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纯净的心救世人和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四年来的风风雨雨,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下面我把我修炼所走过的路,向师尊汇报,也请同修指正。

一、绝望中得法

一九八六年,我在生完第三个孩子(前一个孩子因为脐带脱垂,仅活了二十多个小时就离世了)后,心情就变得越来越压抑,再加上单位和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特别是生完孩子七个月时单位越级考试,我参加了,听说考的不错,但名额给别人了,就特别的气愤,就去上级单位去追究原因,结果仍然是失望,这个过程让我对邪党心灰意冷,觉得它们跟流氓没什么两样,也彻底的对邪党失去了信心,从而选择去信宗教。

在气功高潮中,我先后练了多种气功。最后练了一种假气功后,开始胡言乱语,整天迷迷糊糊,就想睡觉。从此以后,一练气功就犯病,家人没办法,把我送進了精神病院,从医院回来,因为顽固性失眠,又去练了武术,曾经在天主教待了五年,又去佛教待了五年,一心想要出家,后来在一个寺院住了五天,看那个主持既不打坐,也很少念经,尽说些家长里短的话,感觉不像个出家人,我觉的很失望,就下山了。回家后,更加抑郁,先后自杀过三次,都因为发现及时,被抢救过来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如果不得大法修炼,我真不知道我还会做出什么事情,还会造多大的业啊!

就在我生活绝望、生不如死的困苦之中,师父安排一位同修找到了我,这中间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因为我有过精神病史,就问介绍我炼功的同修我应该怎么办,同修说“只要你真心修炼,师父一定有办法的。”后来,我就去了炼功点,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的头顶抱轮时,就觉的肚子疼、恶心(我以前只要肚子疼、恶心时,就会昏倒)这次我就在心里喊师父帮帮我,可千万别让我倒下,要是倒下,他们就不让我来炼功了。

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炼完动功,后来我跟大家说,大家还说我的悟性挺好的。我找到辅导员,跟他说了情况,辅导员说:姐,要不你在家中炼吧,法轮功有规定,有精神病史的,不能炼功,你可以在家炼。我说:我动作还不会,还是先跟大家学学吧。他说:那你就先来点上吧。并帮我请了两本书《转法轮》和《大圆满法》,那一天是九八年的十月二日。到了第七天,辅导员找到我说,我看你坚持的挺好的,如果有时间,晚上来参加学法小组吧,我高兴极了。

就这样,将近一个月,有一天晚上去学法点,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法轮佛法”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我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从此,结束了十多年来不会哭,也不会笑的日子。那时,天天和同修沐浴在佛光中精進修炼,感觉幸福极了。虽然只有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但给我后来的正法修炼打下了基础,感谢师尊让我在邪恶迫害前得法,不然在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下,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得法,因为有多少世人都是在邪恶的谎言中迷失了方向啊!

二、在工作中讲真相,劝“三退”,修好自己

我的职业是护士,有主管护士的职称,在中共迫害中,因为我两次進京上访,被所在单位下岗。后来,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买断。没有经济来源我就开了一间小药店,在那个环境中讲真相救众生,为后来的三退打下了基础。由于自己对安全放松,被邪恶钻了空子,恶人在药店翻出了大法真相资料,我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我决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在劳教所喊“法轮大法好!”经过八十一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过国内外大法弟子的不懈努力和正念营救,终于闯出了魔窟。

这期间家人也做的很好。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一直给劳教所打电话,让他们不准迫害我,如果我有什么情况,一定会上告的,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回来时,由于当地分局拒收,直接被劳教所的车送回了家。

回来后,经常有人找我打针(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没人看护,药店被出兑了),我就利用上门服务的便利,跟人讲真相,劝三退。经过我打针的大部份人都做了三退,还有很多都是全家退了的。这期间有艰辛,当然更多的是欣慰。一个个生命得救了,因为他(她)听了大法的真相,做了正确的选择,从此有了未来,多为他们高兴啊!他们明白的一面三退后常常说感谢我,我说你们应该谢谢我们的师父,是师父让我们这么做的!

