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 一路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二十八岁,母亲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自她把大法介绍给家人,我也有幸喜闻大法,大法也伴随我走过了十六个春夏秋冬。

那时只要一有时间母亲就带着我学念《转法轮》,因为我那时年龄小,抱着玩耍的心态,对法理只是感性的认识,但是慢慢的经过师父的慈悲点化和母亲的引导,我越来越体会到修炼的内涵和法理的博大精深。

记得当时读小学时,自己只是把大法当作一般的气功对待,早上跟着母亲出去锻炼身体,周末出去洪法。没有理解“修炼”是什么意思,更不用说用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在学校受到委屈时,被同学欺负时,总喜欢回家和母亲倾诉,每次母亲都用“真、善、忍”的法理教导我,让我如沐春风,化解我心中的怨愤。后来心态变好了,跟同学相处也友善了,当时自己还纳闷:为什么母亲总能以博大的胸怀和慈悲的心态去面对一切,等年龄稍大些才明白母亲是在学宇宙最伟大的法,做世上最善良的人。渐渐的从新开始认识大法和李老师,在母亲的帮助下,自己开始真正踏上了修炼的路,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修为和境界的提升。

可是自古修炼没有平坦的路,由于父亲强烈的反对,放学回家我只能躲着看书,功法一放就是好几个月没炼,提高的特别慢,这种状态持续了几年(当时妈妈在外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判刑一年,后来陆续三次被强制送進洗脑班迫害)。母亲回来后,依然坚信着大法,做着师父交给我们的神圣的三件事。当时觉得愧对师父的我一直萎靡不振。慈悲的师父用母亲的口吻点化我:“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1]在母亲的帮助下,这种状态也没有完全消失,走走停停。

大学里,一次上英语课,由于受中共谎言蒙蔽老师在讲课中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当时就萌发了一念要给老师讲真相,他也是我要救度的人,周末回家和母亲商量,准备用邮寄匿名信的方式给老师讲真相,我就在信封里放了一份关于“自焚”真相的传单和我亲自用手写的一份真相信,当晚就寄了出去。可没过几天在课堂上,学校领导就找到我,说是要和我谈心,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看着他们的脸色我这才意识到我给老师邮寄真相信的事被认出来了,我就不停的发正念,同时给他们集体讲真相,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我说我要离开去吃午饭了,他们不让我走,给我买来盒饭,并把我父亲请到学校,我想不能就这样被他们关着,心里想着师父帮我,正念正行,闯出了学校,跑回了家。

虽然我安全回家了,可父亲每天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多次因为我炼功而出手打我,不让我学法,不让我出门,动员所有的亲人来劝阻我放弃修炼,我想这些亲人平时也很难碰到,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情,正好是我给他们讲真相的机会,我边发正念,边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我修炼前后的变化,中共是如何迫害像母亲这样的好人等等。他们都接受了大法的美好,但是有的受现实社会的影响,看中眼前利益不愿在父亲面前为我说句公道话。我反思自己:我和母亲都是大法弟子,家里这么大的能量场,怎么父亲还是不听不信,气急败坏时还撕毁大法书籍呢?给老师邮寄真相信是我第一次讲真相,怎么就被发现被邪恶钻了空子呢?我想还是自己有漏,想到这里自己泪流满面:平时学法拖拖拉拉,总是以学习忙的借口不想炼功,更没有处处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是我没有把大法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一手抓着神又一手抓着人不放。师父说:“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2]

自那以后大学肄业在家,父亲没有好脸色给我看,我依然处处关心父亲,给他买生活日用品,主动干家务活,母亲不在家的时候自己买菜做好饭等着父亲回家吃饭,不乱花钱,不给父亲增加负担,照顾妹妹,遇事处处为他人着想,爸爸的态度终于发生了变化,他允许我在家里学法炼功,但不许我和其他大法弟子接触和在外面讲真相发传单。

我现在的工作单位是个小国企,党文化氛围特别严重,在这种环境中同事之间滋长了一些阴暗的东西如勾心斗角、请客走后门、欺软怕硬、溜须拍马、虚伪等,有的时候真想辞职不做了,可每每想到师父说:“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 [3]师父用这个环境中让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执着心:怕心、爱面子心、瞧不起人的心、怕麻烦心、分别心,这是找出的表面现象,深挖这些现象的根的始源,有在生生世世修炼中没修下去带来的,有后天在邪党文化毒害下形成的变异了的观念,有旧势力安排的因素,也有现实修炼中在这方面没有真正的实修。我必须从根子上否定它,发正念求师父帮助除去这一层败物,师父就会帮我打开智慧,明白怎么去修、怎么去处理好这一层关系,怎么去讲真相用大法正的一面去改变这一切,这也是在证实法圆容人这一层的部份。

如果还有像我这么不争气的同修,请记住师父的话——“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4]多少次,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师父无量的慈悲一次又一次的给我爬起来、走下去的勇气,真的好感激师尊!师尊,我会好好修,跟您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