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

  • 致北京公检法司人员的一封信

  • 选择

  • 北京大法弟子黄玲的公开信:我们做的是堂堂正正的事

  • 请聆听大法徒慈悲的呼唤吧

  • 奉劝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张英铎、宋宇哲

  • 致北京公检法司人员的一封信

    各位公检法司部门的工作人员:你好!

    写此信的目的是希望你能有一个清醒的选择、美好的未来。

    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曹东、张一粟于2012年6月8日在鼓楼附近东城区东绦胡同张一粟家中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劳教。此前他们就已经被中共多次绑架、关押过,并遭受过长期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不论你在工作中是否参与过此事、或者接触过其他法轮功学员,我想我还是有必要向你提供更充分的关于法轮功的资料,因为这有利于你做出真正对自己负责的选择。

    1999年7月,江泽民利用共产邪党及邪党控制的各级政府,开始恶毒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者,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栽赃陷害;无孔不入的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无所顾忌的精神折磨、肉体摧残;打伤、打残了很多人,开除工作、开除学籍,非法抄家、抢劫私人财产,很多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至今,有据可查(不完全统计),因拒绝所谓“转化”而遭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超过三千五百人。更有甚者,中共秘密建立集中营,军队、医院、公安、监狱或看守所、劳教所相互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再焚尸灭迹。据推测,数万法轮功修炼者因被活体摘取器官而死去。直到今天,这些罪恶依然还在进行着。

    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炼法轮功的究竟是一群什么人?在中国,坑蒙拐骗、杀人越货;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公款嫖娼;强拆私宅、强迫堕胎;贪污腐败、脑满肠肥;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这些全都没有法轮功学员。

    中共说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其实是中共事先设计好了圈套,诱骗法轮功学员来上访,然后转脸就被它们说成是“围攻”;CCTV说练法轮功练死1400人,事后证明那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编造陷害;焦点访谈报道“天安门自焚”,但人们从镜头画面上发现了一系列明显的造假破绽,这事被揭露出来,贻笑海外,无怪老百姓称“焦点访谈”就是“焦点谎谈”,简直是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自己抽自己的脸。

    法轮功不仅不象中共说的那样,相反法轮功学员都是行为正派、道德高尚的人。因为他们是按“真善忍”来修炼自己的内心,也是按“真善忍”来表现于人前的,真诚、善良、宽容忍让,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有些公检法司系统里的人迫害法轮功的时候那么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一方面是仰仗江泽民之流针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另一方面不就是在利用大法弟子的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善良忍让吗?这不是罪加一等吗?这不就是邪恶吗?

    江泽民集团和中共邪党互相利用,对法轮功进行如此惨烈的迫害,十四个年头了,它胜利了吗?法轮功修炼者屈服了吗?它们既没胜利,我们法轮功学员也没屈服!事实上,随着迫害法轮功,中国社会问题越来越多,党政官员越来越腐败,中共的统治越来越摇摇欲坠、朝不保夕了,退党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法轮功方面,国内的大法弟子抵制着迫害,越来越理智、越来越坚定,他们一直在做着向世人揭露迫害、讲清真相的事,老百姓也越来越明白了法轮功的无辜与中共的邪恶。虽然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法轮功却传遍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各种族、各阶层的人都有在修炼法轮功的,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和褒奖。

    江泽民与中共邪党利用这整个国家机器、暴力机关不计后果的残酷迫害一帮手无寸铁的信奉真善忍的人,势力是够大的,下手是够狠的,但是,虽然如此阴狠毒辣,它却越来越失败,法轮功却越来越壮大。你作为一个理智清醒的人,你不得想想这是为什么吗?修炼真善忍的这帮人咋这么能扛呢?咋怎么打也打不垮呢?——因为邪不压正!迫害善良的正信天理不容!邪恶之徒必然以可耻的失败收场。

    不管中共邪党怎么对我们行恶,甚至迫害致死,可是我们绝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不会以那种残酷的手段去报复被中共操纵的你们。我们所做的,是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向残酷的迫害屈服,同时努力向世人讲清我们被无辜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邪党对我们的诬蔑与疯狂摧残。这就已经让邪党与恶人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了。

    知道了真相后的世界各国的正义人士们,都对中共的邪恶行径感到震惊。迫害元凶江泽民及其帮凶罗干、贾庆林、吴官正、周永康、薄熙来、刘淇、吉林、刘京等在全球三十个国家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控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已在国际曝光,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它已无法抵赖,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受到全世界各民主国家的反对和谴责。薄熙来的老婆谷开来杀人灭口,实质是为了掩盖它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在国内外贩卖的滔天罪恶,王立军带到美国领馆的机密中就有关于中共党政军机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在虚假的审判中,中共仍在掩盖,但真相必将昭彰!

