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我们一家三口都在大法中修炼。十几年来,一家人身体的健康与和睦,让亲友与邻居都在我们身上见证了修炼大法的美好。两年前,与我们相邻而居的嫂子长年多病,听我们经常讲真相,便走進大法修炼。嫂子根基很好,开始在大法中修炼时,心性提高很快,能严格要求自己,在向亲人洪法与讲真相上也做的很好。近半年来,在学法上有些懈怠,常人心很重,特别是对亲情的执著,导致她在过病业关时正念不足,但在我与同修(妻子)的正念帮助下,很快过了这一关,更能清醒的认识修炼的严肃,同时也让我与同修都感到发正念的威力与重要。

今年的中元节(七月十五)那天,嫂子与哥哥(未修炼法轮功)去给嫂子过世多年的父母上坟,嫂子动了亲情,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来后感觉身体不适,表现是头晕、呕吐。傍晚时,感觉天旋地转的支撑不住,于是我的哥哥叫来了出租车,要拉她去医院。我和妻子赶到哥哥家时,嫂子已被人抬上了车,看到嫂子眩晕的不能睁眼的痛苦及对去医院的默许,心里有些惋惜,也不好再说什么,也随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护士要给打点滴,却找不到血管,后来找到了血管,却几次也扎不進去。我和妻子在旁边一再告诉嫂子,没什么事,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扎不進去,就是不让你打针。但嫂子这时正念不足了,对我们说,我这一关过不去了,不打针不行。随之便不停的呕吐。哥哥不满的说,都这样了,还说不打针。

又过了好长时间,值班的医生在脚上找到血管打点滴。我和妻子在床边边看护着,并和她在法上交流,并都向内找。与她交流师父在《转法轮法解》关于法轮大法学员能否扫墓的法理,增强她的正念。这时,嫂子认识到自己执著亲情太重。在这之前一段时间,由于孩子们放假在家,她经常占用大量的时间给子女做好吃的,放松了学法与修炼。师父曾点悟她。比如:她在做菜时要油炸丸子,油溅到了手腕上,约有拳头大一块面积被烫伤,结果丸子也没做成,这使她有些感悟,不应该对做吃的执著,执著于子女,围着孩子转,浪费大量时间。今天又去上坟,动了亲情,还掉了眼泪。这时嫂子渐渐的有了正念,哥哥也看打的点滴没有什么起色,时间已近午夜,嫂子让拔下未打完的点滴,决定回家。正好快到全球同步发正念时间,我和妻子同嫂子一起发正念。嫂子感觉好些,让我们回家睡觉。

第二天早上,哥哥打来电话,说嫂子状态依旧,哥说要去县城医院,我和妻子立即赶到他家。我对哥哥说,嫂子不会有生命的危险,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我们帮帮她。哥哥不再说什么。我问嫂子怎么样,嫂子说一宿没睡觉,仍然头晕、恶心,吃不下饭,起不了床。于是,我和妻子坐在嫂子旁边,让她躺着发正念,我和妻子集中强大的正念帮助嫂子清理空间场。在发正念约十分钟左右,听到嫂子睡觉的鼾声。我们坚持发正念近五十分钟后,感觉周围的空间场清净了,停下来了。这时嫂子便能坐起来了,说刚才睡着了。现在有了精神,便喝了两碗稀粥,也不恶心了。只是还有一点点眩晕。但能坚持住了。

哥哥看到嫂子短短不到一小时的时间能坐起来了,还能吃饭了,对大法彻底的信服了。再也不说去医院了。这时嫂子正念很强,开始学法炼功了。继而我们又集体发正念两次,嫂子的病业状态两天内完全消失。

通过这次的经历,嫂子更加信师信法,并能精進实修了,经常找时间和我们一起学法。认识到集体学法的好处。以前,因为我和妻子同修有工作,嫂子是在家种田的,时间上的差异,她一直没有和我们集体学法。她说,集体学法和自己在家学法不一样,集体学法,注意力集中,有不明白的能及时的切磋与交流。

我和妻子也切身体悟到:

1、发正念的威力是巨大的,长时间的集中精力帮助同修发正念收效很大;集体发正念更能使邪恶因素立即解体;

2、在修炼中帮助同修过关时,第一时间要想到信师信法,向内找(当事人与其身边的同修都要找自己),帮助同修从法上切磋。同修之间是一个整体,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有事及时的通知周围的同修,形成强大的整体不给邪恶喘息的机会;

3、在平时发现同修有执著心时,要及时的善意的指出来,让同修及时的认识到,这样就会避免同修因为某种执著心过重而被邪恶钻空子。不要碍于面子或认为他(她)自己能悟到而不说,滋养同修的执著就是助邪为虐。同修之间有洪大的包容心,但不是包容执著心。

以上是近一段时间帮助同修过关的一点体会。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