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落石出终有日 惊天黑幕在揭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六年前,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通过大量详实的证据和严谨而周密的推断,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大面积的强制掠夺器官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

二零零九年,两位调查员将五十二类证据集结成书发表了《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多伦多的新书发布会上,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多伦多的新书发布会上, 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为读者签名

二零一二年七月,另一本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新书《国有器官》(State Organs)出版发行。《国有器官》一书汇集了十二名来自四大洲、七个国家的专家的文章,包括五名医生,一名医药伦理学家。他们从不同角度剖析了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新书《国有器官》封面

该书在加拿大温尼伯市(Winnipeg)作为平装非小说类书籍,跻身八月二十六日那一周最畅销书的排行榜;九月二日,更升至新一周最畅销书的第三名。

两本书的发表一方面令活摘罪恶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同时表明,在全球范围内,有更多有良知的医生、人权活动家、律师和普通民众加入到制止这一罪恶的行列。

从国会听证到联合国人权会议聚焦

九月十二日下午﹐美国国会举办听证会,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做听证,这是继二零零六年后的第二次听证会。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他们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

九月十八日,全球大纪元总编辑郭君女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首席代表帕克(Karen Parker)博士在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召开的二十一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九月十日至九月二十八日)上提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这一指控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期间的热门话题,引起各国及非政府组织代表的关注。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席代表Karen Parker 博士在十八日大会上公开声明,要求联合国特别专员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作为紧急要务进行调查。

瑞士国会议员Mauro Poggia先生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公开要求:“对中共凶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必须全面揭露,联合国必须立即成立一个国际调查委员会,并进行调查,坚决惩处那些首恶罪犯。”

更多证据浮出水面:从活摘现场到伪造的“捐献证明”

尽管中共一再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近年来,突破中共封锁铁幕传出来的直接和间接证据,不断的加强当初加拿大两位调查员得出的结论。

这里仅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王立军的活体解剖、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一个是国内媒体曝光的伪造“器官捐赠证明”案件。

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军担任辽宁省锦州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

一个没有医学专业的公安局局长做器官移植研究,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典礼上还谈到“晋阳秘书长为首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的所有同仁,多次到研究中心考察……他们亲临一线,就在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见证了“器官受体移植”。

王立军还在颁奖大会上承认,他们的研究中心就是为器官移植提供器官供体的。他无意中说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也就是两年中他们做了几千次人体器官摘取。

中国《财经》杂志今年九月十日在题为《非法买卖51颗肾脏背后:器官由三甲医院洗白》的文章中,详细披露了一个叫郑伟的肾脏器官中介贩卖器官的黑幕,此文被中国新浪网、法新社等媒体广泛转载。

《财经》文章称,被中国公安起诉的案卷中称郑伟贩卖的活摘器官的相关“死刑犯器官捐赠文件”、“亲属之间活体器官捐赠文件”都是伪造的。

《财经》报导说,这是大陆最大一宗被公开起诉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遭曝光,其中涉及五十一颗活体肾脏,金额逾一千万元,有十六名被告,包括组织者、中介、掮客和医护人员,他们在全国卖肾网络的基础上,在“四级”专业团队的操作下,通过一家有资质的三甲医院,将“黑市”器官“洗白”。

根据案卷,在法院工作人员的安排下,通过伪造“死刑判决书”和伪造“捐献证明”,这五十一颗肾脏被顺利植入有需要的患者体内。

活体器官的产业链是在中共打压政策的纵容和扶持下发生的。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中国最大的受迫害群体就是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各地拘留所、劳教所甚至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对施害者来说,就成了最方便和安全的器官来源。

网在收 罪恶链条上的每个罪犯都会被清算

王立军、谷开来和薄熙来、周永康、江泽民这个从下到上犯罪链条的清晰的一一呈现,施害者的一一曝光让这一反人类罪恶更加真实和具体。

近日北京消息人士称,薄熙来涉嫌更多重罪,有些不可想象,不排除死刑的可能性。试问,还有什么比谋反、贪赃枉法、故意杀人还不可想像的罪恶呢?而这种罪恶又让中共无法启齿呢?郭君女士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证实:“中国最早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在中国大连,薄熙来时任市长。”

据《大纪元》报导,在建立人体器官库、买卖人体及器官、出口人体运作、与罗干和周永康等政法委高官联络、海内外公关宣传、资产管理等方面,出身律师、熟悉国际贸易和法律的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恶人终难逃恶果。王立军被判十五年徒刑、谷开来被判死刑缓期二年、薄熙来也面临重判。周永康和江泽民之流离被公审的日子还远吗?

“追查国际”不久前公布的调查录音中,确认了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活摘器官罪行中的主导角色。“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李长春对话。当问及是否想用摘取关押中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件事来给薄熙来等人定罪时,李长春明确地说:“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

美国资深众议员达纳•罗拉巴克曾说过:“我们应该尽最大可能找到从事活摘器官的每一个罪犯,把他们送上法庭接受审判。”

十月初,在审判薄熙来之前,新浪微博解禁“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以及“活摘”、“器官活摘”这些中共政权黑幕下当前最敏感的字眼。相信水落石出的日子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