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医院诊断室心房纤颤,我觉的他的状况挺严重的,就说你要打针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马上来的。开始给他讲真相,他说他是党员,也同意三退了,可病情并不见好转,一般的三退后,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都见效了。问他,他说一难受,就什么都忘了,就记得毛××了。三伏天穿着棉衣还喊冷,我发现了他的症结所在,我就给他念《九评》,讲无神论带给中国的灾难。中共邪党从建政以来历次运动杀害了八千万的同胞,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毛××是暴君,中共搞独裁,文化大革命对无辜群众的迫害,和平时期对法轮功迫害,迫害死三千多大法弟子;又讲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他听了觉的都对。我说你没事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这次他真的相信我了,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结果打针也不象原来三天两头打了,将近两个月,才找我打针,他非常高兴,说我是活菩萨。他家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在附近居住,一个儿子在外地工作,通过讲真相,他的三个孩子共九口人都退出了团队,他老伴原来不能料理家务,做饭都得两个女儿来做,自从听了真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自己做饭了,料理家务也行了,他女儿说我爸多亏遇到你,你不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他不一定啥样呢,我们全家都感谢大法师父!看到他们全家明白真相三退后带来的幸福美好的生活,由衷的替他们高兴,更加感恩师尊的佛恩浩荡。

最近,有一个外地做生意的,患眼底出血,一只眼睛视物不清。我想这也是有缘人,我一定得救他。我就先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打完针,就跟他们讲真相,讲我原来生不如死的病,想死死不了,炼功三个月就全好了,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藏字石、讲善恶有报。他夫人开始说什么也不信,听完真相后她退出了团队,我问打针的这个人,他说他没入过中共党团组织,我感觉他在敷衍,想明天还要来,就没说什么。第二天,我刚要讲真相,他一反常态,骂起了不好的话,因为我很少遇到这种场面,就一边发正念,一边说,你信不信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但你说这些话,对你不好!发完正念,打完针,我很冷静、很平和、很有礼貌的告辞离开了。这对我来讲也是一个突破,因为我受党文化的毒害很深,争斗心一直很强,一般不等别人发火,我就先发火了,听了《解体党文化》我告诫自己,那不是我,我一定要把它修下去,这次能够这么清醒冷静的处理是因为师父看到我能用正念看问题,不想要它,所以给这些不好的物质拿掉了。回来以后我向内找,是什么原因让世人对大法犯罪,我哪里没有做好?经过反思,原来是昨天讲的很顺利、退的很容易,自己有了欢喜心。师父讲过“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 第三天,我还是先发正念,他家的亲戚看我去了,说:你还挺准时的,我说干什么都要讲诚信,打完针就离开了。第四天,他主动和我讲了,说他眼睛能看见了,他信法轮功了!我说我真为你的选择高兴。他说他夫人看小册子看到半夜。第七天,打完针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眼睛能看到我的五官了,他说他念了“法轮大法好!”他还说他的眼睛已经犯了三次了,前两次都是住院治疗,每次都要花上万元钱。我接他的话说,是不是这次花钱最少,效果最佳啊?他说是。我说那我祝贺你,他说谢谢法轮大法!谢谢大法师父!第九天,打完针,他退出了少先队,这个生命得救了!

在打针的这几年,我对无私无我的法理也有了更深的认识。刮风下雨、酷暑严寒,身体方面的苦还没什么,很多时候,就在你正要学法时,就有人来电话要打针,有时我也抱怨,想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有时又后悔,不该答应去打针,问自己是不是执著钱财,后来学到“无私无我”的法理,我忽然不这么认为了,心里也平衡了!如果师父不传法、不正法、师父最轻松。可师父为了众生得救吃了那么多的苦从来没有说过,我这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通过打针去掉了许多为私为我的坏思想,去掉了争斗心,过程中得到了心性提高,境界的升华,向新宇宙的迈進,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应该谢谢他们啊!

