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人 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我今年七十五岁,老伴早已去世,我于九四年七月退休住在儿子家。九八年春天,看到法轮功简介后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经历了得法初期的无比幸福和美好;看到了大法洪传时期的盛况,确定了终生坚修大法、坚信师父的信念。

在邪党疯狂的迫害法轮大法、诽谤诬陷师父的时日里,经历了度日如年的无奈岁月,也承受了迷茫、困惑的极度痛苦。二零零零年五月,师尊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心自明》经文,立即奔走相告,连夜打印相传,学呀!背呀!切磋呀!激动的泪水不住的洗面,内心的迷茫困惑减少了一大半。虽然当时迫害形势还很严峻,但有师父的经文引导,大多数同修从迷茫中清醒振作起来,去北京证实法的人越来越多。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又搞出新花招,制造所谓“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企图再次激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是无法阻挡的,尽管不断有被抓被打、判刑、劳教的,但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做着各种证实法的事,散发真相传单、贴粘贴 、挂条幅,以小组形式集体学法,以各种形式揭露邪恶。其间自己的胆子也大了,脚步也迈开了,上到七楼撒传单腿也不哆嗦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早三点多钟,我带着真相传单和粘贴去散发,边走、边散、边贴,没想到后面有人跟踪。当快到公园菜市场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又高又胖的便衣和一个小警察,大喊:“把东西拿出来!”面对突发情况,我立即把剩下的几个粘贴,抓成一团向远处抛去,随手又把要送给同修的另一半传单抛向空中,顾不上看周边的人群,一边说:“给你!”那个小警察赶紧去捡。大个便衣抓住一个老爷车,要送我去派出所。我说不去,车就走了。这时恶警又抓来一个面包车,打开车门,用力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推進车里,使我对着车门仰躺在车里起不来,下意识的脚登在车门上才坐起来。这时车门自开,我就顺势跳下了车。心想:决不去派出所。警察发现后,车停了下来。可我已经站不起来,只见地上一滩血,虽然心说:这是假相,可是动不了。小警察扶我起来送往中医院。拍片时,问我姓名、职业、地址,我只想着不能配合,没有回答。大个便衣狠狠的说:象你这样的多了,不说也得说。这时,我才想起来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就在他们看片子商量时,就听医生说:腿骨粉碎性骨折,需要处理。我立即向外移动,他们让我自己打车回家了。

我从一楼艰难的爬到五楼,血水淌到五楼,心想这是假相,不能承认。儿媳接到目睹我被抓的同修的电话,她马上转移了大法书和笔记等物,回来又叫车把我送到了医院,打了石膏,缝了二十三针。期间,天天有来看我的同修。大王、小李趁屋里没人:有师在、有法在,这一切都是假相不能承认。赵姐、刘姐送来宝书陪我学法;华子、英子安慰鼓励我。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既没有血缘关系,平时又无来往,甚至不知姓谁名谁的这群大法中修炼的人,是如此的慈悲善良关心着他人。

常人中有个说法:伤筋动骨一百天,让我在信师信法上打了折扣,走了常人的路,没有过好这一关。同修用法理鼓励我:关过的好,过不好都是过程中的事,不会有影响。我又有了勇气和信心,多学法,法能破除一切。在难忍能忍的指引下,我坚持在床上炼静功,十四天后拆了缝线,基本上能在屋里活动了。其间也常常静下心来审视自己,还有哪些执着要尽快修下去。

二零零四年《九评》刚刚发表不久,在大街上遇到过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我赶紧追上去。交谈中,知他是个老师,我试探的问:某老师,你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吗?“知道,我儿子就是管法轮功的,在公安局六一零当头儿,叫某某某。”我一愣,心想这么巧?他就是抓我的那个大个便衣警察。“讲不讲?”想起师父的话,我说:老师,我劝你一句话,别再让你儿子跟法轮功过不去了。咱们这个年纪的人经历太多的政治运动,仔细想想那不都是整人吗?他点点头,我接着讲了法轮功是什么,邪党迫害的真相,”四二五”上访,天安门自焚等,他静听着没说什么,好象也知道一些。最后请他转告他儿子,别再跟江魔和邪党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了,我问:你看过《九评》吗?“没有。”我建议他和儿子都看看《九评》,不要当替罪羊,将来要遭报的,也会危害家人。直到他答应转告,才分手。

