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修炼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了,这期间我没有发过烧,吃过药,看过医生,去过医院。法轮功并不是象江××等邪恶之徒所污蔑的那样有病不让吃药,而是根本就没有病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用不着吃药,是药三分毒,谁能无病乱吃药呢。那么是不是我炼法轮功之前就没有病呢?

在炼法轮功之前,我曾患有十几种疾病,经常求医问药,一天得吃几种药,几种病一起袭来是常有的事,有时一年住两次医院,有两个年是在医院过的。真是挣扎在死亡线上。象长期失眠、关节炎、类风湿等一些慢性病就不说了,危及生命的病就有好几种。如心绞痛,前期心动过速,后期就心动过缓,体温低,不到三十六度、胃炎胃痉挛,每天夜间胃痛得抽成个硬疙瘩(从小就有这个病)、双侧肾炎、还有甲状腺瘤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得这个病脑细胞不能新陈代谢就变傻了,所以医生告诉我“没有药能治,回家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我竟然不知是什么意思,不明白面临的是死亡。修炼病好后才知道一个人甲状腺功能不行了,身体就不能進行新陈代谢了,那就意味着死亡。

再一个病就是颈椎骨质增生,虽然死不了人,却长期持续的折磨人。脖子痛的变了形,抬不起头来,尤其晚上痛得不能翻身早上不能起床。由于身患多种疾病,有些病非常乏力,却不敢躺下休息休息,因为跟前没有人帮助躺下就再也起不来了。长期这样依赖别人,使得家人都有怨言,所以晚上不管怎么疼痛,在我清醒状态下都不会呻吟,怕影响他们睡眠。真是度日如年,我曾想过一死了之。有一年过年前由于忙着过年搞卫生又累犯病了,过去生病丈夫怨我骂我,这次孩子也怨我总是生病,我不想再拖累家人继续活下去了,不想为把孩子抚养大再受病痛折磨了,一了百了吧。求丈夫去药店或医院给我买针安乐死,我说:“我给你写个证明是我自愿死的,我家人不会找你麻烦的。”他也不说话也不去买,我又起不来床,只好重新鼓起活下去的勇气。虽然没死成,但那颗心经历过了那种放弃生命的痛苦过程。

有过求死也有过求生。当我患了甲状腺瘤上医院检查准备手术时,发现有合并症甲状腺功能减退,不能手术,这个合并症比那个瘤还严重呢。后来又去了中国专门研究内分泌系统疾病的医院,他们跟我们本地医院说的一样,目前无药能治,就看病情如何发展了,发展快会随时失去生命,死神可能随时降临。身体不能進行新陈代谢又无药能医就意味着判了死刑。那时孩子还没有长大成人,我舍不下孩子,不想就这样没尽到责任就走了,我不想这么早就死,我想求生。可是人不想死就不死吗,是人自己能左右得了的吗?

在我求死不成求生又不能走投无路之时,同事告诉我去学学气功吧,反正你那个病又无药能医治,还不如到气功那碰碰运气,气功能治疗有些医院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朋友告诉我现在正在传法轮功,去病健身效果超过其它气功,我准备去学呢。我说你去学时一定要告诉我,我也去。这样我走進了法轮功的大门。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参加了一期法轮功学习班。集中两天半时间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天到学习班看见学员在传看一本像集,我也跟着看。看见有的相片照的都是法轮;有的照片上照的是师父讲法时前面出现的几道顶天立地的红红的透明细腻的可能是功柱;还有师父在广州传法时广州晚上天空出现的两个大法轮,据说当时当地世人都看见了。还有更为神奇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师父打坐教功时身体里有四个胳膊,没有完全重合,说明身体里还有个身体,身体还是透明的,肚子部位还有个彩色的大法轮。另一张是师父站着讲法时的像,同时站在那里的是两个师父,一前一后,相隔不到一米远,前边的影像很实,后边的影像比前边的有些虚,长相一模一样,都是笑呵呵的。穿着一样的衣服,只是前边穿的是白色的,后边穿的是黄色的。我看见这两张像后惊得目瞪口呆,赶紧找到照片的主人问个究竟,我问是什么相机拍照的?他说是傻瓜相机拍的。九四年底还没有数码相机呢,谁有个傻瓜相机就不错了,一个普通百姓哪买得起好相机呀。再说那时绝大多数家庭没有电脑,很多单位都没有电脑,更没有软件改变照片,那是最真实的现象,太神奇了。这已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了,这是神在我们面前了吗?!

