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共政法委2012年迫害法轮功典型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

(一)破坏神经药物迫害和险恶虐杀

上海中共政法委邪恶势力在刘云耕、吴志明、张学兵相继指挥、操控下,一直在用最恶毒的手段不断谋害法轮功学员,其中,尤其恶毒的是强制使用破坏神经药物的迫害。

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部署迫害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三大灭绝政策实施中,各种酷刑虐杀、花样翻新的残酷精神折磨、毒药谋害不断被中共邪恶和盘托出。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对全国各级“六一零”、国保、公安、狱卒、洗脑班坏人下达指示: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上海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某的老巢,所以毒药谋害尤其明目张胆。

◇见证法轮功挽救生命的奇迹以及中共戕害生命的邪恶

法轮功学员卢秀丽被普陀区政法委邪恶残酷迫害中显露出的惊天奇迹,使中共邪党的谎言不攻自破:修炼法轮功,不但能冲破绝症死亡线,还冲破了普陀区政法委邪恶十多年的数以十次预置之于死地的险恶歹毒的凶残迫害,其中包括多次绑架至精神病院,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残害。切实见证了法轮功挽救生命的奇迹,也见证了中共凶残戕害生命的邪恶。

法轮功学员卢秀丽,女,六十多岁,家住上海市普陀区。卢秀丽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绝症,是上过手术台的癌症病人,脸色灰暗,贫病交加。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癌症不治自愈,脸色白净,身轻体健。每年上门随访卢秀丽的医生讲,与卢秀丽同期上手术台的癌症病人,大都已相继去世,唯独卢秀丽一人还能如此奇迹般地活着,不用吃药,不用打针,面色红润,毫无病色,完全是个健康人,真是奇迹。是修炼法轮功使患上不治之症的卢秀丽从新获得新生,所以她逢人便讲自己绝处逢生的故事,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有缘人。卢秀丽没被癌症夺去生命,灭绝人性的普陀区中共政法委邪恶却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已十次绑架卢秀丽残酷迫害,只要活着就一直迫害。

二零零二年,卢秀丽因在地铁里散发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被绑架到青浦洗脑班,那一年她没能参加女儿的婚礼。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在讲真相时再次被绑架。被普陀区邪恶政法委枉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五年五月回家。据了解,对五十岁以上的妇女及曾是癌症患者的人劳教均属非法。当初卢秀丽经劳教所体验也被劳教所拒收,但普陀区恶警硬是想方设法把她送入劳教所残酷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八日,因在菜场讲真相被人举报,遭普陀区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但因卢秀丽曾是癌症手术病人,故劳教所此次坚决拒收。卢秀丽被非法关押在普陀区看守所,经两个月的迫害、折磨,使她身体极度虚弱,出现了高血压、高热等症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卢秀丽再次被劫入上海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卢秀丽在杨浦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被杨浦区不法人员绑架,而后被劫持至上海普陀区精神病中心强制洗脑和药物迫害,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使用神经药物迫害整整十一个月,二零零八年十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二月,卢秀丽又被普陀区恶人绑架,再次一直关在精神病院,强迫吃破坏神经药物。普陀区六一零 邪恶都明知她不是精神病患者 还要强迫她写保证书,其女儿刚生孩子,她老伴一直在要求释放她,结果拖了很久才放。

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普陀区邪恶六一零、国保第七次绑架了卢秀丽,再次被非法关在精神病院,被迫吃有害药物。普陀区邪六一零”强迫被关在精神病院“治疗”的卢秀丽,一定要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邪恶们知道卢秀丽精神还没被迫害分裂,就毒药、折磨双管齐下。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卢秀丽又被普陀区邪恶绑架到精神病院。普陀区六一零、恶警都明知她不是精神病患者,就是要用破坏神经毒药迫害她,达到既强迫她放弃法轮功修炼,又往死里整的目的。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卢秀丽被尾随便衣劫持到徐汇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一天之后,与当地甘泉派出所几名恶警对她实施抄家,抄走大法资料,光碟与MP3等物品。甘泉派出所多次电话骚扰她的丈夫徐忠忠,给他施加压力。

二零一二年五月,卢秀丽第十次被丧心病狂的普陀区邪恶们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普陀区精神病防治院六楼,每天被强制灌药,状态危急。

