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的沉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重阳节是传统的老人节,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老人是社会的财富,应安享晚年。可是,在中华大地上,有一群老人,他们为了维护心中的信仰,为了维护真理,在承受着魔难。酷刑与关押都改变不了老人们的意志。他们就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们。

自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在江泽民下达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据明慧网统计,有3599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50岁以上的老人约占56.56%。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性虐待,等等等等。这些令人发指的酷刑用在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甚至老年的法轮功修炼者也未能幸免。

湖北赤壁的刘晓莲,六十八岁,一位耿直、善良、与世无争的老年农村妇女,仅仅因不屈不挠地坚守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四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拘禁时间累计长达五年零四个月。在这五年零四个月时间内,老人备受迫害,遭“五马分尸”酷刑、五十斤重的铁链脚镣轮番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击等种种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摧残,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

刘晓莲被迫害得全身浮肿、奄奄一息
刘晓莲被迫害得全身浮肿、奄奄一息,回家不久含冤离世

今年九月七日,法轮功学员蒋美兰,女,六十五岁,湖南新田县湘运汽车公司退休职工,从家中劫持至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强制迫害,遭受了用电棍打等酷刑,遍体鳞伤,整个嘴全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经抢救无效,十月二日夜零时五十分含冤离世,凶手逍遥法外。相继,长沙市天心区居民法轮功学员田昌保(男,七十岁左右),于今年九月二日被绑架到长沙市捞刀河洗脑班。原本身体非常健康的田昌保被迫害致中风。目前,田昌保老人已被送到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住院治疗。尽管老人在住院治疗仍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六一零”派专人日夜监控他。

照片是蒋美兰被营救回家后,第二天拍的,蒋美兰全身瘦的只剩皮包骨,她的手臂青紫都是打点滴打的。
照片是蒋美兰被营救回家后,第二天拍的,蒋美兰全身瘦的只剩皮包骨,她的手臂青紫都是打点滴打的。

这一桩桩触目惊心的迫害案例,发生在当代的中国,发生在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行恶的这个非法机构就是一九九九年六月由江泽民指使,在中共内部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这是个特务机构,行黑、走黑凌驾法律之上。“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毒辣、残忍,硬是连老人都不放过的。其中一种迫害形式就是私设监狱,以办“学习班”为名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秘密拘禁,进行强制洗脑的精神迫害。

如今,仍有不少老年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囚禁。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着戴措兰、王青鸾、张思兰、徐静娴等老人。二零一一年十月,六十七岁的王青鸾老人因在入教队不做早操,被关在严管队连续十几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二零一二年五月,五十九岁的徐静娴老人被强迫搞军训晕倒。在劳教所,这些老人被强迫从早到晚十多个小时守在流水线上做奴工,被榨取劳动力。类似这样的案例全国还有很多。

尊老敬老自古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可是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不但老人的权益被剥夺,连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中共邪党肆虐中华,中华古风不在。国家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公民人身安全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与其它方式拘禁他人。而我们身边的老人人身自由正在遭到任意侵犯,信仰正在遭到强权的虐杀,谁来保护他们?谁来呵护他们?谁来为他们主持公道?在“老人节”、“敬老节”到来的重阳之际,在十月一日“国际老人日”到来之际,让我们共同来关注老人的身心健康,同时关注他们的权利,制止迫害老人的一切违法犯罪行为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