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邻近我镇的乙地今年在搞乡镇大开发,工地来了上千外地工人,正是我们救人的大好时机。工地刚开工时,我们几个同修就去过一次,劝退了六十多人,还让许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

五月四日早上,我和老同修A来到乙地,会合当地的B、C两位同修一起去工地救人。一路上,我们发着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来到工地,我们一边发真相资料、光盘,一边讲真相。有的地方有十几人或几十人,我们就大声讲,并回答他们的各种提问。有的民工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好!这么大热天的出来救人;送我们这么多好东西(真相资料)!”还有人边做事边喊:“法轮大法好!”一堆一堆的人纷纷报上真名三退。

由于恶人举报,我和B、C同修被当地派出所绑架了。面对突如其来的三辆警车和一群凶神恶煞的警察,开始我有点怕。很快,我清醒了,“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1]在车上,我告诉两位同修,什么话都不要讲,就在心里发正念!

在派出所,警察把我们三个人分开审问,并做笔录,问我叫什么?哪里人?干什么工作的?我不理他。他又问:你这材料是哪来的?光盘、标语谁做的?我仍不理他,只是发正念:彻底铲除派出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请师父加持!我知道师父就在弟子身边,你邪恶再猖狂,“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2] 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我很坦然!

那警察急了,跳起来,拍着桌子大吼:“胆子不小,谁叫你来的?”看着他面红耳赤咆哮的样子,我笑了。他问:“你笑什么?”我说:“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对一个老太太你需要发这么大脾气吗?”他觉的有些失态,调整一下,声音缓和点说:“那你说吧,说了实话就放你回家。”我就顺势、平和的给他讲真相:讲大法教人做好人;江泽民妒嫉我们师父,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中共假恶斗的历史;善恶有报;天灾人祸的现实;薄王事件真相;贵州藏字石;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并劝警察要看清形势,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当我转身时,看见门口不知何时站着好些人。警察们都好象被定住了,静静的听我讲。

一个警察把B、C同修包里的资料光盘都塞到我包里,问:“这都是你带来的吗?是你组织她们出去散发的吧?”明明是三个人的东西呀?我犹豫了一下想分辨,但马上意识到事情不是偶然的:那两位同修都是农村的,事多,学法相对少,炼功发正念不到位。B同修没了丈夫,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读书,很困难;C同修的丈夫有病,一个人带两个小孙子,也很困难。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师父不是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吗?我是修炼多年的老弟子,就我一个人承担吧!

我坦然答道:“是我带来的。”他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就讲:“这几年天灾人祸特别多,地震、泥石流、洪水、干旱、雪灾、车祸、矿难、瘟疫象赶集似的,你知道为什么?邪党作恶多端,老天要灭掉它。神让我们告诉世人真相,劝世人退出邪党,不当它的殉葬品。我们大法弟子是在冒着危险救人!”恶警说:“你竟敢给派出所的人洗脑!好了,笔录做完了,你签个字吧!”我不签。恶警发狠说:“我说的,叫你签你就得签!”我说:“你说的你签,为什么要我签?”他悻悻的走了。

过了一会,恶警把我们三个同修叫在一起,让两个年轻的警察看着。我叫两个同修发正念,我给这两个年轻警察讲真相。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劝他们一定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而应该利用工作之便尽力帮助大法弟子,将来功德无量。两个年轻警察频频点头说知道。一会儿过来两个吃着饭的警察,换这两个年轻的去吃饭。我们又继续发正念,给这两位警察讲真相。过了一会,他俩就在办公室里看起了神韵光盘。后来又来了几个警察,他们也看起我们的资料和小册子。

下午四点多钟,他们把我们三个人转到市公安局。一路上,我们不停的发正念,并给警车上的人讲真相。我们中午没吃饭也不觉饿,一天没喝水也不觉渴(平时我每天要喝一大开水瓶的水)。车上负责的副所长听了真相很佩服我们。那个副所长从公安局大楼出来,告诉我们:公安局决定把我们送看守所关五天,一般情况下至少要关半个月。

在看守所里,我们仍然零口供,零签字。每个整点都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每天早晨发完六点正念,然后就学法,背《转法轮》、经文、《洪吟》……能背多少背多少,有时唱大法歌,谈修炼体会。放风时就讲真相。晚上炼完动功再打坐。看守所進進出出的人每天都有。我想:无论在哪里,都要证实法。来到这里,我们也要救这里的人。一天,我问B同修:“面对邪恶,坐牢你怕吗?”她坚定的回答:“不怕!没有大法就没有我!”多好的同修啊!

有许多犯人的亲人来所里探视,他们都给警察送钱送礼。两个同修的家人也为她们送来见面费、生活费。唯独我无人探视、送钱物(当时在乙地派出所里,他们问我家里有哪些人时,我没有告诉他们)。我在看守所里要用的东西都是里面的一个年轻帮教送的,他刚来半个月;他妈妈曾和我一个单位,而且是我的朋友。

看守所里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控我们。一天,那个年轻的帮教来到窗前告诉我们:值班的人每天都看你们炼功、发正念。你们好严肃好认真呀!没有人指挥,动作那么整齐!你们敢当着警察的面给犯人讲真相,还敢跟警察、帮教讲法轮大法好,劝三退。他们都很佩服。“法轮大法”真有威力!

到了第五天,另两位同修在为回家做准备。我坐那一声不吭的打坐。同修问我:“你不想走吗?”我说:“我没给看守所生活费(150元)。现在在求师父决定呢。”我又开始背法,两位同修也盘腿闭上眼睛,静静的听法。

下午五点多钟,值班警察把我们三个人叫到办公室,要我们在保证书上签字。我们一口拒绝。一个警察问:“谁的生活费没给?”我回答:“我。”他们说:“都象你这样不给钱,我们拘子就亏大了。”我说:“我们又没犯法,是下面派出所的非要把我们送来。你们亏了找他们吧。”

我同事的儿子(帮教)催促说:“已经六点多了,再不放人她们就没巴士回去了。算了,算了,快走吧!把你们的东西清点好。”

就这样,我们轻松、顺利的离开了看守所。回来时,我们带回了三十多个三退名单(其中有十几个邪党党员)。再一次证实了师父的一句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弟子在此叩谢师父,决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愿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还。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大曝光〉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