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我对修炼的理解和体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修炼前,我是个名利心、事业心很强的人。由于事业上屡次受挫,二零零七年四月心生一念:要拜师学佛。七月我先生回老家,他几年不见的发小同学给他讲了两个多小时的法轮功真相,他回来后给我说这事,但只说了五分钟。我就听他说了一句“法轮功是来度人的”,就问:是吗?他说他同学要送给他法轮功的书他没有要。我说你拿回来给我看呀!就这样我们就在当地去找书。八月拿到一本没改字的《转法轮》和自由门破网软件。当时就只是看看网站和看看书,也没有炼功。

要说真正的修炼应该是从二零零九年开始的,当时一个同修不认识,我就求师父给我安排。很快就认识了当地的两位老年同修,后又认识了几位。只要有心,一切师父就给安排。

这几年,在修炼的路上我有不少体悟,也从身边同修的事例中感悟了很多,下边谈谈我的一点认识,和同修切磋交流,若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及其存在

修炼到了今天,迫害还在发生,而且每天都能看到明慧网上报导说有同修被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有多少同修又发表严正声明,从回大法修炼……,真的很痛心!尤其最近身边的几位老年同修陆续被非法关押,对我的冲击很大,想就这一问题和同修切磋交流。

到了现在还有如此邪恶的事情出现,到底是邪恶太邪呢,还是同修的念不正造成的呢?经过学法,向内找并联系周围同修的实际情况,发现还是在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存在上大家的正念不强,或者说念不正。举个例子:

一位叔叔同修被迫害,阿姨同修(叔叔的妻子)听到消息后马上找到我说:“你叔叔被绑架了。”我立马说:“绑架?一个佛怎么能被邪恶绑架呢!我叔是去黑窝除恶去了。”她又说:“我得赶紧回去,收拾东西。”我说:“你收拾什么呀,家里都是法器,邪恶不敢去的,赶快坐下来发正念吧,求师父给你的家下罩,不准邪恶去你家。”我俩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这时她的儿子打电话过来说:“妈,你不用回来了,家里没动。”这时阿姨又给其他同修打电话说:“某某被绑架了……”我又纠正她说:“不要承认邪恶的迫害,叔叔不是被绑架,是除恶去了。”过了几天和其他几个同修见面,这位阿姨又说叔叔同修“身上什么也没带,他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我又纠正说:“他即使带了东西也都是法器,不是‘证据’,不要承认邪恶的用词。”

过了一个多月,叔叔要出来了,邪恶说要换阿姨進去才让叔叔出来。阿姨找到我说这事,说邪恶太邪了。我说邪恶啥也不是,师父根本就不承认它,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一切是师父说了算,它算啥,都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是不是叔叔对你的情出来了,你发正念解体它。阿姨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叔叔第二天回来了。

从这件事上我们发现:第一个问题是同修遇事先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不能彻底否定迫害;第二个问题是用旧势力的用词和思维去说事,承认了迫害;第三个问题是遇事都忘了自己是师父的弟子,把自己摆低了,把邪恶摆高了。如果同修遇到这样的事,第一念想到的是:“我是主佛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如果我修炼有漏,一切都在法中归正,我只听我师父的安排,谁也不配管我。”然后再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因素,我相信一切都有师父为我们做主,谁也动不了我们的,也不会有迫害的发生。如果在遇到邪恶抄家的时候,同修能有一念:“我家的所有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都是宇宙主佛给我的法器,是来救人的,求师父给我家下罩,任何邪恶不许动大法的任何东西!”我相信师父就会保护我们,同修就不会损失那么多,就不会让邪恶抄走大法的资源,让邪恶对我们犯罪。如果同修在邪恶的黑窝里被迫害时,想到的是:“我是宇宙主佛的弟子,师父让我来是助师正法来的,我怎么能在这呆呢?求师父加持让邪恶都睡觉,看不见我,让门打开等(或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用意念指挥邪恶做任何事情)。”那就会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