户警:刘育宇;甘泉警署所长丁浩,王震,董文俊(警号030635);王炳男指导员:王守清;居委会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子长路七十七弄七号一楼;支书顾国平

◇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上海静安区政法委

法轮功学员施异,家住静安区南阳路。因发放“神韵”光盘和破网卡,被南阳路一百八十三弄南阳小区保安彭〤〤南京西路派出所举报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二时被南京西路派出所户籍警石xx绑架,被劫持到静安区精神卫生中心医院。在医院里,医生要给他非法用药,遭施异抵制,医生就蒙上他的双眼,捏紧施异的鼻子,在憋不住气的情况下张开了嘴,就强行灌药。施异不断往外吐,灌药失败后,就捆绑施异手脚强行注射不明针剂。施异立即感到疼痛难忍,痛苦不堪。至四月十三日,在十六天的药物迫害下,使原本健康的青年施异,出现发烧,不思饮食,腰酸难眠,大便难解伴有出血,心慌意乱,手脚不时颤抖和神志呆滞等中毒症状。主要负责医生为朱仁杰、陈钫。

施异曾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在青浦区发放真相资料,被青浦国保处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青浦看守所。

施异的母亲裴珊珍,原向群中学退休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静安区政法委劫持到上海市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再次被静安区国保绑架,被静安区政法委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上海女子监狱迫害。前后共长达六年。施异在此沉重打击下,精神受到重创,但修炼法轮功二年多,已痊愈。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下午一点钟,由于居委会又在“六一零”的授意下,搞欺骗民众签所谓承诺卡之类的罪恶行动,为了使自己的邻居们不要受骗上当而犯下大罪,裴珊珍以信的方式向邻居们介绍大法的真相,第五次被绑架,目前裴珊珍仍被非法关押在静安区看守所。在拘留证上签名的两名恶警是周峰和石夏凤。

施异母子再次双双罹难,这个被邪恶中共迫害而饱经创伤的家庭,又一次被邪恶静安区政法委推向巨大不幸。

主要责任人:静六一零(静安分局内):殷国鹏、陈军、葛素芬、朱英;静安分局局长:薛小明,另有一名政委,四名副局长和一名局长助理;静安区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张院长 陈玉明;医生:朱仁杰 陈钫;静安区南京西路派出所所长:徐林 副所长:沈颖 王德。

其实不止上述案例,上海各区邪恶政法委药物毒杀、谋害法轮功学员由来已久,以下案例不是被毒药谋杀,就是突然莫名死亡。

◇张志云喝毒茶后吐血 在“六一零”找医生谈话后 突然死亡

法轮功学员张志云,女 ,六十六岁,住上海虹口区。上海六一零认为张志云在江浙沪一带的法轮功学员中比较有威望,所以对她又怕又恨,住所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

张志云
张志云

二零零九年四月底,张志云因要参加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的毕业典礼,去派出所申领护照。新调来的“六一零”头目陈朝晖对她进行刁难,为此张志云据理力争。这时俩警察奉命给她倒了杯茶叶水,并说:“这个茶水不要喝,我们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张志云不知是计,连喝两杯。她离开时,警察还说:“你有病要去看医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后警察还让居委会几次上门询问张志云“好吗?”张志云回家后没几天,就开始剧烈吐血。之前张志云非常健康。据家人说:张志云那个吐血吐的非常厉害,一天起码吐两次,一次要吐一个小时,吐了一个星期,胸部以下是紫颜色的,肚子也大起来了。 虹口区“六一零”戴某、虹口区政法委书记以及欧阳派出所警察李桢惠(音)还上门骚扰不断。

家人把张志云送往虹口区中心医院治疗抢救,两天后情况好转,各项指标转好,人被转到普通病房。五月十三日,虹口区“六一零”的科长、主任等三个头目到医院找院长及主任医生谈话。第二天,张志云就去世了。据悉,抢救的时候,医生把氧气罩罩上去后,她的舌头马上就伸出来,人立刻就死了。死时嘴角流血,双目不闭。

