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发生在山西侯马市的迫害案例

向善村民被迫害致残,工程师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侯马市法轮功学员袁金明,遭五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回家,但腿已成终身残废,至今生计无着。侯马市电气土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陆海星遭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晋中监狱后,不到一年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凌晨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侯马市李怀玉兄弟俩多次遭残酷迫害,家破人亡。

一、浪子回头、乡邻夸赞的好人被迫害致残

侯马市北郭马村袁金明,男,现年四十八岁,是个好讲义气的人,修炼法轮功前,他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且不懂生活,不理家事,没钱顾不了家,有钱就聚众饮酒,一醉方休。一九九九年三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浪子回头,成了乡邻、亲朋都夸赞的好青年。但为了做好人,他却多次被中共“六一零”恶人及监狱迫害,企图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而转化成从前的浪子。

二零零零年二月,侯马恶警王吉贤、牛毅与另一警察,绑架了袁金明,关在公安局审讯一夜。第二天早上五点,他从三楼跳下逃出。流离失所七、八个月,后被迫交了一千元取保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侯马恶警王吉贤带领四、五个警察,身穿便衣,把袁金明劫持,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他绝食五天抗议,恶警指使刑事犯李二敏、徐运虎等五人,强行给他灌凉水。后侯马市“六一零”与检察院、法院同流合污,对袁金明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转往祁县监狱。

在祁县晋中监狱,袁金明被编入集训队里的严管组。严管组组长郭鹏(小名二愣)只留一床薄被子,还强迫他脱光衣服睡,经常冻得他睡不着。监狱里伙食极差,营养不足,白天站的时间长了,腿肿得不会打弯。睡一夜消肿了就剩皮包骨头,肌肉都萎缩了。四个多月的迫害,腿脚已不能走路了,上厕所由两个包夹拖着。这样才出了集训队。零四年四月又转到六队,在指导员张峰授意下,包夹想尽办法迫害,每天逼迫他面壁不许动。到六月时,新的一轮强制转化又开始了。六队教导员叫孔祥晶,指使恶人侯森彪、王进东、胡文学等恶人残酷迫害在六队的法轮功学员侯胜祖、王宝军、袁金明、康治国(在二零零五年五月被他们毒打后在送进医院去世)。袁金明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出狱前被恶人侯森彪毒打。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侯马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赵建林、副科长王吉贤及牛毅等人,穿着便衣,闯进袁金明家,没有任何证件和手续,从厨房把正做饭的袁金明劫持,牛毅与另一恶警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第二天袁的妻子与十六岁的儿子去公安局询问,恶人王吉贤拍着桌子对孩子吼叫:再问把你也抓起来。后来袁妻接到逮捕证,看不明白,就去检察院问:什么是破坏法律实施罪。办事员是个女青年,她回答:上边要求这么统一写的。法院对袁金明非法开庭。起诉员郭彩霞用诱、逼、强加等手段诬陷他有罪,袁金明又被冤判五年。在祁县监狱集训队严管一年,后被下到老残队。

袁金明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回家,但腿已成终身残废,至今生计无着。

二、工程师陆海星被迫害致死

陆海星
陆海星

侯马市电气土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陆海星二零一零年七月被当地警察绑架,后遭非法判刑五年。他被劫持到晋中监狱后,不到一年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凌晨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他的家人约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在当地邪党公检法人员的监视下,火化了遗体。

据现场目击者称,陆海星的遗体被火化完毕后,有上百只喜鹊在火葬场上空盘旋,久久不去。陆海星肤色很黑,妻子平时玩笑叫他黑蛋子,可是当家人擦洗陆海星遗体时,发现他的遗体全身皮肤白白净净,脸色粉白有弹性,当时离陆海星停止呼吸已十多个小时。这些现象一般人根本无法解释。

陆海星生于一九六六年七月六日,是侯马省建一公司电气土木工程师,是当地本行业的技术权威。陆海星一米七几的个子,在迫害前体重一百九十多斤,身体非常健康,没有疾病。陆海星在山西省建一公司科研所工作的同事,对他的去世都非常悲痛,都说太可惜了,身体那么好的人在监狱不到一年就去世了,真是不可想象。据悉,单位里几乎每个同事都梦到过陆海星。可见陆海星在单位口碑非常好。

