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学会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几年前的一天,技术同修跟我说,我们本地的真相传单、小册子没有人做,而明慧网上本地的迫害文章和各方面信息却不少。他想做却没有时间。问我愿不愿学?他可以来教我。当时我刚刚学会一点点电脑,打字还不会,拼音早忘了,心想,六十多岁的人了,文化不高,记性又不好,能学得会吗?感到难度挺大。但是我知道当地真相资料是当地民众了解真相的重要窗口,能使民众了解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能揭露当地邪恶、抑制邪恶,在救度当地众生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的确需要人做啊!我心里挺矛盾。最后在技术同修的鼓励下,我下决心试试。

克服困难 学做真相传单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开始,由技术同修先做好模板,教我简单的复制、粘贴,把别的地区做得好的、可用的先复制过来,再叫我使用文本框,编排本地区的迫害信息。有时他操作给我看,有时叫我动动手。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勉强做出了第一期,由于时间紧,我也没来得及做记录,所以做完后我感到还是稀里糊涂不太明白,好象还是不太会做。

很快又要做第二期了,技术同修认为我已经会做了,其实,他不知道我的基础有多差,我甚至连什么是“word”、“文档”、“菜单”等这些名词、术语还都搞不大清楚呢。做第一期时我本想把所有操作按顺序都记下来,慢慢琢磨,可他讲的太快,我记不下来,而他却把我当作有基础的同修来教的。再问他什么,他只是简单的口授几句,不来指导。他觉的他讲的已很清楚了,我按着他讲的操作就行了,他也在忙,没必要再来看我的实际操作情况。

其实我当时只会上明慧网,刚刚学会用“逍遥笔”写几个字,与同修通过邮箱联系。马上让我独立做,我感到很困难,也感到很委屈,不禁在心里埋怨技术同修:你说要教我,我还没学会你就不教了,这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叫我怎么办?想起二十多年前,单位领导曾要我去学电脑,我不肯去,我说我往五十岁跑的人、老胳膊老腿的了,就让年轻人学去吧!现在我是往七十岁跑了,还得来学这高科技,要不是为了大法的需要,我才不学它呢。怨恨心、委屈心全起来了,甚至有点愤愤不平的,觉的他怎么这样自私,一点都不耐心,哪象是个修炼人啊?倒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一门心思的找别人的不是。

技术同修知道了我想打退堂鼓后,鼓励我要有信心,别被困难挡住,我却希望技术同修手把手的教我,也好让我省些劲。我意识到这是一种很强的依赖心和惰性。记得明慧网上登载有个同修大字不识一个还掌握了电脑,我却不主动去琢磨,一有问题,马上找同修,自己不动脑筋。学法一下子化解了我心中的委屈与怨恨,我认识到这些不好的心不是真我,我应该把它去掉。学做真相传单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我要修去这个依赖心、懒惰心,要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本来同修就很忙,我却一再去打扰,还嫌他没耐心,埋怨同修,真不应该。后来,我就自己花时间琢磨,实在琢磨不出来了,再去问他。就这样,我做出了几期。

刚开始,一些素材还必须技术同修加工好给我,慢慢的我也学会了本地信息的编辑修改。为了更好的做好真相传单,我平时也很注意收集网上的图片、素材和好的文章呀等等,这样到用的时候,我随时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虽然我年纪大,但只要我多花些功夫,就能做的好一些。每次明慧同修修改后的版本我都要和我的原稿比较,认真学习明慧修同修改了哪些地方,琢磨为什么要这样改,不知不觉我已经做出了二十期真相传单。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这时再回头看技术同修,我看到的就都是同修的闪光点:每天睡很少的觉,有事放下手里的活随叫随到。真觉的同修了不起,为当时自己的私心、不理解同修、不能宽容同修而惭愧。在此我也真心的向教我学技术的同修道一声:同修,你辛苦了,谢谢你!你不但教会了我技术,也让我懂得了要向内找。

