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数十名教师和学生,被中共绑架、抄家、敲诈、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等,迫害并殃及众多学校领导和学生,造成教学秩序的混乱和优秀教职工的被侮辱和被损害。以下为湖北各地区的部份事实。

一、武汉

1、王浩云,她为人真诚、坦荡、善良、温和。作为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工,二零零二年六月,王与另两位同事被绑架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一些无耻之徒每天十七、八个小时,采取车轮战术,用编造的邪恶谎言对王轮番轰炸,诽谤、羞辱、打骂、威逼利诱。王的房中,经常凌晨三点多钟还能听见对她的吼叫声、怒骂声。一个多月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王拒绝转化,被逼到了生命承受的极限,精神崩溃。这一期班结束时,王被留下来,说要送沙洋七里湖劳教所继续迫害,后又让她先生将其接回家。王的先生是华中师范大学教授,看到妻子惨状,痛苦地不停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2、梅传军: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优秀教师,是广大师生公认的好老师。2005年6月荣获学校第八届青年教师授课竞赛优胜奖,他为人宽厚、善良,以法轮功“真善忍”为标准,做事处处考虑他人,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计名利,对家庭对社会负责任。可是,湖北工业大学对这样一位优秀教师,却以他的信仰为由无故停止他的教学工作,梅传军找计算机学院院长王春枝说理,并要求其向上面反映。后学校纪委书记周汉明找梅传军谈话,梅传军的妻子张珊音陪同前往,他们给周汉明说理、讲真相,却被周汉明当场威胁要送洗脑班。

2006年9月5日上午8点半左右,梅传军送小孩上学后回到家,计算机学院党办秘书刘想清在楼下打电话,谎称选举票要到居委会核对信息,骗梅传军至湖工社区居委会,湖工保卫处恶人胡军指挥学校保卫处另两名男子,强行把梅传军绑架至早已等在居委会门外的一辆金杯牌中巴车上,送到武昌汤逊湖边的湖北省“洗脑班”进行迫害,长达40多天。

梅传军从洗脑班回来之后,还不断受到武汉市“610”的骚扰。湖北工业大学在“610”的操纵下,不让他上岗,克扣他的工资。在梅传军竞聘资格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该校计算机学院仍然威胁梅传军,说要减少他的工资,最后把他开除。因为受到这种威胁,梅传军只能出外打工。该校又多次派人上门骚扰,追问他的去向,说是怕他上访。2009年8月,该校承诺让他回校工作,但又不给他安排教师岗位,而是无理地安排他到资料室。虽然这是个临时工的岗位,但梅传军没有怨言,还是兢兢业业的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在2009年年终评比的时候,因为梅传军的出色表现,他所在部门被评为学校资料设备管理第一名。

就是这样的一个优秀教师,又再次被湖北工业大学配合“610”绑架。2010年3月15日上午,该校保卫处政保科的灻水情和胡军等四五个人,闯入梅传军的办公室,把正在上班的梅传军绑架并强行带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进行迫害,在家属聘请律师对校方提出严正要求的情况下,校方和“610”组织仍不放人。

3、张珊音:湖北工业大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梅传军的妻子,也受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迫害。2006年7月10日左右,学校以不续聘为由,实质是变相的邪恶迫害,无理解雇张珊音在湖工的二级学院工程技术学院从事的教学工作。

4、张华平:湖北工业大学学校图书馆职工,多次被非法抄家,生活时常被骚扰。2000年8月被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处、南湖派出所非法抄家、抓去毒打。2001年11月又被南湖派出所非法抄家、骚扰。2002年2月被南湖派出所刑事拘留一个月。2002年湖工党委个别人强制将他2001年的年度考评结果由图书馆群众和领导已经评定的“合格”改为“基本合格”,使他被扣了一个月工资并且三年不能申报职称。2002年6月被学校保卫处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强制洗脑,折磨一个多月,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精神恍惚。2004年9月又被非法抄家,并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2010年5月18日张华平被恶人强行绑架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

5、陈岗:男,四十岁,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获硕士学位,毕业后任教于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陈岗因不愿放弃信仰,多次被非法洗脑迫害,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成为资料室工作人员。2004年9月 2日被绑架到武汉市庙山“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陈岗被市公安一处警察从单位绑架,目前下落不明,据推测,可能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6、王玲:女,40岁左右,原湖北大学教师。1999年7月21日因到湖北省委上访,当天被公安恶警非法关押,第二天便遭到湖北大学的追查和监视。2000年底因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被枉判1年,投入何湾劳教所迫害。2002年,王玲在课堂上讲大法真相,被校方剥夺教师资格,停职半年并克扣工资,半年后降职降薪,安插在图书馆工作。2003年上半年,被校610、校保卫处蒋良才等恶人从单位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强制她放弃修炼。

