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以前在实验室做科研工作,与人打交道的机会不多,没有多少与人交往的经验。这三年主要是在卖票点推广神韵,过程中能力在不断的提高,最后站卖票点就自然变成了自己要履行的责任一样。

卖票不是常人的销售员,而是在救人。要卖好票就要作好充分准备,包括修炼上和技术上的。我要求自己每天炼功学法都完成后再去卖票点,技术上除会介绍神韵外,对票务系统要非常熟练,绝不允许由于自己技术不熟练而影响众生得救。

今天主要交流我在卖票点的几个片断。

排除干扰 正念救人

场是我们一步步慢慢打开的,在卖票点我深有体会。二月底,我们一下申请到了十几个健身房。我去的那个健身房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四个小时。我被告知健身房在地下室,没有网络,电话也不通。因此我在去之前就把我们五场演出的座位图在电脑上都打开,准备好了。

下午四点,刚把电视设好就有一个中国人来。她瞅着电视说“法轮功”。我告诉她这是最纯正的中国传统文化节目。她用英文气狠狠的说:“你说话太快,我听不懂。”就走了。我没有当回事,继续给其他人讲神韵。没过多长时间,她又回来了,用中文说:我就想知道是不是法轮功主办的。我回答是。她就开始破口大骂,骂大法,说我们给中国人丢人,情绪很激动。我当时心情比较平静,给她讲真相,可她根本听不進去,情绪越来越激动,还说要叫这里的管理人员轰我出去。我卖票这么多年,没有碰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心里有些担心起来。

这时在圣路易的一段经历打到我脑子里。二月中在圣路易演出时,我有幸看了一场今年的神韵。第一个节目,天幕上主佛用功能打红色恶龙的场面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一道白光雷霆万钧,威力强大,转瞬间就将张牙舞爪的恶龙击溃,干脆利落,毫无拖泥带水。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看我发正念不够完善,用神韵教我如何更好的发正念!此刻我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在这之前,总觉得不打坐不闭着眼睛,发正念使不上力。

我想一个生命不能得救,也不能影响其他人得救,大法弟子的正念能改变环境,怎么能让邪恶得逞呢?我开始发出强大的正念,坚定的告诉她我不想和她说了,请她离开。之后就不理她了,静静的站那儿发正念。一会儿,一个美国女孩看电视,我走过去给她讲神韵。这个女人很粗暴的用手去拽那个美国女孩,说我们是坏人,不要听我讲。可她失去理智,是用中文讲的。那美国女孩用诧异的眼光看了看她,没有理她。我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开始给美国女孩介绍神韵,女孩听得非常认真。听完我的讲解很高兴的拿着传单走了。

我继续站那儿发正念,那个女人自讨没趣,离开摊位,就在离我很远的对面站着,目光凶狠狠的。我看着她继续发正念,她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没有凶光了,后来就走了,再也没有出现。

我接着给感兴趣的人介绍神韵,电视突然黑屏了。我心里一惊,没有电视效果就差多了,难道今天要泡汤了?我仔细查找原因。原来是小盒子给弄坏了,没有任何人去动小盒子,怎么会坏呢?卖票救人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场正邪大战,是邪恶不甘心,再制造麻烦,進行干扰。当把小盒子换好,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这时脑中飘过一念,怎么给我这么不好的卖票点。我马上意识到这个想法不是我,是那个求名的心在作怪。修炼人就是应该先他后我,无条件配合才是真我。我否定了不好的念头,感到场已经干净了,感兴趣的人也多起来,许多人主动来问。

六点多,来了一个年轻美国女孩,她告诉我她大约需要一个小时,运动完之后去车里拿信用卡来买票。快七点时,她来了,选了两张比较靠前的票。因为没有网络,我不能当场处理票,只是写了三联单,用刷卡机收的钱。她看我没有处理票有点担心地说:这两张票不会叫别人买去吧。我虽然回答不会的,但心里还是非常担心。因为毕竟今天有十几个卖票点,给她看的那个座位是几个小时前的状态。她走后我想,我必须现在就处理票。我用手机试着连网,信号时有时无。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网连上了,一看那两张票还在那儿,我赶紧处理,网络非常慢,每走一步都要等好半天,我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帮助。做了一半,网断了。从头来,尝试数次后网终于又连上了,刚才选的票还在货车里,可以接着上次的做,这回操作走到了最后一步。当卖票成功的页面出现时,我很感动,心里合十,谢谢师父。

