山
金山屯看守所:杨长山、张晓光
刑警队: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世臣、张立国、
奋斗派出所:王学刚

王新春法院申诉被拒绝

十多年来王新春一家只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的非常凄惨。他的父亲在公安警察非法抄家骚扰中受惊吓,两个月后含冤离世。母亲非法劳教期间被酷刑迫害,致使两条腿直至全身发麻。如今母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原本身体健康的王新春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脚已经十年了。十年来他用膝盖当脚走路,每走一步是多么的吃力与艰难。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国家没给任何经济补偿,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使他的生活陷入绝境,为了生存他到金山屯区学修鞋,被中共酷刑迫害,谋生权被剥夺。理由是金山屯区人多,害怕世人知道迫害事实真相。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中共为了掩盖迫害真相,王新春被非法监控限制人身自由,只要他离开家门就被堵截殴打。他无数次的被折磨毒打,使他致残的双脚断茬处的伤口扩大渗出鲜血,无法愈合,使他疼痛难忍痛苦不堪。

为了维护自己信仰及其合法权利,他要起诉十多年来公安警察及政府官员对他造成的人身伤害及其抢劫财物、敲诈勒索扣押汇款等犯罪事实。希望法律能还他一个公道。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王新春向金山屯法院递交了控诉书,负责人告诉他三天来法院给信,王新春三月九日去法院,负责人却说,你这案子涉及610组织,所以我们不能受理。610是江氏集团专门利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难道610就可以害人为非作歹凌驾于法律之上吗?三月十四日王新春又来到伊春中级法院申诉,负责接待的告诉他;你这案子应由金山屯法院办理,王新春艰难的从丰茂林场用膝盖走路到金山屯法院,在艰难的到伊春法院,他一家被迫害的冤案无人受理,被各级法院拒之门外。

作为执法机关理应惩治恶人保护善良为民伸冤,可中共法院却官官相护,包庇恶人,如今迫害王新春一家的凶手们仍逍遥法外,不知道他一家的冤案何时能昭雪,法律是能还他一个公道?

在此正告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中共已经是土崩瓦解,它的末日就要到了,不要为了金钱利益迷失了双眼迫害法轮功做中共的陪葬品、替罪羊。希望你们能立即悬崖勒马立功赎罪、善待法轮功学员才是你们唯一正确的抉择,如果一意孤行继续作恶必将受到上天的严惩失去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5/黑龙江伊春市王新春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264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