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师正法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首先,我想借今天的机会先谈一谈我在参加今年七月芝加哥神韵推票的体会。刚刚从纽约法会回来听说芝加哥在今年夏天又要举办两场神韵晚会。当时我感到这是师父给我们地区大法弟子的又一次机会。我个人当时的感觉就象一名考试没及格的学生,又从新面临一个补考的机会。我首先推迟我已经安排好的参与一项证实法工作的计划,然后再全力以赴的应付这个考试。

那时恰逢我们家中住了两名神韵的演员同修,他们主动提出要我带他们一起参与神韵晚会的推广活动。我就带他们到芝加哥的南面贴神韵光盘海报。与他们一起做事,突出的体会是他们做事的心态纯净,常人的观念少。他们每到一处就给各家店主讲述神韵的美好,这是世界一流的演出,同时也告诉各家店主他们就是神韵艺术团的演员。有的店主说,“我一定会买票带我的妻子和孩子们去看”;有的说,“我是搞武术的,你们给我带来最好的东西,我一定会去看的”;还有的说,我早已听说神韵的演出,上次四月我错过了,这次一定会去。

在那段时间,我们家中一有机会就集体学法与交流。一位神韵的同修和我分享了过去几个月中他的修炼体会。他说,他最大的体悟是师父的正法進程是飞速的,我们的修炼状态也要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去年某地的几场演出,师父曾给当地的学员讲法。当时大家都听明白了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的“发出的这些在全球形成了粘糊糊的东西”的法。接下来的几场秀,全部达到满场。当时协调人总结说,“让我们共同精進,早日迎来一票难求的那一天。”时隔几个月,神韵又到同一个城市演出,也是同一个当地协调人,他在今年的总结中说,“师父的正法進程是飞速的,没有想到时隔几个月,今天我们真的迎来一票难求的这一天。”在与同修交流学法的过程中,我放下以往那种“没做好、补考”之类的包袱,就是希望今后配合好同修,实修好自己。

接下来,我参与了芝加哥的卖票,我和一位来帮忙的同修在南边的商场里的卖票点站了一个多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了一位来芝加哥帮了一段时期忙的同修,我就问起他来芝加哥帮忙的感受,谈到个人推票技能与正念和修炼状态的问题,他谈到在协调安排证实法的项目时,不应将个人技能看的过重,而忽略同修的正念和修炼状态等其它重要因素。我发现自己也经常的、没有意识到的看重人的层面的东西,而不是神的层次上的东西。我真心的感谢与这位同修的交流。

在接下来的卖票过程中,我经常想起这位同修的话,多学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保证自己时时保持纯净的心态来卖票。我发现我在卖票方面的最大收获是我的心开始平静下来,不会被任何外在的东西所动,也不会有从前卖掉票的喜悦和卖不掉的沮丧。就是按照师父所讲的“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该做的”(《二十年讲法》)。

下面,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一个大法项目中的修炼心得。刚刚完成了神韵晚会,我就去了一个项目组工作,这是我第三年参与这个项目。我悟到我有这个机会也许是我在历史上有过这一愿望和誓约,在这个历史阶段要做这样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修好自己,与同修配合好,完成师父要的。以前我在这个项目组工作,主要面对的关是睡觉时间很少,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承受能力不强,加之工作忙的理由,每次我只在这个项目组呆有限的时间。我每次回来后都在审核自己,真的不知道,如果在我那里再干上一段时间,自己是否还能保持正念?今年夏天开始,我的常人工作开始缓慢下来,所以我给自己申请在那里较长一段的工作时间。因为自己事先对睡觉时间少这个问题有了充分的准备。这次我也很轻松地就过去了。