    自共产党篡政以来,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为把持政权,搞了几十年的各种政治运动,造成八千多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比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还多。一个人杀了人都要被法律判刑,这样的邪党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百姓就完事了吗?天还不灭之吗?还不该解体吗?那么发誓要为它贡献生命的人不危险吗?中国人常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么眼下的“时务”是什么呢?就是共产邪党已奄奄一息,正在激烈内斗,迟早彻底垮台,抛弃邪党就是最明智的“识时务”。现在三退人数已超过一亿,选择光明未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退出党、团、队并不需要你用真名实姓,用化名即可,关键是要看你那颗清醒的心灵和真诚的行动。

    法轮功学员传真相、劝三退就好比自己知道地震要来了,告诉大家快跑,跑出去才能脱离危险。所以劝人退党,是救人于险境之中的善举。那么,当你们迫害象曹东、张一粟这样的一心要救世人(这里面包括你)的人,你们不是在干最坏的事吗?你们其实是在害你们自己啊!

    所以,我们劝你,别再为中共邪党卖力的去迫害法轮功了,那对你真的很危险。因为人不治天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你后悔就完了!天理不会因为人们不相信就不存在。有机会到国外的网站去看一看就明白了:迫害法轮功,六一零和公检法司人员遭恶报的人太多了。

    为了自己和家人,请你不要参与迫害,请你马上停止迫害。要知道你正在打击的不是邪恶,而是良善;你死死维护的不是正义,却是极权和不敢公诸于众的谎言;当你使尽手段要绑架和折磨法轮功学员时,他们却在顶着压力,用各种办法、用善念良知唤醒你,并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能真正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幸福平安的未来。将心比心,请对迫害说不!

    你可能会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党员。我只是整个国家机器中的一分子、暴力机关中的一个小零件,我左右不了局面,上头有令,我只能执行,否则,共产党不给我发工资,我吃什么喝什么,我家里人怎么办啊?。”

    我们正是为了你和你的家人才这么劝你的。替罪羊这个词你知道吧,但是下面我说的这个故事你就不一定知道了,可它却是真实的:

    柏林墙被推倒的前两年,东德一个名叫亨里奇的卫兵开枪射杀了攀爬柏林墙去西德的青年克利斯。1992年2月,卫兵亨里奇受到审判。他的律师辩称,他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但法官却当庭指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上,在上级命令之外还有‘良知’。当上级命令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准则。”亨里奇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

    “文革”期间,军管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等人,也以上边的指示为借口,迫害老干部,“文革”结束后,清查“三种人”,1977年5月19日刘传新自杀了,793名紧跟“四人帮”的或手上有人命的公安、司法人员,17名军管人员,经内部审讯后被拉到云南等地秘密枪决,家人接到的只是一纸“因公殉职”通知书。当时劳改系统的警察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此事在他们当中引起很大震动。

    那你们呢?是否能够在这样的结果出现之前就能给自己一个更理性、更有良知的选择?那也是你家人所盼望的啊!

    一位北京第一线的警察透露:看薄熙来和王立军鱼死网破的劲头,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咋舌,真狠真黑,翻脸不认人,都不如黑社会。我是看透了,不出事便罢,一旦出事,谁还不推得一干二净!我们一线干活的警察是头号替罪羊,任务是我们执行的。到时候,谁为你说话?谁保你平安无事?听说大头目都有外国护照了,随时开溜!我们往哪去?民愤民怨那么大,我都不敢穿警服带孩子逛街。嘱咐孩子少在外面说你爸是警察,怕孩子招灾引祸啊。

    其实,拒绝助纣为虐、守住良知善念并不难。北京有一位警官,自从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后,他只要知道要抓哪个法轮功学员,他都提前通知,让他们安全转移。对收缴上来的大法资料他都妥善保管,然后转送给大法弟子。当非典蔓延时,在他身边工作的、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事,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有的自己突然死亡,有的家人死亡。他感慨地说:幸亏我善待大法弟子,没对大法犯罪,才使我和全家人躲过了这一劫。

    2006年9月,山东胜利油田的一位警察投书明慧网说:“我身边很多同事都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中共历次运动过后都是卸磨杀驴、舍车保帅,随从者的下场太可悲了,所以都不愿再被中共当枪使。他们不但退了党,还主动收集中共迫害的罪状,提供给国际真相调查团,将功抵过。”

    某地一个“六一零”的头头说:“我对法轮功是出工不出活,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又不干坏事,总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参与迫害做坏事,平反那一天我脱不了干系,自己犯罪不说,还连累我的家庭老小。”

    葫芦岛市有位明智的派出所所长,有人向他举报说法轮功聚会了,他说:“愿聚不聚,没工夫管那闲事。”那人当时就蔫了。派出所所长事后说:“我这几年没抓一个(法轮功学员),上边满意,下边高兴,我落个清闲,何乐而不为呢?”