同修啊!师父已经多次的告诉我们:师父根本就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们更不应该承认它,你承认了它,不就是求了吗?如果我们求迫害,师父怎么管我们呢?另外师父也说过:“炼功人他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1],那我们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师父让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没有给我们安排受迫害的路啊,那同修在承受迫害的时候走的是谁安排的路呢?为什么不否定呢?师父告诉我们:“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那为什么邪恶就能动了你呢?你在受迫害的时候,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了?记得喊师父了吗?真的信师信法了吗?还有师父讲:“我以前跟大家讲过了,神造什么一念即成,最高的神造宇宙也一念即成,因为他就有那么高的智慧、那么大的力量,他的范围中就有那么大的场,场中就有那么多层的粒子。”[2]“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2]学习这段法,我理解:师父早都赋予了我们神的能力,要我们用正念,就是用神念做事,一念即成,不要用人念人心做事。同修们,让我们都正念强起来,在四个整点齐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存在,炸掉所有的邪恶黑窝,加持所有被迫害的同修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回到正法中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跟师父回家。

我们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有一次去给同修送资料,上了地铁后给同修打电话,她的女儿在电话中说她妈没带手机,然后就没信号了,再打就不通了。持续打了一个多小时就是不通。到站了,我下了车,可电话还打不通。我就求师父:弟子是来给同修送救人的资料的,让同修的女儿赶快给我打电话吧!不到两分钟,同修的女儿就来电话说她妈妈已经到了,在那儿呢,没有带手机。是同修的女儿及时替我联系到了同修。师父给我显示了法的威力。

还有一次,按约定时间去给另一个同修送资料,都上路了,打电话就是联系不上她。我就求师父让同修把手机打开,或者我到楼下了,让同修刚好买菜回来在门洞里等我。求完后过了几分钟,我又打了一次,还是没开机,我想我不能执著结果了,放下心来,相信师父。半个多小时到那里后,一打电话打通了。我问:阿姨,你在哪呢?她说:我在门洞呢,我问,你去哪了?她说,“我刚买菜回来。”当时我就要哭了,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呀,只要我们信师信法。

还有一次,是星期天,我要去几个同修那里,当时我的车有点毛病,开一会汽车的水箱就要开锅,加上凉水要等很长时间温度降下来后才能再开。我那天出去,先生告诉我要注意别让水开锅。我说没事,我的小马是神马,不会的。在路上大概跑了有五十多公里后,水温表一下显示到了开锅的标志,我正在高速公路上,就赶紧和小马沟通:“你是我的法器,你曾经为我证实大法出了不少力,也是有威德的,将来我修成了,你就是我世界的众生。我今天要去同修那里送救人的资料,你可不能偷懒哦,再说,如果你是在提醒我哪里做错了,我会向内找,归正自己。”刚说完都不到一分钟,水温表的指针一下就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真是太神奇了!那一天我跑了二百多公里,去了几个同修处,路上发生四次这样的现象,都是我和汽车沟通后不到一分钟就恢复正常了。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下,就是当时加上凉水水温也不会那么快就降下来呀!师父又一次的让我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以及万物皆有灵的法理。

有一次,大白天我在一个商场的门口发真相小册子。人来人往,门口停的自行车也特别多。我想在车筐里放真相小册子,就求师父给我下罩,让任何恶人看不见我,让有缘人拿到小册子。求完师父,就在商场门口往每一个车筐里都放了一份资料,身边过往的人很多,居然没有一个人看我一眼。发完后我大大方方的走回车里,开车离去。整个过程都是师父在呵护啊!