7、罗静: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在广西柳州探亲时被当地“六一零”恶徒绑架。九月三日从广西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邪恶意图罗织所谓罪名。参与罗织罪名和迫害的相关单位有校保卫部、铁箕山派出所,罗静家人多次要求探视遭拒绝。

8、金光振:武汉科技大学退休教授。

金光振教授自述:2002年6月,学校党委副书记吴国民带二个人到我家,要我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我不配合,进到厕所里,将门锁上,不出来,邪党党委书记尤泽贵打来电话要我去,我也不听。后来他们说算了,就离开了。我从厕所出来时,分管“610”的党办主任思清对我说,不要出去乱跑,被外面抓去了,学校管不着。我下楼去办一件事,被守候在我家附近的保安抓住。我在地上不起来,大声喊叫,他们一时也不敢动我。这时,保安队长吴伯佳来了,手一挥,对手下人说:“抬上车。”于是六个小伙子强行将我绑架上汽车。在洗脑班上,开始我态度坚决,决不配合,在路上发正念,余家头派出所的汽车被撞,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胆战心惊。后来又调来一辆警车,“前呼后拥”。车子开得很慢,到汤逊湖又迷了路,到晚上十点才到洗脑班。我用脚顶住门框,不愿进屋,进去后,又高喊“法轮大法好”。在房间里,有两个人把我夹在中间,一个是戒毒所的一个警察,另一个是我校的一个保卫干部。不让我行动自由。

二、麻城

1、陶腊槐:麻城幼儿园教师,二零零七年三月曾被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关押迫害。那期洗脑班关押了三、四十人。陶腊槐遭到恶警刘成关门殴打,刘成把陶腊槐拎起来,把她的头向墙上撞。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陶腊槐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第一天下午,陶腊槐走出拘禁室时,刘成从后面冲过来,掐住了陶腊槐的脖颈,越掐越紧,陶腊槐渐渐觉得只剩下一口气。将近窒息昏厥之时,陶腊槐感到刘成试着松开了一点劲,才感觉气上来了一点。

2、彭静: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麻城市劳模、麻城市实验二小教师彭静,被麻城“六一零”罗滋生带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送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另一位教师陈学开。校长戴大明出面保护员工:“她的丈夫(彭静)得了脑瘤,小孩正读高中,你们不要带她走,我们单位负责教育她。”国保大队胡建成呵斥道:“你一个校长算什么,教委主任我都可以撤掉!”罗滋生将二小校长戴大明、吴思权就地免职,并威胁将扣除全校教职员工年终奖金。

3、俞学伦:俞学伦,麻城市南湖中学数学教师。有四位老人要赡养。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半夜,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恶警翻院墙,对睡在“富豪花园”处的某废品回收公司货场的两个小孩(俞学伦的儿子、外甥)拳打、扇耳光,威胁他们说出俞学伦的下落。恶警没有问到余学伦的下落,临走恐吓两个小孩不准他们离开武汉听候传讯。两个孩子因恐惧几天没吃没睡。次日晚,硚口分局五、六个恶警将俞在公司做饭的妻子带到一座偏远的宾馆内,威胁二个小时。

二零零七年八月底,俞被绑架、劫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后被诬判三年,劫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俞陷囹圄后,家中不仅失去主要的经济来源,还要寄生活费给俞在监狱买高价生活必需品。在重重打击下,俞的岳父和母亲相继离世,七十多岁的父亲瘫痪在床,日日夜夜期盼儿子归来。二零一零年八月底,刚出狱的俞再次被劫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龚键威胁俞说“范家台监狱坐牢是有期,我们这里是无期。”

俞学伦发现床铺上有异常的气味,“陪教”人员都感觉到了,而“陪教”的床上没有气味。睡到半夜,俞学伦感觉喉道不舒服,咳嗽,作呕,吐污痰,就用自来水冲洗身上。就这样睡了几个晚上。听到隔壁左右也有人咳嗽作呕吐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陪教”说:“那个法轮功和你一样的症候。”这里看似平静,却暗藏杀机。

