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我像换了一个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一九九五年六月一日,我有缘得到法轮大法,这一天,我终生难忘。那真是喜从天降、不亦乐乎每当我回想起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的时候,我的眼眶总是热泪滚滚,感激之情难于言表。

往日生不如死

事情得追回到十多年前,我是一个多病的人,患有失眠、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腰酸背痛、胃病等等。到一九九三年,忽然又患上肝硬化、肝腹水,肚子肿起象个孕妇。脚也肿起,满脸起满了黑斑,那个样子谁看了都会摇头、叹息。每年都要到医院住院、换血,高烧不退,我的兄弟姐妹来看我都躲到一边哭,说我怕是为时不久的人。一九九四年又旧病复发,医师说:这个病要治好怕是不可能,你们多让她吃点营养品,她想吃什么就给吃什么,如果再发只有准备后事。医药费每年都要花去公司好几千元,那时是公费医疗,领导说:公司多有几个你这样的人就会被搞垮。我又急又气,家里事情全是老伴一人承当,我坐在家里就象个木偶,话都懒得说,反正过一天算一天吧。那种日子真是生不如死,恨不得早点结束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以免拖累他人。

喜逢甘露

就在我离死亡一步之遥的时候,我老伴非拽着我去岳屏公园走走。我说:我走不动,你莫逼我,我已是快死的人了。我没有什么奢求了,可老伴就是不听,我只好象蜗牛一样慢慢的、慢慢的走到公园,从我家到公园只有五分钟,可我却走了几十分钟才到,那双脚简直有千斤重,迈一步好难。出了几身汗才到塘边,一看那里好多人在打坐,当时我的心情那样差,万事都与我无关系,忽然听到有人议论说这是法轮功,同时还挂了法轮功简介,于是我走近看了看说明,一看,竟然有这么好的功法。我何不也来试一试,反正不出钱,义务教功,我们又问了问负责人,有什么手续,他们说只要你来,就可学,于是我带着有病的身体参加集体炼功。

刚炼时,我手脚无力,只能勉强动一动,但我坚持了大概十多天时,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在炼功点炼功突然天旋地转、头晕目眩,站也站不稳,同修把我送到家,在家消业两天,就好了。第二次消业来势可凶猛,那是同年七月份,天气炎热,外面温度摄氏三十八度,而我高烧四十一点五度。两种热量等于我是夹在煤火里,愈烧愈烈,而我却象平常人那样,不觉得有什么不适,还睡的挺香呢。家里人可急坏了,说这不行,得赶快上医院。那时只有我大女儿说不用送,母亲讲这是消业,而且她也没有什么不正常反应。那一次我是过了一大生死关,师父把我患肝硬化的病灶处全部清理。经过那次清理我全身一身轻,走路轻飘飘的,我才真正感悟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人生。

我们集体炼功学法,交流心得体会。师父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 师父说:“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2] 懒惰也是魔性,我就经常锻炼自己劳动,洗衣机我都不用的,我要用我的劳动换来我的身心健康。师父说:“劳其筋骨,苦其心志”[3],我虽病后康复,有些地方还要依赖机械化,但我要用我的行动回报恩师。比如说打坐,打坐也在消业,那业一块一块往下消,有时痛的很厉害,不想继续坐下去,但我鼓起勇气“我想我死都不怕,还怕痛吗?”于是咬咬牙就过去了。

走过生活魔难

二零零四年农历二月初一,我在买菜,在回家的路上,踩了一只香蕉皮,摔了一跤。右膝关节断裂。儿女们要把我送進医院,我坚决不同意,我想我是炼功人,也许这也是考验我过生死关吧。

在家里待了几个钟头,我的女婿和儿女们还是把我送進医院开刀上钢板,住院没有半个月,我九十五岁的父亲去世了,我没能尽孝送他老人家。在医院期间,我拒绝吃药打针,半个月还没拆线,我就回家了。一个半月后,我老伴因患肺癌也走了,老伴没学大法。

魔难一个接一个,当时我还拄着拐杖,行走很不方便,真是欲哭无泪。那么大的业力,个人生活都难料理,还要承受精神上的痛苦和打击。在那非常时期,如果我不是学大法,我是吃不了这么大苦的。师父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70多岁仍精神状态好

现在,我每天坚持四点钟起床炼功,白天看《转法轮》,精神状态非常好,我们邻居也讲:你根本看不出有七十多岁的人,脸上连皱纹也没有,白里透红。我就如实的告诉他(她)们,我是学法轮功的。这些都要归功于我们的恩师——李老师。我要他(她)们也来学,我教你。

我想我前生和大法结了缘,才能有我今生生命的延续。我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对恩师的感激之情。我一定认真学好法,发好正念、讲清真相、多救众生,争取早日功成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