发正念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很多,不多举例了。只要我们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正念看待一切人和物,用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就能感受到大法的超常,这个过程也是我们从人走向神的过程,其实师父什么都给我们了,就看我们怎么去用了。

到底谁该怕谁

前几天和一个老年同修交流,他说他老伴受迫害后他向内找,知道还是法学的不好,我问他:感觉现在阻挡自己修炼的是什么?他说是怕心。我就问:怕什么?怕邪恶的迫害?您是师父的弟子就是很高的神了,怎么会怕很低层次的邪恶呢?!是不是怕失去您的安逸的生活?人活着还有几年?过完这几年不还得走吗?但是那时元神去哪了就不一定了。现在的好生活是谁给的?给这生活是让我们享受的吗?还是怕失去生命?师父说:“朝闻道,夕可死”[3],得大法了,就是现在死了也被师父接走了,圆满了,但若不在法上,离开大法,即使现在活着,将来也要受到审判的。所以我们究竟该怕啥?到底谁该怕谁?要说有怕,我觉得我们应该怕我们修的太差,师父不要我们;怕我们不在法上,耽误了救度众生,没有兑现对神的承诺;怕我们被人间的假相迷住了,忘了回家了路;怕我们被情带动,执著太多,人心太多,正法一结束,哭都来不及了。

当然了,我说的那些应该的怕也是执著心,也是要去掉的,但只要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能站在法上,就勇猛精進吧!要说谁该怕谁?我觉得应该是邪恶怕大法弟子吧,邪恶干的蠢事坏事怕被大法弟子揭露,他们怕曝光,曝光邪恶就等于是给邪恶套上了枷锁,随时可解体它。另外,邪恶还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它只能钻空子,如果大法弟子的正念很强,它没空可钻,它不就灭尽了吗?邪恶最怕大法弟子不动心,如果邪恶做的任何坏事,大法弟子都听师父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4],邪恶也就觉得没有意思了,自己就垮了。邪恶还怕大法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它给同修间制造的间隔,如果同修都能正念对待,圆容不破,邪恶自己就得解体。说到底,邪恶是怕正的,是怕大法的,怕大法解体它的,如果同修都能学好法,用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法中归正自己,现在的劳教所就不会存在。当我们知道了自己是谁还会怕邪恶吗?以后应该让邪恶怕我们才对呀!

浅悟修炼

多次学习师父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和《什么是大法弟子》两篇经文,感觉师父是在棒喝我向内找,归正自己。想一想身边几个老年同修陆续被迫害,工作上搞的自己很忙很乱,家庭中还有情关要过,这些事情干扰的自己学法不能静心,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上班想着大法的事,发正念又想着工作。工作中确实存在的问题不少,如处理问题没有原则,做的不好的员工没开除;做的好的员工也得不到肯定;公司建立的制度不严格执行等等,一切一切好像都乱七八糟,还觉得是工作拖累了修炼,有时都不想干了,还很委曲。

通过学法和静心向内找,我找到了一堆的人心和执著:安逸心、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妒嫉心、虚荣心、怨恨心、瞧不起人的心、色心、不修口,等等等等,有些心是属于情,有些心是不善,有些心是不忍,还有的不真,找到这些真的是吓一跳:我是大法弟子吗?我在修真、善、忍吗?我下世的目地是什么?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针对这些问题,我一一做答:我是大法弟子,只是我现在还做的不好,我要在法中归正,从新做好;我在修“真善忍”,只是我修的还不是很纯,还有着私心杂念,虽比以前好多了,离师父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从现在开始要归正,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我下世的目地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要兑现我的使命;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修炼大法,做好三件事,工作和生活只是我修炼的环境,我决不能被这种假相所迷惑。

我决定归正我的修炼状态,修去执著心,我也把每天的时间从新做了安排,使自己能达到最理想的状态。现在还有些地方没有做到。当然做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我会从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让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上,认真做好三件事。

通过这次的向内找和归正自己,我觉得其实修炼说难是难,说容易也容易。因为师父给了我们最方便的不脱离常人社会这种修炼方式,是最方便之门。只要求我们坚持修心性,去人心,做好三件事,尽最大力量去救人。师父叫我们“救度众生”,其实哪里是我们在做呀,一切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和师父在做,就连我们自己炼的功都是师父在演化,还为我们承受了我们所有的业债,师父却把巨大的威德给了我们。

总之,只要我们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我们就是在修炼,才能算修炼。

感恩师尊!合十

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4]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