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前癌症患者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今年四月初,听说儿时朋友李慧清明时节要回老家祭祖,我想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多年不见,可边叙旧边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小时候,我俩整天在一起玩耍,我们同岁,我比她也就大几个月。

清明节的前一天,我坐中午的火车回到了老家。熟人说,李慧已到了,住在她妹妹家。我就急忙赶到她妹妹家。一進屋就看到她们姐妹几人都坐在床上,有说有笑的。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她比我想象的要苍老许多。她看到我非常高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握着我的手说:“大姐,真没想到你能来看我。”寒暄一番之后,她忽然象想起了一件什么事似的盯着我的脸说:“大姐,听说你做过子宫肌瘤手术?而且还是全部切除了,你怎么还这么年轻?气色也这么好。听说一般的子宫全部切除人会衰老的很快,可看你红光满面,皱纹也少,哪象六十六岁的人啊!”

我笑着说:“我是炼功炼的。”她问我:你炼什么功?我说:“我炼法轮功。而且我当年得的也不是一般的子宫肌瘤,是子宫癌。”她瞪大了眼睛说:“癌症?一直到现在都这么好?”我说:“是啊,自从炼功之后就没再吃过一片药。”她一把抓住了我:“咱俩自从结婚以后,天南海北的分别这么多年,我只是听别人只言片语的说了你的一些情况,你快把你的详细情况和我说说。”我高兴的说:“好,那我就给你说说吧。”接下来我就转入了正题。

我说:你知道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十四岁就得了肺结核,每天药不离嘴,等到结婚以后,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相继又得了很多的慢性疾病。如:肾盂肾炎、肝炎、神经性脑血管痛、脑动脉硬化、脑血管供血不足、冠心病等等。尤其是脑血管,一疼起来,可真是要命一样,每个月至少要疼二、三次,有时睡到半夜就疼醒了。脑血管一疼就开始呕吐,严重时就吐黄水,感到胆汁都吐出来了似的,疼的挺不住时,就用布带子把头勒上,一动也不敢动。那时早上起来根本就做不了饭,浑身拿不成个。那时两个孩子还小,有时就饿着肚子上学去了。一家人整天愁眉苦脸的,自己也一天天在病痛中苦苦挣扎着。

八四年那年,我三十八岁,本来就不健康的身体又得了子宫肌瘤,开始不知道是恶性肿瘤,到地区医院把肌瘤摘除了。回到家里,刀口刚刚长的差不多,医院来电话说化验结果是恶性子宫瘤。听到这一消息真是五雷轰顶一样,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本来就不宽裕的经济无疑又是雪上加霜。做完第一次手术,二十八天之后,又到省城医院做了第二次手术,这次手术把子宫和妇科所有的附件全部切除了。回家后也一直靠药物维持着。那时母亲曾经对我说:“你不能先死,等我死了之后你再死吧。”我深知母亲是害怕老年丧女的那种痛苦。

到了九八年,我五十二岁那年,我的癌细胞又扩散了,已经扩散到了淋巴。不光出现了以前的症状,浑身四肢无力,血压也低,整天头昏眼花,身体各处的淋巴结都肿起来了,吃不下饭,瘦的皮包骨头,感觉到五脏六腑都快衰竭了,这回我下决心再也不化疗了,而且身体也承受不了化疗的副作用了,干脆就等死吧。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一天女儿回家和我说:“妈,你也去炼法轮功吧,街里好多人都在炼,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的母亲长期生病,现在都炼好了,你也去炼吧。”那时我也听说过法轮功,也有人劝我炼。我想:“练什么功啊,以前练了两种也没管用,说不定哪天死呢。”也没想去。后来女儿一连几天都劝我,我实在拗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我就去了,到离家不远的一个炼功点,请了一本《转法轮》,每天晚上和大家一起学法念书,打坐,早晨炼动功。学了《转法轮》之后,我当时就觉的这本书太好了,真恨自己悟性太差,师父不仅讲出了如何做好人的道理,而且告诉了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而且也知道我为什么多灾多病。我的心胸一下开阔起来了,对什么事情不再斤斤计较,凡事都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管是婆媳之间的关系,还是邻里之间,越来越融洽。

炼功不长时间,以前的各种慢性疾病不翼而飞,就是脑血管痛拖的时间较长一点,半年之后也彻底痊愈。一直到现在,所有的病从未犯过。癌症扩散的淋巴结肿大不长时间就消下去了,身体不适的各种感觉逐渐消失,脸色也越来越好了,体重由原来的八十多斤增到一百一十多斤,走路象年轻人一样快,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家里气氛也由原来的愁苦变的欢快起来。

就在我炼法轮大法不到一年的时候,江泽民一伙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这十多年来,不管中共邪党使用何种流氓手段,也从未动摇过我坚修大法的决心。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我的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神奇的功效,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有一个邻居跟我说,她在街上听到几个人议论法轮功如何不好,她就上前说:你们不要说法轮功不好,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那都是造假。接着她就把我的神奇事说了一遍。我听了真为她高兴,因为明白了真相,这个生命就会免于被淘汰。

我三嫂因为肾病,多年医治不好,有时来不及就尿裤子,明白大法真相后,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肾病不长时间就好了,别人劝她信××教,她说:我啥也不信,就信法轮大法好。这些年了解我的左邻右居,亲朋好友看到我就都说:“法轮功好,你就好好坚持炼吧!”

我说到这里,李慧打断我的话说:“大姐,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是咋回事了。”我接着说,你下乡时不是入过党吗?赶紧退了吧,将来大难来到时,就不用给邪党当陪葬了。她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因为她也经历过好多运动,深知邪党的本性。

李慧的一个姐姐听完也三退了。

回程路上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又有人得救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人奋力精進,让更多的中国人明白真相,救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