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亲人的遗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我丈夫叫王某某,已故。当时只有四十七岁,家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

九八年四月份左右,丈夫被当地二院诊断得了乙肝。先是打了四十二天的点滴,没效果,之后别人介绍吃中药,吃了两个多月中药。吃中药一直吃到伏天。当时他一直疼,哪都疼(还吃救心丸)。他让医生给他调三次药,还是没效果,后来大夫就给他停药了。大夫跟他说:“出汗量大,吃药没效果。”丈夫回家跟我说:“大夫不给治了。”他边说边落泪,又说:“大夫治不了我的病了。”我说:“要不咱把房子卖了,到哈尔滨去治。”丈夫说:“要治不好可咋办啊?”从那以后他就每天早起锻炼。

一天早上,丈夫看到家附近一小学校院里有炼法轮功的,而且还是义务教功,说是诚心炼能治病。他就天天早起去炼功。炼法轮功大约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他就能干活了。他刚炼法轮功第三天,看《转法轮》第七讲就把烟戒了。他十五岁就抽烟,抽了二十五年,他得乙肝吃中药时,医生让他戒烟他都戒不了。炼法轮功之后我丈夫烟酒不沾了,脾气也变好了,不久之后就无病一身轻。我丈夫自从得法到零七年去世之前,将近九年的时间一片药没吃。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当地派出所所长领五、六个人到我家骚扰、恐吓。街道主任(向华)到我家骚扰、诱骗没找到任何迫害理由。

零一年三月份,包片警察(张立国)领四、五个恶人来我家搜东西,没搜到,还妄图把烧香的香炉拿走,被我当场制止了。零一年冬天以后,每隔两三个月包片警察(张立国)都来我家假意看望一次。

一到敏感日街道主任向华(零四年不干),王忠佰(接替)和包片警察就来我家骚扰。恶警每次来我家都没有出示任何搜查令等,还对我和家人强行审问。

我丈夫在极度恐慌中不敢炼功,也不敢学法了。在零七年二月四日我丈夫就觉得身体难受,二月七日就去世了。他临死时,我感到他很后悔自己没好好学法、炼功。

如果不是江泽民一意孤行要迫害法轮功,我丈夫不放弃修炼,就不可能这么早逝。我丈夫的死,给我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创伤,我没有了生活来源,我当时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儿子。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教人向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世人能多了解一下法轮功,真正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退出邪恶组织,得福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