    今天给你们写这封信,是希望你们不要成为一个被中共当枪使、事后必然会被当成替罪羊的人,不要成为一个为了暂时的眼前的小利就对善良人下毒手而且不顾及家人未来的人,不要成为一个以为自己很聪明实际最傻的人。我们不愿看到你们步恶报者的后尘,不愿看到你作中共的陪葬。多了解真相、守住良知!不要再迫害中推波助澜,而应去帮助释放无罪被抓的曹东、张一粟等法轮功学员!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你们自己、善待你们的家人!

    最后,希望你们认认真真看看《九评共产党》,弄清共产党的本质和历史,退出中共恶党及曾经加入过的中共一切附属组织,做一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选择

    ——给沧州市中级法院庭长张战洪的真话

    文∕怀慈

    小的时候听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去深山砍柴,误入神仙洞府,神仙拿出两杯茶款待他。一杯茶碧绿冰冷,一杯茶色红温热,他看了看那杯绿茶不敢喝,只喝了那杯红茶。神仙笑着说:“喝了那杯绿茶,可长生不老;喝那杯红茶只能保三天不饿,你疑心甚重,福缘太浅。”那人后悔无比。

    听完这个故事,就想如果我有这样的机会,一定不会像那个人一样傻,入宝山空手而回,神仙都不信还能信啥。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大有人在。

    李建桥,曾以武昌区公安局政保科特务的身份,参加过李洪志先生在武汉第二期讲法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李建桥的特务身份才公开暴露。有一次,他对广场炼功点一位从北京抓回来的学员说:“我就是公安局指派打进你们法轮功的。九三年,我参加过你们师父在武汉办的第二期班,在七零一所炼功,也参加他们学法。”

    但是李建桥没有珍惜万古不遇的机缘,而是不断的变本加厉的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法轮功学员;非法立案枉判法轮功学员;其妻也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李建桥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善和讲真相置若罔闻,被上恶人榜也毫不在乎。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李建桥已患不治之症,生不如死。

    刘坎华,沧州市新华区国保大队队长,他的妻子曾经修炼法轮功,多年的沉疴得以痊愈,九九年“七二零”后,刘坎华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自己遭恶报还祸及家人,他身体不好,经常吃药,他的女儿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症。

    张战洪,我在明慧网上看到泊头300手印当事人王晓东的案子,九月初在沧州中级法院立案,你作为司法人员,理应依法办案,却以让律师开不炼法轮功的证明,并以此阻止律师阅卷,致使律师至今无法介入办案。

    律师是依照现行法律办案,法轮功属于信仰范畴,律师是不是法轮功学员不涉及司法公正,你为啥要无理取闹啊?再说“法轮功学员”只是一个称谓,是不是法轮功学员的证明要到哪里开?

    是为了贪图名利吗?如果你想借王晓东一案捞取名利的话,你错了。“名”,指的是名声、声望,王晓东受迫害一事,包括三百手印、王晓东修炼法轮功后如何做好人、王晓东屡遭迫害等等已经传播海内外,知之甚广,如果你枉法判案,名是啥名你想过没有呢?咱沧州是享誉世界的“武术之乡”,沧州人行侠仗义、古道热肠,尽管在邪党的高压迫害下,依旧有一批又一批的人,为王晓东签名反迫害支持法轮功。不管你是异地做官也好,还是就是土生土长的沧州人,请不要负了侠义之名。

    也许你此时会得到一些利益上的东西,但那些不是长久的,就象前文中提到的李建桥和刘坎华。还有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身亡的,盐山前政法委书记杨玉华、青县公安局原刑警队指导员王道祥、南皮县国保大队长王雨良、沧州市十三化建原公安处处长苏怡春、泊头市郝村镇派出所警察(三十多岁)林建中等等,他们都是“前车之覆”啊,没有命,利在哪里?

    是怕律师为王晓东做无罪辩护吗?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违背宪法的行为。中共诬陷法轮功的“×教”的说法源于江泽民于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会见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时讲过的一句话,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重复了江的话,然而个人讲话和报载都不是法律依据。国际法律和中国宪法都规定了信仰自由。法律只能针对人的行为,而不能给思想定罪。法轮功教导“真、善、忍”,是最正的修炼心法。法轮功学员即使面对中共这么邪恶、持久的迫害,一直和平理性,无任何暴力反击和对他人的伤害。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发资料,都没有违犯任何法律。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判无罪的人入狱,你是不是执法犯法呢?

