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讲真相与清除干扰的经历与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丈夫老家的村子里邪党人员遭受谎言毒害很深,在村民住房外墙上书写着诬蔑大法的标语,今年八月份回家探亲时,准备好了清除工具要将其清除掉。在与亲人同修讲要清除这些邪恶标语时,亲人同修表示出为难。我当时没有多想,也就只有一个简单的一念:诬蔑大法的标语都写到家门口来了不去清除,那还算大法弟子吗?当时鼓足了勇气,去之前先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清除迫害那一方众生的邪恶、恶党邪灵;并在心里求师父加持。

八月份的夏天已过了农忙季节,有部份村民们中午坐在村头凉亭里乘凉。我提着油漆桶走到标语前开始清除,一位老太太在凉亭里冲我大喊,说为什么涂她家的墙,并大声阻止我。我一边大声向她说这些标语不好、害人,一边继续涂抹清除。涂完后,我走近凉亭,告诉他们这些标语诬蔑大法,对大家不好,所以我要清除掉它。随后我就又去清除另外两处标语。清理完毕后,我放回清除工具,又走回凉亭,坐到村民中间给他们讲真相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我一边清除这些干扰,一边讲真相,同时在心里不断的求师父加持弟子。村民中陆续的写标语的来了,管安全的村官来了,我都一一跟他们讲不要再写诬蔑大法的标语了,这样对他们本人不好、对他们的亲人不好,对被写标语的人家也不好,对整个这个村子都不好;并且告诉他们大法是正法,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有中共迫害,从七九年到现在,公安部和民政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并進一步讲《九评》的内容,揭露共产邪党的邪恶,以及邪党对中国民众的迫害。讲的过程中,我发现当地同修也做了大量的讲真相的工作,村民中有明白真相的也帮着说我说的是对的。这样他们基本上是明白真相了。

但是出于对村邪党书记的惧怕,他们转身就告诉他是我将邪恶标语涂抹了。这个被邪恶操控的村书记马上就用手机打电话恶告到镇六一零,并且冲我大声嚷嚷,我让他坐下来并想向他讲真相,他暴跳着说他就是共产邪党,不能和我坐在一起说话等等,并再次打电话恶告。我看其完全被邪恶操控,已失去理智,就回家告诉丈夫说我清除了村里的邪恶标语,村邪恶书记打电话恶告我,要让人来抓我,并锁了我们的车,让丈夫去把车要出来我们离开村子。丈夫和我去要车,没要出来。

我回到家里开始发正念,并让孩子收拾东西,准备走。发正念时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清除这一方邪恶,救度这一方众生。求完师父,我又想与同修通个电话,想让同修也一起发正念,在世间也形成一个整体,还没等打呢,同修的电话就打進来了。我简单的把情况一说,我们就开始共同发正念(当时正好是发晚上六点的正念时间)。发正念过程中,我心里求师父说:这一方众生有难,弟子有难,请师父化解,不能让这一方众生对大法犯罪,包括来抓我的人;求师父救这一方众生,包括我。在我发正念的过程中,丈夫又去要车,包括听我讲过真相的人也帮着讲情,邪党书记就是不放车,并讲些邪恶的话。

发完正念,我思想中突然生出一念:我得走,不能坐在家里让他们来把我带走。我背上包,拿上电脑笔记本就准备离开这里。这时丈夫也不埋怨我了,并且支持我让我走。公公去找那个邪党书记也回来了,说他把自己反锁在家里,找他亲戚用钥匙从外面打开门才找到他。那人骗公公说只要镇里的人来了以后,我认个错就没事了。丈夫说:“她能认错?不可能!”我对公公说:“别相信他,他骗人。”这时公公也精神起来了,说你走吧。我离开村子到了亲戚家。后来丈夫开车来亲戚家接了我,连夜我们赶回自己的家。

事后,丈夫告诉我,我走后半小时,镇里的车就来了,一下子来了七、八个人。领头的人没让其他人進屋,只是他一个人進了屋,问人呢?丈夫和公公都说不知道。因为他与丈夫的亲戚有交往,说了一些同情的话,说人要在的话,他们就得抓,现在人也不在这里,看看也没有东西(指真相资料,我已经随身带走了),就说让丈夫也赶紧走吧。丈夫说车还被村书记锁着要不出来,他又帮助去把车也要出来了。

本来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却让我感受到用人心对待正法的教训。当时我认为这个人真是一个很好的生命,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好的未来。回来以后,与同修交流这件事情时,同修也说这个人(指领头来抓人的小头目)真是挺好啊。后来在丈夫指责我时,我还振振有辞的说你看现在中国政局的变化,从今年初王立军闯美领馆,到现在薄谷开来受审,现在是在清算血债帮,连派出所的人现在都在寻退路了,你看人告到六一零了来抓的人都不抓我。可是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内,我自己突然出现了一种极度的消极情绪,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法也学不進去了,甚至产生了一种活着没意思的想法。自己努力向内找也找不到是什么原因,还以为是又出现了严重的自心生魔的状态。

近期我回老家见到亲人同修,她听我讲后说不象是自心生魔,并告诉我当时派出所领头去抓我的人是某某某,当地所发生的邪恶迫害几乎都有这个人参与。我也看到该恶人恶行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最近又看到明慧网上在曝光其人又行恶了。当我又一次读《精進要旨》时,我挖出了自己长期不放的人心:总是用人心对待师父与正法,用人的情对待所发生的事,用“你对我好,我就说你好”的邪恶党文化思维,而不是用法的标准来衡量。

那个人迫害了那么多的当地同修而且没有悔过,怎么能说他挺好呢?这件事情中邪恶没有迫害到我,是因为我们在这件事情中做的符合了大法,师父为我清理了另外空间的邪恶,那么人表面也就什么也不是了。当我思想里用人心认同他好的时候,就被邪恶钻空子進了我的空间场了,而我却浑然不知,只是感受到自己空间场污浊了,被干扰的不能做好三件事。

这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只有我们真正学好法,基点站在法上,才能不干扰师父正法,才能真正做到助师正法啊。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