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本归真让我找到真正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

大法弟子的慈悲改变了我

我是一名生活在大都市、与大家一样普通的中青年女士,过着与大家一样的普通平凡的生活。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可能是机缘未到,我从未听说过法轮大法;直到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在单位里上传下达的中共迫害指令中,我才对大法有所耳闻,但是,起初对大法其实并不反感或抗拒;可是后来,中共邪党非法炮制了二零零一年的天安门假自焚新闻,以及其它例如“走火入魔”、“杀人自杀”等等无中生有的恶毒谣言,栽赃陷害法轮功,就使我开始无端仇恨法轮佛法,仇恨大法的修炼者。

幸亏大法的修炼者们用大慈大悲的博大胸怀,毫不介意我的仇恨、抗拒与嘲笑,不断的向我讲述着大法的真相,直到二零零六年底,才最终使我明白了,原来法轮大法是伟大神圣的佛法,是救人度人的宇宙大法,同时也使我看清了,原来中共邪党造谣抹黑法轮功的所有宣传内容全部都是谎言。就这样,大法弟子把我从仇恨佛法的危险悬崖边沿拉了回来,并使我有幸走入了大法修炼。

修炼后,明白做人要返本归真后,我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与美好。人们一直在追求,可是感到那是多么的虚无缥缈,总也抓不住。然而作为一名真正的大法修炼者,就能感受到那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师尊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可以给你改变人生道路,也唯有修炼才能改变的。”[1]

在五年多的修炼中,随着不断同化大法、身心不断的升华,我的人生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原来的坎坷痛苦转变成美好幸福,使我这个原来的“坚定”无神论者,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神迹,什么叫“神的赐予”。

返本归真使我得到真正健康的身心

得法前,虽然我还年轻,没什么大病大痛的,但是小毛病也不少,例如什么肩周炎、颈椎痛、附件炎、月经过量、乳腺增生、血糖异常、腰椎无力、精神不振、嗜睡等等,并且身体状况对我的精神状况也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使我经常烦躁不安或情绪消沉。

师尊在法中说:“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1]“最明显的是你身体会很快被净化下来。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人都知道,修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一炼就祛病。为什么呢?很多人他没有求治病,他觉的大法好,他才炼呢!结果病好了。可是往往也有一些效果不好,为什么不好呢?他听说炼法轮大法能去病,他就抱着祛病的目地来炼的,所以他的病就不能去,“无求而自得”。” [2]

明白这个道理后,我就按照师父说的,什么也不想、也不求,就真正的修炼,真正的提高自己的心性。结果很神奇,我的身体真的很快被净化下来了,所有病痛不翼而飞。修炼五年多来,我确实没出现过什么大病大痛,偶尔有一点小毛病,我也没把它放在心上,结果快则一天,慢则不超过两天,它自己就好了,身体就被净化了。五年多来我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不是有病硬不吃药,而是确实没病不用吃药,为家庭、为社会节省了一大笔费用。而我的公公、婆婆(未修炼法轮功)每年为治疗各种病痛而花费的中、西医药费、营养费、住院费等等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元。身体健康了,心灵也开朗了,精神面貌也好多了,邻居和同事经常赞我“珠圆玉润”、“很有福相”。

我修炼后,人变的沉稳、平静、处事不惊了,少了有损身体健康的大喜大悲的情绪起伏,更多是温和谦恭的脾气。内心世界也是坦坦荡荡的,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或秘密,更多是为别人着想、为别人考虑的宽容心态。

在炼功过程中,有时也出现一些师尊在法中提到的功能。例如开天目,看到另外空间;或者有时出现他心通,大概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或者思维传感功能,用思想一想,有的人就能感应到我希望他做的事等等。这些在以前我都认为是不可信的,特别是长期受无神论思想的灌输,认为都是迷信,可是现在我确确实实体会到了。法轮佛法的威力用最短的时间瓦解了长期盘踞在我头脑中的无神论毒素。

回归传统美德使我的家庭和睦美满

坦白说,得法前,我在常人的世俗洪流中也是一个追名逐利、放纵欲望的人,几乎丧失了中华传统道德的根,没有对比,也就不知道自己的道德下滑到如此危险的地步!因为童年时受到父母吵架的阴影影响,同时又受到现在社会上物欲横流的“开放”宣传的影响,所以年纪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仗着自己长的还算漂亮,滥交男朋友,贪慕追求者众多的虚荣,内心很自卑却又在外表表现出清高自傲。越放纵却反而越空虚,在感情的路上,套用现代人的话就是“情路坎坷”,不断伤害着他人,却又不断被他人所伤害,以致心灵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甚至发展成抑郁症,一个人独处时,经常会声嘶力竭的哭泣。那时的感觉,就象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道人生真正意义是什么,不知道真正的幸福快乐是什么。

结婚四年后,家庭就出现了危机,几乎破裂。当时嫁给丈夫的最主要原因是觉的他比较“好欺负”,不用担心他会伤害我。其实我丈夫对我算是比较好了,可是我却又看不上他,老觉的他没能力、没出息,认为他不能理解我,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发展到后来,我生了小孩后,以追求自己的幸福自由为名,竟提出要跟他离婚,深深的伤害了他,让他正值壮年却平添不少白发。

