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儿子都是与我有厚缘的可贵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写下这个题目,心里很有一番感慨,因为我的妻子和儿子,均属于那种万里不挑一的人。

妻子性格暴躁,做事很独断,且喜怒无常。在家里,她说一不二,在她面前,你根本就没有自尊可言。修炼前,我曾多次暗暗发誓:“离婚!一定离婚!”可是,妻子的势力很雄厚,家族中姊妹多,岳母厉害:“想离婚?行啊,那就净身出去。”孤军奋战的我,几次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外,又无可奈何的退了回来。那时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日子也是过一天少一天。心已经死了,常常感到人生的无奈和怨恨上天对我的不公。一些朋友也说:“以你的才华和相貌,咋找了一个这样的媳妇?!”

儿子生来多病,上学时不爱学习,逃学、早恋、進了网吧几天不回家,经常和坏学生、社会小混混在一起吃喝玩乐。没钱了,就回家想方设法的偷,从几十、几百、到上万元的偷,再拿着这些钱和他的小哥们下饭馆、买摩托和宠物……。儿子性格内向,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我的母亲多次说:“你这儿子,可是万里不挑一,将来咋办呢?”

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中,我怎样走出来?怎样修出来?怎样在向内找的过程中用大法的慈悲去温暖和校正他们那颗畸形的心?十几年来,我觉得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师父和大法救了我,我在不断学法向内找、放下自我、提高境界的过程中,妻子和儿子也在变好,家庭的环境越来越好。

我感到家庭关过得最艰难的时候是在我修炼之初。那时,由于孩子学习不好,我托人把他送到了一所费用很高而又豪华的私立学校。那时,我一心想让他能考上一所好大学,然后再出国留学,有一种很强的光宗耀祖的虚荣心。可是,越有这种心,孩子越不爱学习,经常被老师批评。一次,老师把我找了去。当我坐车走了很远的路找到孩子的学校时,老师却让我像小学生犯了错误似的在教室门外站了半小时。之后,冷着脸训我说:“你家孩子上课不听讲,作业不完成,晚上自习课时跳墙,上网吧,要不你领回去吧。”站在这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小姑娘面前,我似乎比儿子还小,不敢看老师的脸,谁让孩子不争气呢?

回到家里,妻子问我:“老师咋说的?”这一问,我的火气和怨气全上来了:“你养的好儿子,尽在外面给我丢脸……”谁知,妻子毫不示弱:“儿子就应该你管,连孩子都管不好,你还能耐什么?还修大法呢,你白修了。”那时,我心里很苦,不知该咋办好。

有一次,我管孩子时,他跟我犟嘴,我心性没守住,把儿子狠狠打了一顿,并恶狠狠的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你这样下去,早晚是要遭恶报的,到那时别说你爹没给你讲。”可是打完后我自己浑身疼了好几天。那一次我哭了,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当时我不会向内找,不会用大法来善解这一切,不懂得怎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过关时只是硬着头皮忍着,忍着,忍不住就爆发了。虽然法也没少学,但修的很表面,没有用法来指导自己,在孩子“恶”的一面一次次撞击我的人心和观念时,我不是放弃执著和提高上来,而是坚守着自己的认识,把他看成是我的儿子,而不是众生,被情左右着形成一种很强的家庭成员间的人心对立。强加他,左右他。经常唬着脸训他,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孩子则一声不吭,见你训完了,他问:“你还有别的说的吗?”我说没有了。他便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我在想:“这不是魔吗?”

每当我管孩子时,妻子总是站在儿子一边和我“战斗”。我管孩子,她就管我、骂我。有时,她数落我对孩子不关心,怨恨我不干家务,不做饭,可是,当我干家务做饭时,她又说我脏,把厨房弄脏了,而且越骂越形成了习惯。有几次,我故意站在厨房里什么也没干,她在客厅里就开始骂上了:“你是不是把厨房弄脏了?”边骂边走進厨房。一看我什么也没干时,便理亏的折了回去。那时,我的理性不是很清楚,没有站在正法的角度上否定旧势力这种安排。把家庭魔难当成个人修炼来对待。在她眼里,我是好人,也是一个好欺负的人。

我的生意一直很好,生活条件也不错,可是妻子却节俭的出奇,我想吃什么,她偏不做什么;我不吃什么,她专做什么。有一次,好长时间没吃肉了,我买了一份红烧肉,妻子边骂边把红烧肉倒進了垃圾桶里。当时也知道妻子的举动是去我吃肉的心,可是心里还是有一种过不去的隐约的苦和怨:“生意上钱也不少挣,连一碗肉都吃不到嘴里,我这男人活的够窝囊的。要不是学大法,就我这急躁性格,还不打翻了天?”每当心里跃跃欲试时,又强压了下去。师父说:“过去许多人因为心性守不住,出现的问题很多,炼到一定层次之后上不去了。”(《转法轮》〈第四讲 〉)每当看到这一句,我就想:“我一定不能徘徊在这个层次,一定要突破出去。”

