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我家迫害长达十年之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我叫徐德存,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派出所恶警、恶人把我从家中强行绑架到解放北路派出所,第二天早晨我正念走出后,便和家人断绝联系,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长达八年,儿子从此失去了母爱和家庭的温暖(孩子十四岁,当时正上初三,正需要母亲的照顾)。可是六一零恶人为了抓到我,就威胁孩子,使孩子无法安心学习,吓得孩子不敢到学校上学,导致了孩子失去了上高中、大学的机会。给孩子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痛苦。

儿子每天提心吊胆的在亲戚的照顾下长大,丈夫也忍受着妻离子散的生活,还经常受到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这都是家常便饭,手机受到长期监听,家里也给停了电,给家里生活造成极大的不便长达九年。几年来丈夫夜里都是靠着蓄电池照亮,用完后到朋友、亲戚家里充电,冬天还好过,特别到夏天只要进屋就象水洗一样。这样痛苦的日子一直到二零一一年三月才正常给电。无耻的六一零人员为了从丈夫那里得到我的消息,他们经常都是利用卑鄙的手段欺骗他,六一零人员还妄图从我的其他亲属口中套出我的消息,以图绑架我。

由于儿子受到严重的惊吓和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过重,儿子在十六、七岁时,出现严重的脱发现象,头发几乎掉光。用了各种办法医治至今仍没有好转。

我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回家照顾儿子和年迈的婆婆。由于儿子的手机被监听,家被监控,我于五月二日上午当地六一零、公安、薛城新华派出所、枣庄光明路派出所、政法委以欺骗儿子到银行取款为由,在半路把儿子劫持,以恐吓、威胁的手段把儿子拉回家中,把我绑架,强行非法劳教我二年。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 六一零人员以叫儿子取东西为名,光明路派出所的恶警对我儿子进行非法关押、审讯、威逼儿子说出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儿子并未修炼,并且对我和其他同修的情况并不知道)就这样把孩子非法铐了一天一夜。再一次使孩子受到严重的打击和心灵创伤。也使家里的亲戚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和经济损失。为了把儿子要出来,孩子的姑姑在派出所门口从早晨八点等到深夜一点多也没有见到孩子,直到第二天在其他的亲戚帮助下才把孩子放了出来。

在我被迫流离失所的这几年,六一零人员对我的单位施压,让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当时我已内退),这一停就是十年,给我的家人在心理上和经济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困难,因为我的丈夫是下岗工人。我单位领导为了配合六一零 ,就安排我家的邻居对我家进行监视。还对我家的所有亲戚、朋友进行盘查。为了绑架我,六一零、派出所、政法委就连我们家从来都没有来往的几百里外的亲戚也没有放过,真是翻了个底朝天。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对好人的迫害,有什么区别。

在此奉劝至今还在参与迫害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人,希望你们悬崖勒马,珍惜这最后的机会弃恶从善,了解大法真相,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