◇马新星遭药物毒杀,死前身体萎缩如小儿

马新星
马新星

马新星,男,四十岁左右,住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华山路一千九百五十四号)附近。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曾被徐汇区警察关入上海精神病院达三月之久。在医院,警察与医生强迫他服破坏神经系统药物,如不从就暴力灌服。警察与医生逼迫马新星放弃信仰,称如不放弃“不是精神病也要把你变成精神病”。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马新星到北京依法上访,被警察暴打,被抓回,非法定了三年劳教,关押至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马新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劳教所才放他出狱,但他已被迫害的卧床不起,躯体萎缩如小儿,皮包骨,茶水不进,吃什么吐什么,已不认识人,呈破坏中枢神经及内脏药物严重中毒反应。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去世。

以下法轮功学员全部死因至今不明:

顾建敏,女,五十三岁,家住浦东新区。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被浦东洋泾派出所警察绑架。十二天后,被浦东看守所迫害致死 死时两眼瞪出口角流血。

顾建敏
顾建敏

杨学勤,男,三十六岁,上海交大毕业。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十多个北京房山恶警和上海第三劳教所恶警到病房通宵“问话”。第二天一早,杨学勤被发现已离奇死亡。

杨学勤
杨学勤

李丽茂,女 ,家住卢湾区淮海中路。李丽茂曾患癌症,修炼法轮功后康复,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间,李丽茂被卢湾区六一零强行送入医院,不知给注射了何种药物,只有几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周云天,女 ,五十多岁,住长宁区。八月七日上午,在离奇昏迷状态下的周云天被通知家属办保外就医,不到一天死亡。

葛文新,女,在松江女子监狱被残酷折磨至奄奄一息,二零零五年六月保外就医一周死亡。

李白帆,男,四十岁左右,上海交大博士研究生。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左右在上海第一劳教所突然死亡。

李白帆
李白帆

陈来娣,女,住闸北区共和新路三百一十八弄(凯成苑),在一幢的七楼(顶层),因丈夫去世,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人独居。生前被严密监视、骚扰,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前突然死亡,死因极其可疑。

(二)在一起读教人做好人的书,被宝山区政法委视为“大案”、“要案”枉法重判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宝山区国保大队杨跃飞等恶警闯到宝山区一法轮功学员家,绑架多名当时在一起读《转法轮》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姚菊英、张美芳、鲁凤英、杜丽丽、老唐、老徐、老金、老潘、小英、高元贞、唐仁亚等十多人。期间,恶警杨跃飞非常邪恶、嚣张,对姚菊英暴力推搡、破口大骂,并指使手下暴力绑架姚菊英。杨跃飞当天利用九亭当地警察与姚菊英丈夫联系,假借上门访问的理由,骗开房门,当即冲进几十名警察对姚家进行非法抄查。当姚家聘请律师去看望姚菊英时,此人又恐吓律师不要再管此事,说:“没有用的。”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宝山区法院在看守所附近的法庭对姚菊英、唐仁亚、高元贞非法开庭,姚菊英当庭否认自己和法轮功学员一起读书的信仰言行有什么违法之处,并明确指出这是迫害。这次非法开庭的时间和地点都与事先通知的不同,被临时改动。

姚菊英,女,六十四岁,家住上海松江区九亭镇,原七宝中学教师。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姚菊英曾被九亭镇六一零恶徒张一民伙同恶警绑架迫害。

唐仁亚,男,四十多岁,江苏省射阳县人,家住宝山区淞南地区。二零零一年,唐仁亚因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宝山区法院枉法冤判三年,在提篮桥监狱受尽身体摧残和精神折磨,恶警倪凌指使看管唐仁亚的恶人王皓敏对唐仁亚“狠狠下手”,王皓敏在地上反扣一个碗,上面放一块肥皂,让唐仁亚坐在上面。恶言恶语更是经常的事情,王皓敏还用马桶盖子砸、用鞋底狠抽唐仁亚的脸,晚上隔一个小时就把唐仁亚弄醒,不让他睡觉。二零零四年才获释放。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九日,唐仁亚在宝山淞南五村的家中被恶警以办暂住证、户口为名骗到当地派出所绑架,并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转至江苏省洪泽湖监狱三监区八监队关押迫害。