自从独立做出真相传单后,我对自己有了信心。后来本地区的同修遭迫害,当时负责报道的同修脱不开身。我放下手中的事,第一时间将被迫害同修的消息发往明慧网,顾不上文笔拙劣,又写了一篇同修遭迫害的综合性报导发往明慧网。明慧网很快登出来了。我知道,揭露邪恶的文章如果错过了时机,对邪恶的震慑将大大减弱。我当时只有一念,无条件配合,和同修去要人、请律师、发正念、形成一个整体。以前我对写文章一直存在着畏难情绪,有时一篇短文几句话我都要写一个上午。营救同修的紧迫心理,使我有了重大的突破。我体会到,只要你有这颗心,在大法中就会有奇迹出现。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对真相传单的编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仅仅是能及时做出来,还要有更高的水平。当地真相做的越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的作用越大。有同修看到我成功的做出了一期又一期真相传单,看到我都能做,既惊讶又受到很大鼓舞。在我的带动下,本地区比我年轻、电脑基础比较好、文化层次比较高、有一定写作技能的同修,也开始承担起为周边地区制作真相传单,填补周边地区的空白。现在我们本地区和周边地区的真相传单一直平稳的做到今天。

在这过程中,我学会了拼音、打字、文本框操作、图片处理、Word操作。没想到我这退了休的老太太,不但能用电脑上网,还能在短时间独立操作,学会了做真相传单、小册子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超常,谢谢大法给了我智慧! 谢谢师父的慈悲关爱!

做真相资料越做越欢

除了制作真相传单,我还学会了使用打印机技术,打印制作各种真相资料。而在这之前,我连打印机都没摸过。

以往我都是手写真相币,后来发现打印的真相币效果比较好,真相内容多,对邪恶的震慑力大,所以邪恶往往要回收打印的而不回收手写的。而且打印真相币比手写效率高,制作起来又快又好,特别是民众都喜爱搜集打印的真相币。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打印真相币,还学会了根据正法形势的需要,在模板上修改真相短语。

我的打印机虽然廉价,却很有灵性,除了刚开始因为不太会操作,卡过一两张纸外,再也没卡过。我经常和它沟通的一句话就是:你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也要建立你的威德,完成你的历史使命……,每打完一张,我都感激的对它说:辛苦了,谢谢你!它便发出悦耳的声音,欢快的工作着。从来没有耽误过我做大法资料。

学会了打印机操作后,我很高兴。新年就要到了,看到明慧网上登载的精美年历,我就自己做年历。刚开始打印160k的铜版纸掌握不好,因为没打过这么厚的纸张(一般纸都是70k),由于没有经验,正反面我也搞不清楚,有好几张打错了位。这么好的纸被我打坏了,好心疼哦!我不怕麻烦,就用笨办法,打一张记录一张正反,笨有笨办法,这样就再没错过。慢慢的越印越有经验,越印越有信心了。接下来的裁剪、切割、打孔、上铁环我都认真仔细的操作,我不能浪费大法资源。

之后,我又学着打印制作各种真相资料,如“祝你平安”卡,破网卡,真相书签等。此外,我也学会了制作电子贺卡,每到节日或师父生日时给师父发贺卡,学会了刻录光盘,制作神韵、《九评》等光盘,有时候还帮助刚学电脑的同修解决一些简单的技术问题,只要大法需要什么,我就学什么、做什么。

圆容整体 提高心性

我地同修准备汇编整理本地十二年迫害案例,揭露邪恶。我年纪大,既不太会写,又是电脑新手,开始觉的这事与我没什么关系,没有放在心上。

一天,我去资料点,看到负责十二年真相小组的同修埋头整理资料,看到我去了,同修对我说:“唉,时间太紧了,头绪太多了,再多点人手就好了。”回到家,我久久不能忘记同修疲惫、又似在求助的眼神,产生了一个念头,我加入他们的项目,和他们一起做吧,念头刚冒出,又退回来:我能行吗?我能做什么呢?我加入他们,我自己手头的事怎么办呢,谁来做呢?但这只是短短的一瞬。我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件事让我碰见、同修对我说这番话不会是偶然的,十二年汇总是个阶段性的工作,现在既然急需人手,那我就应该去帮助他们尽快完成。不会的我可以学,只要大法的工作急需,手头的事情可以抽空做,或临时调剂给其他同修。就这样,我决定协助同修做好这个项目。

