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下人皆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我今年五十二岁了,在我的生命历程中,永远不能忘记九五年的那段时日,因为在那段日子里,我有缘得遇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我的生命走向新的起点,我走向了新生。

回首这十几年来的历程,我的心中充满太多的感慨,我的亲友也因为我的新生而为我庆幸。

九五年的一天,一个朋友给我说起他自己经历的一件事:他去修手表,有位师傅修好后说,表问题不大,就不收费了。看你人挺好,借给你两本书看,看完后还回来。萍水相逢,这位师傅能这样做,他颇感意外,当时也不好意思拒绝,谢过之后,就拿着书离开了。听朋友说完,我有点不太相信,心想:这年头都不择手段的向钱看,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好的人,就问:“给你的是什么书?”朋友说“我没看,好象是佛家的。”我表示不信,朋友急了说:“你不信,我把书拿给你看。”他把书送来了,书名一本叫《转法轮》,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这时我才相信是真事。

到九五年的时候,我已有好多年不看书了,如果看书、看电视十多分钟两眼就会又涩,又痛,很是难受,医生说治不了,就得自己保养,多休息眼睛,所以我不敢看书,也很少看电视,还经常吃养眼的食品和药品。即使这样,由于眼睛时常难受,我就不自觉的使劲眨眼睛,使自己的形象很难看。

修表的师傅为什么这么好?我想找答案。晚上吃完饭,就翻开这两本书。我首先打开了《转法轮》。看着看着就觉得书中的道理说得太好了,仿佛一下打开了我天性中那美好、善良、纯真的心境,从小到大人生中的疑惑都从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我的心异常宁静,没有任何杂念,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融到了书中。心跟着书中的内容走,生怕落下一个字。看完了整本书,我久久的不想放手,心想我自己一定要有这本书,同时心生一念:愿天下人都能看到这本书,都做好人,这个世界该多么美好。

我看完《转法轮》第一遍眼睛就好了,我当时没意识到。一天妻子坐在我对面象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兴的说:“咦?你咋很长时间没使劲眨眼睛了?你的眼病好了。”我这才知道我看完书为什么那么舒服,十三年的眼病瞬间就好了,这书太神奇了!后来不长的时间,我自己请到了这本书,又重新看了一遍,我就走入大法修炼,成了真正的修炼人。原来三十年的肠炎及鼻炎很快的在不知不觉中完全好了。不但我身体无病一身轻,在思想上也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根本转变。以前在共产党长期的毒害下,“假、恶、暴”的教育下,我变得脾气暴躁、在家庭中专横跋扈,张嘴骂人是常事。走入大法修炼之后,妻子看我怎么突然间象换了个人似的,简直不可思议,问我怎么一下子变好了?我把《转法轮》推荐给她,同时,跟她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你也炼吧!咱孩子身体那么差,老有病,孩子身体也会好的,她说,真的吗?她在看了《转法轮》后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的孩子从出生体质就差,感冒、发烧家常便饭,一发烧就转成肺炎,多次住院,我们对他身体整天提心吊胆。九六年的春天,孩子六岁,又开始感冒发烧,我急忙领孩子到儿童医院。医生一检查,指责说,你家长怎么当的,孩子双肺都有炎症了,赶快住院。我哀求医生,能否不住院,以前孩子多次住院,我们都得全天陪护,工作实在是耽误不起,医生很勉强的同意不住院,但要我们每天把孩子带去医院打点滴。我问医生,这种情况得打多少个吊瓶,医生说,通常八至十二个,先开八个吊瓶,每天医生先检查再打点滴。打完第二个吊瓶回家后,我在家看李洪志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孩子在一边玩玩具,当看到师父给在场学员祛病时,我叫孩子也象会场的学员一样听师父的口令做动作。孩子做完动作,微笑着朝师父双手合十了一下,就又到一边玩去了。第二天,我领孩子到医院打第三个吊瓶,先让医生检查,医生查完,对我说,谁说有肺炎?根本没有的事!我愣住了,指着病历说,前两天大夫检查双肺都有炎症。医生很坚决地说,没有!确实没有炎症。我看到大夫大大咧咧,心想是不是这个大夫水平不行,没听出来。我领着孩子到别的诊室,挑了一位看起来比较认真、仔细的大夫又排队检查了一遍,没想到这个医生和刚才那位医生一样的反应,朝我说,谁说有肺炎?!我恍然大悟,知道是昨天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已经给孩子的病去掉了。我百感交集,二话没说,领着孩子就回家了。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为孩子的身体操过心。我们全家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大法的神奇在我们身体上一幕幕的真实的展现着。

同时,法轮大法也使我的心灵不断的升华,使我懂得了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能时时为别人考虑,为别人负责,为社会负责的好人。

我在单位负责一特殊工种。以前经常会有人对此工作的负责人施以好处,以便在工程中能顺利无阻。我负责此工作后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有次一位脾气暴躁的老工程师托人捎来几百元钱,以行方便。出于对老工程师的情面和特殊性格,我挺顾虑回绝他。但转念一想不行,我是修大法的,师父不是让我们做好人吗?怎么能随便拿别人的钱呢,不行,我得送回去。找了个机会,我找到老工程师,说要把钱还给他。老工程师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意思是怎么?嫌钱少了?我对老工程师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这部法让人做好人,我不能要您的钱,再说这钱也是您辛苦挣来的,您也不容易。老工程师当时就愣住了,过了会儿才缓过神来,眼睛湿润着说道:唉呀,孩子,这个社会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啊,还有这么好的法呀,你一定要给我弄本书来,我也要看一看呀……。

