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员:从常人走向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抹黑和迫害也铺天盖地涌向了海外,一时间华人社区都震惊了。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炼?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敢于坚持信仰拒不妥协?是什么力量使他们骨头这么硬,脊梁这么直?一个个问题敲打着我的心,使我无法回避。

接下来我从各种渠道去主动了解和搜寻他们的资讯,看法轮功学员递来的真相资料,收听法轮功学员办的广播节目,看大纪元报,还安装了新唐人电视。从我对法轮功的初步了解中,我认为这是个非常好的功法。“真、善、忍”作为人的行为准则是我非常认可的。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的时候,他就深深的吸引了我,一口气读完,觉得以前思想中很多的疑虑和不解都有了答案。尤其是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也很想修炼这个功法,但面对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和家人的反对,再加上还没有真正认识到这部修炼大法的意义,所以只是在家里跟着教功的录影带偷偷的炼,久而久之变成拖拖拉拉,带炼不炼。

直到我的家庭生活出现了大危机,我才猛然惊醒,才真正意识到世事的险恶,人心的堕落是多么的可怕。一个不信神的人要想依靠个人的力量来抵抗恶世的种种引诱是多么的不容易。我活生生看到一个原本努力能干的人(前夫),恶魔如何利用他人性中的弱点和贪欲,一次次将他引向罪恶之渊。同样可悲的是面对这些,我的一切努力和劝告都无济于事,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无奈和无助。我心痛、心碎,由于没有信心再维持下去,在我的坚持下结束了这段婚姻。

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我想了很多,现实打碎了我的人生美梦,周边的一切告诉我世事的无常,人心的多变,人类社会已堕落到一个可怕的境地了。同时自己心里也非常的不平衡,感到十分委屈。从小到大,我事事努力,处处用心,对工作和家庭认真负责,是公认的好教师、好妻子、好母亲,可为什么还在我身上发生这样的悲剧?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陷入深深的困惑和迷茫之中。

多少个夜晚,当我走到月光下,仰望满天的星斗,就感到痛苦有了疏解。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转法轮》这本书中关于宇宙、星球和我们人类的种种论述,想到了法理中讲到的人类社会的因果关系、因缘关系,我开始认真思索这一切,那颗紧缩的心渐渐的松开了,法轮大法的法理为我展现了新的、广阔的视野,生命中有了新的内容和方向。

机缘终于到了,我遇到一位从国内来探亲的大法弟子,她告诉我学法的重要并纠正了我的炼功动作,我们每天在一起学法炼功和交流,在短短的几天后,就明显的感到了身体的变化,长期困扰我的心脏问题、高血压、关节炎等等症状很快就不见了,真是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牢记师父关于“病业”方面的讲法,每次较激烈的净化身体过程都能正念闯过,所以得法初期感到非常的开心。

可接下来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心性要求的提高,我感到自己的想法和法理产生了很大的差距,我只想祛病健身提高心性做好人,却从未想过要当一名修炼人,将来功成圆满。我相信有神,也愿意遵循神的教导去做,但不敢相信自己经过修炼也能成为神。所以尽管每天学法炼功,其实并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很多法理还没有真正理解。由于有怕心不敢走出来和同修们在一起,当遇到问题时正念不强,法理和人理常常相持不下,心性提高的很慢,觉得很痛苦,好象要坚持不下去了。可我坚信法轮大法好,我无法放弃,几次含泪向师父倾诉,师父看到了我的诚心,加持我排除了旧势力的干扰,终于走了出来,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参与了大法的活动。

看到了身边一个个同修,听到他们的修炼故事和心路历程,对我触动很大,随着法理不断的向我展开,我渐渐的明白了修炼觉悟了的人也可以成为神佛,法轮大法就是万古不遇的引领人走向神的高深大法,放弃人的执著,认真去修、去炼,就会成仙得道。尤其是师父在几次法会上的讲法更使我知道了我是谁,从哪儿来,为什么能得法,如何能返回家园等等,我意识到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多么神圣的事,我想我必须好好修炼,才能完成这一使命。

随后一段时间里,我经历了不少心性上的考验,处处针对我的弱点而来。你不是爱面子吗?就叫你在人面前无端受奚落,你不是很自尊不愿被人说吗?就叫你在工作中受到刁难和指责。在隐忍中,在泪水中我一次次想起师父的法理:“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逐渐的我不再那么敏感了,遇事向内找,心的容量加大了。

对亲情的执著也是我的一个问题。女儿虽在外州工作,却时时牵动着我的心。几天没接到电话心就不踏实。是生病了?还是车子出事了?还是……?电话里的一句措词不当都会让我心潮起伏好几天,我的喜怒哀乐严重的被儿女亲情牵动着。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的讲法惊醒了我:“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是啊,儿孙自有儿孙命,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个体,都要为自己的生命走向负责。我们只要尽到了养育责任就好,不能被亲情所缠绕,干扰了修炼的大事。我把这颗心放下了,轻松了,和女儿的关系反倒更溶洽了。

在修炼中我还遇到了安逸心的干扰。我们这代人受共产党各种政策的影响,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土插队、洋插队令人精疲力尽,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才有了较舒适的生活条件,就不想再有压力,不想再去找苦吃。在修炼过程中,这颗执著心就死死的抓着我,不让我提高上去。

记得有一次安排我去中国城送大纪元报纸,一共十一个报点。当时我有两份半职的工作,还有其它证实法的事需要去做,尤其是我得法晚,个人修炼任务很重,时间很紧,所以就觉的这个安排很不合适。我埋怨同修没设身处地为我着想,我单身一人在这个城市,年纪又大了,中国城人多、车多,又要赶时间,万一开车出事怎么办?这样怕心就上来了,强烈的保护自我的这颗心也上来了,越想越难受,越害怕,心里别扭了好几天。

在学法中,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的一段经文对我触动很大:“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我这个保护自己的强烈意识是多年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与无私无我的修炼人境界是不符合的。要想由人修炼成神就必须愿意改变自己,放弃内心中常人的贪恋。法理清楚了,心也就渐渐的稳了。现在每次送报纸我都很期待,希望众生能从中知道到更多的真相,从而得救。

协助神韵演出的推票过程也是我从常人转变成一个修炼人的过程。在四十度的高温下和同修们一家家发资料,到各个商家去贴海报、送资料,其中还经历了被恶狗咬伤,两次差点被汽车拦腰相撞等不寻常的事,我没有被吓倒和退缩,基本上都能做到正念正行,平安闯过。同时我更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保护了我,使我还掉了很大的业债,心中充满了感激。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还有一个体会,那就是作为一个修炼者要去掉人的执著心,这也包括多年来形成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我的睡眠一直不好,修炼后虽有所改善,但晚睡晚起已成定式,在去外地帮忙推票时,随着集体的作息时间早晨四点五十五分就开始发正念、炼功,觉得非常不适应,在加上白天走的腿很痛,睡眠条件又较差,常常每天只能睡二个小时左右,有时甚至整夜睡不着,一天早起时感到天旋地转站不稳,我立即意识到这是假相,是魔对我的干扰。我用正念排除它,叫它停止。正如师父所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眼前就真的不转了,我照样出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去理会它,在意它,直至今天我一直保持着早起发正念和炼功。

信师信法,法理不断帮助我突破旧的自我,助师正法使我新的生命无比的充实。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生活中所遇到的事都是和修炼有关的,每一次的过关和考验都是登上回归天堂的又一层阶梯。在此,我愿和同修共勉师父在《洪吟三》〈观感〉中的教诲:

一朝得法向上冲

做好三件事
救众生
回归步别松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同修们的鼓励和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