随着不断的学法和理性认识的提高,我知道,妻子和儿子对我的表现也是久远岁月由于我的无知和自私与他们形成的怨缘,旧势力的安排,就是看我能不能在这种家庭磨难中走出来,走出来它们就承认,就认为够标准。走不出来就毁在这里,同时也把他们毁了。我不能承认这种安排,发正念彻底否定这种安排。同时,不断的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做人的道理,讲善恶有报的故事。我要用大法的美好先救度身边的亲人,开辟一个好的家庭正法环境。他们反对时,我就不讲;他们情绪好时,我再接着讲。

开始时,他们不听,妻子说我瞎掰;儿子什么也不说,听几句就走了。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他们也能接受一些,有时也能问几句。我很有耐心和信心。

不过,那些年让我感到最难的,是儿子的恶习和妻子的个性。

记得在儿子上小学时,我发现他开始偷钱了。那天,儿子提着一个买菜的兜子往外走,无意间几张百元的大票掉到了地上。我一惊,一翻提兜,里面还有一千几百元。我严厉的问:“这钱是哪来的?”儿子一口咬定:“是同学的。”“哪个同学的?”儿子就是不说。妻子挡驾般的拦着我说:“别训孩子了,以后咱们把钱藏住就是了,别再给他机会。”我当时又气又震惊:怎么这么大的胆子?这还了得吗?我知道,这事儿不能用人的理来对待。我找了一圈儿自己的人心:利益之心、怨恨心、惩罚他的心……似乎都没有找到根儿。

此后,我发现,儿子很注意我们的钱兜,瞅我和妻子不注意时,便几百几千的偷。我和妻子商量:“钱别放在家里了,把当天生意上收入的钱,全放在店里的保险柜里。”就这样,家里似乎平静了好长一段时间。虽然平静了。但我发现儿子并不缺钱花。他很喜欢买鞋、买衣服,每一双鞋都是五百元以上;衣服都是名牌的,一件近千元。而且,住几天就拿回来一双新鞋,家里的鞋一大堆。问他哪儿来的?他说朋友给的。一次,我去干洗店取衣服,老板说:“把你儿子的鞋拿走。”我说:“他在这里干洗鞋了?”老板说:“是啊,一次十五元,洗好几年了。”看到孩子这样挥霍,我心里很有一种凄凉和沉重,觉得自己没修好。由于没修好,家里的亲人和我心里总是有一堵墙似的。场不好,心里不亮堂。我这算一个什么大法弟子呢?不够格啊。我一次次的问自己:“我究竟该怎样做,妻子和孩子才能改变呢?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呢?”

想来想去,我感到还是没有提高的问题。我的执著心太重,人的转变观念太重,没有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修出来啊!那时候我就是看法,一遍遍的看法,有时一天看三讲。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第四讲 〉)不断的学法,就在不断的明白。这些年,我就是想左右妻子,左右孩子,可是,越左右,他们越不听我的。有时候,我看着孩子的表现,心里想着师父的法,我在问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你能左右了谁呢?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回去啊。于是,我在努力的放弃想左右妻子和儿子的观念,放弃对情的执著。当想发怒管他们、强加他们时,我就在心里发出坚定的一念:“放弃!放弃!彻底放弃!!”甚至,我在发正念时,专门对这些观念和人心发,不停的发:“从表面到生命的最微观,层层清除灭尽。”每次,心里都感到格外亮堂和轻松。

孩子性格内向,很少主动跟我说话。妻子怨恨我跟孩子不近乎:“一天就你那点事儿,你出家得了!”可是,当我心态不好管孩子时,却发现间隔的那道墙在加厚。后来我发现,我是用情在管孩子,不是用善心和慈悲,那时也没有慈悲,只有气恨,气是没有任何制约作用的,只能让人感到不舒服。

孩子上网几天不回来,有时我和妻子扔下生意去找。一个一个网吧的找。方圆十几里的城市,近百个网吧,从上午找到下午。夏天酷热,妻子脸晒的发黑,找不到儿子,又急又累,坐在马路旁哭的死去活来。看到这一幕,我觉得当人真苦,在无奈的同时,也生出对儿子更大的恨。那时就想:“如果警察能把他抓進去多好,让他吃点苦,教训教训他,我们也好过几天轻松日子。”

好几次,儿子晚上不回来,十二点发完正念后,一看儿子的床还空着,就气恨的把门反锁上。妻子训我说:“他是个孩子,你不能把他推出去呀。你还炼功呢。”有时候,儿子半夜回家,進不了门时,就又走了。未了便给我发个短信 :“我不就上个网吧吗?值得你对我这样吗?”