下面我要和各位分享一下我在以下两个方面的心得。

第一个方面:家庭环境也是我修炼的环境

我的家庭成员都是大法弟子,这个条件也许是对做三件事有利;但长期以来我并没有把家庭的环境当作我的修炼环境。在外面要救自己周围接触的常人,总是有意要求自己做的要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不然的话我周围的人因为我个人未修好而不能得救,那我怎么面对师父,面对大法弟子的这个称号呢?在外面我基本上可以主动抑制我的各种人心的表现,但这并不等于我把这些人心都修掉了,另外空间里还有它的物质存在形式。回到家中时常我就开始放任自己人的一面,所以丈夫同修经常象是开玩笑的说,“心性差的人说出来的话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我经常振振有词的回应他,“你怎么就象旧势力安排在我身边的,专门用来打击我的正念的呢?你说了不算呀,师父也没说我心性低,别的同修也没有象你一样的说。”我已经习惯了经常忽略他给我指出的修炼中的不足。我这次来项目组工作的第一周里,先后就有不同的同修指出我修炼中的不足。而且这些不足恰恰是丈夫同修早已指出,我不以为然的问题。

我开始认真的正视我修炼中的不足,长期以来我并没有将我的家庭环境作为我的实修环境。我也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让我终于认识到并有机会修去这个长期存在的执著心,也为下一步的家庭环境的变化打下了一个基础。

从上个月起,我年迈的公公婆婆就从大陆搬来与我们同住。虽然在他们到来之前,在法理上我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家庭环境是我修炼的环境;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感到很紧张。静心学法后,审视自己,从表面上看,我是担心他们的到来可能对我参与证实法的项目有所影响,但是这背后还是隐藏了一颗为我为私的心,虽然他们过去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一些大法的真相,也三退了,但是这些同自己有缘的常人家人也一定是同大法有着大的缘份的,他们有机缘与我同住,一定是要了解更多的大法真相。

在他们到来之前,我把家中装上了新唐人电视频道,有时间也陪他们一同欣赏神韵艺术团的合唱。我在日常生活方面尽量为老人着想,让他们真正的感受到大法弟子与常人的不同,感到大法弟子祥和,慈悲的能量场。结果,婆婆也主动为我承担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还鼓励我不必为他们的身体担忧,尽量去参与大法的一些活动。一位曾经了解我们家情况的同修说,“他们真是今非昔比。”我深深的体会到真相就是指路灯,常人真相了解的越多,对他们的未来越有益处。最近婆婆对我说:我盼着江××快一些死掉,这场对你们法轮功迫害也就会早日结束。她还表示,在美国她也想尝试来炼法轮功。

第二个方面:找到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

在项目组工作的日子里我连续的经历两次心性上的考验。组内一起工作的同修来自世界各个国家,有着不同的经历,时常也会有人心的碰撞。尤其是在赶活的时候,大家都相互鼓励,尽量保持每件事都要用纯净的心态来完成,不然的话达不到师父要求救人的效果。这也是师父对我们在这里工作的每个大法弟子的要求。有两位同修先后找到我说,他们认为我个人的心性高,很少和别的同修间有人心碰撞。我反问他们,“是吗?你们每次碰撞了,你们不是提升了一大截吗?这不是好事吗?”

第二天早晨的晨炼时,师父让我自己看到了我长期以来一颗隐藏很深的执著心,一颗自我保护的心。我很少与别人有人心碰撞,是我长期以来人为有意避免这种碰撞,还并不是个人修炼的状态所致,也不是主动找自己,来用大法同化自我的表现,而是在人的层面上自我保护自己。我想我撇家舍业,来参与助师正法的项目,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觉,还要首先克服集体宿舍那些此起彼伏的鼾声,再同你们人心碰撞,过心性关,自己多划不来。当常人时我都很少做这种“傻事”。学会退后一步和放弃好象是我当常人时就有的一个与生俱来的本事。师父让我在这个集体修炼的熔炉里真正的认清了这一颗自己长期固守的隐藏很深的肮脏的人心。此时我再也没有以前的那些想法,我在助师正法的项目中做了什么,为参与神韵做了什么,更多的是我要在大法中,在参与大法的各种项目的过程中尽快的去掉自己的各种人心。

以上是我个人近阶段的修炼体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二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