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大法修炼中提高心性的故事很多,溶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有直接提高的,有间接提高的,有懊悔一番后再提高的,有吃尽苦头方才艰难提高的。这里,我就写一下发生在今年的吃了苦才明白提高的一段故事,不是因为感人,是希望同修能吸取我的教训,不要把苦吃到尽头才从中悟道。

向内找 闯过生死关

今年新年的时候,我做了一点大法中的事,有些沾沾自喜,自认为突破很多。大年初三准备走亲拜年时,突然间胸腔部开始剧痛(我是年轻弟子),象是一种由外界力量向身体内部挤压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就象什么东西把人用力的裹紧一样。越来越痛,先是忍,心中不停的想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事,又到厕所里开始呕吐,胆汁都吐出来了。怎么回事啊?难道胆病又犯了?不对!我是修炼人,一思一念都会改变事情的结果。

我归正心态开始到里屋准备发正念,丈夫问我要不要上医院,我朝他摆摆手,示意他把门关上。疼痛越来越强,正念已经发不下去了,我开始背法,疼痛使我不能正常呼吸了。我想到了求师父救救我。疼痛止住了些,心中泛起欢喜心来,突然又开始剧痛,从床上我瘫倒到地上,已经无法呼吸了,这时心里可以说有千万种想法,想到了生命要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上医院吧,先止了痛再说。不行!我是修炼人,什么时候我都是修炼人。

我不能再胡思乱想,脑中忽显师父经文《别哀》的诗句。对!找自己的人心,向内找。脑中又冒出二句“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就在这同时,我的疼痛停止了。瘫软在地上的我开始正常呼吸了,撕心裂肺的痛过去了,我什么也不敢再想了,只有静静的等待。

过了好一阵子,我想起还在为我担心的家人。我起身到了客厅,告诉丈夫我没事了,丈夫长叹一口气说:“吓死我了,我还准备随时送你上医院呢!”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的我睡了一觉,醒来后又恢复到健康状态。

短短几十分钟,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深深体会到“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本一开始冒出不好的心就该将它去掉,不能任由它膨胀,加上错上加错使事情复杂化,给自己闯关增加难度。

不配合“六一零”骚扰 再精進

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和修炼,三件事也做着。今年五月份的一天,正在做资料的我听到敲门声,到门口从猫眼向外看,是社区和610的人。头一天社区的人来家里,我就将他们打发走了,怎么今天来这么些人。不答理他们也觉得不对,可开门吧,我正在做真相资料,那就和他们隔着门说话,问他们有什么事。他们一再向我逼问家中同修的去处,联系方法,我一一拒绝回答他们,并告诉他们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违法行为。

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突然发怒,开始跟我讲法律,怒吼我必须马上开门。我傻眼了,因为我毕竟没学过法律,不知如何做答。只知道决不开门,回答了二个不重要的提问。惶然惊醒,我不能配合邪恶,便开始发正念。他们问了几声没听到回应,几人一商量就走了。

我虽体会到正念的威力,可是心里就是很难受,我的漏在哪里呢?我跪到师父的法像前痛哭,不知自己该如何才能做的更好。一阵痛哭后,告诉自己决不放弃,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就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虽然坚定正念再苦再难也要修下去,可是心中总有个结还没打开。通过静心学法,心结慢慢打开,找到自己错在哪儿了。大法的三件事表面上做的很认真,可是没有把心真正完全放在法上修,没有把常人中的点点小事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隐藏的执着没有真正割舍。我们修炼的路很窄,稍稍偏离法,邪恶就紧紧咬住不放。只有把心放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偏离了法做什么也不会安全的。

我笑了

算是个悲哀的笑话。我的家境并不富裕,可是丈夫一有机会就给我买玉镯和玉佩。玉镯很轻易的以各种方式打碎,打碎第一个时,觉得有点可惜,打碎第二个时,觉得有点生气,打碎第三个时有些发怒,打到第四个时,我歇斯底里了,没几天第五个也碎了,我笑了,当拣起一看,还是个假的时,我又笑起来了。

恍然才明白我对玉有一种埋藏很深的执着,不是玉器本身,而是那种自命不凡,清高孤傲的心。看似淡泊名利,与世无争,其实是我修炼中很大的障碍。阻挡我集体学法,阻挡我向世人讲真相,阻挡着我的善念。写到这我意识到我要修去这个心。

愿同修与我共同精進。

注:
[1]李洪志师父新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