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回来,找到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曾经在大法中长大,接触不到大法后在常人中掉的很厉害,回来之后还不精進。在学法中才渐渐明白修炼的严肃,现在正在努力精進赶上。下面是我修炼的经历。

快乐童年,纯净善良

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双双走進了大法修炼,那时大人炼功,我在一旁玩,但是也背下了师父的《论语》,每次身体一难受,就背《论语》,一背就好。那时还从大法中知道白白的德和黑色的业力之间的关系,知道有一个李老师,和一定要做好人的道理,所以在幼儿园、小学里,遇到打骂不还手,善良的对别人,在同学中人缘很好。有时候冬天我先睡,想到妈妈的被窝很冷,就先躺到她那边给她捂被窝,等妈妈要睡下了再躺过来。纯真的天性在大法的法理中是那么纯净善良。

风云突变

这一段经历是长大后大人告诉我的。迫害发生后,爸爸去了北京证实法,被抓了進去,放出来回家后立刻就病倒了,不停的咳嗽。一检查却是肺癌晚期。在所有亲朋的强烈要求下,爸爸被送到了医院里,当时他痛的很厉害。我的一个叔叔也修炼,日夜照看爸爸。他说有一天晚上,看到爸爸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说自己可能撑不过这一关了。马上爸爸就把自己交给了医生,他喊“医生救我,医生救我”,叔叔同修给他读法,翻开《转法轮》把师父的像放在他面前让他看着师父,他还是要让医生救他。此时,叔叔却看到,像片上师父流下了眼泪。现代医学又怎能救的了爸爸!没过几天爸爸就去世了,而且给亲人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又过了一段时间,妈妈在整理家的时候,竟然翻出了爸爸写的保证书!原来爸爸在被关之后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却一直都没告诉妈妈。而妈妈回想起来,在以前爸爸也出现过相似的症状,坚持修炼就好了。也许那就是他的天年到了,剩下的时间是给修炼用的,心一不正,就有生命危险。

红尘艰险,终续圣缘

这之后妈妈还是默默坚持了下来,然而家里的那种环境不复存在,我不再有机会接触大法,法轮功好象成了敏感话题,从来不被提起。一年又一年的过去,童年的印象越来越淡薄,随波逐流中只能依稀记起做好人的要求,但在大染缸中渐渐失去了那份纯真,甚至小小年纪谈起了恋爱。等到上初中,更是为虚荣心整天勾心斗角,虚荣的谎话张口即来,丢面子时生闷气。记得那时,没有一次开开心心的在外面玩过,因为总是在意别人怎么看我!还因为受到网上、同学间不好的影响,色欲心也重。那时已想不起大法,心被虚荣带动的很苦,很累。但我内心总想探讨人生的意义,看了许多哲学书、小说、宗教书,当然是找不到答案的,而且头脑还变得越来越复杂。那时最怕睡觉,因为睡不着(才十三、四岁!),还经常作恶梦。平时脸色发灰,又黄又黑,怕冷,甚至被这边的亲属拉去喝中药,结果喝喝还出虚汗,又被那边的亲属拉去喝止汗药。我真的好苦好苦!不知道为什么做人这样苦!特别是被虚荣心带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这样的性格,要受这样的煎熬!

直到有一天妈妈给我的mp3上放上了电子版的《转法轮》,我看着看着,发现每次看过书,与人打交道就特别的轻松,没有那么多顾虑。那时还没有真正精進的修,但好象立刻失眠就不见了,有时头挨枕头就睡着。以前我很看重成绩努力的时候成绩还在下滑,中考前的一个学期我几乎不做作业,上课的内容听一遍就记在脑子里,中考考出来很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当然有意去求不做作业就不行了)

高中还是带修不修了一阵子,甚至还不会炼完整套功法。有一天,我突然想上无界,就下载了无界在自己的电脑上,一下就上了明慧网。这可是我第一次上明慧网啊!我一篇篇的看里面的文章,看呀看呀怎么也看不够,不知流下过多少感佩的泪水,深深的悔恨自己的不精進。有一天,我看完许多文章,想到应该跟师父正式的说一下我要修炼了,于是打开师父的法像,闭上眼睛,合十,心里坚定的和师父说,师父,我要好好修炼了。我静静的睁开眼睛,师父在朝我笑!师父的眼神中,好象有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期许,好象在等着我什么。那一刻我呆在了那里,心中的震撼说不出来,也没法说!过了一会儿才想到,师父管我了,我有师父了!有这样的高兴,但那眼神中,好象还有我当时无法完全理解,很重的东西。妈妈说那时我睡觉老是咯咯笑。

