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理迫害为何指向善良的母亲(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一提起自己的母亲,每个人都会表现出特有的深沉而庄重的神情,这当然是人性和孝心的自然展露,因为是母亲生养哺育孩子们长大,还将善心爱心做人之理予以启蒙爱抚,及至立业成家,慈爱的母亲还时常为儿女们牵挂,谁都知道,母亲对家庭的贡献是无私的。

悠悠慈母心,拳拳报母恩。儿女们总想给自己的母亲以最好的报答,每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团体还常常对她们褒奖有嘉。因此,谁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母亲受到歹人的侵害,更不允许任何邪恶的力量对母亲欺凌扼杀,但是,不幸的是,在山东临沂地区的城镇村庄,在中国大陆上,就在我们的身边,许许多多朴实善良的母亲们,却一直在遭受着中共当局的无理迫害和谋杀,这是这个世界不该发生的罪恶,这是中华儿女不能容忍的罪恶。

(接上文)

凄苦中的母亲用柔肩撑起了破碎的家

刘晓梅,蒙阴县界牌镇刘庄村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大法受难后,她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凄苦劫难。遭到界牌镇恶徒宋树福、翟晓林、界牌镇派出所恶警张文家、杨旭、石矿等及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头目类延成、房思民和二十多个小打手们的摧残,遭受了毒打、别烧鸡、烤手、不准大小便、开批斗会、挂牌游街、非法抄家、勒索巨款、逼看录像、白皮书、小册子、做有损大法的事等精神肉体经济的严重迫害。零一年正月十六日,刘晓梅的丈夫刘祥义用摩托车带着她回娘家,刚走到大石龙村,突然被一辆警车挡住去路,从车上下来石矿等四、五个恶警,他们把刘祥义绑架到界牌镇派出所。他趁恶警们中午吃饭时走脱。恶警发现刘祥义走后气急败坏,到处围追堵截,抄家找人。同年腊月二十七日,刘晓梅丈夫刘祥义骑摩托车路经蒙阴县汽车站时被不明真相的坏人举报,张文家带领恶警把他绑架,后将他非法判刑九年,零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把他投进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丈夫被迫害不在家的六年中,这个凄苦但坚强的母亲用柔肩撑起了破碎的家,她一人管理着果园、种着庄稼,供着三个孩子上学,虽然操劳辛苦,但她没有生怨自卑,依然红光满面,笑对人生,是大法超常的威力铸就了她良好的精神状态。

营救儿子的母亲历尽人间辛酸苦愁

大法学员王维高,沂南县双堠镇艾于湖村民。05年正月24日,他不幸又被双堠镇派出所恶警王纪卿等非法劫持抄家毒打后,当晚午夜被县六一零头目陈继广等恶徒劫持到县看守所遭摧残,后被诬判劳教二年投进王村劳教所折磨。期间,许多听信中共谎言的亲朋、乡亲投来的不是同情,而是怨恨讥讽。他那70多岁的老母亲(基督徒),在无奈之下,只身一人多次跑到派出所,跪在派出所办公室对所长张昌国大喊:我儿子没有做坏事,你们为什么抓他?看在他多年给政府干工作的面上,你们也不能抓他,快把他放了!回家后,她到处求亲拜友要求营救,处处碰壁受到挖苦。

得知儿子被恶徒劫持到看守所,这个倔强的老人家拉起老伴赶到看守所要求见儿子,被狱警无理拒绝,她没有失望,随即在县城拜门托人,不到一个月,老人家先后6、7次坐车进县城全力营救孩子,几乎每次都是哭着去的,哭着回来的。但县六一零恶徒扣除王维高的工资,并讹诈了他母亲的3000多元养老钱后,将王维高非法劳教了。这个结果,让老人家悲愤不已,但她营救儿子的心始终没有放弃,她和老伴先后2次赶到王村劳教所,遭到狱警层层盘查才见到因抵制迫害被摧残病危的儿子,她忍着内心的悲痛,细心的向狱警说明儿子的情况,要求赶快释放他。回家后,儿子的生命安危一直系在她的心头,她无心料理家务,常常失声痛哭,她多次找派出所和村里的负责人请求帮助。

9个月后,王维高终于闯出冤狱回到家,但已是奄奄一息。后在他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渐渐恢复健康。这位老母亲没有文化,更没有社会背景,甚至以前没有出过远门,为了营救难中的儿子,真切体会到了中共治下的人间冷酷炎凉,真的是历尽了辛酸苦愁,不管她是出于亲情还是什么正义目的才营救儿子,不管她的努力起不起作用,我们不能不慨叹:这是一个勇敢的母亲,一个坚强的母亲,一个伟大的母亲!