    是觉得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貌似中共强大而依附之吗?如果问中国大陆的人一个问题:“你觉得中共的独裁会长久吗?”你想想有谁会觉得中共治下的中国贪污腐败横行、黄赌毒遍地、乱象丛生不是末世之相呢?中共邪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天理能容邪党横行吗?前共产国际阵营解体只在几天之间,中共风雨飘摇的政权也不会长远。

    此刻你的选择关乎自身与家庭的命运及未来,我真心希望你能听听良言,看看法轮功洪传世界、使无数人身心受益的真相,千万不要步前文提到的那些人的后尘。


    北京大法弟子黄玲的公开信:我们做的是堂堂正正的事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职工、法轮功学员胡传林九月二十一日遭警察绑架,他的妻子黄玲为避免同样被抓的命运,被迫携子离家。

    胡传林夫妇十多年来屡遭迫害,以下是黄玲给自己的工作单位中国传媒大学及丈夫的工作单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公开信。(编者加注小标题)

    中国传媒大学及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各位领导、老师:你们好!

    我是中国传媒大学理学院教学办公室黄玲(原理学院制图教研室教师),我丈夫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职员胡传林(原教务处职员)。我们夫妻两人曾经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分别给两个单位写过公开信,因当时三间房派出所警察想绑架我们,导致我们被迫出走,我们在公开信中陈述了我们的遭遇。而今天,此时,我丈夫却不能与我共同完成第二封向大家寻求帮助的公开信,因为他九月二十一日中午在办公室被警察强行带走了,至今音信全无,我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而我,与我们年仅十三岁的孩子也有家不能回,被迫再一次的流离失所。

    九月二十一日(上周五)中午十二点多,我回到了我们二外的家中,而迟迟不见我丈夫胡传林回家。我给他办公室打电话,我丈夫接了电话,但只说了一句话:“警察在找我谈……”然后电话中出现明显的杂音,马上电话就被挂断了。随后再往他办公室打电话,有人拿起电话就挂上,连续多次都是如此,再以后就没有人接电话了。

    下午将近两点的时候,警察已经在我的办公室等着我了。就在这种严重威胁我与我家人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我被迫离开了我的家和我的单位。同时,我们十三岁的孩子无法独立生活,我还要把他带在身边照顾。

    在此之前,九月十七日(上周一)下午两点多,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北京公安局文保处)两个警察穿着便衣到理学院会议室来找我谈,一人姓韩,五十多岁;一人姓张,四十多岁,是个副处长。我问他们为什么来,他们说让我十八大之前别出去。我说我有人身自由权呀,这是我的基本人权,虽然在这种体制下实际上没有人权。我说我也不记着什么敏感日不敏感日的,我也不可能保证什么。谈了大概三十分钟,他们说要开会就走了。在走之前,我跟他们说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位五十多岁的姓韩的警察说没有迫害你,要是迫害你,下次我们就穿警服进你办公室了。没想到他说这话,仅仅四天的时间,他们就穿着警服企图想再一次绑架我了。

    八岁孩子曾遭逼供

    此次组织策划再次迫害我一家人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主谋是韩某和张某。韩某从二零零六年就开始负责迫害我,曾到校保卫部找我、逼迫我放弃炼功;二零零七年又直接参与迫害我们一家,不仅直接导致我与我丈夫被非法劳教。而且此人乘人之危,在我与丈夫被绑架之际,单独到我们八岁孩子所在的学校——定福庄二小,把我孩子关在屋里审问了两个多小时,从孩子口中套出一句“小轩阿姨”的话,立刻纠结其他警察去当时传媒大学媒体管理学院教学秘书轩金鸽的家中,抄家、绑架,以搜出一张传单的名义轩金鸽被劳教两年。轩金鸽的父亲在得知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后,心痛焦急,仅十几天就离世了。

    我在二零一零年重新回到学校后,十四处的韩某又不下五次指使中国传媒大学保卫部私下单独找我谈话,向我施压,每次都威胁我将会再次绑架我。

    协同此次绑架的是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三间房派出所。九月二十一日,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朝阳分局、三间房派出所都来了警察,动用多辆警车,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办公室将我丈夫胡传林绑架。他们绑架的理由完全是捏造的,三间房派出所警察问我丈夫胡传林为什么改身份证(他从未改过身份证),胡传林回答我没有改过身份证。当我丈夫问三间房派出所警察为何要迫害,他们说:没办法,是上面(指市局)让做的。