于是我开始学炼功法,学会的第一天,就开始炼一个小时的功。站桩的时候地板上嘀嘀嗒嗒,就是汗掉在地上的声音,痛就不用说了。炼完才发现连胳膊上都是一颗一颗的汗珠,而我从来没看到过自己胳膊上也会出汗!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前几次到最后都是哭着炼完。我原来鼻子有毛病,二十四小时都用嘴巴呼吸的,睡觉都是。打坐的时候也没想,按照要求把嘴巴闭上了,结果没过几秒钟鼻子就通了,可以呼吸了。现在白天晚上鼻子也很少堵上,睡觉都是鼻子呼吸了。

打破谎言,助师救人

高二的时候发政治书,我看到有诬蔑大法的内容,当时就想上课举手发言,全班都可以听到,是讲真相再好不过的机会了。等到上那一节的前一天,我晚上回家,和妈妈说了。当时我有点紧张,想着第二天一定要站出来说真话。妈妈说,你这样心态不稳,太鲁莽了。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还是很紧张,就等着老师说到法轮功我就举手,结果老师一带而过,没说。也许是师父看我心态不稳,还说不好,在保护我吧!就这样过了几天,在一节政治课上,在根本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老师突然说到了天安门自焚,我什么也没想就举了手,老师很惊讶的点我,我也不紧张,说那是假的, 我看过大法书的,我叔叔是炼法轮功的,他人很好。法轮功不允许自杀、不允许杀生的。这时老师呆住了,有个同学大声喊了出来:“对的!我支持你!”班里沸腾了起来,老师不了了之。下课之后,同学们围在我身边听我讲真相,好多人要我把书给他们看。后来我劝退了坐在周围的同学,但是遗憾的是,没有叫更多的人退出团队来!但是后来班长讲入团的事情时,有的同学半开玩笑的喊:“我要退团!”也没有给老师更细的讲真相,这个政治老师还是年级组长。

后来我来到了国外读大学,开始用qq讲真相。一开始会有人主动和我打招呼,我就从来到国外,发现与国内的不同开始讲起,很快就讲到新闻造假,引出自焚事件。对方明白了之后就劝退,这样退了好几个人。当然这和有的同修还差的很远啊!

几乎所有的作业,只要话题有一点相关,我就往大法真相上靠。比如媒体、中国、文化、自由、政府、健身、信仰、全球化、好书等。

法中同化,忍苦实修

一开始认真学法的时候,有时看着看着就泣不成声,不知道为什么哭。心里就重复着一个念头:怎么会这么好?怎么这么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经常学法前姿势很随便,学着学着就有一种敬畏,自己把姿势摆正了。看以前抄法的笔记,越到后面越工整,到后来就是一笔一画象在方格子里写一样了。正象师父说的:“如果你能够去学法,你越学就越知道他的珍贵。”[1]

思想中的那些爱虚荣的观念,还有在常人中养成的自私、麻木而圆滑的经验,当我学法时,它们就在被消去。不知不觉我就不会说谎了,一说了不该说的话,就心里难受不安,非的改过来不可。不知不觉我就不喜欢生气了。不知不觉我会打心眼里排斥常人的情、色的东西了。有时学完法后做事情,脑中的一些念头,在平时看来很正常,此时却发现它们的不好,这是在学法中师父帮我提高心性。有些很顽固的执着心,比如求名的心,在一次次的排斥、消下去之后还会有,还会有,但我知道它哪怕再顽固,也决不是真正的我!而是后天生生轮回中形成的观念,不是我的本性。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2],就一定能破了这个执着!其实我在学法上做的还不够,在剩下的时间里一定好好精進,不浪费时间在看常人的东西上,那些东西不但占用时间,还在往脑子里装不好的东西。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看上去很大很难过的关,去执着时好象心要难受死了,或者是过了很长时间看不到希望,别管它,就做修炼人该做的事,就是要学法,把它去掉,管它难受不难受呢。师父一定会看着我们修炼的。

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有些啰嗦。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