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旬公公的遭遇看邪党的本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曾三次遭邪党绑架迫害,多次遭受酷刑折磨。

我居住在市里,丈夫办的工厂在老家。前些日子我回老家一趟,目的是清理邪党的一些东西,顺便看一看我的老公公。年迈的老人今年九十一岁了。我到老家一看,大吃一惊:家中一片狼藉!这还不算,找到公公,发现老人被反锁在一间屋子里,上了两道锁,吃喝拉撒睡,全在这间屋子里。这间屋子臭不可闻,比监狱还差。看到这场景之后,我内心疼痛难忍,背着丈夫哭了起来,这个不孝的家庭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

老人家有六个儿女,没有一个愿意真正侍奉老人家的,大儿子当过局长,二儿子当过场长,老儿子是研究生毕业,都是在邪党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他们为何要这样对待老人家呢?大哥和丈夫哥俩研究决定一天只给老人两顿饭吃,全是剩菜剩饭,说越给好吃的拉屎越臭。

我回到老家第二天早晨,做好饭,丈夫吃完饭上班去了。公公喊说他饿了,我进了公公的房间,给公公洗了脸和手,开始喂公公饭时,丈夫从场部回来了,手指着我的鼻子就骂上了,说:就显你有孝心,没到点就喂上了。我说,我没有孝心哪,我要有孝心他老人家还能这样啊?丈夫走后我又喂公公点桃,这是我专为公公买的水果。正在要做中午饭的时候,公公的屎尿全来了,拉的炕上地下全都是呀,丈夫又开始骂上我了,说我喂水果喂的,我说爸不吃不喝不饿死了吗?不吃好的拉屎不也臭吗?我说我来收拾。我给公公擦完了屎,我就开始给老人家洗被和衣服,丈夫不让我在屋里洗,嫌臭,外面正下着雨,我顶着雨给老人洗衣服。丈夫看我被雨淋湿了,说他那衣服你还那么摆弄呢,我说不得洗干净吗?不洗干净他穿上不臭吗?衣服洗完了,我进屋又洗了好几遍手,丈夫说你洗他那衣服也不戴个手套,我说着急忘戴了,以水为净吧。我用过的擦过手的毛巾,丈夫说我走时带着,嫌脏。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开始向内找,我在哪方面还没有做好?

公公整天喊:“爹呀(为了吃口饭,还得称他儿子为爹)!给我点吃的吧,我饿了。”公公喊的我揪心。吃晚饭的时候,我和丈夫边吃边谈,我说让我留下来吧,我来侍奉爸。丈夫说我侍奉不了,我说让我试试看,丈夫答应了我。可等到了第二天早晨丈夫又反悔了,不让我留下来了,手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赶快给我滚回去,这是我和大哥订的规矩,一天就给两顿饭吃,你想改变我们哥俩的规矩,你要不滚,过几天你都得把我送进去,再不滚,明天我把楼给你卖了,叫你没地方住。我和丈夫不欢而散。

从我家公公的处境,想到:象这样虐待老人的例子,在中国大陆何止我们一家啊!这只是冰山一角啊!

我在老家住了五天,被我的丈夫把我轰了出来。我坐着返回的客车一路讲真相,劝三退,非常顺利,但心里惦念着老公公,是否又在乞求儿子给点吃的?是否又拉到尿到炕上、地上……

今天我写出来我的家丑,目的就是把邪党的皮扒光,让天下所有众生认清中共的邪党本质,我丈夫这个不肖子孙,在共产邪党的无神论教育下,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彻底抛弃了中华传统,不尽晚辈的义务反倒虐待自己的亲生父亲!“百善孝为先”这句古训,在我丈夫的头脑中荡然无存,然而,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在中国大陆又何止他一人!

我在讲真相中,确实有不少人不听也不信,被共产邪党的欺世谎言毒害的象魔鬼一样,没有了道德的规范,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向下滑着。

师父传出的宇宙大法,叫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道德回升,如果没有大法的传出,人类有灭顶之灾呀!这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创世主下凡尘,更新宇宙,拯救人类大灾难,佛光普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