    十多年来我家持续遭迫害

    这十多年,我们一家人持续遭受中共的迫害。我被非法劳教两次,我丈夫被非法劳教一次,我们都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上一次我们俩人相继遭受两年及两年半的劳教迫害后,我和我丈夫分别在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回到学校。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中都努力完成着工作,即使这样,我们还是时不时地受到各种部门的骚扰,干扰我们正常工作和生活,其中有来自派出所的、市局十四处的、教工委的等。

    这两年中我丈夫胡传林曾三次遭到北京市教工委的威胁要被非法送到转化班。就在最近遭到的一次威胁中(今年六月),我丈夫胡传林向单位领导、保卫部、北京市教工委写出了他近年来被迫害的情况和他的真实心声。时隔两个月,我丈夫再次遭到绑架。我们一家人刚刚团聚了两年时间,又妻离子散。

    我是去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在单位领导的帮助下能够在理学院教学办公室工作,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也尽力地做好工作。至今我已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一年半的时间。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与我的领导、同事、各位老师都能够很友好的相处,心情是很愉快的。在这里我也谢谢你们,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工作,虽然我现在被迫离开,但我相信乌云终究遮不住天,光明很快就到来!

    经历了这些,我还是想多说一说。就说这次吧,我知道九月二十一日下午,那些警察绑架了我丈夫之后就去我单位企图绑架我。为解体被迫害,我带着孩子离开了。为什么带孩子?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能够有个稳定的成长环境,有个稳定的学习环境。但是不行,做父母的是这样想的,那个当权者不是这样想的。它想迫害谁时可不管你家里有没有需要照顾的人。二零零七年我和我丈夫同时被抓,中共恶党部就把我们八岁的孩子丢在一边吗?还单独将他逼供两个多小时。为了孩子不再遭到伤害,我决定把孩子带在身边。

    千万不能相信中共邪党

    有人说,不就是谈谈吗,跟他们谈完不就完了,干嘛跑呢。他们就是这样跟我丈夫谈的,从九月二十一日一直到今天,怎么我丈夫就回不了家呢?是象他们说的那么简单的就是谈谈吗?

    恶党迫害人,一面迫害人,一面还耍流氓。它说什么你信了,那么你信了哪句话,你就会死在哪句话上,有很多人都知道它张口就是撒谎,有的人听它说什么就信什么,有的人是真的被蒙骗了,有的人是迫于压力违心地这样说,而也有人是明知是假的,故意这样说,目的是煽动、欺骗别人与恶党一样去打击人、攻击人,也就是以前搞的“群众运动”那一套。就是先造谣,把被迫害者批一通,挑动民众情绪,绑架民众参与,然后把他打倒。但是这一次不灵了,因为中共的这些迫害手段已经一个个的被揭露出来了。孰正孰邪,谁好谁坏,也越来越被世人看清了。

    也有人说是不是你们做了什么,他们才找你的?我们一没偷,二没抢,三没阴谋害人,我们法轮功学员只是处处做好人,也做错了吗?当年文革时,知识分子被打成臭老九,多少人被说成是有资产阶级思想,他们也是做了什么吗?迫害人还用的着有证据吗?它就是要迫害。可是我们就是有那么一部份人,他的思想已经被这个恶党弄的分辨不清是非了,恶党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思维都自觉地与恶党保持一致。恶党历次迫害人,从来都不允许人自己说什么。很多有了一定经历的人都知道,在历次运动中,中共它说你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能说话,谁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好是坏;你说话就会遭到更严厉的打击。各次运动不都是这样制造恐怖气氛吗?但是这次不一样了,法轮功学员是修炼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有神看护的人,是不惧怕中共恶党的。所以法轮功学员始终在讲真相,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讲述中共对法轮功所造的谣言,讲述中共恶党的真相。就象我现在向大家写信讲我们一家被迫害的真相一样,它不迫害我,我也用不着去讲真相;它来迫害我,我当然要把它背地里迫害人的恶行抖搂出来,让大家看看这个党是个什么货色,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在扮演什么样的邪恶角色。我们法轮功学员秉着善意向世人讲真相,告诉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得福报。

    我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就是在救人。中共迫害着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撒着弥天大谎,中国人讲善恶有报,而天一定要灭这个恶党,所有入这个党的人都是它的一份子,都面临着危险,我们法轮功学员希望好人能得救,告诉人中共恶党的真相,目的是帮助人退出恶党,逃离危险。另一方面,中共恶党在迫害我们,我们就是要把它揭露出来,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揭露中共恶党也一天不停止。我们做的是堂堂正正的事!迫害者和它采用的手段是最怕曝光的!

