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卫星电视揭露恶党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我家二零零七年秋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是外甥领外地同修来安装的,安装时干扰特别大。我家住靠公路边七层楼楼房,一楼有商业网点,三楼有缓台。原计划安装在三楼我家对面平房房顶上。当时没有工具,我去搞装潢同修家借电钻。同修家的邪党电视正在播放不准安大锅的滚动字幕,我说:“它说了不算,这些年它不让咱炼,咱不是照样炼吗!再说咱自己的媒体,节目都是纯正的。”

我借回了电钻,锅安在对面房顶上收不来信号,得安七楼房顶上,天黑看不见了就收工了。第二天找到绳子将锅吊上去,安装好后不能调试,正赶上公路电线路维修,停电,调试不了。外地同修要赶回去做资料,告诉我外甥了。就这样楼上楼下,线连着锅,锅连着线整整三天,我外甥也没调试出来。再次请外地同修来,结果还是调试不出来。同修说我家对面楼挡着接收不到信号。我当时想,新唐人电视是讲真相媒体,是救度众生的。如果大法弟子及亲朋好友家都安新唐人,那在世间又增加了多少正的场;如果常人家家都收看新唐人电视,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明真相,退出邪党组织,那邪恶不就解体了吗?就是邪恶干扰,我不承认它,解体它。几天后外甥同修打电话来说再来给我安锅(一米五锅)。这次安对面平房房顶上就收到了,原来是锅小。从此我就看咱自己的媒体——新唐人电视。

我已看了六年新唐人电视,每年大年三十晚上八点钟准时收看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自从安装新唐人电视,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又增加了内容。因为在中国信息渠道都被邪党控制,老百姓也只能从电视中知道点信息,却不知都是假的,是谎言的窗口。家家把看电视当作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中国人就相信电视中说的是真的。抓住众生心理这一点,我就利用大锅讲真相揭露邪恶。我跟他说安大锅能看到国外电视台的真实信息,他(她)马上会说:政府不让安大锅。我就说为什么不让安?就是不让咱们老百姓知道真实情况,好听信它的谎言。我家安大锅了,能看到国外的真实报道。然后讲大法洪传;退党大潮;告诉他(她)退党人数。

二零零八年秋,同修小文被邪恶迫害,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小文绝食抵制迫害已一百多天了,生命垂危。我和同修配合小文的父母去劳教所找所党委书记讲真相,要求无条件放人。开始他态度不好,后来我讲了苏联共产党都解体了,中国共产邪党还能维持多久。共产邪党搞运动,“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枪杀学生”,害死好人八千万。一个人杀人须偿命,一个政党杀人就不偿命吗?我家安大锅能收到国外新唐人电视台的真实报道,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包括台湾、香港都合法,就中国搞迫害。三退是真实的,国外都有退党网站、退党服务中心、退党点,帮助中国人退出党、团、队组织。新唐人电视每天早七点新闻播报结束后,播报全球退党总人数和前一天退党人数,每一天都有五、六万人退出党、团、队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善恶有报是天理。解体共产邪党是历史的必然,我看着他的眼睛问他:“通过卫星向全救播放的新闻,你说哪个媒体敢撒这个谎?”这时,劳教所书记脸带笑容深深的点头。走时某书记将我们送到办公室门口。我借机会告诉他我就用某书记这个名给你退了吧?他只是笑着没说话。外甥同修被非法拘禁,我与同修去公安局要人,我跟办案人讲完真相后,我说:“我拿钱给你安锅”。

弟弟和弟妹一直不听真相,弟妹不说啥,但脸沉沉的,二零零八年一次来我市看病,住我家,新唐人电视正在播放纽约法拉盛发生的邪党党徒攻击大法弟子退党中心事件,弟弟、弟媳看后把党退了,给护身符也戴上了。走时给带的光碟和小册子弟媳也拿了。亲属来看说好,我花钱给安锅。

邪党政府一直不让老百姓安大锅。二零零九年春,同修和我说,邪党政府下通知,凡是安锅的居民自己拆锅,否则强拆后罚款五千元。浴池、超市等经营场所强拆后罚款一万元。我听后说:它说了不算,发正念解体它。随后上网给它曝光了。一周后郝同修打电话找我说有急事。我去了,她与我说,今天从邪党电视上看到拆了不少锅,装一大汽车拉走了(同修怕借着拆锅進我家中)我笑着说:我的锅邪恶看不着。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安装新唐人电视的越来越多,新唐人电视的节目也越办越好、越丰富多彩。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要清楚,真相是讲给常人看的,我们要做好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抓紧救人。所以要正确对待看新唐人电视。我都是选择性的看节目,对认清邪党和对讲真相有帮助的去看,大都是利用吃饭时间看电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