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感悟汉字中的韵味(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是依靠汉字记载下来的,是因为汉字具有超空间、超时间的表现功能。汉字由于其形、音、义的合一,能携带非常大的信息量,因此汉字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而它本身又是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份。正统汉字的内涵所反映的是古人“天人合一”理念和对传统伦理道德的遵守。所以,去理解每个汉字,就会在人们面前呈现出一幅幅生动形象的景观,领悟到每个汉字所蕴含的奥秘。

例如“人”和“山”在一起,就是“仙”,意思是传说中的神仙,他们常常住在深山里。“人”和“言”在一起,就是“信”,“言”的意思是“说话”,“信”就表示人们说话要诚实,即“言必信”。每个汉字的产生,都有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可以说是中国古代社会的多姿多彩的投影,反映出古人的价值取向等许多情况。以下举几个例子。

“听(聽)”

聽从耳,从王,从十,从四,从一,从心。字形较复杂,由六个单字或笔画组成。聽是人的一种重要本能,正常人都有聽觉,而且聽觉之发育早于视觉与触觉。其义有:用耳朵接受声音,聆聽,如“天视自我民视,天聽自我民聽”(《书·泰誓中》);顺从,接受,听信,如“无稽之言勿聽”(《书·大禹谟》)、“开张圣聽”(诸葛亮《出师表》)。

聽的构成特点。先看其左半边,耳朵是听觉器官,接着出现的是王。王者,贯穿天地人者也。耳下之王意味着:耳朵可以听到天籁之声、地籁之声、人籁之声(三籁合为王);另一方面,耳朵为人的感觉之王,在各种感官中首先起重要作用。再看其右半边,十四极言数目之多,分而言之,“十”表示玉之十种美德——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四”表示四教——文、行、忠、信。下边一横为天,最下边是一个心字。右半边昭示的意思是:用心体会天所昭示的十种品德、认真实行四种教化,以成为君子。古代,王、玉相通,所以才有上述的解释。

“聽”的右半边恰巧也是“德”的右半边,这样就点破了聽的本质:王道的传播要借助于耳朵,内圣外王的修养也要借助于耳朵。这就与问字挂上了钩,孔子“入太庙,每事问”,当然光问不成,关键是要认真聽。耳力好谓之聪,眼力佳谓之明,正所谓聪明者。每一个人都长着两只耳朵,道德与智力差别却在云泥之间。究其原因,耳未尽其用,难脱其咎也。聽中埋藏着大学问,聽什么,信什么,看人选择什么,兼聽则明,偏聽则暗。偏聽偏信者聽得越多越糊涂,还不如不聽。耳不闻乱声、奸声、坏声,做到心不乱,不受谣言蛊惑,干净的耳朵才能够聽到德音、善音、天籁之音、圣人之音。

“诚”

诚从言,从成,意谓对待人要诚实讲信用。其义有:真实无妄曰诚,如“诚者自成也”(《礼记·中庸》);赤心日诚,如“今臣尽忠竭诚”(《狱中上梁王书》);信,诚信,如“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礼记·中庸》);真诚的,如“开诚心,布公道”(《蜀志·诸葛亮传》);真,确实,如“以德服人者,心悦而诚服也”(《孟子·公孙丑》)。

《礼记·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诚”是天的根本属性之一,努力求诚以达到合乎诚的境界则是为人之道。又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认为一切事物的存在皆依赖于“诚”。孟子也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又说“反身而诚,乐莫大焉”,认为反省自己以达到诚的境界,是非常大的快乐。荀子也把“诚”看作是进行道德修养的方法和境界,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致诚则无它事矣,唯仁之为守,唯义之为行”。《大学》引申《中庸》关于“诚”的学说,以“诚意”为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根本。北宋周敦颐以诚为人的本性,说:“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通书》)。朱熹说:“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四书集注》)。

“诚于中,必能形于外”,真诚在内心就是纯净无染,表现于外就是真实不虚、率真自然;如此则自然心怀坦荡正直无私。因此,真诚的心行就象阳光雨露般,能温暖人心,净化心灵,其力量无远弗届。任何矛盾与冲突,都能在真诚的言行中化解;任何怨恨不满,都能在真诚的关怀中消融;任何困顿消沉,都能在真诚的互勉中消逝;任何猜忌误会,都能在真诚的交流中圆解。故诚能行之永久,是处事立身的根本。至诚能感通一切,使人能广结善缘,使人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