    我、我们一家三人恳请各位领导、老师能够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帮助我们,使我们一家人、所有的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能够早日脱离迫害!我也会继续向有关社会职能部门申诉,直到我丈夫平安回家的那一天,直到法轮功学员能堂堂正正修炼的那一天、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我相信!

    此致

    中国传媒大学理学院教学办 黄玲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请聆听大法徒慈悲的呼唤吧

    文/赤峰法轮功学员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镇法轮功学员王凤华与翟翠霞,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下午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遭受非法庭审。北京两位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黎律师当庭宣读了五条证明王凤华无罪,法官无言以对,公诉人却极力的辩解。王凤华陈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前和邻里亲戚关系处的不好,修大法后,道德回升,与人为善。

    翟翠霞诉述了自己前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到的迫害。第一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第二次,上网揭露邪恶的迫害,被网上通缉,流离失所,后被非法抓捕劳教二年。而这次是为了救人发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后被非法抓捕。她坚定的说大法我是炼定了,走到哪炼到哪,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

    当时翟翠霞双手戴着手铐,尽管如此,肉体的残害,精神的迫害压不垮将真理会意于心的大法徒!一言一行中透射出的是镇定和坚毅,那散发出来的威力是任何邪恶都无法抵挡住的!

    公诉人提出了对两位当事人非法判刑的建议,法官问翟翠霞还有什么要说的。

    翟翠霞说:“我没什么要说的,我是修真善忍的,各位法官,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大劫难来临的时候,就能保住命。”

    在那一刻,连凶神恶煞的法官和公诉人都连连点头,旁听的世人和亲属都感动的热泪盈眶。慈悲的力量是无比的,他能融化坚冰、熔炼金刚。

    两位法轮功学员在这种戴着手铐脚镣、承受着巨大苦难的情况下,仍然再为参与迫害的法官们着想,着实让人感动。

    开庭的当日,庭外有警车还有便衣,但这一切挡不住慈悲的大法徒依然救度那些被邪灵恶党欺骗残害的世人,其中包括坐在庭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

    据悉,王凤华已被赤峰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七年,翟翠霞被非法判四年。

    当年犹太大祭司利用罗马当权者,把救人的觉者耶稣送上十字架时,慈悲的觉者耶稣仍然为世人祷告:“父啊,饶恕人吧,他们不知道在做什么。”那善良的妇人匍匐在耶稣脚下痛哭失声,也许我们无法准确知道她当时的心理,是为自己未来生命的凄惨,还是为那惨不忍睹的场面……但耶稣告诉她:“妇人,为你的子孙后代哭泣吧”。迫害度人的觉者,那罪是生生世世也还不清的。人不知道,但耶稣知道。所以,强大的罗马帝国经过几次大瘟疫的天惩而灭国。犹太人因此丧国,历经两千多年还被追杀,战乱不断……

    几千年之后的今天,历史再一次重演,一群大权在握的邪党公、检、法、司和一群被邪党洗脑后,麻木而又自以为是的将救世的大法迫害,将神的使者推向法庭、监狱……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这个罪恶的邪党在灭亡之前,为恐吓、毁掉世人、毁掉神的使者——大法徒,不断的猖狂迫害……

    赤峰中共当局仅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有计划的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多次大抓捕、抄家,先后绑架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还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开庭秘密判刑、非法劳教,致使十几个家庭支离破碎、破镜难圆(现已得知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庭审的杨丽蓉女士被非法判刑八年,她的母亲李玉芝被非法判三年。与杨丽蓉女士一同去串门而被绑架的张翠敏女士被判刑七年,几个月前已被非法投入内蒙古呼市女子监狱加重迫害)。

    耶稣为了世人得救,被钉在十字架上。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判耶稣死刑的人最后得到了什么样的报应呢 ?

    二千年前,古罗马帝国在道德败坏的情况下,发生了对基督徒的迫害,罗马帝国总督彼拉多曾见证过耶稣治好他的独子彼罗身患绝症的神迹,但为了升官却宣布处死耶稣。当彼拉多宣判完耶稣的死刑,他的独子彼罗当即就倒在地上死了。彼拉多在被召回罗马述职时,不但没有升官反而被流放,不久又被赐死,尸体绑在巨石上,丢入河里,被鱼群吞噬。

