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大法弟子:唤醒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我是一个做媒体项目的大法弟子,从拿起电话讲真相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我从完全不知道怎么拿起真相电话到开口在RTC平台上拨打,经历了一个从艰难的起步到比较自如的过程。而在打真相电话的过程中,个人修炼得到的提高和升华,收获非常大,现在写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真心希望更多的同修能拿起电话,一起打电话,救度众生!

一、冲破观念的障碍,拿起电话

由于本人一直参加媒体工作,只是在空余时间和大家集体到唐人街,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从来没有接触过RTC平台。今年三月被本地同修邀请第一次上RTC平台。记得那是个周日,全球大法弟子在平台上交流讲真相心得。当时由于自己并没有重视,一边听大家的发言还一边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当时有一些不好的观念障碍住了我,觉得自己擅长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的表情来讲真相,不擅长打语音电话,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就不知道怎么讲。还为自己找借口:打真相电话都是老阿姨们做的,做媒体的应该发挥自己的专长,等等不好的观念障碍了我,差点就想放弃。

同修没有放弃我,仍然坚持每周邀请我一起上平台。在同修们的热心帮助下,我断断续续的坚持着。一次在同修办公室,我们上了RTC平台,当时拨打真相电话的是位台湾学员。她的国语非常不标准,并且还带着很浓重的方言口音。当时听到她非常真诚努力的和一位大陆男士讲真相,结果她那语气中苦口婆心的慈悲打动了对方!那天她成功劝退了好几个人,救了好几条生命!这件事给我很大的震撼,也唤醒了我被观念埋藏的慈悲。

那天回家后第一次,我主动坐在电脑前,拿起了话筒。正是师尊让我看到了那位同修的救人急迫之心,才知道了自我的障碍而视生命的危难于不顾,才会迟迟不愿拿起话筒,不愿承担自己的使命。

二、师尊加持,令我快快讲真相救众生

迈出了拿起话筒的第一步,可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艰难无比,好象不拿出真正的慈悲心,冲不过去一座看不见的城墙,都迈不出第二步似的。有好多的日子,我都徘徊在拿起话筒和拨打号码的犹豫不决之间。平时很能面对面讲真相,没想到一拿起电话就哆哆嗦嗦,甚至害怕的不行。可笑的一次是,电话拨通了响起来的铃声,吓的我都要跑到客厅里去。

有一次看到师尊讲法的一段,“中国大陆的人比中国大陆以外的华人变化的还大,国外的华人反而怕上什么领馆了,还真被小特务吓唬住了。国内人都在大张旗鼓的骂中共邪党也不害怕,在国内中国人被邪党控制着你怕,身在邪党控制之外你还怕它,怎么一点骨气也没有?这种人的心理状态不是奇怪吗?”[1]我就想,是呀!到底害怕什么呢,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的是救人的事情,最正的事情啊,为什么还会害怕,对方挂电话就接着多打几次,对方要骂我,就慈悲对他,讲不清真相就多找找自己,多学习讲稿,做好充分的准备。不需要怕呀。下定了决心要突破各种怕心后,明显感受到了师尊加持,终于在一天深夜拨打成功,开口讲真相成功,劝三退成功!那晚有两位大陆人士退出了邪党组织。那晚自己睡的特别踏实。

三、打真相电话,既是救人,也是修炼

长期做媒体工作,不知不觉竟然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在自己的空间场,比如瞧不起别人,高人一等,觉得自己了不起。还因为长期面对电脑工作比较封闭,一天到晚埋头工作不开口说一句话都是常事,因为缺乏讲真相的环境就更加滋长了自己很多不好的私心等物质。

知道自己能上RTC平台打电话,肯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果然几个月的打电话,去掉了自己很多执著。原来一直想执著做什么事的心没有了,看什么都比起以前慈悲善念,不再是愤愤不平,脑子也变得干净好使,心胸开阔。好象那些败坏的物质通过打真相电话纷纷剥落消解,身心清明。奇怪的是,以前被常人谩骂会很不舒服的感受消失了,反而慈悲越来越多。现在听到谩骂的声音也越来越少了。

有一次,拨打电话成功劝退一位八十岁的老人后,老人在电话里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我眼泪就出来了。听到一个生命答应退出邪党组织,真是开心无比,幸福无比。同时也非常确实的知道,这一切真的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只是动了动嘴,动了想要救人的慈悲心而已啊!

我常能在打真相电话时深深感受师尊带着我,加持着我。当一个晚上用心打完之后,感到的是一身轻,安详,踏实。同时无论我打电话到多晚,从来不会影响到我白天的工作,我越来越精神,也越来越能很好的运用大法赋予的智慧。

四、从在平台上“闭嘴”自己拨打,到开口和同修一起打

我的交流文字实在说不出打真相电话带来的神奇和美妙,以及背后深远洪大的内涵。我以前真是错了,固守着自己的观念和执著,我鼓励自己现在认识到了也不晚,就朝前走,好好修。坚持上平台打电话!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的只是表面的文字,很多当时的体会都忘记了,也写不全了。每个人的修炼都不同,真心的希望能打电话的同修都上来平台打电话!只要我们一开口,大法的真相就会象利剑一样解体众生背后阻止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就会给众生得救的机会呀!

我之前的这几个月,都习惯了在平台上“闭嘴”自己拨打,以为这样速度快,有一天,听到平台上的一位同修阿姨和对方讲真相时对方电话挂了,生出了要帮助一起打电话的心,问阿姨要了号码又回拨过去,后来对方终于成功劝退。这个事情之后,我就开始学习不再在底下自己拨打,而是把麦克风打开,让大家都听到我和对方的声音,大家形成一个整体,正念的加持下拨打真的比一个人在下面自己拨打好多了。一个晚上下来,大家相互帮助,相互鼓励,遇到问题一起交流。整体的力量真的太好了。那个能量场特别的正,特别的大。

就交流这些,写的不好,请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