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悟道——去掉证实自我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近几年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头总觉得有种胀呼呼的(就象一个容器里装满了东西,再也装不進去了似的,满满的),不透气的感觉,还觉得头上好象有一种无形的东西,箍的紧紧的,真是难受极了。更为严重的是学法学不進去。特别是在小组学法。自己读的那段还算勉强,可别人读的我根本就跟不上。即使耳朵听到了,尽在那找页数了,什么都不知道,整个就是白学。同修看到这个状态也很着急。自己更是恨自己不争气。

有时和同修说出这个状态,同修也说不承认它。自己向内找,也求过师父,有关这类文章也没少看,也对照自己,发正念,用背善解那段法,还是不行。我是不承认。可这状态学不進去法怎么办呢?!师尊告诉我们学法一定要入心,可我连学都学不進去,更谈不上入心了。发正念不敢闭眼睛,一闭眼睛手就倒了,或者合在一起了。炼功更是如此,自己也喊自己主意识要清醒,还是不行,真是苦恼极了。我们是修自己呀,自己主意识不清,那怎么修呀。道理也明白,可就是找不到原因。我甚至想过放弃。这怎么能行呢?生生世世我为什么活在世上不就是为了得这个法吗?怎么能放弃呢?可这种状态怎么办呢?这怎么能对得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由于找不到原因,人心出来了,认为自己年龄大了,在学大法前就是动脉硬化,这可能自己不精進,出现的这种状态,一年比一年重,心想这要不学大法早就完蛋了。自己也知道这不是在承认吗?修炼没有老少啊。真是苦恼极了。

看到同修文章说,实在找不到原因就背法,在法上突破。于是我又决心背法。我才背完《转法轮》第一讲第一节“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九月十日这天早晨我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因为静不下来乱想,一下子联想到一件事情,我一下愣住了:哎呀,太可怕了,这不就是我脑袋发胀的原因吗?那是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份,妹妹和几名同修被绑架到县国保大队,我带着怕心和妹妹的女儿去国保大队要人,那天特别冷,当地同修都提前到那清场了,等我们到那儿,同修说今天特别冷,咱先到家暖和暖和交流一下再去不迟(前面有几个同修進去)我们去了同修家,同修为我们准备热乎乎的饭菜,我们边吃边交流,在交流中,先去的同修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这时我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正念也起来了。正念一起来怕心就解体了。

下午,我和外甥女及同修去公安局国保大队,同修在外面发正念,到公安局我们一進屋,一个人问我找谁,我说找国保大队某某某,那人说在四楼现在没来呢。我说我在这等着。我开始发正念,不一会儿,从另一个屋子里出来一个人,问我找谁。此人口气很凶。我说找国保大队,他说他不是,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说我来找我妹妹,他恶狠狠的说:“你妹妹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哪住?干什么的?一连串的逼问,我感到他们心里非常空虚害怕。我说你们昨天绑架来的那个腿不好的(以前被迫害过),那人恶狠狠的说:“你是谁,干什么的,在哪住?”(因为我妹妹在七月份被绑架一次在外地,那次是正念闯出来的)我以前進过这里两次,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怕他们认出我来,所以说话支支吾吾的没说实话,对方没完没了的歇斯底里的吼叫。我知道,被他们钻空子了。对方认出我来了,把我名字叫了出来,我也承认了,这时他和先前那人目光对在一起意思是说,找你还找不着呢,你还送上门来了,要对我采取行动。这时我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心想师父啊,我是来救人来了,我没做好,也不允许另外空间邪恶操纵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这时他俩变了说:“你都進来两回了谁不认识你?”我说:“進来两回我也没犯法,是你们把我抓来的,你们在执法犯法。”妹妹的女儿吓哭了,往外推我说:“大姨啊咱们快走吧,不看我妈了,别再把你也搭進去!”我说:“没事,大姨有师父保护他们动不了。”就这样我们回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外地同修坐一个车回来,我把進去的情况说给他们,还觉得自己做的挺好,同修说:“姨呀,当时他说你都進来两回了谁不认识你,如果你要是这么说,進来两回我也没把真相告诉你,这回把真相告诉你,接着给他讲真相,这不是讲真相的机会吗?”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真是惭愧,这才看到自己的不足。

通过这件事,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就是每次和别人说起此事时,或在学法小组说起此事时,从来没有想这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同修整体配合的结果。都是说自己的正念如何如何,显示自己,这仅仅是你自己正念的问题吗?要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要没有那么多同修冒着严寒在外面发正念,清除邪恶,会是这个结果吗?把这些都归为自己一个人,这是什么问题呀,这不正是在证实自我吗?而且多次提到这个问题,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般问题吗?而且快到两年了。如果不是师尊的点悟,还没认识到呢?太可怕了,太危险了!

当我认识到这些时,顿时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当天我和同修一口气学了三讲法,没有一点困意,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印在脑子里。那种舒服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而且我盘腿学一讲的时候太少了。

在我悟到的当天,我还想起一件事。就是我丈夫明知道大法好,时不时的不说真话,人的那种狡猾,我很生气的说他:“你这种人就能把肉埋在饭里吃,昧着良心说话!”还有不堪入耳的话。今天我认识到,这些不是给我看的吗?对方是镜子,我一直没悟到,现在才悟到,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在外面冒着严寒发正念清除邪恶你不说,把一切都归为自己的正念如何,这不是昧着良心说话吗?

师尊为了我们费尽了苦心,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那就只有踏踏实实的精進实修!

今天写出点滴体会,是希望和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能真正的向内找,好好想想身边发生的事,看看自己对照法差在哪里。只有精進实修才能报答师恩。谢谢师父!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