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来八十话感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快八十了。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三、四岁时父母双亡,和爷爷一起生活,在乡下过着很苦的日子。人还年轻就落下了一身的病:头怕风,大热的天都要戴着帽子;类风湿,腿脚走不动路。一九九五年我被一辆轿车撞出五、六米远,人在地上翻了几个圈儿,只是右手腕的骨头伸出来了,其它地方还没有事,人家说我命大。

真应了那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九九七年九月我喜得法轮大法,那年六十三岁。我不识字,每天在炼功点上捧着师父的《转法轮》听着同修读,我心里急呀,我多想自己能读《转法轮》。那些日子师父的《转法轮》没有离开过我,我走到哪就带到哪,见人就叫人家教我读上几句,有时候找不到人教我,我就自己捧着师父的《转法轮》看,不认识字我也看。慈悲的师父看见了,给我开发了智慧,奇迹出现了。一天晚上我捧起《转法轮》看,什么时候读出了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读《转法轮》了,我真想到大街上去喊!那一夜我没有合眼,泪水流了一夜。就是从那天起我会读《转法轮》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弟子,我和女儿住在一起,女儿也是修炼人,不久她到公园里炼功被警察带到联防大队又写保证又罚款才放回家。打那以后隔三差五警察就来家里骚扰,家里就没有了安宁日子。当兵的儿子受邪党电视谎言欺骗,回来看我,把师父的《转法轮》也撕了,我伤心极了,觉得对不起师父,没有保护好大法书。之后我又托人把《转法轮》请回来,邪恶的迫害怎么猖狂,我都没有放弃学法炼功,当时我就抱定一念: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呢。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和怀着七个月身孕的女儿乘车到北京上访,要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刚离开当地一百多公里就被连夜赶来的市局便衣警察带回来,又是审讯又是拍照,还抄了女儿的家,警察把女儿送到看守所,因当时她怀孕在身,看守所拒收。我告诉警察,我要不是炼法轮功早就没有命了,知恩图报是做人的本份。警察听了,什么也没说,就放我回家了。

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女儿在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的时候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两年。那时我的外孙女才一岁零三个月,和我相依为命。每次去劳教所看女儿的时候我都背着孩子去,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就告诉警察,过去我浑身都是病,别说带孩子,我自己都要别人伺候呢,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指着外孙女对警察说,你们看见了,就因为孩子的妈妈为了做好人炼法轮功,这么小的孩子就失去了母爱,如果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这孩子我得送来你们带。警察也不说话了。

有一次我带着外孙女到老家亲戚家讲真相,侄子一家听我讲了大法的美好,夫妻二人和两个孩子当时就表示要看师父的《转法轮》,我就把带去的大法书送给了他们。那一年他家的烤烟是全村最好的,全家人都感谢师父的慈悲。

在师父的呵护下,外孙女长的特别逗人喜欢,两岁多会说话了,我就教她背师父的《洪吟》诗,同修来家看她,她就会背给他们听。

女儿拒绝所谓“转化”,被劳教所非法加期十个月,二零零四年十月才回到家。女儿看到自己的孩子会背几十首《洪吟》诗了,眼睛里噙着泪水对我说,只有师父管着的孩子才会这样乖巧啊!

女儿才回来一个月,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她回老家向有缘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又被当地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这对我和外孙女打击太大了。一度时间我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不知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了。身边的同修和我一起学法交流,使我修炼的信心增强了。那时外孙女已经五岁多了,我意识到我不仅要修好自己,还要带好小同修,责任重大啊!

外孙女已经上小学了。有一次,她半夜突然喊肚子疼,我就给她读《转法轮》〈第七讲〉,孩子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醒来对我说她听师父的讲法肚子就不疼了。从那以后她还会送给同学大法护身符,叫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身体好,学习好。放学回家还会自己读《转法轮》。

外孙女上学了,我就出去讲真相。有一次我和同修去郊区发真相资料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一个女警察拍着桌子吓唬我们,问我们为什么炼法轮功,我立掌发正念两个小时,最后守门的人开开大门让我们回家了。

一次,我在街上送给一个妇女一份大法资料,她连声说:“太好了,我得法了,我缘份太大了!”我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我虽然快八十了,但和同修出去发神韵光碟、讲真相,走起路来又轻又快,一天下来一点都不累。我知道师父给我的时间是用来修炼、用来救人的,离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不敢懈怠,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勇猛精進,圆满和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