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实修 背法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得法实修

我从小是个打拳爱好者,我哥哥是我丈夫的拳师。我修炼大法以前,丈夫经常找我对打,但常常是我的手下败将。我修炼大法以后,因为不二法门的理,再也不练拳了。而且知道其它的气功书里都有不好的东西,就把丈夫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功书通通的烧个干净。这一下可惹火了他,他经常打骂我,说我烧了他的书,又失去了对打的伴儿。这个昔日的手下败将经常故意追着我找茬儿打架,我都不理他,他更生气:“怎么打你也不还手,怎么骂你也不还口。真没意思,气死我了。”他还经常给我下跪求我和他对打。我的心不动。

有一次晨炼,我忘了拿坐垫,回去取垫时,刚刚推开门,正在酣睡的丈夫猛然间从床上爬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抄起一根一寸粗的铁棒“嘭”的一声,狠狠的打在我的头上,我顿时蹲坐在地上,手不自觉的结着印盘着腿。等丈夫拉开灯一看,吓傻了。我的血顺着头往下流,用卫生纸、毛巾堵,根本就不起作用。他一只手用毛巾给我捂着头,拽着我飞也似的向村卫生院跑去,连洗带缝好几针。我头的一侧已经没有了头发,真正的伤是在头上。回家后我的眼睛很快肿的连一条缝都没了,只是往下滴血,我坚持不吃药、不输液。丈夫吓坏了,怕别人知道,怕我娘家人知道,怕我跟他离婚,时常站在屋门口发呆,不知如何是好,几次跪下问我有什么嘱咐的,我说:“没事,最大的心愿是你拿起书来给我读法。”他随便一翻,给我读起“大根器之人”这一节,读完这一节后又倒回去读,读完后他合上书“呜呜”的哭了。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我安慰他:“你不要伤心了,我很快就会好起来,我有师父在管,不会出什么大事,只不过要承受承受,你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我也不会打你,我们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说不定是上辈子我欺负你了,欠你的,这辈子我得还你帐,要不怎么跟你做夫妻呢?”说的丈夫一下子转悲为喜。就这样,我在消大业的过程中提高了对法的认识,提高了心性,从中也让丈夫对大法弟子有了正面认识。

我小时候很怕狗,修大法后有一次去给村里人缝喜被,走在街上,一条大狗从巷子里猛的窜出来,咬住我的脚脖子,我“啊”的叫了一声,那狂犬松开了嘴,直勾勾的看着我,吐着口水。这时狗的主人出来了,喃喃的自言自语说:“怎么回事?这狗是不咬人的。”

师父说:“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2]

我明白过来后知道这个狗是来给我消业的,没有怕心,继续去给办喜事那家帮忙。晚上回家一看脚脖子那儿已经成了一大片黑紫硬块,皮也破了。心想:是好事不是坏事,又消了个大业。我很快就好了,而那只狗后来莫名其妙的死了。

象这类的事情有不少,我都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来对待,用法来要求自己,处处按师父说的去做,在修炼的路上迅速的提高。

抓紧救众生

正当我在大法中认真修炼,心性得到迅速提高的时候,妖风卷着黑云向我们压来,黑云压城城欲摧,我们的修炼环境遭到了破坏,邪党魔头江泽民伸出黑手,全面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铺天盖地的开始了。于是我和同修们一起走出家门,夜以继日的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功真相。我们发传单、挂横幅,挨门挨户发真相小册子,凡是有人的地方,无所不到。

我们骑着自行车到方圆百里内外去散发传单,向西部山区快接近山西境界了,当地人笑我们傻,因为山区无法骑车,得老推着。我们的自行车主要是驮资料用,因为一出去就是两天两夜。向东部我们发遍了周边的四、五个县。我们先从身边的人,亲朋好友、邻居同学到本村村民,進而到邻村以至更远的地方。有时候,我和同修一天跑四个县,我们面对面讲真相发材料,一大包材料都发完了。

尽管救人很难,但我也要努力去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着我史前的誓约。无论是在风雪中还是在骄阳下,我迈着坚定的脚步,辛苦的把真相资料散发给世人,让真相资料揭开人们心中的迷雾,当真相让那欺世的谎言再也无处立足,觉醒的生命为得救而欢呼时,我的辛苦就变成了幸福。

不但在世的众生急着被救,已故亡灵也急着被救。一次,我梦见丈夫的一个战友,头蒙着邪党的红旗,好象被追赶似的,火烧火燎的跑到我的门前,后面还有他的妻子。醒后觉得梦境非常真切、清楚,我便问丈夫,他说此人已死于非命。我想:一定是亡灵发出求救的信号。第二天,我顺着梦中的记忆到此地寻访,果不其然正是他的周年的祭日,全家正在哀嚎。我说明来意后,他全家人都三退了。

迫害中保持正念正行

我在当地成了邪恶的眼中钉、肉中刺。二零零一年六月,我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在那里,我除了炼功、讲真相,就是发正念。后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加持下,我闯出了看守所。

但是邪恶并不死心,一天我正在看大法资料,忽然一阵敲门声,我刚刚把资料藏到枕巾下面,村支书就领着七、八个警察闯進我家。在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麻木的好象被抑制住了,但我马上又静下来,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3]呈现在我脑子里,我立即调整心态,正念十足。他们坐满了床上和凳子上,我只好站在门旁边,支书介绍他们是县里的、乡里的。一个高个子的问:“最近怎么样啊?”我说:“忙得很哪。”他勃然大怒:“我问你法轮功的情况?”我说:“你问这个。你看看我家这个条件,开着门贼都不進来看一眼。我曾患妇科病,被乡医院转入县医院,我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家里没有钱治病。丈夫让我练太极拳,练了很多年,练得能一步一步的上房了。”高个子说:“那个挺好啊!”我说:“是!但是它治不了病。靠我丈夫一人打工养活不了全家,别说治病了。可我学了法轮功,全身的病都没了。我丈夫去打工,一拖拉机的麦子我一个人全都扛到房顶上,你说哪个管用?”我一边说一边无意识的走到他们跟前问:“你说,我该选择哪一个呢?”话音刚落,一个头头模样的人冲我笑笑,一挥手直奔门外,其他的人尾随而出,这场正邪之战就这样结束了。