冤判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徐敏芳,一审法官;谭启敏:检察官。这个所谓的“法官”徐敏芳,女,四十多岁,宝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参与了对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青年教师、法轮功学员郭小军的迫害,参与了对上海市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应志明、妻子张秀芳、儿子应业奇一家三口的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参与了对上海虹口区法轮功学员陆伟栋的迫害。早已罪恶累累,却不思悔改,持续行凶作恶。姚菊英被枉法冤判四年六个月,唐仁亚被枉法冤判三年六个月,高元贞被枉法冤判三年缓期三年。在一起读教人做好人的书,被文明大都市的中共执法人员视为大案、要案枉法重判。

(三)上海国保的土匪恶霸嘴脸

在上海丸加计算机公司工作的河南籍电脑工程师侯钧杰,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上海国保绑架,八月三十一日被上海青浦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徒刑。侯钧杰是河南科技大学的高材生,为人正直,善良。他利用网络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中共非法抓捕。

侯钧杰在郑州的弟弟侯梦强,因为为哥哥请辩护律师,便遭郑州国保骚扰,八月二十三日晚在郑州逛街时被上海国保便衣跨省绑架、劫持到上海。上海警察拿不出任何绑架侯梦强的理由,但仍蛮横称,至少要关押侯梦强一个月,而且还要等侯钧杰的“案子”定案后、交了保金才能放人。

重庆律师熊代英在法庭上为侯钧杰做辩护时指出,上海检察院和法院剥夺了律师的阅卷权,公检法人员从抓人到判案,整个过程中存在诸多程序不合法,同时,作为鉴定方,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也不具备鉴定资质。熊律师认为法院应宣告侯钧杰无罪。

八月十六日,侯钧杰案代理律师熊代英去青浦法院查阅案卷时,办事员一开电脑就说:“哦,这个案子已经判过了。”后又马上改口说“是二十日开庭。”八月三十一日的非法庭审从九点开始,至十点左右结束,以审判长汪爱珍为首的所谓法庭,无视律师的无罪辩护、呼吁马上释放的合法要求,最后以所谓“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法规实施罪”非法判处侯钧杰有期徒刑三年。

侯钧杰的弟弟侯梦强现仍被上海警方非法关押。

(四)上海恶人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

◇长达近十年惨绝人寰的迫害,柏根娣再遭绑架

柏根娣,家住上海市,曾是北京石油部的人事干部,东海石油的中层干部,后来转三产去某公司担任部门经理。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多次劳教,累计达九年半。九月十日,她又再次被徐汇区漕河泾警察抓走,至今仍被非法拘留中。根据柏根娣回忆,这几年来她历经了许多残忍的酷刑折磨,其中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她还曾经差点被活摘器官。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旧照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旧照

强劳加饥饿她骨瘦如柴

根据柏根娣回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在当年的十月,当局怀疑柏根娣动员上海交大学生上访,在未经查证下便将其劳教二年,当时她是上海市首位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她又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被关押于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期间,柏根娣一直被迫高强度的劳动,每日十八、十九个小时。因睡眠少,有时甚至站着都能酣睡;夏天,被迫在室内四十度以上的高温下,用电热器加工小彩灯。在此情形下,她曾九天不被允许洗澡、换衣,整个人都臭了,破旧的衣衫湿了干,干了湿成了硬壳;警察也不许她接见家人、也不许家人送物、不许邮信,来信被扣押;每日只给两餐,每餐只有一两饭,几片菜叶为汤,强度劳动下的饥饿使她骨瘦如柴。

在徐汇区看守所内险被摘除器官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柏根娣被徐汇区警察在地铁站绑架,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二十九天,柏根娣为了抗议绝食、绝水十二天。她的手脚被二十四小时绑在光板床上,赤裸着下身,大小便都不松开,排泄物直接从板上的洞中流入桶内。

在绝食期间,柏根娣并没有遭到医生采取灌食的对待,七天后她只听见护士们开始嘀咕,这样下去真要死人了。第九天,医生从柏根娣身上抽了几大管血化验,并详尽询问了柏根娣及其家人过去的健康情况。第十二天,柏根娣意识到不能就这样死去,于是她决定停止绝食开始进食。但后来医生知道情况后却大发雷霆的说:谁给她吃的饭!