这两张照片对我震动太大了,他们牵动了我内心深处一个非常遥远的记忆,那就是我千万年的等待,我千万年的轮回转世就是为等他来的呀!今天太幸运了,我找到了,我等到了,永不放弃!

深刻的感受到如果我今天不来学这个法轮功,那将是我这一辈子最最后悔的事!过去疾病缠身病痛的折磨让我生不如死,早就想等把孩子抚养成人就去学佛修道,我从小就受到家庭有神论的教育,知道我今天可遇到真佛了,哪也不去了,啥也不学了,就学这个了,一学到底,此时不学更待何时。

看着师父的讲法录像,听着师父娓娓道来的博大精深的法理,只觉得相见恨晚。休息时我问召集人,师父九二年传法,我们怎么现在才得法。我这两年干什么去了?后悔听到太晚了。又反过来庆幸得了这个不治之症才促使我走進了法轮功的大门,如果不是想求生可能不会去学气功就会与法轮功失之交臂,错过这万载难逢的机缘,白来人间走一遭,那是我千万年的等待、找寻……那几天心情非常激动、振奋,感到得到这个法太幸运了。想来治病的心也忘了,试试看的想法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沉浸在无以名状的喜悦之中。

这样的心情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很难把那种感受表达清楚,不仅仅是我的语言贫乏,好象根本就找不到能准确表达这种心情的形容词。第一天看了一天师父的讲法录像,回家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反应,可刚到家一進门就迫不及待的冲進厕所,一晚上没睡上什么觉,尽跑厕所了。第二天又去听法,这一天无事,还是晚上一到家就往厕所里冲,我当时感觉很奇怪,怎么腹泻还分时间地点。后来才明白是师父安排这个时间地点给我消业才不会影响我听法。为我尽快得法多听法师父想得太周到了。尽管腹泻了两夜没睡好觉,不但没有过去犯肠炎腹泻一夜就会出现身体和精神都不佳的状态,反而身体和精神都没受什么影响。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述过给参加学习班的学员净化身体消业的例子,师父给消业真的与过去患病有本质的区别。

从此以后胃病好了,冷的硬的食物都能吃了,消化很好。可怕的失眠远离了我,晚上再也不用盼天亮了,这回是一觉睡到大天亮,睡眠的质量非常好。肾炎再没犯过再也不浮肿了。严重的低血糖病再也不用身边常备糖块了。心脏再没疼痛过,心律正常了。甲状腺分泌一切正常。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声轻的感受。第二年单位给职工全面检查身体,我的身体各项指标正常,所有的病一扫而光。

感谢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也是我过去不敢想的,师父为我做到了。在此叩拜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如果还在人世,患有这么多要命的病,那生命的质量也是可想而知了。

我身体的变化亲朋好友、邻居、同事都看在眼里,看到了法轮大法去病健身的神奇效应,有很多人也加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古人说:“有钱不如有福,有福不如有寿,有寿不如有健康。”仔细琢磨一下说的非常有道理。假如全国有一半人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了,会为国家做出多少贡献;会给国家节省多少医疗费;会有多少人去了病保住了命,会有多少家庭幸福。法轮功真是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写到这里,我想世人应该明白了,为什么大法弟子让你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想一想吧,为什么大法弟子从九九年到现在面对江××和中共的疯狂邪恶的迫害不放弃修炼,不低头不妥协,坚持自己的信仰。如果法轮功真象中共诬蔑的那样,那绝不会在七年间就有一亿人来修炼法轮功。这些人中有很多是高级知识分子,有很多金领、白领阶层,他们有清醒理智的分析事物的能力,他们能分辨什么是真正的科学,这群人不都是老年人或无知识的人。如果真象中共抹黑的那样,不用它迫害,那些有识之士早就离开了。

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世上有这样善良的邪教吗?那真也是邪,善也是邪,忍也是邪,什么才是正?反对、打击、迫害善的,那它一定是邪恶的。如果你反对“真、善、忍”,那么你一定是崇尚“假、恶、斗”,没有中间可取。谁正谁邪这不是明摆着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