受尽熬煎的母亲时常盼冤狱中的儿子何时把家归

法轮功学员赵传文(44岁)、赵传武(40左右)是兄弟,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民,两家都以做布匹买卖生意为生,九九年夏末,法轮功遭到邪党的空前迫害。这两家成了当地邪恶政府打击的重点对象,恶徒杜中太、刘相雨等多次带领爪牙们对他们酷刑洗脑、讹诈钱财、打家劫舍抢劫一空。两家遭到了精神肉体经济亲情多重迫害。零二年,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被蒙阴县县“六一零”诬定三年劳教,被劫持到了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赵传文被法院枉判重刑十三年,被秘密劫持到了山东省监狱;赵传武则被非法判刑五年,囚禁在潍坊潍北监狱,妻子刘秀玲多次被恶徒威胁恐吓。

厄难发生后,家中年迈的父母亲因此受到株连,为了生存,他们的老父亲不得不走出家门长年打工,老母亲留守家中,恶徒的骚扰、困苦的生活、破碎家庭的重担、歹人的非议不断的冲向了她,让这位老母亲心里有说不出的冤苦,常常在深夜醒来独自落泪,牵挂着狱中的孩子们安危,算计着他们何时归还家门,月月盼,年年算,大儿媳刘凤厚、二儿子赵传武都先后走出冤狱回到家里,前不久大儿赵传文也刚刚走出漫长冤狱平安回家。

多年来,漫长的等待,无数次的祝愿期盼,凄苦的心境,无尽的熬煎,把这位老人折磨的白发增多,人显苍老,背也渐渐驼了。好在大法与她日夜陪伴,才让老人家能坦然面对厄难。

热心肠的母亲被恶徒摧残的满头白发

裴琳英,原临沂市机械技校教师。修炼法轮功获得身体健康后,这个热心肠的母亲,很想把大法福音传给众人,并义务为大家做辅导员,中共发难后,裴琳英受到的迫害尤为严重。她先后被恶徒们劫持囚禁在大岭拘留所、临沂市看守所、沂州宾馆“转化班”、临沂市洗脑班,遭到市“六一零”恶徒阎志刚及恶警刘振东、程海青、匡某、邢永农等及犹大(王明光、段好渔、李俊卿)的残酷迫害。遭受了“熬大鹰”、不让睡觉、强行灌输诽谤大法的污言秽语、单独关押、强迫写“三书”、谩骂师父和大法,不许与任何人讲话等,连上厕所都被监控。零五年,她被平邑县“六一零”和临沂市“六一零”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济南浆水泉劳教所,家中现金和所有存折,被洗劫一空。

零七年六月十三日,临沂市工委“六一零”骗学校有关人员给裴琳瑛办回家手续,当时学校人员听说裴琳瑛回家很高兴。六月十四日,王副校长带领四名学校人员去济南接裴琳瑛。中午在劳教所见到裴琳瑛,发现被迫害的整个人大变样,头发变白、散乱,血压高达200多。即使如此,市“六一零”恶徒强迫学校领导将裴琳瑛送到“六一零”洗脑班继续摧残,并讹去单位二千元钱,当时,学校领导多次讲情让其回家看望有病的父亲被恶徒拒绝,年迈的母亲很想去看望她也没有得到允许。

溘然长逝的母亲背后有着难以言尽的人间悲怆

王克菊,一个七十多岁老母亲,莒南县团林镇桃花峪村人。十多年来她和女儿们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零年黄历正月初六,这位饱经沧桑坎坷的老人含冤离世。其背后有着难以言尽的人间悲怆。王克菊共有七个女儿,老伴去世后,她自己拉扯着三个小女儿艰难度日,多年的劳累,致使她体弱多病,尤其是骨质增生,害得她走路困难,到地里去不足一里的路都要歇好几气。九八年八月她有幸修炼法轮功,到年底她满身的病都好了,她从心底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得知大法受难,王克菊不顾天寒地冻,毅然决定要进京为大法请愿,结果在县车站被公安镇派出所的人给截回来,恶警把老人关了十多天,还向三个已出嫁的女儿各摊派罚款二百元。

自此后,一到所谓的“敏感日”,中共恶徒就上门骚扰、搜寻、恐吓,零四年七月,漂泊他乡的两个小女儿(六女儿瞿小彤,七女儿瞿贝贝,均未婚)遭到恶人诬告,被泰安市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八年和七年,投进了山东省女子监狱。零五年,老人又被当地恶徒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迫害半个月。连遭厄难,老人有冤无处诉,有苦在心里,也有太多的想不通,有时还受到不明事理人的白眼,加上日夜思念牵挂狱中的俩女儿,度日如年,多重的身心魔难,最终折磨的她溘然离世。最遗憾的是,临终前老人没见到狱中的俩女儿,而俩女儿那时也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的消息。如果她再等上几个月,女儿们就能熬过冤狱回到家,母女就能团聚相见,但这位历尽悲苦的老母亲没有等到。

苦难母亲啊,谁能抚平你们那受尽创伤的心?

