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宣传的毒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据明慧网报道,五十八岁的山东省青岛法轮功学员邵承洛,一名行医二十多年且德艺双馨的中医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山东省第一监狱。邵承洛因为拒绝转化,被施以一百五十多种酷刑折磨,不到三年就被迫害致残了。

法轮功学员邵承洛
法轮功学员邵承洛

邵承洛承受的酷刑除了花样繁多,还都极尽残酷,直接挑战人的尊严和肉体的承受极限。比如:用缝衣针扎身体的各个部位;用牙刷把或木棍刮肋骨;用带钉子的物件打;用凳子腿打;鞋底抽;扭胳膊压大腿;脚踩肚子;将牙刷插进手指间扭转,手指皮开肉绽;打断肋骨;打断手臂;将两手两脚绑在一起,身体成弓形,放在倒置的凳子的四条腿上,打手将凳子踹倒,人便重重地摔到地上翻滚等等。邵承洛还被拔光胡子眉毛、折断指骨、绞烂指缝、捣烂两肋、打烂臀部伤口撒盐、电烙铁在两腿的膝关节下与踝关节上烙,更有野蛮灌食,致使两颗牙被螺丝刀撬坏……

为了转化邵承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监狱方真是使绝了招数,将邪恶发挥到了极致。这些暴徒中,有警察,也有被唆使的犯人。警察凶残,犯人也表现的毫无人性。而这一切,正是中共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要达到的目的。

迫害之初,江泽民不知天高地厚的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第一步就是动用媒体铺天盖地的诽谤诬蔑妖魔化法轮功。一时间黑云压顶,万马齐喑,恍如文革再现。江贼知道,在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之时,也是在复兴人们的记忆——“对阶级敌人要象严冬般残酷无情”。事实也正如此,这些恶人在作恶的时候,表现的理所当然——邵承洛被绑架时,十几个警察一起将他殴打致休克,一边打一边骂他是“反革命”;一位姓庄的派出所所长用穿着皮鞋的脚踢邵承洛头部,并破口大骂,说政府对法轮功的打击超过刑事犯;邵承洛还曾被青岛市劳教所打致颈椎腰尾骨脱节,四肢肿胀呈黑色,大队长王方元竟然多次到现场慰问打手,并说:“我代表政府感谢你们出力了。”

仇恨宣传煽起的暴力,使一些警察和犯人沦为中共的帮凶和罪犯,却自以为这样对待“反革命”是“政治正确”。然而他们中有很多并非原本就是邪恶之人,他们是在中共的欺骗和胁迫下才丧失了理性。

我记忆中深刻的就有这样一位警察。那是在迫害之初,我到北京上访被抓,因为不报姓名,被双手反铐,一顿狠打。其中负责这个案子的也是最粗暴的一位警察一面打一面威胁我说,你反正没姓名,我们会天天打,打死你都没人知道。他一面打,我一面给他讲述上访和不报姓名的原因。渐渐,他被我的话打动了,开始停住手一点点询问中南海事件、“1400例”、自杀、杀人等等中共抹黑宣传事件的真相,当他一一明白的时候,因愤怒而扭曲的脸沉静下来,开始变的和善,而后显出深深的悔意。最后,他打开我的手铐,愧疚的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听信了上面和电视的宣传,我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我不该这样对待你们。”之后,他瞒着领导悄悄通知我的朋友将我营救了出来。

象这样的警察明慧网上可以见到很多。他们明白真相后,幡然醒悟,开始站在大法一边——有的给法轮功学员通风报信,提醒他们注意安全;有的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有的学起了《转法轮》;有的帮助散发真相资料……。一些犯人也在明白真相后痛悔落泪,以后真的开始维护起法轮功学员。可见,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只是他们在中共黑白颠倒的仇恨宣传中迷失了,一旦明白过来,就会做出良心的选择。而这正是中共最惧怕的,所以在最初的仇恨宣传达不到目的的时候,中共又自导自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企图煽起更旺的仇恨之火。可见中共真正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加重迫害,也是为了迫害人性的善良,以便将人牢牢的钳制住,麻木的跟着它行恶。中共的目的当然不止于裹胁那些“执法者”,而是包括全体中国民众,使他们因为仇恨而善恶不分,或助纣为虐,或麻木不仁。

仇恨宣传因为它的反人类性,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国际上认为,仇恨宣传的罪行,比其他任何罪行都大和影响深远,是当今人类面临的最主要危险之一。那些仇恨宣传的煽动者都被国际法庭判以重刑。反犹杂志《攻击者》的主编施特赖谢尔因为在其报纸上发表对犹太人的诽谤宣传,被判反人类罪并被处以绞刑。法庭在判定他犯下的罪行时对仇恨宣传的毒害做了深刻的描述。法庭认为,“其他任何被告造成的苦难可随其被捕而停止,而施特赖谢尔的罪行的影响,他那被打入成千上万人的头脑中的毒害——他留下的遗产是一个因他而起的、被仇恨、虐待狂、谋杀和扭曲毒害的国家。”

而如今的中国,正是这样一个被仇恨扭曲的国家,不仅正在遭受历次政治运动中制造的毒素带来的毒害,还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继续制造着新的毒素。所以中国民众应该快快觉醒过来,看清中共的反人类本质,从内心摒弃它,为自己和中华民族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