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老年大法弟子:我比皇帝都有福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在此,我要把我的故事告诉全世界,让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是四川山区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6岁。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满身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

还是在幼年时期,我只有几岁,就得了顽固的皮肤病。浑身发痒,抓得遍身流脓流血,恶臭的黄水沾满衣衫,小朋友不与我玩,嫌我脏,又听大人说要传染,大家都远远的躲着我。

到我十岁的时候,小腿的骨头里面开始痛,发病时痛的我直哭,后来胳膊也痛,痛的穿衣服都困难,掀被子都掀不开。因为家里穷无钱医治,就用一些民间方法处理,如烧灯花,擦霍麻等暂时缓解。

因家庭太贫困,童年就得去干体力活儿了,十一、二岁背煤炭卖,锤石头卖,早早又落下腰疼的毛病。痛起来真没办法,又哭又叫。到后来,腿脚不但疼并且冰冷,走路时走着走着一下就蹲下去了,就像随时都要瘫痪一样。

十五岁我当了搬运工,早起晚睡,时常挨饿受冻,饥一顿饱一顿,常常胃痛的晕倒,腰痛时不能睡觉,往往到了半夜就得起来坐着等天亮。

63年我的眼睛出问题了,看什么都模糊不清,特别是看字红绿一团,而且还流泪,眼睛刺痛;64年又因生小孩得了产后寒;随后又是额窦炎、鼻炎,脑血管堵塞,晚上睡觉总看到有人举起棒子在跟着我,棒子就要朝我打下来;或者觉得楼上的大石头就要掉下来砸到我头上……,一个个恐怖的黑夜,搞得我心力交瘁。头痛病发作时疼痛欲裂,不得不用头去撞墙。一年四季头上戴着帽子还紧裹着层层的毛线帕,象个老婆婆似的,年纪轻轻别人就喊我“伯娘”。

无法摆脱病痛的折磨,我几次想死了算了,因为为了我吃药,家里负债累累,全家缺吃少穿。我整天愁眉苦脸,晚上以泪洗面。各种疾病缠身,思想负担太重,内心翻江倒海,不知人为什么苦,不知能使生命健康幸福源泉究竟在哪里?有人说我是林黛玉,药罐子,林黛玉的那点苦能跟我比?谁也不知道我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痛苦中挣扎。

从幼年、童年、青年一直到老年,病魔从不肯放过我,而且越演越烈。各种疾病吃药不见一丝好转,而后还得了肾病,尿急尿频;更可怕的是到成都检查出我得了结肠癌。癌症——绝症,死亡的信号。人人渴求健康、长寿,可世上哪有让人起死回生的仙丹妙药?纵然是帝王国君遇到绝症,该死就得死。我感到,象我这样的人,除了在痛苦中等死外,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

96年7月,我在泸州医学院做了结肠癌手术,因经济困难等多种原因,伤口还在流脓我就出院了。出院几天,有位邻居来看我,说后面学校的老师每天都在炼功。我慢慢走到学校去问,知道他们炼的是法轮功。我压根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功,有什么意义,跟着炼炼只是想混混时间。

有一天,炼功点有人叫我到老干局去听法轮功师父讲法,我立刻放下饭碗急急忙忙打了辆三轮车就去了。会场上很热闹,有二、三百人。到了会场上与大家集体看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聆听师父讲法,没想到我竟瞌睡得很,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我睡着了,打起呼噜,睡得还很香。后来看《转法轮》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师父给修炼人调病的一种特殊状态。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1]就这样,一堂课下来,几十年的头疼便奇迹般的好了!从此晚上我睡得着觉了,睡的安安稳稳,踏踏实实。修炼不久,不知不觉的,魔缠了我一辈子的皮肤病好了,腰痛腿疼好了,肾病没了,胃病、肠胃炎、鼻窦炎没了。我几十年的眼病好了,谁能想象的到,我一个70高龄的老人看书可以不戴眼镜;天气冷了,不用戴帽裹毛巾,新帽子都送人了;种菜园,做家务,什么活都可以干了。我还可以从一公里路外把六、七十斤的煤背回家,背上楼去。

修炼法轮功了,疾病与我绝缘。我把中药、西药装了一大麻袋扔進了垃圾库,很贵重的药我也不吃了。

修炼不久的一天我从炼功点回来,突然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大烧大热,全身疼痛难忍,家人硬逼我去输液。以前象这样的情况,输液、吃药、住院治疗最少一个星期。我现在修炼了,我知道我现在身体上出现的病状不是病,是师父为修炼人净化身体的表现。我明白了修炼的法理了,坚持不到医院,当日下午五点钟我身体的病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而且精神比任何时候都好,身体轻松极了。看着我香喷喷的喝着稀饭,那个从早上一直守在我身边的老同学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想当初,24岁时人家叫我“大娘”,现在70多岁了人家却说我只有50多岁,从精神到身体我一身轻松,谁也看不出我曾经是个等死的人。大法使我绝处逢生,我比皇帝君王都有福份!

我老伴、儿女、儿媳们都明白了真相,由害怕、反对到支持我修炼,还做了三退。老伴也在大法受益,身体越来越好。现在我家庭和睦,经济宽松,无比幸福。想想看,有钱却有病又有什么幸福可言呢?这福份是法轮大法给我的,是师父给我的,我真心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无论何时何地,在多么恐怖的迫害下,我都给人讲真相,包括迫害我的人、一直参与迫害我的警察,我都告诉他法轮功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我相信了解真相才能使他们得救。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