当时柏根娣对医生的反应十分不解,直到后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被揭露后,她才明白原来当时医生不给她灌食的原因。

不许洗澡如厕遭性虐及“束缚铐”酷刑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上海六国峰会”前,柏根娣又被警察非法抓捕、抄家,后来被带到徐汇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月后,被判刑四年半,关入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

在监狱里面,柏根娣被关禁闭间(小号)四年,狱警不许她洗澡、洗衣服、不准去厕所如厕,甚至不供饮水;狱警和包夹还常用布条勒其嘴,或在嘴里塞上短棍再用封箱带绕头几圈、每次都连续迫害多日。因口中有物不能闭合,致口水日夜流淌。曾经在零下六度时被冷水浇身,在湿被中睡,第二天睡过的地上整一个水湿的人形。

警察还利用包夹对柏根娣进行性虐待,并且反复以“束缚铐”的酷刑对待她,将她束上精神病人用的紧身衣,使她被束紧后不能深呼吸,再把双腕分别铐在紧身衣的胸前、背后,一上就是三至七天。直到期满才回家。

九月十日,她又再次被漕河泾警察抓走,这已经是柏根娣第六次被非法抓捕,目前仍被非法关押中。

◇七十二岁老人被非法关押十四次

现年七十二岁的石金华老人,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遭中共警察绑架,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原因是她寄了几封讲法轮功真相的信。目前她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南汇监狱。

在被非法关押在南汇监狱期间,她遭到残酷折磨。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因不配合监狱要求的“所谓妥协”,恶警就指使人扇她耳光,并强迫她长时间站立体罚,一站就是两个钟头。二零一二年的年初九,石金华被绑在“死人床”上,恶人以她身体不好不配合灌药为由迫害两天两夜。最近一次家人在探望她的时候,看到她手上有伤痕,怀疑又遭到监狱方虐待。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多年的迫害中,石金华被中共恶警绑架关押多达十四次,还遭到了毒打、酷刑折磨。这位老人无数次遭受迫害,但她仍毫不畏惧,只希望受蒙蔽的广大民众能看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了解法轮功重塑人类道德却被血腥打压的真相。

◇上海庞光文绝食抗议十七天 被绑病床

在上海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庞光文,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被警察绑架,被关押于长宁区看守所。五月十四日庞光文被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五月二十二日庞光文开始绝食抗议,五月二十七日被转到监狱总医院,手脚一直被绑在病床上,不能自由活动。

六月四日上午,律师赶到长宁区检察院找关于庞光文的所谓“案件”的承办法官询问情况,得知“刚刚已批捕”,并且不愿透露承办人姓名。庞光文自五月十四日被长宁区看守所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以致整个人直不起腰,二十二号开始绝食反抗,二十四号灌食一次,到五月二十七日转到周浦的监狱总医院继续迫害。在这里,庞光文手脚一直被绑在病床上,每天要被灌六碗流食,和强行滴注四-五瓶掺了不明药物的盐水。

(五)有恃无恐的枉法冤判,百分之百的驳回所有上述冤案

二零一零年一月,宝山区六一零国保杨跃飞带队从上海最北边的宝山区横跨上海市区,到最南边的闵行区,绑架上海交通大学青年教师、法轮功学员郭小军。恶警在郭小军家门口蹲坑,当郭出门时实施绑架,然后入室抢劫。抢走三台电脑、打印机、空白光盘、MP3、U盘及大法书籍等。郭小军被关押宝山区看守所期间被杨跃飞、陈克、仇峰、卜霆钧、彭某等人刑讯逼供:殴打、不让睡觉、用老婆孩子的安全进行恐吓、用强光照射眼睛等,造成郭眼底动脉受损,间歇性失明且日趋严重,现在已经频繁的眼部失明。即使这样,仍然被审判长徐敏芳与公诉人陈伟东枉法冤判郭小军四年牢狱。其妻徐文欣曾反复与狱方交涉,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以“郭小军不愿放弃信仰”为由,推诿、拖延、拒绝。杨、陈二人并威胁家属不许请律师,并使用下流手段逼走五位正义律师;后来又将徐文欣聘请的律师四次强行挡在门外,并由上海市中级法院到高级法院,反复驳回郭小军家人聘请律师对郭小军冤案及被迫害致残提起的申诉。现在,徐文欣已向中共最高法院提起申诉。此案件已被大赦国际严密关注。