三、在营救同修中协调、归正、升华

在修炼中,我把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方面看的很重,因为那是师父要做的,同时对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亲属和家人,逢年过节,我也买些礼物去看他们(并没有都去到)。有一个同修,因为恶警在家中搜出了打印设备,便被绑架到看守所,家里去分局要人,回答说是有打印机要劳动教养。后来同修去看守所发正念,得到消息说让去当地公安局要人,我当天晚上接到通知,第二天早上四点去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找到她婆婆,说去分局要人的事,她婆婆马上说我去。从她家出来,我就挨家通知同修发正念配合。有的同修直接去了分局、有的在分局附近、有的在家。整体都行动起来了。到了下午,就有消息传来,说给该同修“翻案”了,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她的弟弟也一直在帮忙,几天后,同修就正念出来了,还带出来十三个三退名单,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就在最近还发生了一件事,一位同修在修炼前和丈夫离婚了,修炼后又和好了,但并没有办复婚手续,却在一起居住,让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抄家翻出了大法书籍。当时恶警并没有找到什么表面迫害的借口,是和同修有了矛盾的丈夫说出来的,结果促使该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当听说该同修被绑架,我和另一位同修就去了她那片的协调人那里,该协调人说就是当天早上八点绑架的,我说那为什么不通知,他说我没想去,我用手指着同修问:你说,你为什么不管,他说我就是不管。因为他对被绑架的同修比较了解,同修和家人的矛盾也都清楚,他认为该同修没做好,就不应该去管。后来,同我一起去的同修说,她既然是以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遭到绑架的,我们就应该去营救,协调人听后也认同了。

大约第三天,大家有机会聚在一起,有同修提议去分局要人,当时我真没有那么高的心性,这时有的同修说起个人的事,有的指责被关押的同修,我听了之后,心里愤愤不平,说师父说:“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2] 你们指责同修干什么,现在是研究怎么去营救,不是帮她找不足,更不能给她身上不好的东西加能量。后来同修达成共识,各尽所能营救同修。

第二天,我们决定去看守所附近发正念,我们小组有一个被病魔折磨比较重的,一个同修走路都比较困难,也积极参加,后来我们去了三个人,被病魔折磨的同修很坚定,双盘了一个多小时,脸上的汗珠一直往下滴,手累的也直哆嗦,仍然坚持着。那天,他走了五、六里路,回来病业现象也轻了很多,另一个同修也很认真。我们小组还有一个同修八十四岁了,但他一听去黑窝发正念,也主动参加,但是找不到去看守所的车,在那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就在当地发了。我说是不是同修回家了,他说有可能。

有一天,我去了一个协调人家,希望更多同修去黑窝附近发正念,我没抱任何希望,心里也有点不平衡,后来这个学法小组有四个人开着车来找我了,我想这是师父的安排,我们去了黑窝的附近,我们的正念很纯净。后来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说,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有一颗心、一包朱砂、两个梨,她当时悟到,朱砂是稳心安神的,这是让她把心稳住,二号可以离开。那天正好是五个人发正念那天,她说她姐也是那天去接她的。当然,她本人正念也很足,不配合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九天时间,正念闯出黑窝。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

在这次整体配合协调营救同修的行动中,我发现了自己很多隐藏很深的执著心,表面是做着最神圣的事,可实际有执著自我、证实自我的心。不然怎么会表现出愤愤不平,还用手指着同修这么不礼貌。谢谢师父让我及时发现这颗心,修去这颗心,没有了这颗心,我发现同修都是那么的优秀。我诚恳的向协调人同修道了歉,同修很宽容,让我心里很感动,没有了隔阂,我们又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了。

四、找到不足,用大法归正自己

一直以来,自己都平衡不好家庭中的关系,做事愿意走极端,不只伤害到家人,有些做法也让世人不理解,我知道这是自己没有修好的原因。师父在讲法中说过:“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 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 通过学法,我看到了我对家人的情、对钱财的执著、还有怕这怕那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说话愿意居高临下、遇事非要争个你错我对的心、态度生硬,而且容易被常人心带动等等,这都是在这次写交流稿时找到的。

第一次写交流稿,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也棒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