在中国邪党政权的统治下,中国民众生活在太多太多的谎言欺骗中,在历次整人的政治运动下形成了许多畸形观念,远离了传统文化。要想叫醒当代的世人,真的难度很大,就必须再用心下功夫。前年初夏,我走累了想在广场靠椅上等有缘人来。不一会,真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小伙子。我问他今天怎么没上班?他说:家里有事,请假了。我试探的问:你们那栋楼,能看到法轮功的资料吗?便拿出一本小册子。他说:“你可别说了,我们楼道里经常有小册子、传单还有光碟呢!我一看都是法轮功的事。人家官方不让炼,还偷偷摸摸的往门缝里塞,我可不跟××党作对,跟××党作对能有好下场吗?”我发正念清他背后的邪恶,平静的说:我娘家的屯里大前年有这么个事,有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大门口捡到一本小册子,从头看到尾,其中写台湾有两艘打鱼船,遇上了风浪,眼看就要撑不住沉没了,就在这时,一直船上有人叫大家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请大师救救我们。不到三分钟风平浪静了,大家得救了。而另外一只船沉没了。老太太看完后:这台湾的是离咱们远着呢,谁知道是真是假?只当故事也没多想。半个月后,村里失火了,眼看火势直奔过来,急中想起渔船被救的事,她也就跪在地上大喊起法轮大法好来。结果当火头快到她家时,一阵风吹起来越过了她家的房子,在下家着了起来。中年人听到这儿,“这也太神奇了,能是真的吗?”我告诉他这是我娘家的屯里那年失的一场大火。他相信了,接了护身符,也退出了团队。我还告诉他那些塞门缝的资料,都是炼法轮功的人用省吃俭用的钱自制的,因为官方一言堂的宣传,封锁消息,这些炼功人为了让被谎言欺骗的民众明真相,别上当,想出的办法,冒着被举报的危险,送到各家的。中年人就站起来:我明白了,谢谢你今天给我讲这些事。老太太在哪住啊?哪天还来听你讲。

我有时也把身边的同修修大法的奇事讲给世人听,救了很多人。同修刘姐是一家大工厂的退休老干部,全家也有几十口人,都在大法中受益。就说她本人吧,年过八十有余,走起路来身轻如燕,耳聪目明。人见人问:你有何妙招,如此年轻硬朗?刘姐当然以身证实法的威力。谁能相信八十多岁的人,会有五十岁的面孔。可这是活生生的事实,修大法就这么好。那些眼见为实的人,真的看到了大法好的真相,能不得救吗?再说刘姐有个外孙,是某厂家产品的推销员,前年春天乘小轿车去外地签订合同,路上遇到一个同方向大货车,就想超过去,可是意外的是大货车转弯了,眼看小轿车要钻大货车底下,司机心慌没踩刹车,惊得不知所措。刘姐外孙情急之中下意识的触到了身上的护身符,于是高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快救我,只听小轿嘎的一声停下,只差半米就钻進去了,真是有惊无险。刘姐就以此事为题,请了几桌酒席,意在让更多的人认同大法好,当场劝退了十几人。我用这身边的真人真事也叫醒了一些人。

讲真相以法轮功是救人的,中共邪党是害人的,为基点来选材,根据不同人群、不同心结,破除固有的观念选择方式和内容,效果会好。我用鲜为人知的马克思是撒旦魔教徒的身份以及西方十几个共产政权相继解体,说明马克思创建的共产党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毒瘤,揭露只有中共还捧着这个毒瘤不放,不尊炎黄不认祖,只崇马列外来幽灵的邪恶本质,祸乱中国五千年的古老文明,用无神论打击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已到了人不治天治的时刻,对那些对中共还抱有幻想,害怕挨整、邪党倒了谁会给钱、利用邪党招牌敛财、升官的一些离岗和现任的享受科局长待遇的官员,劝他们解除誓言赶快三退,起到一定的作用。其中被劝退的有党委秘书,文教镇长、党支部书记、科局级干部,医院院长、医生、教师、公务员等。用罗成与秦琼小时互传技艺中不得保留自己的绝招而发誓,而各自在兑现誓言中毙命的事实,以及宋代皇妃不兑现誓言而导致双目失明等故事,引导到今人入过党团队的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誓言,也是要兑现的,因为你发的是毒誓————终生交给了中共。所以三退保平安是可以理解的,从而得救。

有时懒惰、安逸出来时,脑中就有师父的法,要赶快救人,于是立即翻身下床,蹬鞋下楼。几年来,我救的人数量不多,与师尊要求的多救人相差太远,和精進的同修无法相比。今后还要用心去做,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