边远山区的孩子上学难,国家发起了“希望工程”。我看到了这些孩子上学的艰难,也想为他们做点什么。于是我们从家中的积蓄中拿出一万元捐助给希望工程。我想,我们修炼人不图名,不求利,只是想为山区孩子的教育尽一份心,为社会尽一份责任,所以我当时用化名捐的款。后来希望工程的工作人员想方设法找到了我,说道,作为个人而言,你捐款的数额是很大的,我们送给你一个精致的奖状,希望你能来领一下。我对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捐助只是尽一份心意,出一份力,不图什么,所以我用的是化名,谢谢你们。

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来的善良与真诚,在不断的感染着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以及与我所接触的每一个人。同时,在修炼中我也深刻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当自己的心偏离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时,身体也会出现不正确的状态。而当我自省之后,在大法中归正自己,一切又恢复正常。去年所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认识到大法是有标准的,不是学了炼了就行了,要真正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到才行,这才是修炼。当我按照大法归正自己之后,我身体上所出现的奇迹,在我亲友的心灵上也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二零一一年有段时间,我在修炼上有些放松,没有做好,心态上也不是很好,渐渐偏离大法要求的标准而不自知。六月的一个星期天早晨,我正在擦桌子,突然感到大脑不适,我当时很冷静知道这个状态不对,于是我就一边心念“法轮大法好”,一边盘腿坐在椅子上,没有跟着不正常的感觉动,也感受到头脑中有个东西被止住了。但是一会儿却发现右半身的手脚没有任何知觉不会动了,出现了半身不遂的症状,右手手臂朝向身体严重的卷曲着,左手也感觉麻木,说出的话我自己都听不懂,语无伦次、词不达意。虽然身心极度的痛苦,但是我没有慌张和恐惧,神态很平静,因为我知道一个法轮大法真修者有师父和大法保护,一定会很快恢复健康。

妻子帮我坐到床上,我们一起学《转法轮》。我极度痛苦坐不住,就心念“法轮大法好”躺在床上,这样昏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醒来身子站不起来了,说话还是词不达意的不清楚,同时脑子几乎全都空了,除认识人之外一切记忆都没有了,好象隐约知道有修炼的事。妻子帮我恢复记忆,我也在自省这一段时间存在的问题。然后,我告诉妻子我要炼功,我试着站起来,此时的心异常纯净和坚定,就是觉得什么也挡不住真修弟子,我一定行。

炼功音乐响了,我学着妻子的炼功动作炼了起来,精力集中,完全忘记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虽然我的动作没有到位,但是我的心境已经完全溶入在功法之中。第五套功法是盘腿打坐,炼完后,我的语言正常了,我坐着没动就对妻子说:“你不用扶我了,我自己能行。”然后我自己双手扶床站起来了,一只手扶墙可以自己走了,两小时后不用扶任何东西可以自由行走了。第六天我想吃饭了(之前五天因身体难受没吃饭,一天只喝点水,吃几口水果),第七天我的手一点也不拽了,完全好了,第十一天腿也正常了,之后就正常上班了。

其间有个插曲:第七天中午,岳母来电话,邀请我们到她家吃饭,多时不见的大舅哥也在。由于连续五天没怎么吃东西,我的身体一下子消瘦的特别明显,动作僵硬还不是很协调,右腿还有些跛,他们一见我就问身体怎么了?我平静的说这几天有些不舒服,快调整好了,当时没敢告诉他们真实情况怕老人害怕。岳母不放心说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大舅哥就劝我每天多喝醋,我笑着对他们说真的很快就好了,放心吧。饭后我们先离开了,后来知道大舅哥一直站在楼上观察我并对我岳母说,这人一辈子就算交代了,他得了脑血栓。

岳母害怕了,又告诉她另外两个女儿来我家劝我上医院。我们刚到家她俩就来了,我就把这七天发生的情况详细告诉她们,并说你们看到谁出现这种情况象我康复的这样快?现在我们人认识的科学是最低的,所以它的治疗效果也是最低的,我现在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最高的科学,我会用最好的办法解决问题,所以就非常快。为什么一个普通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治之症都好了,我个人理解的道理是:人体象个容器一样,装進好东西身体就好,装進坏东西身体就坏。法轮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最好的物质,你要他,他就把你身体不好的物质排除去了,当然身体就好了。她们听后都放心的笑了,说有道理,你就自己尽快把身体完全调整好吧。

又过了四天岳母不放心,和她的二女儿来我家看我。一進门看到我从房间里迎出来,小姨子眼快说:姐夫你好了?岳母还不放心说:再走一遍我看看。我转身又走了一遍,她看后放心的笑了。她俩都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亲眼看到了都难以置信。”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大舅哥来的电话,问我这几天喝醋了没有?我说没喝,我都好了。他不信说:怎么可能好了?我说你不信问咱妈,她刚来。他一看是真的连说:太好了,真不可思议。

看着亲人的欣喜,内心的愉悦,我的心情充满感慨,对李洪志师父的敬仰和感恩无以言表。在中国大陆,在中共对大法所制造的恶毒谎言和诬陷的环境中,亲人、朋友、同事以及身边每个人通过我们修炼中的奇迹,真正明白了真相,能真正认识到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感到欣慰。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年,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在中国大陆虽然被中共邪党残酷迫害,但是乌云遮不住太阳,越来越多的人在明真相,得福报。那些迫害好人的恶人正在被迅速清算,充分证明了善恶有报是天理。

最后,衷心祝愿天下人皆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受益无穷。

注:

[1]《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