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闯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在早期修炼时,我负责每天提录音机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每日凌晨三点必到,从没有一次延误。炼完整套功法后,我陪着晚来的同修再炼一遍静功,直到结束。

我家有一个十几人的学法小组,每天晚上集体学法。在伟大师尊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里,学法、切磋、修心、炼功、洪法……使自己变化很大,身心得到净化。原来全身是病,炼功后全都好了,一身轻。原来脾气暴躁,心性提高后脾气好了。孩子们看到我变了,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我,他们都很支持我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气候变了,环境变了,邪恶黑云压顶,我们大法弟子们被迫害。从七月二十二日开始,派出所警察找我,单位老干部处处长陪我坐公园里谈话,叫我表态不炼了,说:你看公园里有跳舞的,有打太极拳的,有练其它气功的……我就跟他讲法轮功如何如何好、祛病健身有特效等。他很赞同,但说共产党不叫炼就别炼了吧!我说:不行,我要炼,以后你会明白的。

之后,派出所、单位轮番找我谈话;后来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再后来,我在这片儿成了省、市“六一零”的重点人物,家庭电话被窃听,住所被监控,每遇到所谓敏感日他们就上门骚扰。十几年来,五次抄家,四次被绑架和非法关押,我都正念闯出。

说说我第四次被绑架的经历。因为发资料,我被非法关押近一年。在黑窝里,我思考为什么会被抓?发资料救人没有错。

师父说:“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1]。我想,关在这里,三件事都做不了,怎么能是好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便背师父的诗:“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2]。我努力向内找,找出了一大堆的执著: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干事心等等。这时我才理解师父讲的“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的法理。以前,我在一片赞扬声中修炼,周围的很多同修都说:哎呀,你修的真好。他们都愿意到我家来学法,今天一帮,明天一帮,后天还来一帮,好象没我这个地方,他们就没地方学法了。每次问谁家能提供集体学法的地方,这家表示有困难,那家提出有问题,就唯独我家没问题。我自己不悟,常人心又多,把握不住,就飘飘然了,以为自己修的就是不错。旧势力看见了,既然你们都夸她、都依靠她,就叫她出问题,看你们还修不修。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我悟到,自己摔了大跟头,就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扎实,没有在法上修,没有把同修的赞扬当成考验,没有向内找自己的不足。自己没做好,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致使这次事情使一些同修产生很大的怕心,离开黑窝后,大法资料的供给也一度中断。

刚到黑窝里时,我想快点出去的心非常强烈,有时想入非非,求师父加持弟子出去,即使发正念也带着执著心“出去,出去”,还有一颗怨恨心,叫举报我的恶人、绑架我的恶警遭报。当恶人没遭报时,我就想“发正念怎么不管用呢?”后来,我向内找,发觉自己那颗心不正,心性不到位。我带着强烈的怨恨心发正念,能起作用吗?天上的众神可能那时候在笑我呢。我认识到,想出去的心是怕被迫害,这个观念要扭转,要有正念,堂堂正正解体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才是我们的目地和使命。

后来,有位同修被从别的监室调过来,一看彼此是同修,我俩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心里的喜悦,合十感谢师父的安排。我俩天天在一起背法,在那种充满邪恶的地方,若没有法,好象一天都过不下去。她把能背下来的法抄给我,我也把自己能背下来的抄给她,此时只恨自己在外面时没把《转法轮》背下来。我们互相鼓励,共同精進,不配合邪恶。在她的鼓励下,我坚持绝食十九天,后来她调走了。黑窝里的头头怕我继续绝食死在里面,就请法院的人员叫来我孩子一起劝我,当时我心性不到位,就停止了绝食。

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4]。我想,我豁出去了,要正念闯关。于是第二天早上三点,我起来炼功,先炼动功,再炼静功,六点发正念。第一次这样公开炼功,干事、队长一波一波来找我,问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说知道。她们说,知道还炼?我说,不炼也行,那我就不吃不喝,不让炼功那还不如叫我死了呢,反正就这么两条路,一条是生,一条是死,你们看着办吧。第二天还是那个时间我继续炼功,她们再也没管了,偶然有个干事查岗看见了说两句,我只当没听见,她就走了。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左右,我终于正念闯出了黑窝(它们判了我三年缓期执行,并扣了我的退休金)。

这次经历使我深刻认识到一个真理,一个大法弟子必须要学好法,正象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讲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这次被非法关押的经历虽然是坏事,但我找到了很多执著心,我悟到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从派出所到单位,到省、市“六一零”,都把我当成重点对像,孩子们去找它们放人,它们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大的,谁也不敢放。为什么把普普通通的一个修炼人当成重之重呢?这也是我那颗心促成的,我自己也把自己当成重点,这事不能在我家做,那事也不能在我家干,这不等于自己承认自己是重点人物吗?所以旧势力抓到把柄,你看她自己都认可自己是重点,抓她不就对了吗?

现在,我彻底否定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我的家应该由我说了算,除了师父谁也不能管,谁也不配管,只要大法需要,只要救度众生需要,在保证理性安全的情况下,什么事都可以做。

最后我想用师父的一段法与同修们共勉:“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5]

一点修炼体会和浅见,请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的诗《洪吟》<别哀>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