俞意识到洗脑班在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俞向“干部”(恶警)提出床上用品不干净,要求换掉。他们换了一条床单,可是换后更糟。俞只好将垫的,盖的,逐一清洗,清洗了很长时间,涮床单的水都是黄黄的,刺激性很强。正如有的犹大所透露的,洗脑班有一套下毒办法,他们在汤、菜、饭中下药,让学员在不知不觉中吃进药物。从早到晚,恶人把法轮功学员圈在房间里“攻坚”。犹大乘俞不备或上厕所,向俞水杯中投放药物。俞发现后,谨慎喝水,俞又发现他们在发给法轮功学员使用的笔杆内、毛巾上投有药物,很快被他识破。 一天,警察到监室与陪教交流,说俞智力不错,俞学伦知道他们的伎俩被他识破,他们在嘀咕,如果不转化,采取极端措施。

三、黄岗

1、熊秀莲。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九点左右,黄冈市宝塔小学教师熊秀莲正在上课,被校长叫出教室。出教室后,熊看见警车,还有区教育局主谋迫害法轮功的人,熊秀莲不想见他们,上厕所予以回避。邪恶之徒见熊秀莲没出来,派四个彪形男子冲进女厕所强行抓人,对熊秀莲死命地拖、拉、扯、拽,持续了很长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熊秀莲拉出厕所,邪恶之徒身上全是粪便。后送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2、童金仙。2003年11月,湖北省“六一零”下达任务,要求黄冈“六一零”绑架四人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其中包括童金仙。童金仙,黄冈市幼儿园教师。童金仙家境困窘,长期供养已经失明的母亲和两个品学优秀的孩子。警察监控了童金仙的家庭电话,撬锁躲在童金仙家中等待机会。童金仙事先得知消息后离家出走。黄冈“六一零”的绑架未遂,勒令童金仙所在幼儿园校长降级、停职,直到找到童金仙送洗脑班后,才能恢复其职务与工资。

四、安陆

1、王亚平: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下午三点左右,安陆六一零又伙同李店镇十里中学等相关单位绑架了该校教师王亚平,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安陆分所内。王亚平家里顿时失去了顶梁柱。他的妻子没有工作,上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下有上中学的女儿,一家人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养活。

2、曾昭萍:二零一一年九月,安陆市六一零宋华明、聂汉章再次勾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安陆公安局国保大队,秘密办所谓的“学习班”(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仍设在安陆市楚跃小区金秋大道旁,在中共邪党安陆市原纪委院内。

此次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该洗脑班内遭迫害,他们是安陆凤凰路小学教师曾昭萍、安陆棉纺厂幼儿园退休教师胡凤英、安陆棉纺厂退休工人谢祖涛。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多钟,由安陆六一零头目宋华明、副头目聂汉章带队,安陆公安局国保大队沈问波、府城派出所一行十多个恶警恶人,乘坐两辆警车,鬼鬼祟祟开进安陆凤凰小学,强行绑架该校优秀教师曾昭萍到该洗脑班,参与人员还有孝感政法委书记,安陆府城教育学区主任郑振亚。安陆六一零指使凤凰路小学校长每日指派两名教师去做所谓的“陪教”,实质是胁迫她们去当帮凶。

当时恶人问曾昭萍还在炼功吗,曾昭萍说“炼!”恶人随即招呼隐藏在隔壁办公室十多个恶警,不由分说强行拉住她的手臂,往车上拉,曾昭萍用手拉住柱子不放。这时一名同事实在看不过去,担心她的手臂被拉脱,上去阻拦恶警,恶警威胁有正义感的同事。曾昭萍在反迫害过程中高呼三声“警察抓好人”,同事与围观家长,愤愤不平,议论纷纷,难怪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曾昭萍没炼功之前,有肺结核、甲状腺肥大病等疑难病,在原来安陆四小(太和宫)学校上班时,不能干稍重的活,学校只安排她打字复印之类的轻活,也不能讲课,只要一病就要住上几个月的医院,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同事说你去炼法轮功吧,自从炼了法轮功后,使她获得了新生,成了学校的教学骨干。后来合并到凤凰小学时,在工作上承担了很多重要工作,取得了一些课研论文,得到了领导同事的好评。领导同事都很器重她。领导想保护她不让去洗脑班,六一零恶人说上面有指标。

3、胡凤英:女,安陆“五七”棉纺厂退休教师。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她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安陆分所内,金秋大道旁纪委院内的洗脑班迫害。参与迫害人员恶警六一零犹大张海燕,云梦犹大丁星樵等。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胡凤英在安陆火车站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遭未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安陆市四里拘留所十五天。