有一次,我正在学法,妻子怨恨我说:“都晚上九点多了,孩子还没回来,你也不去找找,够自私的了。”修炼人最怕别人说自私,一听到这个词儿,我很敏感。说:“行,我这就去找。”于是,我马上穿上衣服,到孩子常去的那几个网吧去找。秋风微凉,细雨蒙蒙,街上静静的,微风不时把雨滴打在脸上。我心里生出一种无可奈何和对儿子怨恨的情绪:“这么不省心,连法都学不好。”边想边走。

过马路时,我看了看两头没车,便径直朝马路对面走去。刚走了几步,忽然感到身后有动静,我想回头看一下。可是,还没等回头,自己就被撞飞了起来。紧接着,就见一辆摩托车顺着我身旁边滑出去十多米远。 当时,我感到左腿巨疼,浑身麻木。我的第一念是:“没事!肯定没事!”不管腿是否撞断或出血,连看都不看,一咬牙站了起来,直奔骑摩托的人走去。“你是咋回事?”这时,我脑子里全是《转法轮》里一个同修被车撞了的那段法。我想,我得守住心性。“我不行了,站不起来了。”他蹲在地上,两手抱着头,表情很痛苦的样子。这时,我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他没事儿,是装的。”“你起来吧,我没事儿,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走吧。”他一听说我让他走,开始一愣,立马一下子站了起来。说:“大哥,你真的让我走?”“我说,你走吧,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我今天不是学法轮大法,躺在地上都不起来,上医院住着都不出来,有钱你就拿吧。”他说他是个民工,满嘴酒气。他当时的表情很是感激。“大哥,你真是一个好人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立马跪了下来:“大哥,我给你磕个头。”

我一惊,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啊,“起来,起来。”我一把将他扶了起来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化灾解难的。”我是发自内心说出这句话的。看的出,他也真心接受了。

我帮他把摩托车扶起来,他咧咧巴巴骑上,一步三回头的慢慢走了。忽然,他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夜雨蒙蒙,细雨微凉,风还是那样裹着雨不紧不慢的刮着。可是我的心里却很热很兴奋。目视他消失在马路尽头后,我才看了一下自己:衣服的前襟已经全撕开了,左腿下面的裤腿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被撞没了,露出了一个大洞,而腿肚子有巴掌大的一块儿被撞的全是紫黑色,三年后还隐隐有乌青色。

回到家里,儿子早已回来了。他见我为找他被车撞了,大声的跟我嚷:“谁让你去找来?谁让你去找来?我自己不会回来啊?”妻子也在一旁生气的说:“真没有用,走路你不好好看着,还能被车撞了? ”

这件事情我悟到一个理:亲人也好,朋友也好,你活在世上也好,你不活在世上死了也好,他们都不会因为你存在和不存在而有丝毫的改变。就像别人左右不了你一样,你同样也左右不了别人。尽管每个人的路不同,但是,都是神安排的,神安排的事儿,你怎么能够改变呢?摔打中,我的观念在改变,我的情在不断的放下。作为大法弟子,我必须改变我那些不好的个性和观念,要用自己祥和的心态和慈悲的表现影响我的亲人,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

在学法和修炼实践中,我明白的越多,做的越好,我看到妻子和儿子越往好的方向变,可是,我不执著于这种变化,一切都在随其自然中。师父说:“大家来到一个家庭也好,来到世间也好,就象住店一样,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伙,来世谁认识谁呀。你周围就有你以前恩爱的丈夫和其他亲人,你认识吗?他认识你吗?我讲的就是法理,不是不叫大家孝顺父母,就是叫大家放下这人心。任何一种心牵着你你都修炼不了,它都牢牢的拽着你不叫你修炼,不让你成佛。站在这个角度上讲他是不是在魔你呀?不让你成佛呀?”(《休斯顿法会讲法》)

就在我感到儿子有了变化,家庭的季节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时,想不到,儿子正背着我,在悄悄干着更大的一件事。

那天,妻子发现保险柜里的两万元不翼而飞,可是,细查看,店门并没有被撬啊。这时我立马想起了儿子。开始儿子不承认,见妻子哭的死去活来,才承认了他偷钱的过程:原来,他花了五百元找了一个开锁的人,半夜里打开店门,并掌握了保险柜的密码,又配制了店门的钥匙。缺钱时,就从店里拿,之后再回复原样。这次拿的最多。

看着妻子哭得满脸泪痕和儿子低头不语的样子,我当时想:“这要是不修大法,说不上是什么后果,不是把他打残了,就是我离家出走。这种败家的事,我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由于这件事情的触动,我沉默了好几天。我大把的挣钱,儿子却大把的挥霍。这是不是我执著钱的心害了他呢?那一刻,我似乎清醒了许多,把名利情带不走的东西又放下了很多。