入狱前郭小军和孩子
入狱前郭小军和孩子

郭小军是上海交大毕业的专科生,由于其品学兼优,深得系里领导及老师们的爱戴,因此也成为迄今为止交大建校史上唯一一个专科毕业留校任教的学生。后来郭小军学了法轮功,在各方面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处处为别人着想,连续多年被学校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个人”。同时,被提拔为交大计算机系基础部主任。郭小军因不放弃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五年,期间受尽残酷折磨。

上海政法委不只是逐级驳回郭小军的申诉,上海政法委不只是有恃无恐的大肆绑架、枉法冤判、劳教、洗脑折磨法轮功学员,从江系血债帮迫害法轮功以来,上海政法委百分之百的驳回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上述冤案,只为恶毒的长期把好人关在邪恶场所残酷迫害或虐杀。

面对顾继红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递交的控告仅十二天就在浦东新区看守所内虐杀其姐顾建敏的“浦东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浦东新区看守所故意杀人”的控告书,要求查明并依法严惩虐杀其姐顾建敏责任人的故意杀人罪,抄送抄报:上海市人大、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市司法局、纪检委、监察局等冤情;

面对在提篮桥监狱遭受酷刑迫害的上海市胜德塑料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勤及周斌、刘鹏、江勇等至今仍在被长时间体罚、毒打、野蛮灌食、电棍电、关小号的反人类罪行;面对至今在上海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精神病院遭受酷烈迫害的上百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朋的申诉、控告以及国际呼吁,上海政法委百分之百的驳回、推诿、置若罔闻,照旧行凶作恶,死不悔改,而且在累累的罪恶上不断增加新的罪恶。

三、善恶有报 天理不可抗拒

魏志耘(女),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警察,二零零五年自宝山区看守所调入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专司迫害法轮功,同年加入邪党,因迫害法轮功得力,后提升为国保科长,年薪十多万。二零零六年上海开“六国峰会”期间,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志耘获邪党奖励一万元。

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认识魏志耘的法轮功学员对她讲真相,劝诫与救度她。魏志耘却魔性大发,叫嚣:“我不相信因果,共产党给钱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并恶言诋毁法轮功创始人,认为自己年轻,口出狂言要和法轮功创始人比比“看谁活得过谁”。谁知二十多天后,魏志耘即遭恶报身亡,年仅四十二岁。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魏志耘正常开车到单位上班。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睁,暴毙而亡,死状惨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肿胀,尸体变形膨大。

魏志耘的突然暴毙在上海宝山区警界引起震动,上海中共黑恶势力为掩饰心虚,也为给手下打气壮胆,以继续维持迫害形势,煞有介事的追认恶警魏志耘为“烈士”,在其尸体上覆盖了恶党血旗,安排了闹闹哄哄的追悼会闹剧,宝山区公安分局各派出所及看守所均被要求指派警察参加。邪党悼词中称她“立场坚定”“因公光荣牺牲”。同时,为了哄骗其他警察死心塌地卖命,邪党抛出钱财利益作诱饵,给了魏的家属十五万元抚恤金(其中上海市公安局出十万、宝山区公安分局出五万)。

魏志耘的丈夫在上海宝山区某单位担任领导工作,在妻子作恶遭报后,他不但没有从中反思吸取教训,反而欣然接受了上海邪党抛给的十五万元所谓抚恤金,享受着所谓烈士家属的名头。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他对一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恶言相向,并咒骂。两天后,他下班回家,到住宅楼下欲取钥匙开门时,突然身体失控,几乎不能动弹。后送医院抢救,被诊断为脑溢血随即进行手术。医生打开其颅骨后,积血喷出,不治身亡。

方建荣,上海闸北区“六一零”人员,多年来一直指挥并直接参与对闸北区内众多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如冯蓉霞、喻培英、金惠珍等的监控、绑架、抄家、劳教、判刑等迫害罪行。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给方建荣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但他还是一味地作恶,如今殃及家人,他的儿子突然死亡,死因不透露;他自己则精神崩溃。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恶警成玉标遭恶报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恶警成玉标是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中共邪党党徒,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殃及他的妻子。二零一二年三月,其妻在小区门口突遭车祸,人被撞飞六米远,当场死亡。

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提篮桥监狱长戴卫东,政委文勇,副监狱长张国强、周敏、程东林,纪委书记李军,政治处主任刘华,狱政管理科长王勇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