五、咸宁

1、章琪,男,40多岁,咸宁学院临床医学院中医学教研室主任。1994年曾经参加过李洪志师父在济南、广州办的讲法传功面授班,是法轮大法咸宁市辅导站义务站长。

1999年4月25日以后,咸宁市公安局警察就非法拘禁过章琪,把他强制性地关押在咸宁医学院行政楼的一间房子里,由公安局的警察非法审讯。

1999年7月20日,章琪就被咸宁市公安局非法拘禁在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里。章琪不服,用绝食来抗议这种无理的违法关押行为。他曾经在绝食的遗书上写道:“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表明他对法轮功的明确态度。后来,在其家人的保释下,缴纳了“保释金”后被取保候审出监回家了。

1999年9月份的一天早晨,章琪与很多法轮功学员到温泉大商城门口参加集体炼功,被温泉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宋瑞生、国保大队长度志祥等人绑架,被再次非法关进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先被非法关在咸宁劳教所,2000年9月份被非法转到沙洋七里湖劳教所三大队。曾经被逼迫做奴工生产,如:磨珠子,修筑公路等。

章琪于2002年7月16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通山县第一看守所,后来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遭受强制洗脑迫害30多天,被敲诈勒索了3000多元。

时至今日,十二年来,咸宁市公安局、国安局一直在监视、监听章琪的言行,不断骚扰迫害他,让他的妻子、女儿、父母、兄弟们都长期处于精神紧张的氛围中,身心受到创伤。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以邹誉为首的一伙人将咸宁学院教师章琪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而章琪居室内的电脑等生活物品也被洗劫一空。

2、汪礼迪,男,40多岁,咸宁学院临床医学院医学影像学讲师。1995年和他的刚结婚的妻子姜亚伽开始修炼法轮功,1998年12月儿子出生。他平时用法轮功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好人,是单位里师生公认的优秀教师和医师。

1999年至今,他一家三口人遭到了严重的迫害,他先后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关押在“131工程”洗脑班、二次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二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劳改。出狱后,他又被剥夺工职,弄得生活窘迫。

2005年9月5日中午,汪礼迪在送孩子去上学的路上,被派出所朱所长(男)带的一车警察绑架(后来得知,他家楼下早就有一辆小轿车在监视着他),把他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汤逊湖度假村)迫害37天,于2005年10月12日被度志祥、易红军等警察接回咸宁市双鹤桥拘留所,宋瑞生指使送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咸安区法院以“利用××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诬判三年半。他被非法关押8个多月,于2006年6月23日送到武汉市洪山监狱分配站。于2006年6月26日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入监队和四监区迫害。

在2009年4月11日,范家台监狱四监区教导员熊祖勇想送他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结果洗脑班不愿收,他被送回家中。回家后,家中一贫如洗,连床被子都没有,满屋子都是厚厚的灰尘,一片狼藉。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破坏得妻离子散。

六、应城

徐建宏,应城市男教师,40岁左右,于2006年3月3日在应城红堂小学办公室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迫害徐建宏的责任单位有应城市公安局、应城市教委、城北办事处及红堂小学。

七、京山

周清,二零零四年,京山县一中物理教师。周清被关押期间,周清所带的全体学生以班级名义致信校长、县委:“失去了周老师就象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让我们非常伤心”,要求校方保周老师出来。许多家长找到学校说:“我们强烈要求炼法轮功的周老师回来任教,他对学生最负责,课也讲的好。” 在一中公开课评比与教案评比,周清一直是全校第一。他默默无闻赞助贫困学生,义务为学生辅导,有口皆碑。在同事关系中,周清时常谦让,分房子时主动把好的房子让给别人,自己住最差的。

周清妻子也遭“六一零”骚扰并被非法关押。一、两岁的孩子被寄养在外公、外婆家。长久不见父母的孩子看见别人的父母,经常拉着外婆的手哭喊:“我要爸爸、妈妈,你帮我到街上买一个吧。”这时,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周清双腿剧痛,昼夜不眠,疼痛刺激大脑使他神智不清,记忆丧失,骨瘦如柴,头发脱落。后,周清被诬判四年。

周清妻子早已下岗,全家的唯一经济来源完全靠周清一个人。周清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工资全停,之后被学校开除。此后,周清的妻子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腿被车碾压伤残。二零零六年,周清的父亲在积郁中离世,而周清当时被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阳光明媚,周清的亲人早早的在监狱外焦急地等待着接冤狱期满的周清,她们二十四日就来到沙洋范家台监狱,但是,监狱不准家人见周清。大约九点,一辆警车从监狱大门疾驰而去,只隐约看见车上有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的头被按到座位底下,双手反背,只觉得的那人好象穿着她们昨天给周清送来的衣服,但车子已呼啸而去……在场的亲人心如刀割,天天盼,时时盼,盼来的却是眼前的一幕。周清又一次被劫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八、孝感

