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千里迢迢学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二零一二年元月十九日(腊月二十六),我表弟打来电话,说他多年没见过我了,想念我,要见见我,给我拜年,时间初步定在大年初二启程,我当即表示欢迎。

我表弟在省城一个大学当教授,今年七十多岁了,早已退休,但他仍忙于科研项目,他为人善良,一九九九年前我向他介绍法轮功时,一说他就相信了,自己到书店请回了《转法轮》等大法宝书,但还没有学会动作,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他说他处的环境没法炼,加之他忙于科研,就把大法书收藏了。但大法却在他心里扎根了,他多次在电话中叫我坚持炼下去,将来把动作教给他。由于中共的疯狂迫害,他经常打电话,让我注意安全。他想学但有怕心,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没有来学,所以我就想这次他是不是要来学功啊?因此我为他的到来很高兴。

到大年初二他启程那天,我给他打电话说到车站去接他,可他说他得了重感冒发高烧,正在打吊针,要等体温正常后才能动身,一直等到大年初六的五点多他到我家了,他戴着皮帽子,穿着厚厚的皮袄,说感冒还没有完全好,还在咳着。我说:“不要紧的,很快会好的,你早年就相信大法,在大法遭受疯狂迫害时,你还鼓励我坚持炼下去,让我将来教会你,这次就是机会啊!”

他高兴的说:“我回来就是这个目地,我不只是经常感冒,还得了白内障,眼前有云雾一样的黑影子,而且出现了复视,明明是一个东西我看却是两个,医生说无法治疗,记得你以前也有这个眼病,去省城没看好,不知以后是怎么好的?”

他这样一说,我就想起了以前到省城,住在他那里到大医院找名医看眼睛的事:早在八十年代,我同时得了中心视网炎、玻璃体混浊、白内障等三种眼病,在地市级医院治疗无效,就到省城专找专家名医治疗,折腾了多半年仍无效果,我很苦恼。医学院的一位眼科权威说:“你这些眼病没有特效药,给你开点進口的眼药水回去慢慢用吧,等你伸手看不见五指时,你来我亲自给你做手术。”

我表弟听到这里,急切的问:眼药水用了有作用吧,医生给我开的也是这玩意儿。我说我当年用了没有作用,后来视力越来越差,眼科大夫给我配了两副眼镜,一副能看远,是走路戴的,否则走路看不清过往行人和车辆;另一副是看近用的,可以看书写字,所以我平时总是脸上戴一副镜子,身上装一副镜子。但由于视力不断下降,眼镜的度数也不断增大,最后看近用的镜子都达到七百度了,鼻子都压出了伤疤。

眼病就够折磨人了,我全身还有多种病,一个比一个难治,后来又突发了右肾囊肿、冠心病心律失常、萎缩性糜烂性胃炎、溃疡性结肠炎等重病。

眼看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就在我极度悲观之时,一九九七年四月初,我的亲友中一位大法弟子劝我修炼法轮功,他领我看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觉得大法很神奇,越看越有精神,目不转睛的看完全部录像后,仍然想听想看,又借来师父讲法录音带听了一遍,从此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知道了只有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按宇宙大法归正自己,不断提高心性,看淡名利,不争不斗,学法炼功,走返本归真之路,才能摆脱生老病死的道理。每天早晚与同修们一起集体学法炼功,不到一月,所有的病不治而愈。

表弟此时激动的说:“法轮功真是神功啊!这江××把人害苦了,要不是他镇压,我也早就炼功了”。此刻,他话题一转又问:“你那白内障没做手术就这么好了?”

我说:“是的,不但好了,而且很超常,一九九七年至今十多年来,年龄越来越大,视力却越来越好,有些年轻人都不敢多看电脑,而我看电脑一看就是八、九上十个小时,越看眼睛越亮!”

表弟听到这里急切的问:“你的眼睛怎么会这样超常?具体讲一下超常的原因好吗!”我说:“好,这超常的视力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师父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

说到这里我无法控制的热泪充满了眼眶,我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继续说:关于病的问题,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1]我那时眼疾很严重,看书学法很困难,师父看到我有一颗真正修炼的心,就给我彻底的净化了身体。就在一九九七年看过师父讲法录像后不久,有一天我双眼充血、流泪、发炎、肿痛,眼睛睁不开,无法到炼功点炼功,就坐在床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有一次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不知是谁用手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我醒过来问我老伴拍我干啥?没有回音,过了一会儿,老伴从外面回来了,我问她刚才拍我没有?她说:“我到菜市场买菜去了怎么会拍你!”我说了刚才出现的事。我老伴也是同修,她说:”那是师父看你睡着了才拍你,叫你醒来学法,你看师父就在你的身边,以后学法可不能再打盹了。”