一天我正在背师父的《走出死关》这篇新经文,娘家哥嫂来报信说快躲起来吧,邪恶又要来抓人了。刚送走他们,又有一外村的同修也送来消息,说邪恶要来抓我,劝我还是快点避一避吧。紧接着有相识的同修被绑架送到洗脑班,有的同修在上班、打工的路上被绑架走。看来邪恶要绑架我的消息是可靠的,真是黑云压顶。怎么办呢?是走还是留?

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脑子:“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4]“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5]“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6]

我脑子里装满了法,有了主意,我下决心放下手中的一切活儿什么都不干了,学法、背法、发正念,背一小时法,发一小时正念,除了晚上睡觉,一整天都是不停的发正念。背法使我的心放松,正念使我的空间场非常清亮,两天两夜我觉得格外轻松愉快,一切噩耗过去了。据以后回来的人说:当时都以为你是不可能幸免的。

师父说:“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7]确实如此,当你正念十足时,邪恶就不会来迫害你。有一次从田间回来,边走边背法,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赌场,清醒后很懊丧,可是就是抬不起脚来,挪不动窝儿,就只好与人聊了会儿天儿,觉得很耽误时间,就回家了。事后才知道来了很多恶人找我,就连亲戚朋友家都去了,就差去赌场里找了。我听了后心里默默的感谢师尊的加持保护,背着法在神佛的保护下,走到邪恶想不到的地方,又免除了一场麻烦。

四、背法溶于法中

我得法半年后,就遭到了邪恶的疯狂迫害。在最严酷的日子里,我经受了腥风血雨的洗礼,堂堂正正的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我为什么能走过来?这与我听师父的话学法背法分不开。我是一路背法走过来的,大法使我明慧不惑,使我无比坚定。

迫害刚一开始,我的书就被不明真相的丈夫毁了,我的娘家哥是丈夫的拳师,于是我向他哭诉着我的委屈,我哥哥心平气和的对我说:“你口口声声说是修炼人,怎么难道还让我去修理他不行?”一句话点透了我:“是啊!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去找常人的不是呢?可是我没书怎么修炼哪?那是法呀,没有法我怎么修炼呢?再说我即使有了书,他不明真相,要再干坏事对他也不好,我要慈悲每一个人,其中也包括他。我要是把法都背下来,都装到脑子里,他就无可奈何了。对!我背法!从此以后我拉开了背法的序幕。

我每天背十页,从早晨十点到十二点,我全身心地投入背法,午饭后休息时回想着所背的内容,干农活时边干活边回忆着背这十页的内容。晚饭后主要是把不熟练的部份背熟,再联系头一天的合起来背,其实晚上熄灯后背法对我来说是消化、是吸收的过程,也是我在法中其乐溶溶的过程,所以我常常通宵达旦而不觉得困,自然就养成了一困就背法的习惯,这样就精神的不得了,没有了困意,想睡都睡不了,有时做梦都在背法。早晨四点起床炼功下地,九点半回家,十点准时背法,什么也干扰不了,一个月背完《转法轮》。说是背一遍,其实是无数遍了,因为我走路、吃饭、干活甚至睡梦中都在背法。有几次骑着自行车在岗坡上,背着背着忘记了刹车,忘记了拐弯,都是自行车自动刹车、自动拐弯,停在沟边我才清醒过来。那真是人在世间,念在方外。

我背经文时,短的当下背完,长的在一周之内背完,每当新经文来了我都是彻夜不眠的在背,小手电、小台灯、小手机都是夜伴儿,背不熟时用手电照一下接着背,不影响家人休息。农忙时不停农活,如果是打工,若一定要请假,即使老板辞工我也甘心情愿,我要以法为重,以法为大。一九九九年以后师父的讲法我都及时的背下来了。所以我学法就是背法,师父的那句话是在那次讲法中说的,这句话是在哪本书第几页,我都可以说出来。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参加高考,我准时准点的到达考场,可是拿起考题来有一些题目的字迹却看不清楚。醒来后自己悟这个梦:我有什么漏?忽然我想起来我背法只是背师父一九九九年以后讲的法,而一九九九年以前讲的法我没有背过,那也是法呀!于是我就利用MP5很快就把一九九九年以前师父讲的法都背下来了。

学法背法,满脑子装的都是大法,全身心的溶于法中,其乐无穷,那种美妙的感觉是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的,是一般人所体悟不到的。在背法的过程中,我能面对一帮邪恶心静不乱、正念十足的讲真相,解体他们头脑中的邪恶,使他们面带笑容的走出我的家门;我能够由神佛引导走進一个特殊的场地——一个让邪恶都想象不到的地方,避免了一场灾祸;我能够稳坐家中,正念十足的解体邪恶的抓捕计划,制止它们的邪恶行动。在背法中,我经受了最严酷的考验,走过了最难熬的岁月,在一条很窄的到路上走过来了,因为我时时都有法,师父时时都在保佑着我。这一切都源自于我的学法背法。

邪恶十三年的迫害没有让我们倒下,相反,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在证实法、救度世人中走向成熟,历史将一去不复返了,正法的路已经走到最后的最后了,愿我们每一个同修能够珍惜这最后的时光,紧紧的跟上师父正法的步伐,救度更多的众生!合十!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7]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