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矫正了我的身体与思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七日】我今年四十二岁,是二零零四年底得法的女弟子。当我一开始修炼时就体悟到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师父的伟大慈悲,把我的整个人生都改变了。现把我修炼后,着重对去思想业力方面的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

几十年的小儿麻痹症完全好了

我的童年是多灾多难的,我出生几个月就被父母送去和外婆一起生活十年。在一岁的时候,患上小儿麻痹症,右脚不能走路,当时就是长时间的针灸,吃一点钙片,右脚落下了比左脚短几公分,肌肉萎缩几公分,还会时常无力、抽筋,好象不听大脑指挥,不是我身体的一部份。所以在我记忆中,我跟小朋友是不一样的。因为我走路老爱摔跟头,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医生说我是一辈子的养身病,只能靠自己多做运动,不要让肌肉萎缩下去,不然的话就……

二零零四年底我有缘得到师父的宇宙大法。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让我从脚丫和脚底裂开的小口子上流出恶臭难闻的黄水和淡血水,脚底裂开的口子,在家就封上,一出门走路就感觉“擦”的一声裂开了,每走一步都很痛。那时炼静功,两只脚一盘上腿,就象紫色的番薯一样,又胀、又痛、又麻、全身冒汗。只想再怎么痛都要坚持半小时,静是谈不上的。痛的不行了,就求师父帮我,脚就没有那么痛了。但是后来我悟到这样老求师父帮不行啊!自己该承受的业力不承受,求师父帮你消业,就是把自己的业力推给师父,让师父给你消,给你承受,这不是自私吗?从那以后脚再怎么痛,我都不求师父了。在以后的学法中,我向内找到了畏难心、怕吃苦的心。

就这样师父把我几十年患的小儿麻痹症完全去除,完全好了,正常了,走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这也是一次给人们证实大法的超常、神奇。

去思想业的经历

生生世世自己造下多少业力,我不知道。但在这一世,由于自己的人生坎坷,苦命的我十岁时,外婆去世了,我回父母身边。母亲是个不讲理、打骂成性的人,是个赌徒。我在母亲的毒打中过了三年,在这过程中,小小年纪的我想到死,喝过敌敌畏自杀,送去医院抢救过来了。十四岁生下我女儿,那个男人是我母亲的赌友,我又在这个男人的毒打中过了几年。一九九三年离婚,带着女儿生活。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么熬出的,而那些日子,给我心中留下的就只有怨恨、仇恨、恐惧、敌视。

那时的我对父母情、男女情、友情,是渴望得到的,但留给我的只有深深的伤痕。而我最痛苦的是,找不到、也不能真正理解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会这样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我找不到答案。找不到,就化解不了我的恩恩怨怨,我就无时无刻的怨恨他们,在思想中产生让他们遭到恶报的念头,所以就造成了我这么强大的思想业。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现在我体会到了,先别说生生世世造的业了,这一生,我在修炼前无时无刻造下的强大的思想业,就把我干扰到修炼不下去的边缘。修炼七八年了,还不能静心、入心的学法,也做不到集中念力发正念,炼功更不用说了。一打开书学法,满脑子都是常人的名、利、情、是非争斗。我正念清除它、反对它、销毁它,但还是时时翻出来,压也压不住。从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中讲一天学几讲法,但我最多能学一讲,因为在这当中要时时的一边学法,一边发正念清除干扰。我还抄法、背法。但还是感觉突破不了思想业的干扰。我静下心找我的执着心,找到怨恨心、仇恨心、怕心、欢喜心、急躁心、不耐烦的心,发正念清除它们,不让它们在我的环境中、空间场中存在,但还是干扰不断,我真是苦不堪言。

看着同修们能静心、入心的学法,在法理中升华、提高,我明白我误在思想业这一关太久了,又产生自卑心、自暴自弃的心了。每当学《转法轮》学到“有人问我:老师,你怎么不把这个清理了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把障碍全部都给你清理了,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时,我要突破一切干扰的心都在升起。

我把我的情况跟一位很精進的老同修交流之后,她把她如何过思想业关的体会和我在法上交流,并把她看过关于去思想业的心得拿给我看,鼓励我一定要坚定。其中有同修的一篇心得,对我帮助很大,就是他在去思想业的时候,背诵《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的一整段法。我现在一有时间就背,明显的感到思想能集中了,思想业的干扰没那么强了。有时思想业窜上来干扰我的时候,我就对它说,我能力有限清除不了你,那我就用我师父的宇宙大法来销毁你,我就立即背一遍“主意识要强”这一段法,效果非常好。

师父看到我有要清除思想业力的决心,就在我炼站桩抱轮时,把《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的最后那两句法打到我脑中,就是“能坚定者,业可消”。从此师父就把我的思想业力基本清除了。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佛恩浩荡!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你操尽了心,我深深的知道,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弟子不可能还有今天的修炼机会。不仅如此,您还把优昙婆罗花开到我家兰花草上、阳台的铁杆上来鼓励弟子精進修炼。弟子唯有精進修炼,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