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最让人放心的群体”

我和北京律师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我和北京律师的故事起源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因为父亲和妹妹于二零零八年被中共所谓的公检法司迫害

先是被公安非法抓捕、抄家、关押;后被检察院随意定罪起诉(期间曾因证据不足被法院退回);被法院非法审理、诬判;同时司法局蛮横的向各律师事务所施压,不准接法轮功的案子、不准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这一切都显示出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无理和心虚。

我曾找过当地律师,他们都显示出很为难,虽然知道法轮功是冤枉的也不敢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于是我想到了请正义律师(主要是北京律师)为父亲和妹妹做无罪辩护。因为以前曾看到过一些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报道,他们写的辩护词从专业的角度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性揭示的淋漓尽致。这也是中共邪党害怕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原因吧。

北京律师陆续的来了,我一一的接待他们,安排他们的住宿和饮食,和他们探讨案情,陪同他们去会见父亲和妹妹,去法院办手续和复印起诉书等。过程中发现他们对中共邪党的迫害手段非常了解,甚至亲历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讯逼供迫害致死的案例,所以对过程中出现的阻挠和干扰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也不时的提醒我注意安全,怕中共邪党会因我请他们为父亲和妹妹做无罪辩护而遭迫害,因为他们接触过很多法轮功的案子,这样的情况是很容易发生的。

在开庭审理的当天,法庭内外遍布警察和便衣,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未被允许进入旁听,虽然表面上这是一个公开审理的案件,是允许任何人旁听的。而我虽进入了法庭,却被贴身的监控。律师的辩护句句切中要害,使在场的不管是法警还是邪党派来监视和凑数的旁听人员都感受到了迫害的荒唐,法官害怕的不时的打断,该出示的证据都未出示,法庭审理的程序都未按正常程序走,就匆匆的结束了所谓的庭审。

走出法庭,律师们又该奔赴另一个城市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了,他们每个人都接了不少法轮功冤案和其他维权民众的案子。

我曾经问过北京律师,为何别的律师都不敢接法轮功的案子,而他们敢接?得到的回答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完全违法的,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坚持真理的勇气使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如果一个社会允许对一个群体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迫害,那么这个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可能受到同样的迫害,已经有非法轮功学员被当作法轮功学员来迫害的案例。因为迫害法轮功以破坏法律为前提,被中共邪党当作政治任务得到公检法司系统的全面配合,当这个邪党想镇压其他民众时,只要把他扣上法轮功的帽子就行了,所以维护法轮功学员的正当权利也是维护我们每一个人的权利。

律师的话不由得使我感慨,是啊,这些正义律师凭着做人的基本道德和良知,从他们专业的角度看到了法轮功问题的实质,并且顶着巨大的压力勇敢的站在正义的一边,他们真是值得尊敬的人哪!

还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深刻,当我把律师费交给律师们时,他们几乎数都不数,在我一再要求他们点一下钱数,看看有什么差错时,他们认真的对我说:“不用,我们接触过很多群体,你们法轮功群体是最让人放心的一个群体。”律师的话使我心里一阵感动。

这就是我和北京律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