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嫉恶如仇”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很久以来,为自己总是修不出慈悲心而苦恼。每天在心里都跟师父说:师父呀,我要宽容,要善,要慈悲。可遇到具体事时,总感觉一团忿忿不平的败物堵在胸口,久久不散。甚至过后与其他同修谈起时,还会带着埋怨心述说一通,拿法的标准对照一番,来证明自己认识的对,别人做的不好。

直到今天早上,我才突然有所悟道。两天前我向同修要了几盒可打印光盘,他装在了一只箱子里,拿来时我也没检查,今天早上一打开傻眼了,怎么不是可打印的呢?我明明说的清清楚楚啊,怎么能这么不仔细啊?怨气马上上来了。我跟亲人同修抱怨:“又弄错了,不知道哪天才能见到他,看看这不耽误大法工作吗?对待大法的事怎么这么不认真仔细啊?”亲人同修说:“可能去你不仔细的心吧,拿来时你怎么不看呢?”我想是啊,这事让我碰到,肯定有我要去的心,不然绝不会让我碰到。可是不对啊,我这人平时还是相当仔细认真的,特别是对待大法的事,总是嫌别人不够严肃。突然联想到几天前我托一同修和另一同修带话,交代的很清楚,可是见到另一同修时却说:“她没跟我说你要这个啊。”我又开始忿忿不平起来:“怎么不按我的原话带到啊,怎么这么不认真啊?”

几年前我和一位同修去外地,说好当地同修去接,可是等了好长时间才来,搞得我们又冷又饿,回来时又错过了班车,好不容易拦了辆超员的汽车,上去连座都没有。心中的怨气又起来了,跟同去的同修抱怨:“大法弟子怎么那么不守时啊,你得跟他说,耽误了整体的工作这是小事吗?”每次都高高在上的评论一通,还觉得自己是为大法考虑。虽然过后也都能认识到,知道要去理解同修、宽容同修,不断的去自己的抱怨心,可总觉得没找到根子。亲人同修也总说我自以为是,怎么谁都不如你的意,自己也发正念去些不好的心,现在确实明显少了很多,可是总觉的那个根子还在,那个根子到底是什么呢?

最近看到周刊上一些精進同修大量学法的文章,我也在每天的学法计划中增加了每天多学一讲《转法轮》,虽然时间有点紧,我还是要求自己一定完成,绝不拖拉,同时感觉身体和境界上有了很大提高。师父看我有颗上進的心,就把那颗隐藏很深的心点给了我--“嫉恶如仇”,对,就是它!今天早上我在找自己时突然冒出了这个词。

“嫉恶如仇”乍一看,是个正面词,在常人中是个褒义词,没有一点负面的意思。没修炼前的我在常人中就是这样一个人,有自己人生标准,自认为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对不符合自己标准的人或事总是看不上,瞧不起,用自己的标准衡量人,对别人犯的低级错误总是难以原谅,使自己养成了有点清高自傲的性格,还觉得没什么不好,作为人总要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吧。对于好的符合自己标准的就推崇,发自内心的佩服;对自己看不上的达不到自己要求标准的弃之唯恐不及,真是连瞧都不想多瞧一眼。觉得作为人总要明辨是非对错,爱憎分明吧,所以感觉自己还不错呢,认识还是挺高的吧。

写到这里,我突然悟到,“嫉恶如仇”、“爱憎分明”、“对同志要象春天般温暖,对敌人要象秋风扫落叶般残酷”,这不是邪党文化、阶级斗争那一套吗?我心中不禁一惊,一直以为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邪党文化的因素,没想到还有这么深的一颗毒瘤扎在我身体的微观中,要不是慈悲的师父点给我,我今天又怎能把它找到拔出又彻底销毁呢?

“嫉恶如仇”从字面上看就是对自己认为不好的象仇人一样对待,用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最终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抱怨心、憎恶心、厌烦心、看不上人的心……许多心都是它引起的,带着这颗肮脏的人心,有何慈悲可言?

而且我还悟到,“嫉恶如仇”同样是旧势力的一套理论,它们就是因为看不上那些它们认为不行了的生命,才决意要淘汰的,它们不是还指使黑手烂鬼对它们瞧不上的大法弟子残酷的干扰迫害吗?带着这颗心不去不是和旧势力一样认识了吗?

今天我对师父讲的“慈悲”二字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1],带着任何一颗低层次的人心,都无法达到真正慈悲的境界。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