为了改变儿子,我曾经强迫让他抄大法,我试图用大法改变他。可是,儿子马上提出:“抄行,你得给我钱。”并开出了价码。于是,我就十元、一百元、二百元的给他。可是后来,我给钱他也不抄了。至此我才明白:我不能修他,得修自己,得改变自己。即使他真的变好了,我没有提高,那一切还不等于零吗?我到人间干什么来了?是为了儿女情长扯不断的情丝吗?我要在助师正法中修好自己回家啊,无量的众生在等着我回去呢。在不断的撞击中,我在不断的升华着。

曾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听《快醒醒——致所有迷中人》这首歌:我觉得,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不仅优美,而且还很有震撼力,似乎把自己带到了轮回中的一生又一生。

“当你進入人生的这场戏,
可能已忘记生命的来历,
你曾经演过千百个角色,
每每悲剧多过喜剧。
权力得失让你悲伤欢喜,
名利情场让你癫狂哭泣。
每一个角色你都全神投入,
如今的世界已经令你痴迷。
谁能知道人生的意义,
就是在这迷中寻找生命的真谛?……”

为了改变儿子,我通过朋友关系,把儿子安排在他感兴趣的外地一家公司打工。期间,我经常给他打电话,鼓励他,给他讲大法的法理,叫他怎样做人。他挣那一千多元不够花,我就给他汇款。既适当的规范他的心和行为,又让他在能接受的尺度上不断加码。有一次,他打电话告诉我说,他的一个同事欺负他,每次都让他多干活,他很不服气,要打一架。我说:“孩子啊,那不是给你德吗?同时,又给你承担了灾害,你并没有吃亏啊。虽然你看不到这一切,但是,你一定要相信爸爸的话,你会越来越好的。你想将来挣大钱,做大事,靠什么?不就是靠有德吗?”他很能接受,情绪马上高兴起来了。说:“行,那我听你的。”

妻子对儿子很溺爱,家里三个人吃饭,孩子不愿喝粥,她就特意给儿子做干饭。好长一段时间,我很看不惯:“这叫什么家风呢?怎么能这样惯孩子呢?我的祖上,都是晚辈孝敬长辈的,怎么到了我这一辈颠倒过来了呢?”可是,我越是较劲儿,妻子越是不听我的。“你那是什么年代?孩子正长身体,这事你别管。”

向内找,我看到自己不仅有怨恨心,还有很强的人的观念。师父在很多讲法中告诉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什么事情都要想着别人。自己的儿子是儿子呢?还是众生呢? 我缺少慈悲和包容啊。我们要成就的是未来宇宙的主和王,是新宇宙的大法徒,难道儿子吃饭这点事还理解不了吗?

此后,我每当吃饭前,就问孩子:“儿子哎,想吃什么呢?爸爸给你做。”可是,渐渐的,儿子的习惯改变了,我和妻子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看到他有了不少变化,我就再一次给他讲以往讲过的道理:“这就对了,不管吃什么,用什么,要先紧着长辈,不能自私。这叫孝道,老祖宗留下的理。如果做不好,下辈子倒过来,你怕不?”

随着我观念的改变和心性的提高,家里也有了欢声笑语。过程中,我还有一个最大的体悟:就是多看他们的优点,少看他们负的一面,不触动他们负的一面。他们不仅是亲人,又是一个众生。有一种放下情之后,身在其外的轻松感觉。

好多次,妻子很有感慨的说:“你变了,你真的变了,看你和孩子相处的像哥们似的,我觉得人还得学法啊!”我说:“那你说,我够标准吗?”“够,我看你够,你能圆满。”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嘴在鼓励我。

家里来同修一起学法时,她也很支持。我们发正念时,有时还给纠正动作:“别端个膀,缩个脖,像小鸡掉進蛋壳里似的,动作大方点。”

于是,讲真相时,她也能经常帮我插话说几句:“这共产党多恶呀,快退了吧。”

儿子也变得越来越好,而且,我还发现,他有许多优点。十年前在一起不学习、整天混的小哥们儿,如今一个个开着豪华车,说话做事儿,也很有人样儿。他的朋友我几乎都给三退了。

有一次,儿子很晚还没有回来,我打电话问他:“咋还不回来?”他很有智慧的说:“我正在给同学讲那什么什么好,那什么什么好呢。”当时我心里非常高兴,多么好的孩子啊。也许,在久远的岁月里,他就为了今天能够当我的儿子做了选择,那是回去的希望。

如今,我从心里感到他们是最优秀的。儿子很听话,虽然有点小毛病,但是心很善,而且越来越好。妻子也知道关心我、体贴我了。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和大法,我的家庭将无存;我和妻子儿子将离散;我也许将在痛苦中度过一生,甚至造下更大的罪业。是师父和大法拯救了我,是大法的无边法力使我在红尘迷雾中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全新的生命。我真诚的向师尊叩拜!再叩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