我把想法跟负责的同修说后,同修很高兴,说本来就挺想请我帮忙,并立刻拿来工作计划,热心的给我介绍,让我了解总体安排和目前的進展。最后,决定先让我用Excel电子表格帮助收集、统计逐年的迫害信息。Excel我听都没听说过,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掌握了Excel的基本操作。

由于是新手,做的慢,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几乎全身心扑在信息的收集、分类、统计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这是我费时最长的一个任务。之后,又是整理迫害信息、收集相关案例、统计经济迫害等等。有时我辛辛苦苦完成的东西,被同修否定,认为不合要求,甚至要全部重搞,有时因为技术水平有限,独自走弯路,同修也顾不上指导,有时,因为协调不好,做重复劳动……有时我辛辛苦苦做的东西,说不行就不行,说重做就得重做,有时好心多做一些,反而被负责同修数落,说我没有按要求来。工作中我完全要听从别人的,感到负责同修很“霸道”,我一点发言权都没有了,自尊心受到打击,心里常常被搅的很难过,翻江倒海。

一次,我将统计了几个月的数据交给负责同修,同修叫我再核对一遍,以免遗漏。我心想:你说的容易,多麻烦啊!我认为错一点没关系,不需要那么精确,不想核对。我们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争辩起来。开始我还告诫自己要忍,“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我忍不住为自己辩解,越说越激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忘记要向内找。

看我不核对,同修只好自己核对,这一核对不要紧,发现遗漏了不少信息。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觉的自己整理时还是很仔细的。后来发现是由于Excel出错,遗漏了部份数据。如果同修不检查,不就发现不了这个问题吗?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在做事责任心上的差距。

通过向内找,对比同修的全身心投入和强烈的责任感,我逐渐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我一直把自己看成是“帮忙”的,没有把这当作是自己份内的事,责任心和使命感差,同修指出自己的问题也不接受。认识到这点后,我调整自己的心态,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告诉自己要放下自我,甘当配角,无条件配合,还要主动圆容。如果我早一点认识到我也是这个项目中的重要一员,象同修那样责任心强,不就能起到推动这个项目的進程,让项目早日完成吗?

当我的心扭转过来,用修炼人的心态看待同修之间的矛盾时,事情出现了很大转机。负责同修也意识到了与我沟通、协调不够的问题,现在大家不但协调配合非常好,还经常一起切磋、交流,互相提醒要站在法上提高认识、有矛盾要向内找。我们的真相小组逐渐形成了一个向内找的实修环境。

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在此基础上,我進一步向内找:想想自己为什么多年修炼,心性一直没有明显提高,而且总是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魔难不断,这一年多还经常出现消“病业”的状态。我认认真真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感到自己在个人修炼阶段就修的不扎实,常人的执着心偏多,贪图安逸,遇事不向内找,怕触痛自己,学法走形式,不能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進入正法修炼阶段,个人修炼阶段没修好的不但没抓紧修好,相反,执着心有增无减,自己也不当回事。潜意识中还是把多做事当作修,没有重视在做证实法的事中真正实修自己。有时也向内找,可找到执著之后,没有真正实修,没有主动清除这些执著,怕曝光自己的执著、怕别人看出自己修的不好,怕自己的自尊心、妒嫉心、虚荣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等等受到伤害。人为的给执著心当了保护伞。尤其是自己有一颗隐藏的很深的私心、一颗为我的心,因此一遇到问题,总是拼命找理由为自己辩解、解释,这些心阻挡着我在遇到问题时向内找,向内修。其实在这个修炼过程中,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资料、整资料,这些都不是最难的,当矛盾来了能放下人心,放下自我,顺利过关,这才是最难的,因为这才是修炼!
“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这段法我不知背过多少遍,可是一遇矛盾,我还是放不下那常人之心。认真检查自己的修炼状态后,我真的吓了一跳,眼看修炼就要结束了,自己还有一大堆人心没去,怎么办?我想,今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情,第一念一定要找自己。凡事找自己,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配合同修,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大法整体都是重要的。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学好法,放下一切执着,修好自己,珍惜同修,珍惜师父给我的最好安排,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决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殷切期望。

初次投稿,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