幸好这时我遇到了大法,有幸修炼大法。大法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无边的法力洗刷了我心灵的尘垢,归正了我的变异思想。大法告诉了我做人的真正标准是什么,让我明白了真正的中华神传文化、传统道德是什么。通过学法,看到师父严肃的教诲,我悟到,做一个女人应该具有“贤惠秀美”的风韵,而不应该“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3];应该对丈夫温柔体贴,而不是欺负和强压;今生双方能够结成夫妻,那是莫大的缘份,决不能象现在社会上那样,高兴就在一起,不高兴就随便离婚分手了事,给家人、给孩子带来很大的伤害。

由此,我开始用大法归正自己,从思想到言行,不断归正。如果夫妻之间闹矛盾了,我就找自己哪里不对了,哪怕表面上好象是自己没错的,也不再去责怪怨恨丈夫。结果是令人惊喜的。我的心灵不再浮躁,不再空虚无助,不再被痛苦和嫉恨所折磨,取而代之的是温和喜悦。逐步逐步的,我开始主动关心丈夫,对他越来越温柔体贴,为他和整个家庭尽心尽力操持家务,而且毫无怨言,有时还用大法的法理和传统文化跟他讲道理。换来的是丈夫的感谢、尊敬、体贴和爱护,他长期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现在我们不再象以前那样吵架,家里紧张的气氛也烟消云散,夫妻和睦恩爱,相敬如宾,有什么事情都是商量的。

之前,我与婆婆的关系处理的也不好,老和她发生矛盾。因为我与婆婆都是很要强的人,所以双方都不满意对方。后来婆婆告诉我说:“你以前看见我都不打招呼的,哪有现在这么孝顺。”是大法归正了我,让我明白孝顺尊敬长辈是做一个好人所必备的美德。现在我对家里所有的长辈都非常尊敬,什么东西最好的都留给他们,什么事情都为他们着想,主要的家务都由我来包揽,有时候有些什么误会和语言上的冲撞我也毫不介意、一笑了之,或者用大法的法理来开解他们。换来的是家里人异口同声的称赞,连邻居也常常夸我说,现在很少能看到媳妇和婆婆住在一起相处这么好的。心情舒畅了,家庭和睦了,公公、婆婆的身体也更健康了,八旬公公的身体比十年前更硬朗,婆婆的体重则上升了二十斤,心宽体胖嘛。

之前我对小孩的教育也不太懂,不是一味的溺爱迁就,就是一味的打骂。得法后,我用大法归正自己,改变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更多的是耐心的讲道理,引导孩子自己认识错误;同时也引用大法的法理,用孩子能听懂的方式给孩子讲做人的真正道理,使孩子能真正的健康成长。现在孩子还算比较乖,知道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没有其他一些孩子那样任性、淘气或者难以教育,大家都称赞他是个好孩子。大法也给孩子开智开慧,孩子的学习成绩还不错,没有什么压力,还经常在学校得到奖励。

是大法挽救了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并使这个家庭从新变的和睦美满。自从我修炼大法后,我和我家人都得到莫大的福份,连外人看到我们一家的情况都羡慕和赞扬不已。而在我遇到很大困难、被中共邪党非法迫害的时候,家人也给予了我非常大的支持,对我不离不弃。

守好心性使我人际关系与工作都顺利了

修炼前,我在社会上的人际关系与工作都不算太顺利。因为以前的我性格比较清高自傲,自尊心强,又自以为自己有能力,同时不喜欢复杂的人际关系,遇到矛盾就逃避。所以没有太多知心的朋友;工作收入虽不错,但是做的很辛苦,那个心也变的很苦、很累。最后发展到对工作有种恐惧感,晚上做梦都是梦见自己在逃跑。

是大法告诉我,做人为什么会觉的苦、觉的累;是大法告诉我,整个修炼过程就要不断的放弃人的执著心、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是大法告诉我:“学大法就是福,去掉常人心后,大法会给弟子带来福份,但绝不是为了执著于当大老板才得到的。”[4]

于是我放下了思想包袱,决定不再逃避痛苦、不再逃避矛盾,开始坦然面对所有的困难。工作上,我兢兢业业,不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尽自己最大能力把工作做好,尽力体现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貌。这样,工作反而顺利了,很多困难也能轻松解决了,工作压力也反而没那么大了。领导反而更加看重我、认可我。同事之间我也不计较自己的利益,多为别人着想,主动配合别人的工作,这样,同事间的关系也变融洽了,很多人喜欢找我聊天谈话,也佩服我的工作能力。我不再被复杂的人际关系所困扰、不再害怕工作的压力,心灵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当然,这一切我都不执著,因为我知道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修炼了法轮佛法而带来的,是大法给我的福份,是神的赐予,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的恩赐。是大法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是大法让我找到了生命中真正的幸福。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法轮大法 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法轮大法 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