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高管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我读研究生时开始修法轮大法,毕业后去了外资企业工作,前后十三年中分别在三家著名的欧美跨国公司(世界五百强)担任中高级管理人员。以下是我这十三年中的部份经历。

修炼法轮功真快乐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一家著名跨国公司在大陆的一家合资企业工作。我的生活简单、充实、快乐而有规律:每天早上五点到附近公园炼功,炼完功七点过一点,就骑上自行车径直去公司上班;下班后买上两罐八宝粥,几分钟喝完,就骑车去附近大学的炼功点炼功、洪法;晚上集体学法或者交流一、两个小时。我尽量在上班时间将工作完成,如工作没完成,晚上再加会儿班。

每天工作、学法、炼功、洪法安排的有条不紊、紧凑而不紧张,心里非常愉悦、舒坦。周末往往去体育中心参加大型炼功洪法活动,然后陪家人、女友(也修炼法轮功)购物或者做家务,或者与同事打网球、爬山等等。时间过得愉快而充实,根本就不象中共媒体诬蔑所说的什么大法弟子不管工作、不顾家等,那时是家庭、工作、修炼三不误。

由于在工作中按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工作,四个月后我就被提升为公司的采购经理。在工作中我从不吃回扣、不贪、不卡、不要。对于利益的诱惑,在供应商的一大叠一百元现钞面前不动心、明言拒绝,送海鲜到楼下硬是不去接见,实在没法退回的礼物(比如别人偷偷放下的果篮等),我也换算成现金上交公司。

我智慧的处理公司的项目采购、资产采购和费用使用,既为公司节约成本,又杜绝了自己部门人员和公司其它部门人员的贪污、占便宜等,也很好处理了与上级、同事以及供应商的关系。我们这个采购部,在这家跨国公司中国区七个分公司(工厂)的内部审计中,率先拿到了八分(总分十分),这是当时的最好成绩。公司下达的成本节约目标,我们部门超额完成,也拿到了公司相应的奖励。

我按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做,工作的路越走越平坦。我顺势在工作中洪扬大法。一九九九年春天,公司在北京培训专业人才,该公司在亚太区的很多下属企业都有人参加。会议上我演示了几套功法,我所在公司人力资源部同事和各国采购部同事都很感兴趣。总体来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在外资企业,大法弟子们备受尊敬和认可,了解大法、准备学或开始学大法的同事也越来越多。

在外企工作中讲真相、抵制迫害

然而,中共竟容不下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发动迫害。当时,许多法轮功学员去省政府、国务院信访办等陈述事实真相。在“改革开放”最前沿、思想解放程度最高的外资企业,也没有摆脱中共的胁迫。其实,外资企业在国外的总部,讲“信仰自由”,不得有性别歧视、宗教信仰歧视等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八月初,我们公司党支部召开党员会议,会议首先高度表扬了一名干部,称赞其工作认真负责、做了很多对公司对党支部组织都实实在在的事;滑稽的是,最后一个议题是揭批法轮功,要求大家谈看法,没想到刚才被表扬的那名干部就是法轮大法弟子。在会上,我和他都正面谈了法轮大法的好处、自己的修炼体会。开始还有几个说大法不好的党员,在事实和我们讲解下也挺尴尬的不再说什么了。二零零零年后,我和这位同修都退了党。

一九九九年底,我们十余位同修在公园交流,被非法抓捕,半夜又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拨通了一个公司同事的电话,简要告诉他我的情况,他汇报给了公司总经理,总经理试图找关系营救,好象没有效果。但这位开明的总经理召集我部门相关员工,说我请假出去旅游了。我一周后被释放回到公司,工作没有受太大影响。在二零零零年,我从这家公司被调到总部工作。

二零零一年后迫害加剧了,这家公司的领导也换了,上面提及的那位同修因为用邮件发送真相资料,被公安、“六一零”(中共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追查,他多次被迫害,遭非法关押、洗脑班强制洗脑、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多种酷刑折磨等等。在这个过程中,该公司不仅没有尽量保护优秀员工,有时还在迫害中助纣为虐,有的员工同事还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后来该公司被解散了,合资企业又恢复为国营企业。多年以后我还回去一次,员工的待遇比原来差了很多,这也是报应吧。

在工作中,我发现外企也受中共的胁迫,甚至在新员工招聘中用了统一的条款,不招收修炼法轮功的人士。二零零二年,当时我负责一个地区的招聘,我私下删除了那个条款,当年我们团队招聘很顺利,并在全国拿到招聘的大奖,此可谓为“善报福报”吧。后来公司在全国都取消了该项不合理的歧视性要求。我任招聘团队负责人的四年,我们团队连续四年都被评为全国“Best Recruiting Team”(最佳招聘团队)。

二零零五年,我在广东东莞给一个客户的员工讲了真相,也给了他们翻墙软件,后来被其公司总经理(后来得知她丈夫是警察官员)举报给了公司总部,我面临去和留的选择,在极大的压力下,我提起了行李,准备离家流落在外。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发正念,受到师父的点悟,我给我的上级经理——一个美国基督徒打电话,讲了迫害的真相及他们举报到公安局的严重后果后,他让我回公司,说会保护我。后来,我在公司人事经理的电脑上偶然看见了他们准备举报我的信函,当然其中有对我工作的正面评价。此事最终化解了。估计后来我的升职被限制了。不久,我又见到了举报我的那个客户公司的总经理,我没有怨恨心,仍象以前一样对他们好和服务他们。但后来这个客户出了问题,被取消了当地的经销代理资格。冥冥中这大概也是天意吧。

我在后来的外企工作中,力所能及的讲真相,给同事提供翻墙软件,有的还借《转法轮》去看。我也接触到一些外国同事和朋友,尽量劝他们在所在国家寻找法轮大法,或者去看神韵晚会等。总体来说,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讲真相的环境在明显改变中。

我所知道的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几家外企,如深圳的玫凯琳公司、大连的哈根斯等等,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它们的业务下滑甚至陷入困境,报应分毫不爽。

我多次出国,看到了法轮大法在国外的洪传盛况。我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部份经历的目地,就是希望广大民众尤其是那些企业管理人员和高傲的商界精英们能够“真相明心、走出迷蒙”,不要相信中共邪恶的谎言参与迫害,给自己和公司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