七点半,又有两个年轻女孩感兴趣,其中一个要买两张票,她说要三楼第一排的。我知道我们拿出来的票没有她要的票,因为一楼的票效果更好,就建议她买一楼的。她还是坚持要三楼第一排的票,说她们看戏总是坐那个位子,没有就不买了。她告诉我存车时间马上到了,转身要走。我紧张的直冒汗,不能因为座位问题而使他们错过了得救的机缘啊,我心里求师父救她们。我对她说:我问一下我的上级是否可以帮你从剧院拿到你要的座位。神奇的是,原本没信号的地方,电话竟然接通了。我告诉她问题解决了。整个过程都是师父在加持啊!

坚守岗位 不错过有缘人

与外界打交道寻找合适地点设置卖票点的学员很不容易,卖票点的客流量也不一样。有多的也有很少的。我想只要能谈下来,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来买票。每个卖票点都有清场的作用,点多了,打开场就容易了。今年市内卖票点有所突破,谈下来一些主流人士办公区的高楼内的餐厅,利用中午两三个小时他们吃饭的时间介绍神韵。开始我去的这些餐厅卖票点人都比较少,有的甚至很少,加上场没有打开,多数人都比较冷漠,最少的点一个中午连十个传单都发不出去。但感兴趣的人停留时间比较长,可以给他们较详细的介绍神韵。

三月初去了一个客流量比较少的超市,每天需要呆九个小时。但只有中午及傍晚人较多,能接触一些主流人群。电视是在吃饭区域摆的,刚好在出口旁边,人们交完钱出门时经过我,那个过道很窄,与人说话的时间就只有几秒钟,一般接了传单就出门了,如果停下来多说一句,就会阻碍交通。这种情况很难详细的介绍神韵。但我还是决定除了上卫生间外,不离开摊位,并把吃饭时间放在客流量比较少的下午两三点。

人流稀少的餐厅卖票点也就两三个小时,还好坚持,毕竟可以介绍神韵,还有直接和间接卖票。这超市里人流量少却还要九个小时站在那儿就有些长了,我呆了两天就呆不下去了,觉得很难熬。第二天我看着好久也过不来一个人,心情郁闷,想干脆向协调人要求不来了。可又一想,我已经答应了,我不来也没有人来站呀。这毕竟是接触主流人群的一个窗口。从两三个小时到九个小时,自己该提高了。我打消了自己的负面想法,无论如何都要配合整体,做好自己该做的。

第三天我摆正了心态,调整了做法,感觉就不一样了。在人很少的时候就背《洪吟三》,碰到感兴趣的就把他们引到餐厅区来,详细介绍,改变了只发传单而无法介绍的局面。我还发现人虽然少,但接传单的人比例并不少。当时我就发了一念,要这里也直接出票。第四天下午两三点钟,我正在摊位旁边的饭桌上吃饭。一名男士進来打量着电视,自言自语的说我上次错过了。我赶紧迎上去答话,告诉他神韵又回来了,我有最好的座位,他看了看座位图,说:好,就这两张。他是附近做美发的老板,因着急回去上班没有等我处理完票就走了,临走时强调:我就要这两张,别给我换其它的。十几分钟后两个小女孩拿着三联单找我,说她们老板问票做好了没有。我把定票成功号写在三联单上,说没问题了,她们拿着三联单放心的走了。师父安排好的,那个座位就是他的。在推广七月份的演出时在同一个地方又见到他,他很激动的告诉我:演出好,座位好,看的好,感谢我给他挑到的好座位。

