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不忘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老学员了,在修炼中真实的看到了宇宙中一些层次法的体现。记得刚接触大法时,看《转法轮》时忽然发现书面上有红色的变化,在书的下半页连续出现,非常美妙。当时认为是师父显示出来对我的启发,鼓励我多学法。

更令人难忘的是,在本地播放广州组字“真善忍,法轮功”大型炼功场面的光盘时,就看到在学员们所在的炼功场上就有很多的法船,在炼功人的上空来往穿梭,广场的右上角是个不太高的山,山上露着不同形像的石头人。

在一天夜里梦中看到伟大的师父,穿着炼功服,在另外的空间和一个神(不知名还拄着寿杖)在炼功。那时我炼功不久,心想给我显示了这么多,鼓舞我修炼的决心,我一定坚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后,集体修炼环境没有了。我被非法抓捕后取保候审,逢到敏感日,就将我地区的大法学员集中在一个地方,恐怕上北京证实法,回家后继续看书炼功。

迫害最严重是从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五日,恶警开始抓人,我们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前后十六人被抓。那时我们没有怕心,警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经过讲真相,他们都自言自语说:“国家怎么了?”那意思是这么好的人还要整。

天安门自焚案出现的第二天早上,拘留所的所长问我:“什么是圆满?”我就背“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1],所长扭头就走。

有一天公安局政保股长找到我,问我对所谓“天安门自焚”有什么看法,我说:“大法学员你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干坏事他都不会干的。社会上要都是大法学员连警察都不用要了!”这个政保股长也一句话没有说就走了。

中共召开“十七大”的前半个月,我带着人心想回乡下探亲。就向镇上说了,镇上的恶党人员怕我去北京上访,撒谎说也要去我老家,顺路让我坐他们的车。谁知到了地方后我才明白他们是为了盯防我。这时我就要求他们把我送回家,这亲我不探了。并说,我就是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什么错啊?你们这样盯防我?我的抗议也惹了一大群老百姓看热闹,也正是我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回来后又找到公安局的副局长,他说:“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当找到镇长时,不等我说,他就说:“我也觉得过分了,不过共产党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我又找到六一零时说:“我们炼法轮功都是好人,难道就不是公民吗?就没有公民应有的权利了吗?”六一零主任说:“你说的是理,可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上级的命令。”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突然出现脑血栓的症状:腿走不动,说话迟钝,当时我已经坚持了四天。老三姑娘来看了后觉得严重,让我去医院,我也没拒绝。在潜意识中还是有一点:万一不会动了孩子们不愿意(关键时候信师信法不坚定)。到了医院,护士打针也打不進去,把血管都扎坏了也没扎進去,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提醒我。我不想打了,但护士长硬说再给一次机会吧,就这样真的成了脑血栓了。作CT显示脑干阻塞三分之二、右腿及胳膊真不会动了,吃饭还得有人喂。第二天,主治大夫说,除非出现神迹,否则你可能要坐一辈子轮椅了……。当时我就想着背《洪吟》和一些经文。第三天,两个女儿架着我锻炼,我觉得腿有劲了,让她们放开,我就自己走到了床前。家里人都高兴了,说我会走了。这让那位主治医生感到非常惊讶,这不真的出现神迹了吗?

师父还在管我,没有放弃我。但毕竟走了这段错路,造成了遗憾,不坚定的心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

回家后我有时间就多学法,不能出去到外面讲真相了,就在家给亲友写真相信,右手拿不成笔,我就一笔一画的写,一封信要写好几天。天天如此。趁外出锻炼走路遇到人就讲,有能讲的通的,也有讲不通的。有时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在等着听呢!在讲真相过程中,也遇到过几次有惊无险的事情。有的人被邪恶控制要去告发我,可都被师父化险为夷。使我明白了旧势力说了并不算,师父说了才算!都是慈悲的师父在身边呵护才一直走到今天!

佛光的慈悲也使我家的每个成员都感受到了“真善忍”的美好。由原来的不信到现在的退出邪恶组织、主动帮助我传递真相信、讲真相等。我老伴深有感触的说:师父对我们家太慈悲了,谢谢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