经过师父十多天的净化,我的所有眼疾全部好了,眼前的飞蚊症没有了,视力提高了,十多年来眼睛越来越明亮,视力敏捷,看的又远又宽阔,我骑的动力车,可以轻松自如的超过所有年轻人的电动车,既安全又平稳。以前看书最低要戴五百度的老花镜,现在看书看报不费力。这些变化都是师父恩赐的,师父看我在按真善忍做好人,看我在洪扬大法而救人,就不断的呵护着我,直至现在还让法轮经常在我眼部旋转,为我修复和调正着视力,所以看电脑不怕辐射,不仅没有刺激感,而且经常是水灵灵的舒适。

我老伴这时也接上话茬说:“表弟常在电话里问候表嫂的健康,表嫂给你说实话,我原来的身体也是一身病,特别是脑动脉硬化、胃下垂、胃炎等很严重,吃不上饭,走路都很困难,工作单位离我家约有三里路,实在没法去上班了,才提前退休,一九九七年和你表哥同时走入大法修炼后,所有疾病一扫而光,十多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连感冒都没有,真是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今年七十八岁了,走路比有些年轻人都快,视力也很好,原来看书要戴老花镜,现在不戴镜子能看很小的字,小针穿线也能行,都说老年人骨头是脆的,最怕摔跤,可是我摔了无数的跤却没事,有一次在楼梯上踏空,将腰摔坏了,非常严重,躺在床上不能动,儿子要送我住医院,我说有大法师父救我,会很快好的,常人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修大法了不是常人,我就只学《转法轮》、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结果没吃一粒药,二十多天就好了。”

表弟听到这里感慨的说:“师父真是比活佛都高明啊!我也要下决心修炼,你们说第一步先学啥?”我说:师父讲过修炼二字,修在先,炼在后,要重视修,咱们就先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吧。他说:那好,那就开始吧。我把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放進DVD机中,表弟看的很认真,当看完第一讲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说你这里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我感冒还没有好,我得去住宾馆,明天继续看吧。我觉得我的住所条件差,也就没有劝留,就领他去住了就近的宾馆。

第二天。他刚从宾馆到我家,我弟弟、弟媳也来给我拜年了。因为都是表兄弟关系,互相问候了健康和事业,谈的很热火。我弟弟、弟媳都是修大法的,当谈到健康话题时,我弟弟说:“以前我是完全瘫痪了的人,得了严重的腰椎间盘脱出症,只能躺在床上,连身都不能翻,到各大医院没法治,吃中药、草药、贴膏药都无效果,最后我就看《转法轮》,这书可真是宝书,我越看病越轻,不到一个月完全恢复了健康。”弟媳此时接话说:“这就是师父给净化身体的结果,师父不光能使得了绝症的人恢复健康,而且能保护大法弟子的安全,我有一次骑摩托车,迎面来了一辆汽车直接撞翻了我骑的车,车被撞烂了,人被撞出老远,但却只擦伤了一点皮,一点事也没有。”

表弟听了这些激动的说:”这次回来太幸运了,听了这么多从来没听过的真事、奇事,看来该是我下决心学的时候了,再忙也得学。”他转脸向我说:“表哥,咱们继续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吧!”

由于互相谈心的时间较长,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弟弟、弟媳也要走,他们走了以后就继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晚看了一讲后,又看了师父对五套功法的教功录像,表弟说:“大法真神奇,我原以为要炼功才起作用,没想到看录像也起作用,我的感冒好了,今晚不去住宾馆了,就住你这里。”

第二天本来是要接着看师父讲法录像的,但接到电话说他负责的科研项目很好,有位大领导要见他,需他立即回去,他就提出要将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带回去继续学。

其实我和老伴早就给他准备好了一整套大法资料,除他要的光盘外,还有神韵光盘,有明慧十方《走出政治走入修炼》光盘,还有两本小册子,是从明慧网上专门根据他的实际情况为他搜集整理的,一册是教授、科学家修大法的心得体会;另一册是基本真相和祛病健身、三退保平安的神奇故事,他很喜欢,当即就把小册子单独装在衣兜里,说小本本装在身上随时都可以看。他诙谐的说:这次回来丰收了,真是满载而归,我今年也会有一个大的变化!我和老伴看着表弟得法后高兴的样子,我们也高兴的笑了。

表弟回省城后,打来电话说,他把原来收藏了的大法书作了清点,没有找见《转法轮》,叫我们帮他找一本,如果找不到复印一本也行,并说他将手头上的事理顺后,请我们到他那里住一段时间帮帮他。我给他明确的回答:你需要的大法书确实难找,但再难也要给你办到,而且很快会给你送去,修炼与工作要同步進行,大法能开启智慧,把科研工作搞的更好,怎么样修?书上说的很详细,就起指导作用,时间不等人你要抓紧啊!他说:好,那就听你的吧!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