叶辉,2008年7月14日上午,湖北孝感大法弟子叶辉在孝感某技术学校上班时,被孝感市孝南区恶警绑架。被非法送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距孝感市60公里)。

叶辉是孝感学院的毕业生,他刚刚建立幸福的家庭,他爱人也都刚刚开始修炼大法。他们因不放弃修炼,被关押过多次,合计罚款数万元。叶辉被严密监控,其爱人因讲法轮功真相被孝感“610”恶人迫害,曾一度精神失常。

九、赤壁

黄层秀,女,七十二岁,原赤壁市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赤壁市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恶人的残酷迫害,在毒打中她的双手被打断,生活不能自理。

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上午八点,赤壁市教委主任胡某,鲫鱼桥派出所警察汪波一行五人到黄层秀家强行将出看守所才一个月的她拖上车,说是到派出所打个转,黄层秀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车开到派出所后,汪波开始打她的嘴,将她的嘴打肿了,并将她左手掰断。黄层秀抗议,他们置之不理。连车都没下,他们一行五人直接将黄层秀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黄层秀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车开到洗脑班后,洗脑班出来几个人,一个人拿警棒,两个人拿毛巾塞住黄层秀的嘴,黄层秀呕出毛巾并喊他们住手,他们才停手。后经医生检查,查出黄层秀左手骨折,脱臼,心电图检查后,医生说她哪儿都坏了,洗脑班不收。中午一点他们又将黄层秀送到家门口。黄层秀的女儿说:“简直忍无可忍了,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为我妈妈好,今天是我亲眼所见,你们在迫害她!”邻居当场指责派出所的不法行为,说:“早上好好的一个人,下午回来手就断了,实在是不象话。”

十、天门

何梅容,湖北省天门市皂市高中英语教师何梅容,今年暑假到相关机构办理出境旅游手续时,工作人员从网上搜索后,禁止她出境。虽然工作人员没有说出具体原因,但人们心里都清楚:只因她修炼法轮功,中共在执行迫害政策。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三十刚出头的何梅容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曾经被三次非法劳教、两次送洗脑班洗脑,被关在当地派出所、看守所、市党校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沙洋劳教所第九大队、沙洋劳教所第二大队、武昌马湖省女子劳教所等地。

十一、浠水

丁解芬,湖北省浠水县第二实验小学教师,是法轮功学员。学炼法轮功使她身心受到很大益处。曾因不放弃炼法轮功被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并被勒索6000多元。她为人善良、诚实、工作兢兢业业,真正以大法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今年被评为他们小学三个模范教师之一。县公安局、610、教委、小学校长为了逼迫丁老师放弃炼法轮功,合伙设计圈套:十一月底,谎称模范教师到省去领奖。丁老师和另两位老师与小学校长明松林一起去武汉,途中那两位老师下车回校。丁老师被强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丁老师家找人,教委推脱说不知道;到县公安局610找人,说去省里“学习”。

十二、公安

1、张烈菊:公安县斗湖堤小学音乐教师张烈菊,是地区骨干教师,曾出席全国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公安县“六一零”廖学圣叫嚣要拨十万元送法轮功学员到精神病院“转化”。二零零零年三月,斗湖堤小校长陈华民诱骗张烈菊家属将她绑架到沙市精神病院重精神病患者病房,绑在病床上注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药量比一般精神病患者超出十倍多,手法残忍。张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医院怕担责任,向“六一零”反映,得到的回复是“整死不用负责任”。后,公安县因一处诽谤法轮功宣传画被毁,张烈菊遭怀疑,“六一零”将在做饭的张绑架,劫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并移交诬蔑张烈菊的假精神病病历。在此,张烈菊被注入大量毒药,致使她休克,而警察田明(已调离)大叫“你不要死在我这里害我!”

2、许露,2011年10月25日下午,湖北省公安县职业中学护理班学生、十八岁的许露接到班主任老师马琰电话谈“关于考试的事”,到学校后许露被县“六一零”谢峰和国保大队副队长廖学圣绑架,次日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许露绝食抗议迫害五天。

十三、监利

胡军华,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湖北省监利法轮功学员胡军华在其单位朱河中学遭绑架,单位被迫缴纳20000元把胡军华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学制已改为四十天。

十五、蕲春

周启文,2011年11月1日上午八点钟,蕲春县邪党610、国安大队闯入实验中学校长办公室,绑架法轮功学员周启文副校长,强行送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与此同时,国安恶警孙小华带人闯入住宅,抢走电脑主机,说要去武汉学习四十天,并派两个老师陪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