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执着 洗净自己 好回圣洁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九五年得法后,我努力听师父的话,不断修去执著,走在回家的路上。非常痛悔的是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中共无端的迫害后,在零一到零四年这段时间,我却成了迷路的孩子,离开了大法,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好在师父没有放弃我,又让我回到了大法中。现在,我坚定的走在师父给我铺好的最后的修炼路上,不断的洗净自己,跟着师父回到那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家。

记得修炼伊始,学法炼功不计苦乐,整个人沐浴在大法的洪大法光之中。当时我遇到的最大执着莫过于男女之情,因修炼前,我随波逐流,离婚后与一男士未办法律手续就在一起过,本属违法还不自知,学法后知道这样不好,要归正自己的行为还不容易。当我试图强制自己改变时,竟泪流满面难以割舍似的。说到底就是贪图常人中的安逸与所谓爱恋,殊不知,人的东西修不去,怎么能成神呢?后来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弟子“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我想修出来,想随师父回家,所以经过学法,一次比一次的看淡这份“情”,最后终于平静的离开了他。这个去执的过程,完全是大法的威力,把我从人世间的泥沼中扯出,洗去污浊,不再沉沦。

零一年我提前退休,在外打工,常遇到钱财方面的考验。当我重回大法后,就没有象以前那样把个人得失看得比较重了。一次临离开一家公司时,老板装糊涂未给我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我呢,也就当作对我的考验,没有去争究。还有一次,经熟人介绍,帮一个搞项目的个体公司上了几个月班,结果项目没搞成,几个月工资泡了汤,白贴了车费和饭钱。心里也有过不舒服,我记住了师父的法“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很可能这个工资就是不该我得的,让我做到明明白白的吃亏,悟到这是给我提高的机会,我放下了利益之心后,没有了这份执著,就象又去掉了一层污垢一样,心情更恬静。

零七年底,我在前夫因酗酒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应儿子的要求来到他身边照顾他。在我心里,就是出于善待他人的心才这样做的。何况当初就是因他不听劝告酗酒而导致的分手。修炼后我曾感叹,要是自己早得法,那是绝对不会离开他的,因为我能明白自己为何会遭这份罪,就能正确处理我们的关系。这次我回到他身边,并不是想与他复婚,只是象个保姆那样照顾他。在他身边时,我学法、炼功、讲真相三件事都做,不受影响。我无欲无求的状态,让他不敢接近我,抑制了他的非分之想,使我没受到色魔的干扰。我从心里感激师父的呵护之恩。我也曾劝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他受邪党毒害太深,听不進劝,好在他没有阻碍我修炼。我在照顾他的日子里,也修去了常人爱面子的心,增加了宽容之心,师父要我们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当我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时,每天接送他上下班,和颜悦色的对待他,使得周围的环境也变好了。他的街坊邻居、同事都用赞许的眼光看待我。

到零九年底,更大的考验降临了:前夫上班途中突发脑溢血,经最好的医院自费救治,虽然保住了一条命,最终成为半身偏瘫。在医院抢救的日日夜夜,我不辞辛苦的守护在病床前,打针、用药要钱,我自己想办法筹集,尽全力救治,没有任何舍不得的念头。我想,既然作为真修的人,那就按修炼人的标准做,而不能和常人一样。考验接踵而至:他大小便不能自理,动辄尿湿床铺,当时正值冬天,晒干是不可能了,只有烘干。有一次连续尿湿了几床褥子,弄得满屋子都是棉絮,就想,你怎么能这样啊,这不是故意磨人吗?气恨的心上来了,没有守住心性。过后我看到了自己那颗争斗之心在作祟,我不修去争斗的心,光讲忍还不行。师父说过:“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我用法要求自己,但随着这颗气恨之心的消长沉浮,在这个“忍”上一直未有理想的突破,我的提高也是缓慢的。在他病中,我和他办理了复婚手续。一年后,他突然重度昏迷,这时,想到自己还有许多没做好的地方,愧疚自责的心缠绕着我,甚至让我痛哭过。我也曾求师父能让他醒来,我愿真正修去自己对尚存的不善的地方,弥补不足。师父慈悲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陪伴他,直至他离去。在他临终时,我叮嘱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走哪要带到哪。

通过这件事,我联想到,要是法正人间到来,而自己还没做好,那会痛悔万分的。我痛哭时也有这个很重要的原因在里面。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少留遗憾。我悟到,在这修炼的最后阶段,必须要努力精進,放弃常人的一切执著,遇到任何麻烦事,都当作好事,发生矛盾先找自己,看哪些没做好,尽快把它做好。

我最近辞了工,还想干点别的。一天读到同修的一篇谈抓紧救人、抢人的交流文章,受到震动。是啊,现在分分秒秒都是宝贵的,再不要去为蝇头小利拼搏了,该静下心来做大法的事。我虽然在做着救人的项目,可就因为时间太紧,進度太慢。几天前我出于亲情考虑,答应帮侄媳带孩子。师父见我如此执著,又借弟媳的口说不能做,不让我分心。那天我正走在街上,突然就摔了个嘴啃泥,当时是正去找那卖烧饼的在哪儿,才被地面翘起的砖绊倒了。我悟到了修大法亦如此,不一心一意就会摔跟头,不能分心去搞这搞那,时间不等人!在对待自己的老人问题上,我不再认为守在她身边就是尽孝,应该做我该做的,以大法为重才是正确的态度,当老人有难处时,一定无条件去照顾,平时老人能自理,那就顺其自然。我以前有时候爱犯糊涂,摆不正与老人的关系,也常有埋怨情绪,心里一直不是那么平和的对待她。现在我归正了自己的心态,不再埋怨,设身处地替她着想。

在心性的提高上,我觉得就是一点一点的去各种执著而提高上来的。有的执著心还很难去,看似放下了,过一段时间又翻出来了。那就得认真的找一找是什么原因让它冒出来了的,然后再去掉它。象炼功时心不静,胡思乱想,压都压不住。我明白,一是自己常人心还很顽固,钻我主意识不强、去执著不力的空子;二是这些东西就是尘埃、就是污垢,不刷干净,不去彻底,它还就在那儿,还需要再清洗。不过,我现在不怕了,我知道用大法、用正念去清除它们,包括学法、发正念犯困,这些都休想干扰我,我用学法提高认识并严格的以修炼人的状态来要求自己,就能闯过去。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说:“这个世间上就是在迷中,修炼人的状态也是在信与不信中修。能够真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踏踏实实的、正念很足的做好自己的事,那已经就是非常了不起了,因为这是人世间状态中决定的”“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心。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该做的。”

师父时时在看护着弟子,我信心百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