有一次,在另外一个超市碰到一个舞蹈演员。她说:我看到你们的路牌广告,正想着在哪去买票呢?恰好就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看到了你。谢谢你在这里。她当时没有带钱,就将她的电话留给了我。我通过电话给她订了票。结果那天她忘记了演出的时间,她的朋友问她演出时,她才发现错过了。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她换到星期天,她知道这种要求不是很合理。我通过协调同修让她如愿以偿。在看完演出后她立刻用手机给我发了个电子邮件:再次感谢你帮我换票。作为接受西方传统舞蹈训练的舞蹈演员,我很欣赏演员的配合一致,能量及热情。出色的舞台、绝妙的舞蹈、卓越的现场乐队,演的真棒。

实际上卖票点除了直接出票外,还有宣传作用,就是一个个的活广告。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所有的卖票点到后来就会有人告诉我已经买票了。

世人帮着推广神韵

一次,碰到一位非常善良的老太太。初次见面,她就很相信我说的话,我说神韵是世界第一秀,展现的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精髓……她一个劲儿的说我相信你。我问她买哪场的,她回答说下午场。下午有两场,我给她看下午这两场目前最好的座位。她又问如果不考虑时间,你会要哪个座位?我说当然是星期天的,因为那四张是那个价位最好的票。她说我相信你。她当场就付了两张票的钱,并要求帮她留下挨着的两张,因为她的卡到月底才能收到政府给她的钱。为保险起见下个月再付。她要给她在威州的家人留着,希望能与他们坐在一起看。两个多星期后她买了另外两张票。她说:这么好的演出,我再问问我的朋友,如果她们来,我再找你。当星期天最后一场演出完后,我才发现她头天给我的电话留言,想帮她的朋友买一张。我很懊悔,我天天查留言,就那天没查就错过了她的留言。

第二天我就给她打电话道歉,没有查留言错过了帮她买票。她安慰我说:她的朋友又变主意了,何况你们爆满,也没有票了。她说:“节目太好看了,花这么少的钱,能坐这么好的位置,看这么好的演出,真是太棒了。明年再来,如果不太麻烦你,请千万告诉我。”我为她高兴,同时也为她的朋友没看上而难过。我希望能弥补自己这个过失。当我得知七月份要加演两场时,非常感恩师父给我的弥补机会,我第一时间就告诉她这个好信息。她很高兴,叫我帮她留四张票,她去找人。我给她的留的座位和上次的一样。因为只有一个月的卖票时间不能留那么长的时间,她在还没有找到人的情况下就买了票。她非常肯定的告诉我:“这么好的演出,我一定能卖出去。”我为她的正念而感动。临演出前我问她怎么样,她告诉我她找到人了,她的一个朋友,还有一对夫妇朋友。她说:明年神韵来,一定早点告诉我演出时间,我要找更多的人,卖更多的票。得救的生命也在帮着救人。

有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他这一生从未看过这么美的演出,演员从天幕中飞出来,又飞進去。古典与现代技术的结合,从未见过这种创意,真是无法形容那个美,他庆幸自己作了正确的选择。说他看完神韵后就给他所有的朋友发了电子邮件:神韵到你们城市可千万别错过!

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我喜欢一个人卖票,觉得自己更能静下来,更能处理好。多数场合都是自己单独卖票,这样与别人配合卖票的机会就少。在参加各种商业活动的卖票中,师父叫我看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三月份参加了花展的卖票,人流一般在早晨去展厅那边比较多,下午来销售厅的人比较多。我在销售厅。最后一天有一位很会讲的大法弟子与我合作,下午一点了,展厅的同修已经卖了十几张了,我们还没有出票。我调整了一下,就尽量让她讲,不执著自己介绍了多少。在收摊前的两个小时,人们就象是商量好的一样,一家家的来听。同修讲完一家,我就帮着处理票,配合非常默契。最后的两个小时一下子卖了十几张票。

还有一次在州政府大楼,那天找不到全天能来的,只有几个同修快中午时能过来支持一下换我吃饭,但他们对票务系统不是很熟。我没有离开摊位,结果在我吃饭的过程中就有三个人买了票。我很感慨配合好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芝加哥的场还没有完全打开。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努力一定会使局面打开的。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