    不仅是彼拉多,所有参与杀害耶稣的人都遭到了可怕的报应。包括被煽动的民众,都遭到了可怕的恶报,强大的罗马帝国在四次瘟疫中彻底毁灭,约一半人口在瘟疫中死去。

    杀害挽救世人的觉者,这罪是多么的大呀!然而今天,依然还有人在犯着同样的罪行,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就是在犯着这种罪行。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法轮功学员们完全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做的,对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及中共邪党之所以要迫害法轮功,完全是出于妒嫉之心,它们妒嫉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它们妒嫉法轮功的声誉越来越好,在全世界广受欢迎。它们在迫害中使用了一切邪恶的手段,甚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为了煽动仇恨,它们编造了无数的谎言,甚至于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又加上采用种种株连的手段,煽动群众斗群众,把无数的世人拖进罪恶之中。

    如果当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时,人们都不听它的,不跟它走,那这场迫害也发动不起来。想一想,也正是人们在邪党的欺骗、煽动和恐吓下,听它的,跟它走,推波助澜,这场邪恶的迫害才得以发动,这才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打死、打残。被邪党带动的群众,正如当年被煽动起来高呼处死耶稣的群众一样,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冒着被抓、坐牢,甚至于被迫害死的风险讲真相,就是为了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善待法轮功,不要再跟着江泽民和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不要在无知中犯罪,不要和当年被煽动起来反对耶稣的民众一样遭报。

    一些官员、政府工作人员、警察、武警、军人和其他相关人员, 可能会推脱说:“迫害法轮功是上级安排的,或者是别人举报的,自己是违心干的。……”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它可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被人指使的,谁干了谁就得去承担和偿还。去看一看两千多年前彼拉多的前车之鉴吧!彼拉多判耶稣死刑也是迫于压力和自身的怯懦而干的。但是善恶必报是天理,并没有因此放过他。一件恶事谁参与了,谁就是有份的,也就是有罪的。

    现在就连江泽民及其主要的帮凶们,都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控告。江泽民一伙诋毁佛法,迫害修炼人,下场必然是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遗臭万年的罪人。所有被利用来参与迫害的人,怎能还不为自己着想,还稀里糊涂的被利用呢?请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小利出卖自己的良心,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大祸,那可是怎样后悔都来不及的。

    衷心的希望所有人在这关键时刻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抛掉一切世俗的名利,即使天地都废去了,真理依旧存在于苍宇!不要为了利益丧失道义、丧失人性,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要断送自己及家人的前途和生命!为了自己及家人的未来——与正义同行、与良知携手。


    奉劝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张英铎、宋宇哲

    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

    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中,以大队长张英铎和副队长宋宇哲为首的一些恶警们,十多年来一直积极追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至今我县已经有十名大法弟子被你们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至于有多少位大法弟子被你们绑架、酷刑折磨、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又有多少遭你们抄家、敲诈勒索、无端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恐怕连你们自己也数不清了。旧账未算,又添新债,近期你们又非法闯进三道岗大法弟子郭静芬家,抢走家里的液晶电视、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把郭静芬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劳教,还把三道岗大法弟子左先凤骗到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十天。

    张英铎、宋宇哲,这些年来,虽然你们在残酷的迫害着大法弟子,但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对你们没有怨恨,为了你们的前途,我们一如既往的善意的向你们讲述迫害的真相,不断告诉你们法轮功的美好,劝你们早日悬崖勒马,我们是在救你们啊。你们自己说说,大法弟子把你们当成仇人了吗?对你们进行报复了吗?没有。虽然我们大法弟子有的被迫害失去了生命,有的身体致伤致残,有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背井离乡,有的经济受到莫大损失,有的失去工作……,大法弟子承受着从精神到肉体上的骇人听闻的迫害,然而他们遭受如此迫害的原因竟然只是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做好人、更好的人!你们对大法弟子曝光你们的暴行耿耿于怀,其实,曝光的实质是劝善,是在制止你们犯罪,以免将来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谴,这是对你们的爱护和救度。否则你们会在这条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直至走上不归路,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想必,你们自己也不愿落到此种步。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一意孤行的向罪恶的深渊走下去呢?也许你说:我是在“执行上级命令”。这正是你们的悲哀之处。因为这“上级命令”完全是错的,是执行不得的!你认为你就是“吃这碗饭的”,没办法。要知道这是你们在坑害别人的同时更在坑害自己啊!本来你们的责任就是依据法律办事,因为你们的工作就是执法,可你们现在不是在执法,是在打着“执法”的旗号执行某些个人的“命令”,而这些命令可以肯定的说都是违法的!你们明知大法弟子是好人,却非要毫无法律根据的去构陷,去绑架,去折磨,去非法关押。反过来你们却把牢骚发到大法弟子身上:共产党不让炼就别炼呗,或者说,愿意炼就在家炼,发什么传单讲什么真相!

