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校友给北京工业大学领导、教师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惊闻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讲师庄偃红老师又一次被绑架,作为本校毕业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未授予硕士学位,只给了毕业证书),曾与庄老师一起学法、炼功的朋友,我寝食难安,心急如焚。疾书此信,希望学校校长、学院院长以及全体师生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营救庄老师,重返工作岗位,摆脱骚扰、酷刑折磨,甚至生命危险。


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讲师庄偃红

我本人在多次被非法抓捕、两次劳教迫害中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非人折磨:隔离、强制性高压洗脑、毒打、侮辱、长期不让洗澡、长期连续数日不让解手、剥夺睡眠(最长一次21天昼夜不让闭眼,最后变得说胡话、精神恍惚)、长时间甚至整日整夜强迫站、蹲、坐高板凳(1年半)、电棍电、五马分尸式的手铐铐在床上、折磨性灌食……最后导致强健的身体(大学期间曾在校运会上3000米第一名、连续三年获得800米、1500米第二名)被折磨得心肺衰竭,多次去医院或找医生抢救。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2006年,劳教所发明了一种全无人性的摧残方式折磨大法弟子张连英:多次用绳子或带子紧勒张连英的脖子,待她几近窒息后再用拳头猛击头部,直至张连英被打致颅内双侧大出血,奄奄一息。北京奥运会前,郎冬月、张连英等数十名大法弟子劳教期满不释放,被转往最最邪恶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加期迫害。那里的恶警将法轮功学员两手捆在两个上下床的上层床栏杆上,然后将两张床向外抻至双脚离地,折磨十几个小时,甚至一两天,直至人昏死过去。当人卸下来的时候,双手立即残废………很多令人发指的罪恶在这里千真万确地发生着,灾难与恐怖每一天都在继续!想到这些,让一般人都会不寒而栗。庄老师目前就面临这样的危险。

庄偃红老师是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被绑架的。当时,庄偃红老师正在学校,被朝阳区分局警察和单位保卫处人员堵在办公室。警察将办公室的人赶出去,到十一点多强行绑架庄偃红。庄老师现被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此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她已六次遭遇绑架及身心迫害。

庄老师天生只有一个肾脏。炼功前体弱多病,尤其是她的头疼病,一疼起来不吃含有吗啡的药片是根本止不住的。来到北工大后,她根本无法完成每学期的教学工作量,就更别提担任其它科研项目及社会工作了。一九九四年,庄老师去济南聆听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功讲法报告。短短九天,庄老师的身心发生了彻底的变化:浑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没有病的身体是多么的轻盈、轻松和快乐。她本人学哲学,饱览群书,法轮功深入浅出的法理令她深深的折服,而对庄老师冲击更大的是世界观的改变,她为自己对人生、对生命、对宇宙苦苦探索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找到了圆满的答案。

庄偃红和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一样,每天正常的工作、生活,有时间就看看大法书,早晚炼功,遇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九九年迫害开始之前,这就是法轮功修炼者的全部修炼内容。在迫害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类似后来传出的那些层出不穷的所谓恶性事件:“天安门自焚(通过对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详细分析后确定这是一场伪案,属于当局带头欺骗群众;电视中的假冒法轮功学员王进东,人都烧成了几度重伤,而眉毛、头发、怀里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医生说给小姑娘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以维持呼吸,她却在几天之内接受记者采访时正常、嗓音清亮地回答问题、唱歌)”、“傅怡彬杀亲案”等等,这些触目惊心的栽赃案足以让一般老百姓把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当成异类、危险人物。正因为这场栽赃迫害,法轮功学员才不得不发传单、光盘,上访,讲真相,澄清世人对法轮佛法的误解;而这些,也都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说真话,不伤害任何人,一切都没有超出“喊冤”和“澄清事实”的范畴,这本是最基本的人的权利。然而人民依法上访、申诉甚至说真话的权利,也被这个政权剥夺了,而且还不允许律师替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庄偃红是被冤枉的,无论是法律层面还是道德层面。她从没有伤害社会、也没有伤害任何人。她从小品学兼优,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又是人民大学的研究生,在家里孝顺长辈,在社会中,她总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在这次之前已曾经6次因坚持炼法轮功被非法拘捕,2002年被非法关押在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半年(洗脑班),期间家人没有任何她的音讯,遭受了完全违法侵权的迫害。如今,她正面临在比渣滓洞还要邪恶的黑窝里遭受酷刑折磨、甚至活摘器官、生命危险。

北京很多品学兼优的学生、教师、教工,都因为要坚持修炼而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非人迫害:清华毕业生袁江,被酷刑折磨了整整2个月后,带着满身的伤痕离开了人世;北京中医大学毕业的医师董翠芳,下监到北京女子监狱仅8天后就被活活虐待致死;清华毕业生赵明,被北京团河劳教所被同时用6根几万伏的高压电棍电击摧残;北京近郊优秀教师龚瑞平,多次被北京女监残忍地施以各种肉刑折磨,剥夺睡眠几十天,导致精神错乱。

连续13年了,中共邪党从未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法地对合法维权者、不同意见者判刑或劳教;与此同时,中共邪党却继续对外宣传“伟、光、正”,号称“人权最好时期”,粉饰太平。中共邪党越“稳定”,中国人民的灾难越持久!中共邪党自身才是动乱之源,是真正祸国殃民的元凶。中共邪党靠暴力杀人与编造谎言起家,混淆“中国”与“中共”的概念,不爱中共就被等同于不爱中国;以“人民”的名义在独裁统治支撑的60多年中从未停止过整人、害人、杀人!在镇反、肃反、三反、五反、整风、反右、大跃进、六零年大饥荒(人祸)、文革十年浩劫、“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等等历次政治运动中,直接被残害致死的竟达8000万人,远远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6500万)的总和。可悲的是还有人被谎言毒害蒙蔽着,不明真相,反而为中共邪党歌功颂德,在国内媒体的造谣煽动下,在学业、工职被胁迫之下,在诽谤法轮大法的横幅上签名,情绪激动的咒骂法轮功,咒骂法轮功创始人。是非完全颠倒了,同时也在无知地害着自己。

我身在美国,在这里可以自由的炼功、学法、交流、发放真相资料、举办游行、集会和在中领馆前抗议。世界各国给予法轮功的褒奖数千,许多城市把某日、某周、某月定为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或法轮大法月。目前,除中国大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可以合法修炼法轮大法。

北工大的老师和学生呀,你们千万要明白真相,不要跟着中共邪党的造谣宣传糊里糊涂地助纣为虐呀。现在,江泽民及其迫害法轮功的追随者如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人,已在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当今中国,表面上江系在权斗中失势,实际正是天灭中共的序幕。

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庄偃红老师正面临生命危险,请伸出援助之手,营救庄老师。在此恳请学校校长、人文学院的院长、保卫处的处长,以及工大全体师生联系上述领导,请他们出面向朝阳看守所要人,无条件释放庄老师。在此也希望保卫处,再有此类恶警骚扰,可严厉拒绝配合邪恶,保护师生安全,保障正常的教学。谢谢。

北工大环能学院硕士毕业生、海外法轮功学员 任国贤

2012年10月27日凌晨1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