翻开中共连续不断搞迫害的罪恶政治运动史,人们惊心的发现,作为母亲这个社会中的善良群体,受到了相当严重的戕害,特别是那些追求真理真道的大法学员,中共强行施加在她们身上的酷刑竟然达到100多种,遭到的迫害惨烈程度史无前例,本文记录的也仅仅是临沂地区的一少部份典型案例,而在中国大陆上,从有关媒体中可以看到许许多多令人发指的案例:

河北涿州恶警何雪健公然在派出所强奸两位和他母亲同龄的女法轮功学员;一名正义警察在向追查国际举报说,就曾见证了一名中年母亲(女教师)被恶警强暴后又被活摘器官而凄惨冤亡。人们无法理解的是,十多年来,中共迫害这些善良母亲们的借口则是她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曾几何时,当那些母亲疾病缠身痛苦不堪时,是大法给母亲从新带来了希望与崭新的生命健康;当母亲不满家庭是非愤然出走时,是大法把母亲留下避免了家庭的分裂;当母亲厌倦人生时,是大法叫母亲鼓足了勇气又扬起了生活的风帆;当母亲迷失在红尘难拔时,是大法给了母亲心灵的甘泉叫她找到了人生的乐园;当母亲劳累青丝渐少时,是大法给了母亲美丽脸庞把她变回年轻模样;当母亲身陷琐事烦恼无助时,是大法给母亲智慧了却了诸多恩怨惆怅。母亲每一个崭新的变化,都叫儿女们惊愕、兴奋和感恩,每一次爽朗的微笑,引得乡亲邻朋前来把快乐幸福分享,那时,母亲的变化将祥和健康带给了所在城镇村庄。

谁料想中共有预谋组织的巨大迫害将母亲们打击的如此悲怆:当母亲从中共罪恶的洗脑班蹒跚走回,孩子们发现她已被恶徒折磨的身心交瘁;当儿女们把母亲从劳教所接回,看到的是母亲满脸冤屈和哽咽的泪水;当孩子们将母亲从监狱救回,发现老人家身上有道道伤痕,才知道母亲遭受了非人的摧残和欺凌;当家人把母亲从精神病院要回,母亲却突然变得沉郁寡闷;当儿女们奋力从集中营把母亲抢回,黑发全白的母亲喃喃告诉我们:她看见好多同胞已被害死,只有她和被救出来的才是幸存。

想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儿女们守护着受难后的母亲,为的是让她能安睡,可母亲总是一次次从噩梦中抽泣惊回,女儿急忙拿起毛巾擦干母亲脸上的泪,却无法擦去母亲眼里的伤悲;儿子试图唱一支母亲最爱听的歌来把她安慰,但母亲往日的笑脸已荡然无存;给母亲做一桌好吃的饭菜吧,母亲用餐的反应索然寡味。望着白发凌乱的母亲,儿女们拿起梳子给她理顺,却发现无法理顺母亲内心的伤痕。苦难母亲啊,谁能抚平你们那受尽创伤的心?最不堪忍受的是,同样遭难的儿女们走出漫长冤狱急奔家门,却发现自己的老娘已把另个世界归,空对家门,思念至亲,扼腕墓前,百感痛心,儿女们流不完的是悲愤的泪。

痛定啊思痛:中共为何要把迫害指向善良的母亲?抹去泪水还要发问:母亲们声声的呼唤和慈悲的泪水为何唤不回恶徒们的人性良心?看罢《九评共产党》彻底明白:这个杀人如麻的杀人党,这个贪婪成性的腐败党,这个警匪一家的黑帮恐怖党,这个信奉假恶斗的流氓党,这个活摘器官的红魔邪教,它的本性就是邪恶流氓,它骨子里外全是蛇蝎毒疮,它一出世就注定要打击善良,它一次次的残害了我们的亲生母亲后,却用“平反”的邪术迷惑炎黄子孙强奉它为“党母亲”,几十年的光景,八千万中华同胞已在它邪政下冤亡。向它乞求盼望,那不是农夫暖蛇反受其伤?所以,中国人必须警醒觉悟,才能摆脱中共桎梏找到光明,而真相才是得救希望,三退才能自救救人,因此,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不应该麻木彷徨,为了你我他的母亲不再遭受戕亡,为了华夏民族的血脉希望,我们都有责任义务将真相讲遍城镇村庄,将真相传遍五洲四海的每个地方,直到将万恶的中共邪党彻底埋葬!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