    我想问问你们:大法弟子炼功犯法吗?撒传单、讲真相犯法吗?犯的什么法?你们都回答不了这个简单的问题。大法弟子所做的,都是宪法允许的,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可你们却利用手中的权力来打击好人、陷害好人、迫害好人。特别是,你们明知是违法的,却用什么“执行上级命令”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开脱。这不是掩耳盗铃吗?要知道,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这一点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教训太多了,我想你们肯定明白这一点,不要存在侥幸心理。

    “真、善、忍”是佛法,不是一句什么口号。尽管你们不信仰法轮功,但“真、善、忍”确是做人的标准。“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是得到世界公认的,所以才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民都有人在修炼法轮功,所以收到的各国政府的褒奖和支持信函已多达三千多项,所以世界各国人民都支持法轮大法弟子反迫害!世人是明白的,是知道善恶,分得清好坏的。法律本身是用来维护正义和人的良知的,而不是为强权欺压百姓而存在的。如果法律不能维护良知,这个法就不是正法,而是恶法。恶法它根本就不是法,只是维护邪恶的霸王条款,是违反人性的,是必将被铲除的。这一点我想你们会清楚。换个角度讲,如果今天被迫害的是你,或者是你的亲人,你会怎样想了呢?大法弟子讲真相十三年了,其实你们也明白讲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讲真相。如果还继续执行所谓上级命令,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有些上级有关部门怕被清算,早就在销毁以前的那些“命令”了,而你们还在傻乎乎的去执行这些“命令”。那不是脑筋缺根弦吗?

    其实你们才是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真正的受害者。

    你可能说我们受什么害?我们因为迫害法轮功还升官发财了呢!中国有句古训:“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要只追求眼前的这点利益,不要只看到眼前的这点现实。六十多年来,中共对全国同胞犯下了滔天大罪,这是天理所不容的。“天灭中共”只是个时间问题。请问,到那时你的出路在哪里?你的结局将如何?说明白了,就只有遭天法和人间法律的制裁了。这里没有任何侥幸可言。到那时你就是中共的殉葬品!天网恢恢啊!

    “善恶有报”是不破的天理。远的不说,你们的前任韩云杰、刘丹阳等的下场足以证明这一点。难道这还不能使你们警醒吗?即使你不考虑你自己,你还得为你的亲人、你的子孙后代着想吧?

    所以说你们执行所谓“上级的命令”,就使你们成了真正的受害者。既然你们是受害者,你们还不该醒悟吗?不该悬崖勒马吗?大法弟子冒着被抓捕,甚至生命危险给你们讲述这个道理,不是为了你们好吗?能说大法弟子不是世间的好人和最好的人吗?

    请不要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蠢事。王立军、薄熙来的下场再次告诉人们: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的劫数已到。你不赶紧远离他们,停止迫害,你的劫数也就逼近了。

    江泽民邪恶集团及其帮凶迫害大法弟子是毫无人性。但我们认为,你们当中的很多人的人性尚未泯灭,只是受了邪党的欺骗和胁迫。相信你们会找回你们的良知,正确对待大法弟子,正确选择自己的出路。什么是你们的出路?痛改前非,将功赎过,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因为只有这样,你的生命才不会随着中共被上天销毁。

    不要说什么“我就不怕遭报”,那是你无理智的、对自己毫不负责的一句气话,是受邪党文化和无神论的毒害的结果,最终受害的一定是你自己。

    只给你举两个发生在邯郸的例子:邯郸市曲周县公安局三中队队长吉少春,多年来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当地学员多次给他讲法轮功真相,请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吉少春却说:“我迫害了你们法轮功,迫害了你们法轮功弟子,迫害了你们的老师,为什么还不报应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吉少春开着警车在肥乡县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机上,当场车毁人亡。邯山区政工科长党殿军,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很快得癌症暴死。他曾口口声声叫喊:“我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然而当天理真的应验于他时,他显的是那样的凄惨与可怜,后悔不该当初,可是已经晚了!谁不向往美好,而只愿惨死?全国各地因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例子,仅在海外明慧网上曝光的就超过万例。你们不妨也上网去看看。

    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已经走向彻底失败,并遭全世界唾弃,特别是灭绝人性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超法西斯罪行,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和谴责,被国际社会称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法轮功学员和世界正义律师和医学家已向全世界曝光,呼吁国际社会对此“魔鬼的行径”进行调查,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中共邪党必将在迫害法轮功中遭到天谴而垮台,希望你们当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和依兰县的同胞们,认清形势,看清中共的邪恶面目,找回自己的良知,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组织,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真相已经给你们讲了十多年了,今天我们仍不嫌烦的又给你们讲了这许多,只希望你们能听进去,进而三思,做出明智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