陆海星是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晚被侯马市恶警绑架的。十一月、十二月两次非法开庭没有结果。在二零一一年一月在看守所,陆海星被告知非法判刑五年。有个恶法官说,陆海星太顽固,他的家人孩子都不值得同情,就得重判。据曾经在晋中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监狱有意安排心狠手辣的犯人当包夹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公开唆使包夹要“大胆管理”,“出了事由管教负责”。迫害手段主要有:(一)暴力“转化”(强迫放弃信仰)、二十四小时包夹、监视、辱骂、罚站、殴打、奴役劳动。(二)关入禁闭室,或无期限关入严管室,殴打,长时间罚站,剥夺睡眠,戴镣铐等手段残酷折磨。“坐板”(类似坐军姿),期间常遭受耳光、脚踢、暴打。“坐板”最长有八个月。不让互相说话,限制饮食和上厕所,不让睡觉,整日站立“面壁”(把体力耗尽):脚尖、腹部、鼻尖贴墙壁,否则暴打、脚踹。有的学员当场昏迷,有的在酷刑迫害下“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至少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凌虐中失去生命,其中刘志斌(又名刘接运,灵丘县武灵镇西关村人,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晚被铐着遭恶人毒打,当场死亡。)

三、李怀玉兄弟俩多次遭残酷迫害,家破人亡

李怀玉家,是个大家族,兄弟姐妹六人,虽然各自成家,但都能和睦相处,孩子孝敬父母,老人疼爱子女,举家其乐融融。尤其修炼法轮大法以后,道德水准更加提高了,人人温良恭谦礼让,全家共同经营一饭店,从未发生过争吵打闹,遇到矛盾向内找。全公司从上到下,莫不称赞羡慕。

然而就这样一个遵纪守法、诚实纳税的好商户对国家、社会、家庭都起到楷模作用的好家庭,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兄弟俩竟多次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以至家破人亡,让善良的人寒心。

李怀玉,男、四十八岁,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人晚,被恶人支泽源举报,恶警赵建林、王吉贤将其绑架至侯马公安局政保科。并于同年七月被侯马检察院起诉。参与人郭彩霞等。其家属请来了两名北京正义律师,在非法庭审上作了无罪辩护。但侯马法院以郭晓龙为首官员,执法违法,强行对李怀玉判了三年刑。恶警赵建林非法扣押李怀玉五千元,并抢走电脑主机。后因律师当庭提出,才把钱退还。

李向前,男、四十三岁,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侯马市政府绑架、强制洗脑。洗脑班结束后,侯马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岳柱恩,非法罚款二千元,又强制购买诋毁大法的诬陷宣传品,两次均未开任何手续,还到李家抄检,抢走大法书籍、磁带、洪法旗子、宣传图片、录像机,录音机等物品。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晚,恶警王吉贤带领数名恶警到李向前饭店中将其非法劫持到五一路派出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李怀玉及其他数名大法弟子。两日后非法刑拘。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侯马法院诬判李向前、李怀玉及其他数名大法弟子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执行。检察院起诉科以郭彩霞为主,法院以郭晓龙为审判长。因李怀玉、李向前兄弟俩同时被迫害七个月,其父母承受不住打击,先后得病住院。

在缓刑期间,每逢邪党的重要节日,侯马市政府就把李怀玉、李向前劫持,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洗脑。先后在侯马棉麻招待所、红卫厂宾馆办过洗脑班。棉麻招待所洗脑班每人交二千元,共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勒索。参与人员有:巡警队、司法局。

李家兄弟多次被迫害,其父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离世。李母年已八旬,思儿心切,不理解政府为何迫害好人,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离世。李怀玉的妻子因承受不住精神家庭、生活的压力于同年十月去世,与婆婆两人前后相差十七天,留下一个十八岁正上中学的孩子。

现在曝光邪党恶行,请被欺骗的世人快快清醒,及早脱离其有关政治组织,不为其殉葬。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人人远离邪恶,选择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