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说:“我真是捡回了一个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

中医、西医治不好我的病

我原来是居士,经常到姑子庙里去,有时还吃住在那,我虔诚的信佛,认为这样可以脱离六道轮回之苦。可是信佛多年,身体状况也没好转,旧病没祛又添新病。

一九九四年的一天,我右侧脖子开始溃烂,淌脓水不封口,不长时间我左肩和乳房之间又有三处溃烂。接着左腋窝也开始溃烂。到医院看的结果是淋巴胸背结核。那时腋窝下已烂成了个大窟窿(现在好了,留下的坑还能放下一个小孩的拳头),左后背鼓出一个大包,整个左胳膊是肿的。到中医院,大夫往我这大窟窿里上药,那大药捻子有一尺多长,头一天上進去,第二天拽出来,接着上,往出拽药捻子,就象要把心揪出来一样,疼的我用语言都无法表达。每天去上药,我就坐那哭,罪遭的我真是生不如死。过了一段时间不见好转,而且身体越来越虚弱,我孩子一看不行,把我送到结核病院。在那住了八个月,不但病没好,身体瘦的只剩下六十八斤了,脸色发灰,就象洗不净一样难看。医院也治不好我这病,我只有回家等死,家人又找来膏药给我贴,我想我活不到一九九五年了,活一天算一天,这样,我又到姑子庙里去。

机缘致 识大法

一九九四年七月的一天,我舅母到我家,交还给我曾借给她的佛教书,并说不学佛教了,学法轮功了。我问她法轮功是啥?她说是佛家功,还给我做了动作伸胳膊,但当时她也说不清。我说都是佛家的,那佛教的书就不用还了。她说不行,修炼讲不二法门,学了法轮功,就不能学别的了,而且法轮功比你那佛教要好。又说了一些炼功的好处,我想这功这么好,我得去看看,就问她在哪炼,她说在儿童公园。

夜里二、三点钟,病痛的我睡不着觉,就起身出门去儿童公园看看这功法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到儿童公园一般人走也就用二、三十分钟,可病痛的我行动迟缓,二、三点钟出门,到公园都已经六点多了。

我看见一些人站那伸胳膊,就知道这是法轮功,我也站在后边跟着伸,只能伸一只胳膊,另一只胳膊抬不起来,说话都没力气,所以不愿讲话。这时过来几个人问我想学吗?我点点头,他们说你明天早点来,我又点点头。就这一会功夫,我感到有精神了,这一天是一九九四年的七月十六日,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这是我新生的一天。这功真好,一会功夫我就有精神了,我明天还来。

诚心修炼 几月内胸前窟窿、背后鼓包全好了

第二天,有一个辅导员问我,你还贴膏药吗?我说不贴了,当时我就要把膏药拿掉,我妹妹怕我摔倒,所以每天跟着我,她在旁边说:回家再往下拿吧。我没听,当时就全都拿掉了。回家后我找了两个大背心,心想我不怕淌脓水,淌出来我就换洗,就在我要换上背心时,发现溃烂淌脓水的小窟窿好了,干巴了。腋下的大窟窿烂的已经快到肺膜了,听人说烂到肺膜,人就完了,这时发现这大窟窿也已封口了,真是奇迹!我花多少钱都治不好的病,炼功才几天,就好了。

这样,我连续去炼功场七天。有一天,我感到腋窝处有蚊子咬了一口,我用手一揪,揪出一个发硬的褐色带丝的东西,这东西我揪了几个月,把后背的包揪没了,这下我全好了。

新的生命由此开始

可有一天,我感到我的下半身就象在冰窖里一样,总想上厕所排尿,到厕所还排不出来,回到屋里还想去,就这样来回折腾,折腾了三天,没吃饭,也没睡好觉,我觉得我的生命到头了,把线衣线裤和床单都换了,心想这样会没有异味,有人進来,抓住床单的四个角,就把我抬出去了。我把门也虚掩上,想有人看见我死了,好進来(我一个人住,也没电话)。

我想我学大法了,讲不二法门,我不去姑子庙了。孩子也大了,用不着我操心了,真正的佛法也得到了,没啥留恋的了。我环顾四周,又看看湛蓝的天空,看看周围觉得都很美好,有些恋恋不舍,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但这都不属于我的了,我想上床躺下死。就在我的头碰到枕头时的那一瞬间,全身就象泡在温泉里一样,非常舒服。这时我姑娘推门進屋说,妈你有病了,上医院吧?我说不用,好了,我三天没吃饭,你给我蒸个鸡蛋羹吧。

第二天,我就去炼功了,到那大家都非常关心我,问我这几天怎么没来呢?我说了这三天的情况,辅导员说那是消业,问你看没看书,我说看了几行。他说你得多看书,这是指导你修炼的关键。这我才知道看书的重要。我回家认认真真的把书看完了,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修炼和为什么要不二法门。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也得到了净化。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心情舒畅,身体轻松,体重也增加了不少,红光满面,知道我病的人都奇怪的问:你的病咋好的这么快?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炼的。

亲身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氏一伙出于妒嫉,诬陷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抓到了派出所,警察问我不炼法轮功行不行?我说不行。我一身的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没有法轮功我都活不到一九九五年,你不让我炼,那不就是让我死吗?再说那个罪我也遭不起。他们就把我送到第三看守所里关了七天。我一个老太太,学炼法轮功修心性,做好人,这个流氓集团都不放过,多邪恶呀!

我每次到公共浴池洗澡时,都用我亲身的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救人的,她们看到我病后身上留下的大坑、小坑的疤痕,都信大法好,问我多大岁数,我说今年七十五岁了,她们都说我没有皱纹,就象六十岁的人,我说这是修大法修的。我劝这些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他们都同意。

我修炼大法已经十八年了,无病一身轻,这十八年来一粒药我都没吃过,我姑娘说:“我真是捡回了一个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